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军夫 >

第35章

军夫-第35章

小说: 军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看向了屋内唯一可能知道答案的詹士凛。
  詹士凛见杨久年看他,拍了拍他的手,以示安抚。待萧灵两个哥哥走进来,他才出声说道:“萧灵,你能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怀的那孩子吗?”
  萧灵见詹士凛问这些,倒也镇定下来了,坐下来后,直言道:“2048年,就是为了给你庆功外加你生日的那天坏了他。”
  詹士凛看着萧灵,颇为无辜地回道:“但是,那天我并没有跟你发生什么事……”
  “詹将军,你什么意思,我妹妹难道跟谁上的床她还不知道吗?”
  詹士凛眨了眨眼,看着出声的萧家其中一位男士,无奈道:“她有可能还真的不知道。萧灵你别生气,先听我说完。我的一些事你大概还不知道,第四次世界大战时,我失去了生育能力。”
  “不可能……”萧灵激动地站了起来,双眼瞪大。谁都知道第四次世界大战是在2048前期,如果詹士凛没了生育能力,她孩子哪里来的?!“詹士凛,我不相信。你少拿这些糊弄我。”
  比起萧灵的激动,另外两位萧家男人除了一开始地被惊了一把以外,这时反而冷静了下来。没有一个男人会用这种事情来开玩笑。
  “到底怎么回事?”两位男士中其中一位年龄较大的出口说道。
  詹士凛解释道:“两位应该还记得,我有个孪生弟弟。”
  詹士凛这一提,萧家两位男人立刻为之一振。萧家跟詹家在他们小时候住的非常近,詹士凛小时候有个弟弟他们是知道的,但是那个小孩八岁时就对外宣布夭折了。
  “他不是夭折,而是因为某些原因被家族除名,过继给了别人。这是我今天才拿到的DNA检测报告。”
  萧灵猛地站起身,一把抓过了詹士凛手中的几张纸,随着她不断翻动纸张,萧灵的脸色已经不能再难看……“百分之九十九……”萧灵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整个人都呆滞了,有什么比这样还要难堪。
  连跟谁上的床都不知道,还……
  萧灵连往下去想的勇气都没有了。
  萧家两位男士也非常难看,看着詹士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詹士凛拉着杨久年站起了身,事情已经撇干净,有些事情就是要当事人来处理了,跟他无关。
  “我已经通知他回国,告辞。”
  杨久年和詹士凛回到他们的订好的房间时,菜还没上来。齐臻一见他们进来,年立刻抓着杨久年询问:“怎么回事,他们没欺负你吧?”
  杨久年笑了笑说:“没事。”不过在看齐臻一个劲的逮着自己猛看,就连邑宝都是一副一脸关心欲言又止的样子。杨久年好笑的同时也感欣慰,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在关心他,最主要的是在这四九城内,只有这两位除了詹士凛以外才会站在自己的角度为自己考虑。有这么两位朋友,杨久年是知足的,不过未免他们误会了詹士凛,杨久年最后还是简单的把这件事跟齐臻和邑宝解释了一下。
  齐臻听后,整个人都傻了,半响才猛地喝了一口水,大呼:“靠,这女人就是来搞笑的吧!"


