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军夫 >

第40章

军夫-第40章

小说: 军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杨久年作为实习生坐在会议室做末的位置,会议开始,坐在首位上的魏主编首先表扬了三个人:“这次郑少庭,王海,莫兰对海军特战组的报道很好,不仅仅获得了海内外媒体的肯定,也受到了上面的注意。我已经向上面请示,要给予你们每人奖励。”
  这三人里面除了王海是较为年长些,莫兰跟郑少庭都是年轻人,一听自己的作品竟然受到了海内外媒体们的肯定,整个人都傻了,兴奋地大叫。他人看着这两位新秀,都微微笑了,为他们鼓掌。他们都是过来人,明白他们此刻的心情。
  高兴的事情结束,主编开始宣布这次组内任务,任务一出,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东张西望,看着别人的表情。
  “谁去。”
  没人说话。
  这是杨久年来到解放军报社从来没有过的事,原因无他,只因,刚才主编刚才宣读的任务是――死亡之海。
  采访常年驻扎在死亡之海边缘的解放军,在哪里不仅仅要面对自然危险,还要面对随时爆发的小型战争,这是性命攸关的任务,无人敢冒险。
  几分钟过去,整个会议厅还是无人说话。
  喀嚓,门被人推开,所有人瞬间看向是谁走进来。
  当看见来者,在做人员都是为之一怔,社长。
  没想到社长竟然都来了。
  “怎么样,人选定下来了吗?”
  面对社长的问题,主编看向了自己的部下,在座人员个个面容严肃,有的目光看着台上面色深沉的社长,有的神情闪躲,皆是不敢发出声音。
  主编没说话。
  社长一见这种场面,便问道:“谁去?”
  整个会议厅依旧是鸦雀无声。
  过了好一会儿,刚获得褒奖的女同志莫兰突然站起身,看着首位上的社长和主编,喝声道:“我去。”
  杨久年顿时感到心头一热,这位女同志是比他早三年进入解放军报社,听说是从大山里考学进来的,能得到现在的这一切,可想而知,那必定都是一步一步爬过来的。看着站在那儿皮肤黝黑,绑了个马尾辫的莫兰,杨久年也随之豁然站了起来。
  杨久年坐在最末的位置上,看着前方左右的同事们,最终,站了起来。
  “社长,我也去。”
  伴随着杨久年这句话,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他,有的人甚至发出一声惊叫。
  要说莫兰为了能往上爬这么拼命,其他人还能想得通,可是杨久年完全没必要这样……
  主编看着站起身的小师弟,微微点了点头。那带着微笑的眼神,杨久年知道,他在对自己说:好样的!
  “还有谁?”
  这时,坐在杨久年身边的人拉了拉他,冲他小声说道:“你不要命了。你家里还有一岁大的小孩,还你老公,你要怎么了,你让他们跟你的家人怎么办?”这人没过三十,性格外向活泼,对杨久年一直非常照顾。
  杨久年听他这样说,微微一笑,对他道:“他们会为我感到骄傲。”
  那人看着竟会这样回答的杨久年,憋了半天,直接憋出个脏话出来,“我操。”说完,一把推开椅子,站了起来,“主编,另外一个名额我来。”
  “咦?……”
  “啊?……”
  别怪他人会惊讶至此,这次叫名魏清,从来到报社上班以来,一直是浑水摸鱼,从来没看他上进过。要不是文字功底过硬,根本不可能在这里待下去。
  就在别人都在惊讶时,杨久年注意到魏清在站起来时,他一直盯着主编,而主编竟然也微微皱起了眉,眼中满是怒气,这完全不像他认识的不苟言笑的师兄。
  最后一个名额被王海拿去了,这是一位老同志,不管在什么时刻,自己是什么状态都会为国家献上自己的力量。
