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军夫 >

第37章

军夫-第37章

小说: 军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难道?……
  思绪刚转到这里,杨久年突然就感到眼前一黑,接下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杨久年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里,而他旁边围着詹家的老老小小,全到齐了。待医生给他检查一遍时,杨久年才发现家里面有一位说陌生却又一面之缘的人……
  “你是?”
  杨久年看着拥有一双祖母绿眼眸的年轻人。
  年轻人看向他,蹦出一句:“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打算要怎么报答我?以身相许?”他这句话刚说完,就被急冲冲推门而入的詹士凛一脚踹飞。“不会说话就去死!”
  “哦,亲爱的大哥,你来了。这难道就是我的大嫂,哎呦,我竟然救了我的大嫂,哦!这难道就是上帝的恩赐,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杨久年整个人都傻了,这变化的也太快了。除了杨久年,其他人倒是没觉得什么,只是觉得,这家伙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比他早出生了几分钟的詹士凛。
  詹士凛懒得理会自家奇葩弟弟,推开人就冲到了杨久年身边,“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詹士凛关心的询问着,却不敢伸出手,碰床上人一下。
  “你怎么回来了?”这人不应该在海南开会吗?
  “你都这样了,我怎么可能不回来。”
  杨久年笑了笑。
  “我没事,应该都是皮肉伤。”
  “皮肉伤能把你打昏过去……”詹士凛不自觉地厉声反驳,杨久年立刻不敢吱声了。
  “好了,你别说他。这件事终归还是你的错。”老爷子气势如虹地指着詹士凛道,“还不是你一直约束惹出来的。”詹士凛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想让杨久年接触一些上面的人,可是没想到会遇见这种事,而且是在四九城内发生这种事情!


