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军夫 >

第39章

军夫-第39章

小说: 军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撸米乓槐蠛旁【投云胝榈溃骸捌胝檎庑┠昀次乙恢狈浅O不赌恪N抑牢颐遣豢赡埽阈睦镉腥恕!
  齐臻直接就傻了,他怎么都没想到,一直把自己当哥们,当奴隶使唤的张大小姐竟然喜欢自己。
  “傻不隆冬的,我怎么就看上了你。算了,把这杯酒喝了,我们今后还是哥们。”
  众人看着面前脸颊微红的张晓嘉,他们都明白张晓嘉这是已经看开,现在向齐臻告白也不过是对自己感情的一个交代。
  齐臻不可能拒绝,直接站了起来,一口气把酒给喝了底朝天。
  有张晓嘉的开头,很多人都开始了告白,就连杨久年也被人告白了几次,其中还有二三个男生。杨久年听完后只是向来者敬了一杯酒,道声谢。
  这次的聚会是他们班的聚会,邑宝没跟来。今天后,邑宝也要前往实习单位,他是要走仕途的,去的单位,杨久年也能想到。他的仕途之路,不用人担心。至于齐臻,也有了自己的想法,他没去任何一个地方,他留校继续考研。杨久年明白,这是因为他跟邑宝在一起了,那层多年以来的窗户终于在不知何时何地被捅开。
  他们各自都有了各自要奋斗的目标,但他们三人深信,不管多久,他们的友谊依旧存在。
  杨久年喝完最后一口酒,看着东倒西歪下来的同学们,微微一笑,躺在了沙发上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别了,我们的大学生涯。别了,我们55届新闻系兄弟姐妹们……


