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军夫 >

第36章

军夫-第36章

小说: 军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惶倒俊
  杨久年听完詹士凛说完他弟弟的事,大声惊呼道:“这还真的是一位奇葩!”


☆、46

  詹士凛第二天一下班;杨久年就兴冲冲地迎了上去,劈头盖脸地第一句话就是:“联系到了吗?你弟弟什么时候回国?”
  杨久年接过詹士凛的军外衣;明显兴奋得要死。他现在已经对詹士凛这个传说中的弟弟好奇死了。
  据说詹士凛的弟弟;原名叫詹士荣;后来改名为阿奇伯德·布雷克。
  布雷克?
  杨久年听见这个姓氏当场惊呼道:“这不是世界油王吗?”
  原来在第三次大战时,詹士凛的爷爷曾经被这位油王救过,当时爷爷问过油王要什么报答。那时候油王什么都有了,但是因妻子跟孩子都死于战争中;一直膝下无子,便向爷爷提出了把你的孩子给我一个。
  当时爷爷身在战争中,他都不知道能不能回来;也就没多想;便答应了下来。谁知道;当第三次大战停止,詹士凛八岁那年他们的爷爷竟然收到了来自布雷克的电话,说要爷爷履行当年的承诺。自己几个儿子爷爷是无所谓,反正都大了,早晚都是要离开自己身边的,可是詹士凛跟他的弟弟詹士荣却是老爷子的心头肉,一听说油王要来,便叫人把詹士凛他们兄弟两偷偷藏起来。八岁大的男孩子正是调皮捣蛋的时候,尤其是詹士荣,那调皮程度能让当时整个詹家鸡飞狗跳。老爷子怕两个小家伙跑出来,便告诉他们,家里要来一个大坏蛋,专门抓你们这大孩子的,你们到时候被抓跑了别怪爷爷我没告诉你们。
  老爷子当时也是急了,说这句话时忘记了他那两个孙子的体质,两个小家伙一听到要来大坏蛋了,立刻乖乖的藏起来,但是当大人们不注意他们的时候,又偷偷地跑了出来。尤其是詹士荣,他不仅仅跑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块鹅卵石。
  当油王刚下车就看到一个头戴一条红布条的小男孩指着他叫道:“妖怪,你是打哪儿来的?”
  当翻译把这句话告诉油王的时候,年过四十多岁的油王笑着让翻译说了一个国外的地区名。
  小男孩立刻张狂喝道:“哼!果然是只妖怪,看小爷的轰天雷。”说完,不待任何人反应,小男孩就一个鹅卵石把这刚下车的世界油王的脑袋瓜子开了瓢,见了红。
  油王连詹家的大门都没进就直接转去了医院。老爷子知道后,差一点被没他这个小孙子给气死,赶快赶到了医院去看了油王。
  油王醒来后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告诉詹老爷子想看看砸了他脑袋的小孩。
  小孙子把人家头都给打破了,不可能不再让他们见面。无奈,詹老爷子只能把自己的小孙子给叫来了。
  詹士荣来时,油王正在吃午餐。
  小家伙一见到被自己开了瓢的人,立刻大呼,“妖怪,你竟然还没死。想再吃小爷一顿轰天雷吗?”说着,个头小小的家伙就开始四处寻找武器。
  油王瞧着他这捣蛋劲,不由地笑了,嘴下嘟噜了一句话,旁边的翻译立刻小声地翻译给了詹老爷子听。
  油王在说:“他好像看见了自己的儿子。”
  詹老爷子一听这话,心下咯噔一声,暗叫:完蛋!这小孙子要保不住了。
  躺在病床上的油王向詹士荣招了招手,把他叫到自己床边后,激动地握住小孩的手,嘴下说着:“你叫什么名字?”
  詹士荣眨了眨眼,不耐地嚷道:“妖怪,你在说什么,叽里咕噜的我都听不懂?”
  油王立刻看向了自己的翻译,翻译很快的把这句话告诉了詹士荣。
  詹士荣一笑:“你想知道我的名字啊?你为什么要知道我的名字?难道,你暗恋我?哦~~~你肯定是暗恋我……”说着跑到了詹老爷子面前:“老头子,看到了吧,你还说我娶不到媳妇儿,瞧见没有,妖怪都被我降服了……”
  詹老爷子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老脸,这脸丢大发了!
  其他旁边的翻译或其他人看着这一幕,无不黑线三分,内心囧道:孩子,你脑补过头了。
  “我叫詹士荣,今年八岁,就是这老头的宝贝疙瘩。怎么?你想泡老子吗?虽然你有点老,还有点皱纹,长的也不咋滴,但是看在你先前开的这么好的车份上,我就勉强允许你对我的暗恋吧!你可以继续暗恋我。”说着詹士荣人小鬼大地走上前,不避讳地一把抓起了油王餐桌上的点心吃了起来。还不忘评价一句:“果然,医院的东西最难吃!呸呸……”