☆、45

  因为解决了萧灵的事;这顿饭吃起来还是不错的,尤其是齐臻。齐臻一直把詹士凛当做偶像;与偶像近距离接触;他的小心肝都是一直欢乐的蹦跶着;一个劲地跟詹士凛说话,完全没注意到坐在旁边的邑宝的脸色有多么阴森。
  吃饭时,齐臻或多或少的提醒了一下詹士凛该带杨久年出位了,有些场合该加入的就应该进去;不然到时候被一些不知名的小人物给刺了,那就不好了。
  詹士凛听在耳中,却没动这方面的心思。杨久年年龄还小;有些场合他觉得还没必要让他去接触。再加上以杨久年这性格;詹士凛还真的不知道他能得罪什么人;惹出什么事端来。
  然后,很多事就是,你不去惹麻烦,麻烦自然来惹你……
  饭吃的差不多时,杨久年想上洗手间,因为屋内的洗手间被邑宝占据了,杨久年便出去到会所内的公用洗手间方便一下。
  人在方便旁边来个人时,身体会反射性的会看对方一眼,这就像男人撒尿时,如果旁边有人,肯定会瞟一眼对方的弟弟有没有自己的大,如果比自己的大话肯定是要先翻个白眼外加在内心诅咒对方不举;如果比自己小的话,那肯定牛逼哄哄地使劲地翘起自己那东东,哼着小曲,要有多得瑟就要有多得瑟。而杨久年当然不会这样干,他也就是在上洗手间的时候条件反射地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人,立即惹到旁边一位穿着皮衣皮裤的年轻人不快,“看什么看!”
  杨久年见对方年纪比自己大了二三岁说话却这么冲,在加上这里是中国会,在这里消费的人没有哪个是好惹的,便想快点上完赶紧离开以免招惹麻烦。这一赶紧,杨久年的那玩意自然要加把劲,洒水洒快点,喷射性猛烈点,自然这一用力那东东也跟着稍微粗大了不少……立刻旁边人火了,连裤子都不提,一把揪住了杨久年的领口,“你他妈故意的是吧……”
  ……几秒钟的停顿时间。
  杨久年尴尬地把还扶着自己小弟弟的手放下,吞咽一口唾沫,胆怯地瞧一眼被自己喷了一身尿的年轻人。年轻人因为抓杨久年的时候,连裤子都没提,所以……
  “你……”
  年轻人惊愕地看着自己湿漉漉的大腿。
  “我擦……”说出这句口头语,年轻人气急败坏到不管不顾地快速床上自己的裤子先,抡起拳头就向杨久年冲去。
  杨久年是国防生,身手方面自然是不错的。在年轻人提裤子的时候,杨久年也已经提好裤子,当拳头冲自己来时,杨久年反应敏锐地后退半步抓住冲自己拳头,脚下紧跟着上前,一个过肩摔,把对方给拿下了。
  这事本该到这地步也该结束了,可谁想杨久年开门走出洗手间,还没走回四合院内,一个不知从哪里飞来的青瓷花瓶就这样直直地砸在了他的脚下,‘嘭’地一声炸开,炸开的破碎青瓷,直接的打在了杨久年身上。
  杨久年被迫停了下来,手轻轻地碰了一下被青瓷碎片割伤的下巴,双眼看向了已经走到他面前的一帮人。
  “怎么!把人给打了,就想走?小子,你够带劲的啊!”
  杨久年冷冷地看着来者没说话,他这一不说话,顿时让走来的一帮小年轻气焰高涨,说起话来更是牛逼哄哄。
  “我杰少的兄弟还没有人敢动,你看该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
  一道气势凌人的话突然插入,杨久年同那帮子小年轻一同看向了声源。
  “谁他妈的乱插话……”小年轻的话还没骂完,在看到来者是谁后,立刻点头哈腰地笑了起来:“原来是齐少啊,您来这儿怎么也不叫兄弟我一声,我好安排啊!”
  听听这什么话,杨久年看着这气焰消失的年轻人,无奈地笑了一下。而这边走上前的齐臻直接不给那人面子道:“滚你妈蛋,少他妈的跟我套近乎,你谁啊!”
  “齐少啊,您贵人多忘事,我是周少爷身边的人啊,您不记得了……”嘟嘟啦啦说了一大串,齐臻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这位是谁。懒得跟他打哈哈,摇手道:“好了。”
  “怎么样?”齐臻问向杨久年。
  杨久年摇了摇头,询问道:“你怎么来了?”
  齐大少爷一笑,故意搂着杨久年调戏道:“看你一直没回来,想你呗!”
  此话一出,旁边人看待杨久年的眼神就变了。
  杨久年懒得跟齐臻计较这些,“行了,回去吧。”