☆、51

  2059年3月5日这一天;杨久年亲手把心爱的孩子交给了已退休来到北京度假的父母手中,笑着与他们告别;亲吻了自己的孩子;同詹士凛一起离去。这一天是杨久年第一天到解放军报社报道的日子。
  坐在车内;杨久年笑着看穿着一身军装,身姿挺拔的詹士凛,“真的不用送我到地方,都拐角处放我下来就是。”
  詹士凛直接拒绝道:“这可不行。我们说过的;只要你上班后,我在北京的日子里,都要送你。”说到这;詹士凛不顾前面的助理跟司机;直接搂住了坐在身边的杨久年;讨好道:“你就让我送吧,要知道,我不能接你下班,已经很愧疚了。”
  杨久年看着抱着自己故意斜靠在自己肩膀上的男人,露出了无奈却爱恋般的笑容。四年时间,聚少离多的日子并没让他们二人因年龄相差甚大的夫夫产生隔阂,相反随着对詹士凛了解的越多,杨久年发现他越来越被这个大自己很多的男人吸引,这个男人身上的魅力是他所没有的。相反,四年的时间,也并没让詹士凛对杨久年失去当年一见钟情的爱恋,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淡去,反而让这份感情酝酿成了陈年佳酿。尤其是在这几年中,詹士凛在家庭方面一直对杨久年有种感到深深地愧疚,这些年的聚少离多,不管是他们自己的家跟父母爷爷那边一直都是他在料理。
  詹士凛对杨久年的这份愧疚不仅仅是这方面的事,还有四年来,詹士凛只要在外地,杨久年从来是报喜不报忧,有一次他高烧都快四十度,要不是齐臻有事来家里找他,詹士凛根本无法想象,杨久年会怎么样。这件事,还是齐臻有一次看不过去詹士凛老在外面,不顾家说出来的。类似于这种事,詹士凛不知道在他不在家里时已经发生了多少次。事后,詹士凛不顾杨久年的意愿在家里请来了二三名佣人。最让詹士凛愧疚的就是,杨久年生宝宝的时候,他却因为一场中英军事演习,无法到场。宝宝的第一句出声叫的是爸爸,他不在家,那时的他在意大利开一场军事交流会议;宝宝第一次站起来,他不在家……以此类推,以上事情还有很多,他都没有产于其中。
  然而,就是这样,他的爱人没有怨言一句,反而怕他遗憾没有鉴证这一幕,在家里装下了无数个全像摄像头,让他们的宝宝在家里每一天的变化都能让他看见。
  想到这些,詹士凛再次情动地对身边的人说道:“这些年,辛苦你了。谢谢。”
  杨久年听见这句,如以往一样千篇一律地微微一笑,看着詹士凛眼睛认真道:“只要你记住,你还有一个家,我们都在等你平平安安回到我们身边就好。”近两年,随着亚洲西南部的动荡越来越大,杨久年也越来越担心,他不求其它,只有,自己的爱人能在每回出任务的时候,平平安安回到他的身边。
  “**,到解放军报社了。”小张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詹士凛和杨久年互相嘱咐了一声后,杨久年下车向坐在车里的詹士凛挥了挥手,迈着稳健的步伐,面带微笑昂首挺胸地向报社内走去。
  杨久年走到报社前台,笑着对年轻貌美的前台小姐说道:“您好,我是实习生杨久年,我找魏振豪,魏主编。”
  “您稍等。”前台小姐说话语气彬彬有礼,显然受过良好的训练。“您好,魏主编一会儿就到。”
  杨久年微微一笑,向前台小姐道了谢,便站在旁边等候。不一会儿,就见一个体型中等,带着一个黑框眼镜的三十多岁的男人匆匆忙忙向杨久年走来。在看到等候在前台旁边的杨久年后立刻笑着了,“又不是第一次来,还搞这一套。”
  闻言,杨久年没多说什么,直接向魏振豪行礼,“您好,实习生杨久年向您报道。”
  “臭小子。”魏振豪见杨久年这般摸样,笑骂一句后,调侃道:“跟我走吧,实习生……”
  杨久年跟着魏振豪身边一直走进了他的办公室内,这一路上,很多老人在见到杨久年后,都会笑着调侃一句:“哟,大神终于还是来了哟!”有些新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待回头问老人,‘这实习生是谁啊?还要老大亲自去迎,还好像很熟的样子。’老人闻言只是笑而不语,知道一些内情的新人也只是提示一句:“去翻翻看2056年国际特种兵竞赛的专栏。”
  对于解放军报社杨久年是比较熟悉的,做了这么多年的外单人员,很多老人他都是熟悉的。从一名实习生开始,并没让他感觉到任何紧张跟拘束。向今后的同事介绍了一番自己,跟认识的不认识的打完招呼,就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一开始很多人在知道杨久年后,都比较担心这位大神级的实习生会不会难相处。随着相处半个月后,很多人发现,这个人性格非常好,对谁都是笑眯眯的,谁叫他做什么事,都是立即照办,从不会拖三拖四,不似时下年轻的浮夸。
  这天,杨久年下车时东西落了一件在车内,詹士凛一见连忙叫住了杨久年走下了车。
  谁都没想到,这一下车,竟给杨久年带来了一场流言蜚语的麻烦……
  杨久年看着自己落下的手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谢谢啊!”
  詹士凛笑嘻嘻地瞅着百年难得犯次错的杨久年,说道:“就一声谢谢啊?”语气神态明显不满。
  “那你还想怎么样?”杨久年紧张地双眼飘着四下。
  詹士凛仿佛没看到杨久年的紧张,指了指自己的嘴巴,一切不言而喻。
  杨久年立刻恼羞成怒了,嗔怪道:”这里是外面,注意点。”
  “我不管,不亲我,那东西我拿走了哦。”说着就要开车门。
  杨久年一阵紧张,咬着下唇,小心翼翼地扫了一下四下,下一刻,他动作敏捷地向前大跨一步,伸着头就对准詹士凛的唇亲了一口,抓起詹士凛手中的文件袋,就准备逃离现场。詹士凛哪里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直接一把把人抓住,狠狠地一扯就再度扯回了自己的怀里,对准那张让他留恋万分的唇亲了下去,一个法式舌吻后,杨久年面如潮红,整个人羞的不行。因为他们身边在经历四年再次出现了PIPOPIPO的声音……
  只见,杨久年跟詹士凛的身边一只一米五身高的机器人手持一枚红色牌牌,嘴里发出了他们熟悉不过的话:
  ――有碍市容,请禁止发情行为!
  ――有碍市容,请禁止发情行为!
  杨久年赤红着脸瞪了詹士凛一眼,“都是你。我走了,你也赶快去上班吧。”
  被这种气氛必杀技秒杀后,詹士凛也不在跟杨久年情意绵绵,嘱咐一句:“我今天不用开会,下午我来接你,一起去超市。”便回到车中。
  杨久年这天上班,当天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就感觉很多人看自己的颜色有些怪怪的。直到当天下午杨久年到茶水间去接水的时候,就听见里面传来了这么一段对话:“我说他怎么这么厉害呢!”
  “你看他那样子,也不可能这么厉害。肯定都是靠着詹上将才得来的。”
  “不用你说,肯定。如果我有这么次机会参加世界级别的军事比赛,我肯定比他做得更好。”
  “好了,我们也别在怨天尤人。要怪只能怪我们不会撅屁股等男人插呗!”
  ……
  后面还有什么话杨久年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他无法相信这些平时对自己笑呵呵的人,怎么会在背后这样说自己!为什么要这样?
  杨久年的情绪一直到下班都没回过味来。
  当詹士凛来接他去超市时,一见到面就感觉出杨久年的心情不好。
  “怎么了?”詹士凛靠在真皮坐垫上,在杨久年一上车做好的瞬间就把对方的手抓住,握住在自己的掌心内。
  杨久年气闷地看着关心自己的詹士凛,想了一下后,还是说了出来。杨久年没把听到那些难听的话说出来,大概就对詹士凛说今天听见有人在背后说自己是靠着你的关系才有了现在的成绩。
  詹士凛一听就抓住了重点,“前几天有没有这种情况?今天才听见的吗?”
  杨久年了无生机地点了点头。
  詹士凛立刻就感觉非常歉意,“抱歉。应该是我今天下车时,亲你时被你同事看到,所以才惹来这事。”
  闻言,杨久年立刻摇了摇头,“我不是这意思。我们都没错。我只是感觉很难过,为什么人会这样呢?好像看不到除了自己以外人的有点跟成绩。突然感觉,这个社会……”
  “很没有人情味,甚至很肮脏吗?”詹士凛直接接话道。
  杨久年看着詹士凛,没说话。
  詹士凛温柔地一笑,对杨久年道:“久年,你刚步入社会,很多人情世故你都是初步涉及。像你同事这类型的人还有很多,这种人往往是不满足于现状,可是有贪念着别人而自己无法得到的东西。人是不满的动物,如果你想让别人都能看到你的表现,那你先要做到的是强大。只有你变得强大起来,强大到别人无法超越。这样,类似于这种流言蜚语自然是不公而破。”
  “你也是以前也是这样?”
  “是的。我也是这样一路过来的。”——