☆、48

  杨久年刚康复这边就被人打进医院了;这件事是肯定没完的。杨久年躺在床上看着詹士凛眼中的心疼,慢慢地缓过来劲;把自己莫名其妙被打的事交代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从医院出来后就给你去了电话;刚走到一条胡同处,就被人给推进一个死胡同里。他们围殴我的时候什么也没说,直接就上,非常专业。”
  杨久年交代完;詹妈妈不禁说了一句:“怎么一个人跑到胡同里去了。”
  杨久年知道詹妈妈是关心自己,便有些不好意思地回道:“因为这次做的检查,其中有一项不能吃早餐。我朋友带我来过这里;医院后面有一家的卤煮火烧跟炖吊子不错;我想去到那吃午饭呢;就拐了进去,没想到……”
  “好孩子,这不怪你。谁能想到这些事,喜欢吃卤煮火烧跟炖吊子是吧!妈会做,妈给你做。等你好了,你想吃什么,都告诉我啊!”
  詹妈妈一说完,这边的詹小弟弟立刻嚷道,“我也要,我也要。”
  詹妈妈一看到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拿起旁边放着床头柜上的东西,也没看什么直接就朝詹小弟弟砸了过去。詹小弟弟身手敏捷地闪了过去,然后,便没个正经地朝气地半死的詹妈妈做出了个鬼脸,“你砸不到,摘不到。”
  这样的詹小弟弟简直欠揍的要命!
  “你滚,你滚……”
  詹妈妈揉着太阳穴,被气的也些罩不住了。
  詹士凛看不下去了,直接一把揪住詹小弟弟,“闹什么闹,站好。也不看看这什么地方。你这脸怎么回事?还有这眼珠子……”要不是听声音辨别出这人还是他弟弟,看这张脸,他真的不敢相信,这是他的孪生弟弟。
  一提到自己这张脸,詹小弟弟明显很嗨皮,“怎么样,我这次不仅仅把脸给整了,眼睛珠子都换了,怎么样,怎么样,像个串串了吧!”
  杨久年听到这终于明白过来,内心惊叹:果然奇葩!
  眼前这位詹小弟弟,就是他哥带着他去医院复诊时候遇见的那个扶了一把他哥的那位祖母绿先生。可是,那时候看起来挺正经的一个人啊,怎么这会儿,完全不是那一回事啊!
  不过……“你不是一直在国内吗?一个星期多钱,我在医院看过……你……”看着张牙舞爪向自己打眼色的詹小弟弟,杨久年越说越慢,不过脸上却明显带出了笑容。果然,下一刻,如他所想,詹小弟弟倒霉了,被他哥训了。
  “又惹什么事了?”
  詹小弟弟也知道他在国内事是不可能瞒过他哥,便大大方方直接说:“我把几个女人肚子搞大,那天去医院是去搞定这……事……”
  “几个女人?”詹士凛第一次在杨久年面前黑了脸。
  詹小弟弟这时完全没理会他哥的大黑脸跟高声调,无所谓道:“几个女人爱倒贴,贴完后又说坏了我的孩子,我哪知道到底是不是我的种。不做掉,难道以后给自己留麻烦。还是算了吧!我嫌累……”
  詹士凛也知道詹小弟弟到底是个什么德行,他在自己面前还能收敛点,在别面前,他简直不敢想象,这人到底有多烂。詹士凛一直没敢告诉杨久年,他弟哪里是个奇葩,这家伙就是个烂贱胚!詹士凛懒得理会自己弟弟的风流史,但是有件事他必须说明白:“萧灵的事,到底怎么回事?你到底怎么把她给上了,她还不知道?”
  詹小弟弟也知道这件事逃不过去,便坦白从宽道:“还不是你那年庆功宴的时候,我走错房间了。屋子里黑布隆冬的,一个女人就扑过来了……”说到这,他瞅了一眼詹士凛,“我还以为,是你给我的礼物呢!等醒了后,才发现把‘大嫂’给睡了,哦,不对,当时他们都这样叫萧灵,我以为她真是我大嫂呢!谁知道还不是,搞半天那女人也是个倒贴货!”
  “那你打算怎么办?”
  詹小弟弟无所谓的耸耸肩,“要嘛孩子跟我,要嘛孩子跟她,反正最终结果是我跟那个女人必须老死不往来。我不可能为了一朵小花放弃我的原始森林的。”再说,那还不是一朵已经被他玩过的残花败柳,他怎么可能为了这么个女人,放弃外面更多的小美人儿。
  詹家一家老小听见他这话,也懒得关他。对于詹小弟弟,詹家是亏钱的。所以,不管他做出多么惊世之举,詹家人几乎都能轻而易举的原谅他。就像此时,詹父对詹小弟弟道:“既然决定就跟萧家说清楚。萧家那女儿,也不适合你。在一起今后也是离婚的料。”
  “老爹还是你对我最好。”说着詹小弟弟冲到詹父的身边,捧着他的头就来了一个大大的一吻。
  詹父立刻炸毛,'“臭小子,要死了。亲我一脸口水。”不过,脸色的笑容,却可见他是非常喜欢这样跟小儿子亲近的。
  “你个老不正经的,其实你忒喜欢我这样亲你吧!”
  杨久年看着这一家老小,看着詹小弟弟,森森地觉得,这人好像水仙。人家想是一会事,可是你也不用说出来吧!
  “哦,对了……”杨久年突然出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怎么了?”詹士凛走到杨久年身边。
  杨久年没看詹士凛,看着站在詹父旁边,跟詹父没大没小的詹小弟弟:“你救我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憨憨?
  “不是在你身上吗?”
  “在我身上?”杨久年一脸惊奇,“搞错了吧,我说的是憨憨,是北极熊,真的北极熊,会动,会功夫的那个……”
  詹小弟弟见杨久年正经地给自己解释憨憨是什么东西,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地方被人藏着掩着呢,立刻对站在一旁的詹老爷子道:“老头子,把东西都送人了,竟然还不告诉人家那玩意怎么用……”
