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军夫 >

第38章

军夫-第38章

小说: 军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故谴诱际呛苡星巴镜摹O衷冢藕⒆诱庋肟蠖嗍故俏四歉龊⒆印
  这件事,也不能说是詹小弟弟一个人的错。只能说,是一场狗血的误会。萧灵想上詹士凛的床,好借机成为詹家这一代的女当家人,让自己的**道路更加的平稳长久,当然,这其中不乏对詹士凛的爱慕;詹小弟弟以为那是一场哥哥的礼物。这种床上的狗血剧情,谁又能怪得了谁呢!
  所以,萧灵想通了这一点,她也知道如果她嫁给了詹小弟弟这种没有责任心的渣男,是不可能幸福的。最终也要以离婚收场。她这次已经丢了这么大一个人,被詹士凛突如其来结婚消息炸没了的理智已经回归。从詹小弟弟手里得到一些条件,出国过上更好的生活,比起在国内,对她,对她的孩子,都是更好的结局。
  詹小弟弟在梅苑住了几天,几天后,他突然蹦出一句,他下半年准备去淮安考察一下。据说,他在那边刚买了一家公司。
  杨久年和詹士凛这时才突然感觉出了不对头。
  这些日子以来,杨久年已经没了让詹小弟弟给自己哥哥配对的念头了。实在是詹小弟弟某些行为实在是让杨久年觉得无法苟同。
  这人不仅男女不忌毫无责任感,还花心滥情,怎么看都不是个良配,他家大哥,怎么可能跟能落到这人手中。这几天,詹小弟弟住在他家,电话二十四小时不断,起先他还以为是工作上的事,直到某天,几个各有特色男女出现在新奥运村门口,因为门禁森严,这些人进不来,一直徘徊在外面。待詹小弟弟陪着杨久年买菜回来后,这群人一下就围了上来。这次,杨久年不仅被几个男男女女围攻,还被乱七八糟的鄙视了一通……真的是一团乱。
  具体内容,不外乎就是这几个人就是詹小弟弟回国后勾搭的伴,四九城内也就这么大个地方,詹小弟弟带人出去开房,又是个大大方方不懂得遮掩的。这一下就爆出了一脚踩了N船。
  当时,那帮人激动地问詹小弟弟,你爱谁,你要选谁?今天必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詹小弟弟却是黑发一甩,祖母绿的眼角带着嘲讽世人的笑容:“上个床就想跟我结婚?搞笑!都是出来混的,别丢自己的脸了。419而已,大家好聚好散,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在这里瞎闹腾。”说完,就吆喝着杨久年进了新奥运村。
  这件事过去了,但是詹小弟弟的形象在杨久年的心中,却是连渣都不剩了。谁要爱上了这种烂人,那真的就是祖上没积德,才摊上了这么一个烂人。他可不能让哥哥被这种人给祸害了,虽然他家大哥也男女不忌过,但是怎么说,现在都已经回头是岸了,这两年,也没看大哥身边出现过什么人啊!
  要不是这次杨久琛来京,出了原臣朔这事,杨久年一直怀疑他哥,其实是个性冷感!
  詹小弟弟住了几天后,就消失不见了,不知道又跑到哪个城市去捞钱泡人去了。
  詹小弟弟走后,杨久年也正式回学校报到了。杨久年接二连三受伤,让跟他几个相熟的人,狠狠地同情了他一把。上学的第一天他就被人给拉去庙里拜拜,这么倒霉,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杨久年也不想拂了人家的好意,便笑着跟一群好友去了庙里,烧了几柱高香,还捐了一些香油钱。一群人,陪着杨久年烧完了香,也都差不多到晚饭时间了。杨久年就笑着招呼他们一起去到饭店吃饭。他们却贼兮兮狄说着,“打扰新婚中的夫夫会招雷劈滴!”然后,各自跳进了各自的车里,跟杨久年拜拜。
  杨久年回到家中,脸上还带着笑容。把一盘盘的菜摆好房子餐桌上,杨久年边解开身上的围裙,边看着已经长大不少的二呆用小爪子挠着憨憨的脸,两个家伙不断在客厅里用牙齿啃咬着对方,好不热闹。杨久年看着这些,露出了淡淡地笑容,现在的自己,在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城市里,也有了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家,自己的宠物跟……
  “做的什么啊?我在屋外面就闻到了……”
  看着向自己一步一步走来的詹士凛,杨久年笑着在内心对自己说道:还有自己的爱人……
  “熬了大骨头汤,今天我们吃火锅。”
  时间在流逝,二十X大早已经结束,中央主席继续连任,左右两派明争暗斗不断,国内局势在变化,派只有在家里的这点温馨。