☆、52

  两人买完菜就回家了。
  明天是周末;是亲子时间,詹士凛专门把明天的时间给安排了出来;一进门;詹士凛就比杨久年先一把抱住了儿子;顺手把手里买回来的东西都递给了上来的佣人手里。
  “在家有没有调皮捣蛋?”
  一岁半的詹幕年立刻屁颠屁颠地回答:“爸爸,爸爸,我很乖哦,很乖很乖哦;有木有礼物?”猴精猴精的小样儿让两个爸爸一阵心痒,一人在小家伙的脸颊两边亲了一口。
  第二天,两人带着小家伙去了郊外玩玩;不管是天上飞的;还是水里游的;就连一片小树叶,都能让小家伙高兴半天。
  小家伙平时能出去范围比较狭隘,除了家里就是奥运村内,每个星期难得一次出来,都能让他乐呵好几天。杨久年和詹士凛看着儿子这憨憨的傻劲,都是一脸幸福笑容。看着可爱的孩子,跟一脸幸福的伴侣,杨久年想:其实再要一个孩子也没什么。小家伙能接触的同龄人很少,两个兄弟也有个伴。
  这天从郊外回来,杨久年躺在床上对詹士凛说:“等过阵子,我们再要一个吧。”
  “想通了?”
  “嗯。”杨久年点点头,詹士凛一直想要第二个,是他一直不同意。
  周一,杨久年的身份在彻底曝光在整个解放军报社各部门,虽然早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对于同事们的羡慕妒忌恨,杨久年没办法做无畏地解释说这些都是靠自己努力才得来的,因为没有人会相信,这就是人性。
  杨久年隐忍了下来,他相信时间会改变一切。
  主编也找了杨久年谈话,杨久年只是笑着对主编说:“谢谢您,不用。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亮。”
  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亮!
  仿佛要响应杨久年这句话,在五月份来临之际,杨久年和詹士凛已经着手开始为要第二胎做准备时,杨久年一进报社还没多久,就听见主编叫道:“开会。”
  杨久年作为实习生坐在会议室做末的位置,会议开始,坐在首位上的魏主编首先表扬了三个人:“这次郑少庭,王海,莫兰对海军特战组的报道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