  油王见此立刻挥了挥手,旁边的助理会意,转身出门,不一会儿,再次回到房间时,手里拿着一代零食。这些零食都是一些国外手工制作出来的,詹士荣立刻被吸引了,他目光炯炯有神地看着自己面前的零食,然后问向油王:“给我的吗?”见油王点头后,詹士荣立刻笑呵呵地接过来,而后道还无下限地说了一句:“本来就是嘛!既然都暗恋我了,肯定要送我东西的。好吧,这次就原谅你了,下次记得多带点。”
  詹老爷子听着小孙子这些话,差一点没忍住就一巴掌抽过去。
  油王做事也是个讲究效率跟速度的人,他也没耽搁什么,立刻就把他看中了詹士荣的事告诉了老爷子。老爷子坐在沙发上,半天都没缓过来劲。最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对油王说:“看看孩子怎么说吧!”
  詹老爷子把自己当初被油王所救,并答应了油王过继一个子嗣给他的事告诉了詹士荣。詹士荣当时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意思就是,我跟哥哥必须有一个过去吗?”
  老爷子点了点头。
  詹士荣抱着零食沉默了半天,良久才见他突然抬起头,没心没肺地切了一声,“我还以为多大点事呢!”说完,詹士荣走到油王的床边:“你没儿没女没亲人,所以你要老头子给你个孩子吗?”
  油王点了点头。
  “嗯……我看到你开的车,应该要个几千万吧!你很有钱?”
  油王点了一下头,回答:“我是世界油王,产下油田……”
  詹士荣举起手,示意油王不用往下说:“你别说这些,说我也不懂。反正一句话,你很有钱,你无儿无女无老婆,以后你死了你的钱就是我的了,你的车就是我的了,你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詹士荣笑得一脸‘天真’,“是这样吗?”
  油王显然没想到眼前的小孩会这样理解,不由地惊了一下。而对自己这个小孙子了解透彻的詹老爷子,早就无颜见乡亲父老。不过,心里还是有点希望想要油王被詹士荣这话给吓住,别打他孙子的主意。
  可惜,油王注定没让他得偿所愿:“按自然跟人类的定律是这样的。等我死后,我的遗产都将会由我的儿子继承。所以,你要成为我的儿子,才能得到我的一切。”
  詹士荣一听这话,双眼放光,一把抱住了油王亲了一口:“哎呦喂,那我们还等啥。亲爱滴爸爸,让我们一起抛弃这封建主义国家,向帝国主义出发吧!”说完,詹士荣就耀武扬威地朝詹老爷子扬了扬下巴,高高地把头扬起,牛逼哄哄地说:“老头,我以后想吃再多的零食,你都管不了了,看你还啰嗦。我打游戏打到凌迟三点,你也管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
  詹士荣是真笑,笑的欢乐无比,活活差一点把詹老爷子给气得中风!
  詹士荣跟他的油王老爹走了,走的逍遥无比,同时还偷偷顺走了老爷子不少好东西。
  詹士荣这一走就是很多年,但当他再一次出现时,詹家人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他那张跟詹士凛几乎一样的脸,却让詹家一家人都红了眼。然而这没心没肺的家伙,却笑呵呵地说着:“哎呦,你们真是越来越老了。尤其是你老头,你脸怎么都邹在一起了,丑的要死。看来下次我还是换一张脸吧!免得别人以为我跟你们这群红眼兔子丑八怪沦为一家人。”
  此话一出,当时所有人都看着了詹士荣,尤其是他跟詹士凛的父母,看着他满心愧疚。
  詹士荣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便道:“你们不用这样,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选择的,我自己就要承担,这又没什么,而且我那个便宜爹地对我很不错。他遗嘱都早立好了,他死了东西都是我的。不过在这之前,我必须给他生几个孙子才行。真是个烦人的老家伙……”
  那时候的詹士荣都大了,他回这个家其实也就是顺便。可是,谁都没想到,他一个顺便给别人下了多大的劫难……
  总而言之,一句话:这家伙生来就是个祸害精。
  八岁差一点把老爷子气的中风,八岁后去祸害美帝国主义,据说把他油王家的各路小MM小弟弟给残害个遍,害得国外没有一家服务公司,敢到油王家工作的。在加上,这十几年不回来,这一回来就祸害出这么个祸出来……杨久年觉得,已经不能用祸害来形容这位了,这就是一枚超级大奇葩!