第四卷:困陷塔克拉玛干沙漠(死亡之海)

☆、50 

  转眼即逝;杨久年和詹士凛结婚已过了第四个年头。
  此时梅苑内,杨久年站在厨房做饭;时不时地伸出头看看跟憨憨和二呆玩在一起的儿子。当看见儿子一个打喷嚏打在憨憨的脸上;杨久年笑着走出了厨房;把儿子从毛毯上抱了起来。
  “调皮!都说了打喷嚏不能朝着憨憨和呆呆的脸。”
  小家伙被杨久年抱起来,顺势就搂住了他的脖子,嘟着嘴说着:“不调皮,宝宝不调皮。爸爸;坏坏……”
  杨久年今年虚岁二十二岁,时间在他身上产生了很大的变化,三年来;杨久年的个头长高了不少;脸颊也从当年略微的婴儿肥;变成了现在的瓜子脸。这些年来的幸福婚姻与家庭让他整个人仿佛蜕茧成蝶。他已不在是给人一种瘦弱好欺,文质彬彬的感觉,三年的婚姻已让他成为一名温文尔雅,气质不凡的男人。
  有时候詹士凛都害怕看着这样的杨久年,因为他说:“你就像一杯白酒,越陈越香,想要你的人就越多。”
  杨久年每回听到詹士凛这种感慨,就会无奈地笑着抱着儿子道:“我们儿子都生出来了,怎么还想这些有的没的。再说,你说我是美酒,你又何尝不是?”
  话止于此,再玩下去那就是互捧的夫夫话了。
  杨久年抱着儿子来到育婴房,拿出消毒柜中的热毛巾,给儿子擦了擦脸蛋跟鼻涕,又擦了擦那双肥嘟嘟的小手。擦完后,杨久年突然捂住心,一脸伤心道:“好痛痛哦!”
  小家伙立刻急了,“爸爸,爸爸……”
  “宝宝刚才说爸爸是坏蛋,爸爸的心好痛哦……”
  “爸爸吹吹,宝宝给吹吹,就不痛痛了。”小家伙抓着杨久年的就让他蹲下来,自己爬在杨久年的心口处不断的揪着小嘴吹气,边口齿不清地溢出:“不疼,不痛了哦……”说着,还用自己小肉手轻轻地摸了摸。
  杨久年立刻笑了,抓着儿子的手就放在嘴边上亲了一口,“真的不痛了,宝宝真厉害。”
  被夸了一句,小家伙立刻咧开了小嘴,笑了起来,露出了两颗小米牙。
  小家伙现在已经一岁半了,想起大二那年要他的时候,不止自己紧张的不行,詹士凛更是每天每夜的守着自己,就怕出了什么事。那阵子两人的体重哗啦啦的往下降,最后还是自己的母亲跟詹士凛的母亲跑来住,看着他两个才好了些。
  从检查到配药,再到医院受精,宣布真正的怀上时,杨久年一直都没有什么感觉,直到肚子里的孩子越来越大,杨久年才感觉到胸闷难受。男人怀孕并不像女人怀孕,会孕吐什么的,毕竟在身材体质方面,男人的各方面都比较硬朗。杨久年坏小家伙的时候,就是感觉肚子有个东西,压着胸比较闷,挺难受的。
  詹士凛有时候看杨久年的不断抚胸的样子,再次申明了一件事:这个孩子我来生。不许再反驳。
  本来他们是准备直接受孕两个孩子,但经过各方面的检查,杨久年的身体素质只能怀一个,不然生产的时候很可能会带有一定的危险性。詹士凛听后立刻就不答应了,死活说要自己来生,一个都不让杨久年来。杨久年听到哪能随他意,最后,还是他生了他们两个人的第一个孩子,取名为:詹慕年。
  这个名字,一看就知道是谁取的,除了上将大人不作他想。杨久年在听到这个名字后,直接好笑的说了一句:“你难道打算让我们第二个孩子叫做詹慕久?”
  这次出乎杨久年意料之外,詹士凛当场反驳了,“NONO,我们下一个孩子当然不叫这个。”还没来及松口气,就听上将大人笑着说:“我们下个孩子叫做,杨爱凛。”
  杨久年听些个名字,直接就笑了出来,“真老土。”不过,他心里为什么听到这么土的名字还这么甜呢?难道,自己也没救了?
  杨久年今年已经大四,眼看着即将面临毕业。前几天他已经去了解放军报社报道,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名解放军报社的实习工作人员。按照他的资历完全可以直接加入,不过,杨久年却说了“请把我看成一名刚刚走出校门的实习生。”
  一直带着他的主编对他说不需要这样。