  詹老爷子也回过味了,立刻横眉竖眼地看向正望着天花板装傻的詹士凛,“怎么回事?”除了詹士凛,老爷子连想都不用想,那东西怎么可能跑到杨久年身上。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向詹士凛。
  詹士凛知道逃不过,便道:“我从奶奶的骨灰盒里拿出来的。”
  “好哇,原来藏到那里了。我靠,我说我怎么没找到呢!”当年他要出国时,把家里翻遍也没找到那个东西,没想到竟然被藏到那儿了。失策,失策。
  “你个孽子。”詹老爷子指着詹士凛气的手都抖了,眼一花,险些就倒下去。
  顿时,所有人都荒了,杨久年更是直接赤脚跑下了床,慌忙地把一直挂在脖子上的玉佩给拿了下来。他这一拿出来,递到詹老爷子面前,立刻愣住了,“怎么会这样?”原本通体乌黑的墨玉竟然成了现在通体红色的血玉。
  “我,我没乱动……一直都戴在身上的……”杨久年也慌了,拼命地向躺在沙发上的詹老爷子解释。因此,没注意到老爷子在看到那通体血红的血玉后一脸激动。
  “爷爷……”杨久年见老爷子不理他更是一脸歉疚,詹士凛握着他的手看着老爷子,轻声唤道:“爷爷?”
  “没想到,没想到……没想到到了这把年龄,我还能看到这块玉的原貌……”
  老爷子声音颤抖地把这句话说出来后,所有人都惊奇了。关于这块玉,家里人都知道这是一块稀世宝玉,自从詹老奶奶去世后这块玉就不知道被老爷子收哪里了。所以,詹士凛说的虾米传家之宝,都是骗人的,他丫的就是偷了自家的宝贝转手就交给了爱人,还说是爷爷亲手给他的。
  老爷子躺在沙发上,苍老的双手一手捧着手中的血玉,一手不断小心翼翼地抚摸着玉身,良久,他看着一脸紧张的杨久年,慈祥地一笑,把玉递给了杨久年。
  杨久年眨了眨眼,立刻慌了,”不……我,我不能要……”刚才爷爷那副样子,他现在哪里还敢要!
  老爷子没理会杨久年的推迟,苍老却非常有劲的手一把抓住了杨久年的手,把玉牌亲手放在了杨久年的手中,对他说道:“这块玉是你奶奶家的宝贝,她穷极一身发明出来的。她曾经说过,这块玉至亲至爱的液体,才能变成血玉。它会产生一个转化空间,听候佩戴者的心声,瞬间把所想要的东西调到自己的身边来。不过,距离有限,只能在一个城市使用。”解释完这些,老爷子看着杨久年,拍了拍被他一直抓在手中杨久年的手,“孩子,你误打误撞的借口了其中的玄机,说明你跟它也是有缘。现在憨憨有跟在你身边,这块玉给你了。”
  杨久年看着手中的血玉,一时间感觉手中的东西犹如千金重,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看向詹士凛,只见詹士凛直接对他道:“还不管快谢谢爷爷。”说着,他手下不停,直接拿过了玉牌给杨久年戴回了脖子上,仿佛怕被人抢了似的。
  不过,还真的是怕人抢。因为,在他后面,一直在旁边静候的詹小弟弟已经伸出手,忙地蹦出了一句:“既然不要,拿给我……”
  詹士凛稳稳地把玉牌戴着了杨久年身上后,就冷冷地瞅了一眼詹小弟弟,“要个屁。明天就去给我把你这张脸给我整过来。像个什么样子。”
  “不要。”没得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东西,詹小弟弟傲娇了。
  “詹士荣。”
  詹小弟弟头一昂,“不要这样叫我。我现在的中文名字不叫这个。”
  詹士凛站起身。
  只听,詹小弟弟道:“我宣布一下我的新中文名。我叫夏侯青海,你们可以喊我小侯爷!”
  此话一出,没等詹士凛出手,詹老爷子已经拿起拐杖,直接狠狠地敲了一下詹小弟弟的大腿,疼的詹小弟弟立刻嚎叫了起来。
  “老头子,你干嘛!”
  “我还没死……”詹老爷子气地脸红的快成关二哥了,手下不断怒气地用拐杖瞧着地板。
  詹士凛被气的也不轻,咬着牙瞪着詹小弟弟,“你什么不叫,叫这个名字……”
  上将大人现在恨不得把自家这该死的弟弟,给吊起来打。尼玛,什么叫,起这破名字。青海,青海,我操……
  可怜的上将大人,越想越暴躁……


☆、49

  詹士凛的暴躁和老爷子的不满;最终的结果被杨久年轻飘飘地一句‘人生难得一欢喜’给冲散。
  詹小弟弟没说他为什么非要叫‘青海’,只是说要去了一下他这次回国是准备长期在国内发展。詹家也没当一回事;任由他闹腾;只要别闹出人命;一切好说,也就随他去了。
  几天后,詹小弟弟给詹士凛去了电话,说他已经解决了萧灵的事。他怎么解决的詹士凛不知道;不过,几天后传来了消息,说是萧灵放弃了国内的大好前途;莫名其妙地出国了。当时;杨久年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是暗叹一口气,“这样也好。虽然那天在中国风的事被**了没传出来,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她出国,不管是对她自己还是对那个男孩都有好处。”杨久年说出这句话时,带着一股敬佩。萧灵完全可以把孩子丢给詹家,老死不相往来。以她现在的仕途前景,不管是继续在军队待着,还是从政,都是很有前途的。现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