  在决定谁带队时,王海推出了杨久年的名字。杨久年惊讶地面对正看着自己的老同志,听他对其他人做出解释:“杨久年同志虽然年龄较小,但在恶劣坏境中的采访中的经验却比我丰富的多,53年的XX战役和56年的亚马逊国家特种兵比赛中,他所表现出来的都是一名合格的优秀记者。在加上这些年来他在军报上针对各处解放军人的报道附文,我推荐他为本次的带队队长。”
  会议结束,杨久年和魏清分别被社长跟主编叫去了办公室,莫兰和王海走在办公室的走道上,听着同事们对杨久年的议论纷纷。莫兰和王海对望一下,都是无奈笑笑,不参与其中。
  他们不参与,但是别人又岂会放过他们,王海在去茶水间时,就听见有人在说自己:“没想到老王一回来就想着巴结人家啊,这么大年龄了,竟是这种人。”
  “没看出来?”
  “没看出来。”
  “没看出来就对了,知人知面不知心。主要,也要看看人家是什么背景。杨久年爱人是什么人物,这种人谁不想套近乎。王海也不过是个俗人。”
  王海听到这脸都气红了,手中的杯子被他捏的咯咯作响。
  茶水间的人还在说:“你说,詹家背景放在这里,他还想冲什么头啊?!”
  “去不去还不一定呢!这不,一散会不就去了社长办公室。他们这种官二代,也就充充面子,说说而已,到头来还不是要靠王海跟莫兰。”
  “一个男人怎么就这么会嫁呢!”
  ……
  王海听到这,不想再听下去,直接走了进去,狠狠地看着窝在茶水间的几个男男女女,他倒完一杯水后,没未直接辩解,只对不敢说话的人说了一句:“杨久年和詹士凛上将55结婚,53年甲一战役时,杨久年不过是上海一中的普通学生。”
  王海说完这句话就走了,这时,茶水间其中一人才突然反应过来,喃喃道:“王海好像就是甲一战役时的战地记者吧……”
  当年甲一战役时,也像今天这样,没人敢去。当时的老社长不得不出动了一些编外人员,他就是在那时见过杨久年。王海为人正直刚硬,他见过那时候的杨久年是一名怎么样的优秀人员,今天这事要只是单单议论他,他也都无所谓。但是这么一名优秀的后辈,被这样议论,王海感到非常的愤怒。
  其实,议论杨久年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年轻人,真正像王海这样的老同志,都是一笑置之。有脑子的都能想到杨久年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自身努力得来,他与詹士凛上将55年结婚,甲一战役发生在53年,那时候詹上将长期驻扎在一线,就算他们认识也只会在那场战役中,或者之后才发生的交集。对于一个陌生少年,那时身为甲一战争的作战指挥官詹士凛又怎么可能为这么个陌生人徇私。
  最主要的是,杨久年如果真的是一无是处,靠着詹家的背景才混到现在的地位跟名声,詹士凛这么个优秀军官,又岂会爱上。
  要知道,他们之间相差十几岁。
  此时,社长办公室。
  社长看着他一直关注的少年,关心问道:“想好怎么对詹将军说了吗?”
  “照实相告。”
  “不怕他不同意?”
  杨久年微微摇了摇头,“那就不是詹士凛了。”他会同意,就像当年勇闯亚马逊丛林一样。这一点,他深信不疑。
  与詹士凛年龄相仿的社长看着在提到自己詹士凛时,杨久年脸上幸福的笑容,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杨久年见社长也不说话,便出口问道:“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社长一怔,随口道:“听说你跟将军已经有了孩子。”
  听到别人说起家中宝贝,杨久年脸上的笑容更浓了,拿出手机,就给坐在他对面的社长看道:“这就是了。叫詹慕年。”说到这个名字,杨久年有些不好意思。
  社长一看到杨久年手机上面一家三口的照片,心口就感到一阵发堵,再听到詹幕年的名字,他晃神地看了杨久年脸上幸福的笑容。
  良久,社长缓缓地对杨久年吐出:“恭喜。”
  “不客气。”
  杨久年带着笑容走了,社长坐在椅子上,拉开了抽屉。抽屉内是一张老旧的报纸,那是53年的军报,是杨久年第一次上报。
  “终究,是错过了。”