  杨久年却道:“我这一生遇见的好人太多,起步点也太高了。我有今天的成绩,不无您与老师的栽培,但是最初、最基础的东西,我却有很多的不足。请让我从零开始。”杨久年关于摄影,新闻的启蒙老师,就是解放军报社的前任社长。他是杨久年陪父母来北京时,偶尔间认识的一位老先生。对于小小年龄却不急不躁的杨久年,老先生一见如故,便私下里收做了关门**。两人因为不在一个城市,基本上都是在网络教学。杨久年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位老人家是谁,知道后来长大,才慢慢的晓得,他的老师,是谁!
  就因为起步点,太高,对于很多初级东西,杨久年有时却不懂。既然刚走出大学,那就应该从实习生开始,因为他不想让任何人觉得,他是靠着家里的背景或者老师的照顾才得到今天的一切,这不仅仅是对自己的侮辱,也是对他身后人的侮辱。
  “爸爸,爸爸,我要吃饭饭……宝宝饿饿……”
  詹幕年长了一副随杨久年的眼睛,丹凤眼,但是他的眼睛却比杨久年大了很多,圆溜溜的。现在这副如小鹿般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瞅着自己,杨久年的心立刻被柔成了一片一片的,“乖乖在沙发上等着,爸爸给你拿饭饭吃。”说完这些,杨久年还不忘交代儿子一声不许欺负憨憨跟呆呆。
  没办法,他家的儿子太坏了,也不知道像谁。一不注意就会黑一把憨憨跟二呆。二呆还好一点,有时候欺负急了还能朝小家伙龇牙咧嘴咆哮一声,可是它一咆哮,小家伙就会立刻嚎啕大哭,立刻惹来憨憨一巴掌把狼嚎中的二呆给拍飞。然后,就见小家伙拍着巴掌,笑呵呵的坐在一旁,怎么看都是一副腹黑样。
  当詹士凛回到家时,就看到杨久年拿着一碗蒸鸡蛋喂着他们的儿子,这些年千篇一律的话再次从杨久年口中吐出:“你回来了。”就连笑容也是一样,微微一笑,带着无限温情。但就是这样的话跟微笑,却让詹士凛百看不厌。
  走到爱人跟儿子的身边,詹士凛先亲吻了一下杨久年,“辛苦你了。”
  杨久年笑着摇了摇头。
  詹幕年小朋友见自家两个爸爸在亲吻,立刻不愿意了,“宝宝也要亲亲,亲亲……”说着就嘟出了红红的小嘴巴。
  杨久年和詹士凛对看一眼,都笑了起来,抱着儿子,一人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小家伙立刻傲娇道:“哼,这还差不多!”
  杨久年有时都非常好奇,才一岁多的孩子,这些话都是跟谁学的。
  詹士凛今天回来的很早,因为杨久年对詹士凛说过,今天是同学聚会的日子。今后很多学生都要去自己的实习单位去了,有的是直接入伍,有的是出国,反正各有各的出路。
  聚会的地点是王府井的海底捞。
  去这里的原因是因为,山珍海味他们吃的太多,他们今后即将面对社会,今后想再跟同学一起吃上一顿火锅,喝几瓶啤酒,大家一起吹吹牛,扯扯皮,那是不可能的了。就算再聚会,也不可能像现在这般纯真。
  一顿饭下来,有些女生是直接红了眼,三年多的相聚,让他们这群人结下了不解深刻的友谊。男生也有红了眼的,不过是直接硬逼着把那把男人泪给吞了下去。
  ――喝,喝饱了,喝得痛快。出国的都他妈的狠狠的去宰那群帝国主义,没出国考研的就好好勤奋学习,要出来混的,大家一起加油,创下自己的一片天,让那些嘲笑我们是官二代富二代的龟孙子,好好看看……咱们也不是孬种,软蛋子!
  不知是谁吼出了这句话,整个海底捞立刻兴奋了起来,就连杨久年都有些喝多了。你一杯,我一杯,喝着,说着,有笑的,也有哭了的……
  然而,在这么一个分离的日子,也是表白的日子。
  张晓嘉,也就是当年杨久年第一天报到时跟杨久年说话的那位娃娃脸同学,现在的已经出落成了一位大美人,昔日的婴儿肥早已不见。只见她直接走到了坐在杨久年身边的齐臻身边,拿着一杯大号扎啤就对齐臻道:“齐臻这些年来我一直非常喜欢你。我知道我们不可能,你心里有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