☆、47

  詹士凛一进门就听见自己亲亲爱人劈头盖脸连自己都不关心一下下;就开始问自己那个精怪弟弟,颇为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你对他就这么感兴趣?”
  “你不觉得我大哥现在跟你这个弟弟越来越有点像了吗?”
  ……
  詹士凛惊恐地看向语出惊人的爱人;“你怎么想到这儿了?”
  杨久年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不好意思道:“我这不是越来越看不懂老哥了;想透过你弟弟了解一下他嘛!”
  詹士凛斜眼看着杨久年,完全不相信爱人的说辞。
  杨久年也知道自己撒谎无效,便豁出去地说道:“我想要你弟弟跟我哥哥凑一对。”
  霎时,詹士凛看着杨久年;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这是什么情况?
  詹士凛恢复冷静,摸了摸杨久年的头:“没烧啊……”
  “我没给你开玩笑,我认真的。”杨久年拍掉詹士凛放在他额头上的手;严肃道:“我发现我哥的私生活很乱;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他不想结婚。”
  詹士凛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爱人一脸严肃;不禁笑道:“那也不能把他们放在一起啊?”
  杨久年眨了眨眼,奇怪道:“为什么?”
  詹士凛笑的一脸促狭做到沙发上,朝站在旁边的杨久年招了招手,拍了怕自己的大腿,杨久年立刻面红耳赤的窘了。
  詹士凛大爷似的靠在沙发上,笑看自己的年轻爱人一副窘态。杨久年磨叽了半天,才赤红着脸走到了詹士凛身边,被詹士凛一把拉住抱在了自己的腿上。霎时,杨久年的脸犹如火烤,红扑扑的让詹士凛心都荡漾了起来。
  “老没正经。”杨久年红着脸骂道。
  詹士凛也不吱声笑眯眯地看着窘迫的杨久年。
  杨久年被他看得有些受不住,便用手臂撞了一下他,“说啊,为什么他们不能在一起?”
  “一个要钱,一个要权,他们在一起除了狼狈为奸,还能干什么?所以,最好他们两个不要相遇,不然……”詹士凛想到那副情景都要头疼。这种奇葩相遇,要不然就是狼狈为奸害死别人,要不然就是相爱相杀,虐情虐恋。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会玩,一个比一个能玩,詹士凛觉得,这两种人要是能在一起过日子,那真的是惊世骇俗!
  可惜,很多事都不是人能控制的!就如这两人,就如杨久年现在遇见的事……
  跟詹士凛聊起他弟弟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这天他是去医院做最后一次复检的,得到医生的祝福后,杨久年就给詹士凛去电,告诉自己已经完全复原了,不用再去医院检查什么了。詹士凛这时候也是刚开完会,两人闲得无聊就边走边打电话,一个走在办公大楼的过道上,一个走在人行道上。
  然后,就在杨久年笑着跟詹士凛说他准备在外面顺便吃点,也要詹士凛去吃饭时,他突然就几个人给推进了一个巷子里。杨久年看着持有武器围住他的几个男女,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自己得罪过谁。
  “你们要做什么?”看着这群人的衣服着装,显然是不是打劫。
  这群人显然是□,在杨久年说出这句话后,几个人一起冲了上来,什么话也不说。杨久年现在身在巷子内的巷子,本来就是属于人迹稀少的地界。
  面对这么些人,杨久年两拳难敌四手,只能想着如何冲出这个巷子去,他在试了几次都没办法,眼看着自己就要不行时,杨久年就想到了一件事:如果憨憨在就好了……紧接着,一根棒球棍迎面而来,杨久年已经无还手之力,就在这时,杨久年看到自己身上闪一道白光,伴随着熊叫声,几个人惨死在地。同时,杨久年感觉到自己脖子上的玉佩滚烫。
  难道?……
  思绪刚转到这里,杨久年突然就感到眼前一黑,接下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杨久年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里,而他旁边围着詹家的老老小小,全到齐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