☆、53

  杨久年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还是有些难以出口。詹幕年现在才一岁半,正是粘自己的时候。再加上;詹士凛好不容易刚批下来了产假。
  再过一阵子;如果他们能成功育孕出第二胎的话;詹士凛就要长期待在家里了,他这时候走……
  杨久年自己也舍不得,错过这个时机,他知道;不可能再有。
  下班后,杨久年没有直接回家,直接去了旁边的百货商场;待他从商场内的超市走出;这才发现商场外的天色已经大黑;赶紧翻开手机一看,竟然有十几个家里打来的未接电话。
  杨久年一手推车,一手赶紧的把电话拨了出去。电话一接通,杨久年就听见詹士凛低沉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那儿呢?”
  “刚从超市出来,没注意手机。”
  “在哪里,我去接。”
  “不用了,你还是在家里哄宝宝睡觉吧。”
  “那我不去。你把地址告诉我,我让小张过去接你。”
  杨久年本还想拒绝,可是看着身边一堆东西,便把地址报了出去。报完地址,杨久年买来的一堆东西放在商场寄托处后,又再次杀进了商场四楼的男装区。
  待小张来时,已经过去了四十分钟。杨久年接到小张的电话后,就告诉他在北门等他,他一会儿就到。把手里的东西结完帐,杨久年叫来商场内的几保安来搭把手。当小张看到大大小小二十多个袋子,在把袋子搬进车后备箱时,他注意到,这些袋子里面是从吃到用的一应俱全。不免看了一眼把最后一个袋子放进后坐位上的杨久年。
  小张本就是位沉得住气做事说话都比较严谨的人,自然是不会多问。待杨久年坐绑好安全带后,直接把人送回了梅苑,自始至终说的也都是詹士凛这阵子在工作上忙不忙之类的这种话,或者就是自己家里的事情。
  詹士凛哄完折腾了一天的詹幕年睡觉后,就一直坐在客厅里等杨久年回来。当杨久年跟小张领着大包小包走进来后,詹士凛只是结果杨久年手中的东西什么也没说。小张把杨久年买来的东西放到杨久年指定的位置,跟詹士凛与杨久年打了一声招呼后走了。一会儿后,佣人也都相继离开,宽阔的大厅里只剩下詹士凛和杨久年。
  四目相对,杨久年看着詹士凛张了张口,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詹士凛见杨久年一副欲言又止的摸样,张口问道:“怎么了?”
  杨久年有些紧张,停顿了一会儿后,轻轻说道:“我要出差一阵子。”
  詹士凛的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多久?”
  杨久年深呼吸一口气,手嚼着衣角,慢吞吞地道:“预计八个月,如果气候恶劣会……久点。”
  “去什么地方?”
  詹士凛语气平静,就连看着杨久年的眼神与脸色都未变。可就是这样的詹士凛确认杨久年好半天没说话。
  杨久年张了张嘴刚想开口说话,就被詹士凛一把拥入怀里,对住唇狠狠地吻了下去,这个吻不似这些年以来的温仪,他含着杨久年的唇,侵占着口腔内的一切。对于詹士凛的亲吻,杨久年无法反抗,只能顺从,直到呼吸不顺,杨久年发出咽唔的声音,詹士凛停了下来。
  此刻,詹士凛的嘴唇微红,一双眼眸紧紧锁住他圈在怀中的人。
  “……塔克拉玛干沙漠。”


☆、54 离婚

  杨久年说出这句话后;整个客厅一阵无声。良久,就在杨久年以为詹士凛会不同意时;他却举起手轻轻拂过他的脸颊说:“吃过没有?”
  杨久年怔怔地摇了摇头;接下来他就见詹士凛无声地为自己把饭端上来。
  从这个点开始;一直到杨久年吃完饭,洗完澡,躺在床上的时候詹士凛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杨久年知道这趟塔克拉玛干沙漠,詹士凛不同意。他虽然没说出来;但是他的已经表现出来了。
  詹士凛见杨久年躺好在床上,便默不作声地把床头灯关上,背过身;躺了下来。
  詹士凛这种冷暴力让杨久年有些措手不及;他不知道能说些什么;这是他们自从结婚以来,从未有过的事……
  一夜无眠。杨久年第二天下班后,早早赶回家,一到家就听见站在花园里,正抱着儿子打电话的詹士凛说着:“恩恩……您放心,我不会让他去的。我会跟他上级领导说……是,那地方太不安全,我也不放心。妈,好了,我知道了。我现在就给打电话。久年快回来了。不说了。”
  杨久年站在通往后花园内的推拉门前怔怔地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男人,一口气憋在嗓子眼里怎么都出不来。他看着詹士凛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平缓地说道:“您好,我是贵报社员工杨久年的伴侣,詹士凛。关于此次贵社派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