  说完,两人勾肩搭背地往四合院走去,一个天真单纯,一个天真二货,都没注意到一直说话的年轻人在看到杨久年跟齐臻这么好时,眼中闪过的厉色,尤其是随着杨久年走的越远,他的目光更是阴狠了几分,直到最后,看着杨久年的背影吐出两个字‘贱货。’
  杨久年一走进房间,就看到詹士凛一脸阴森,那身气势仿佛反复要动手杀人。杨久年刚坐下,就听见旁边的詹士凛对他说道:“过两天你去陪我参加一个聚会。”
  “不用这样,刚才只是个意……”
  这话还没说出口,詹士凛和齐臻邑宝同时朝他吼道:“闭嘴。”
  齐臻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够倒把了。堂堂一位特级上将伴侣,竟然混到你这地界,被一群不知名的脑残给欺负了。你再这样不听劝,出门以后别说你是我齐臻兄弟。我靠……”齐臻越说越生气,拿起杯子就喝了一口,完全没注意到,他拿的被子是邑宝的。被邑宝瞧见后,邑宝脸色突然转为了一种意味不明的笑容。
  “你参加也得参加,不参加也得参加。不仅仅是詹大哥的工资性质的酒宴你要参加,邑宝家你以后也要多走动走动,还要跟我出去跟那群脑残混混。你现在在这里了,就要习惯这种生活。被这么一群人给欺负去了,我靠,越想老子越生气,我怎么就有就这么个笨兄弟呢!我勒个去……”
  杨久年还想说什么,就被詹士凛一把捏住手,而齐臻直接就把杯子重重地放在了桌面上,嘭地一声,让杨久年成功的闭嘴。
  “这事就这么定了,不许说话。”
  杨久年看着自己的爱人跟兄弟,头疼地扶住了额头,嘟囔道:“乖巧也是错啊!”
  “在你这里就是错。”
  齐臻大声反驳道。
  看着气打一处来,显然还没发完脾气的齐大少爷,杨久年讪讪地闭嘴了,看来自己只有听话的份了。
  这顿饭吃的是一把火一把火的,从开头的小三,到后面的脑残,齐臻一路上的诅咒声就没停过……总的来说,其他人没觉得啥,爱恨分明的齐臻是气的不行。
  杨久年是跟着齐臻的车回来的,到家后,就先看了看憨憨跟二呆,见两个家伙窝在一起睡觉觉,便温柔地摸了摸两个人的脑袋。自从把二呆带回家后,在照顾二呆上面,他几乎不用动手,憨憨独自就能完成了。
  杨久年摸到憨憨的脑袋时,憨憨提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再见是他后,边用嘴巴挪了挪下巴下的二呆。二呆现在还没到一个月,不过身上的毛都已经长了出来,不是先前光秃秃的样子了。这时的二呆看起来就像一只普通的小狗崽子。
  今天这顿饭杨久年也喝了一点酒,这时酒劲上来了,脸颊有些红红的。他摸了摸自己的微热的脸颊,迷迷糊糊地往二楼走去。待他一觉醒来,詹士凛已经下了一锅面条。
  “你回来怎么没叫醒我。”杨久年走进厨房,说道。
  詹士凛手脚麻利地盛着面条,忙里偷闲地亲了一口走到他身边来的杨久年,笑笑,没说话。
  杨久年伸着头看向锅里的面条,撅着嘴问道:“就吃这个啊!”对于面条,他真的提不起来劲。
  “不爱吃?”
  闻言,杨久年摇了摇头,“不是不爱吃,是小时候吃腻味了。”
  杨久年这一说,詹士凛猛然想起一件事:“说起来,好像你哥也不爱吃面哦?”
  杨久年无奈地一笑,搂着詹士凛健硕的腰肢,“不仅是我哥跟我不爱吃,我老爸也不爱。我们小时候妈妈出差时,老爸就只会做面条,这面条我们经常都是一吃就是好几个月。”
  詹士凛明白应了一声,再好的东西,这样吃也都腻味了。不过,詹士凛对杨久年说,像面条这种东西,有些地方甚至都吃不上。
  杨久年是官宦子弟,家里对他管教松弛,从来不会勉强他什么。但就算是这样,有些东西,他也是没经历过的。詹士凛明白这点,便也不多说,只是笑着说:“那你做别的吃。”
  “这倒不用。”
  詹士凛端着一大碗面,杨久年拿好筷子跟小碗,还有各种拌面酱,两人一起走到了餐桌上。
  詹士凛先给杨久年盛了一碗,递到他手里时,笑着说一句:“尝尝我做的这面怎么样?”
  自从会做饭以后,杨久年就没吃过面条了,这会儿吃着詹士凛做出来的西红柿鸡蛋肉丝面。杨久年忽然感觉,好像也没自己记忆中的那么难以下咽了。
  时隔太久,有些东西都已经不同,就像感情也是一样……
  吃着这记忆中难以下咽的面条,杨久年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自己感情上的种种。
  路青海和他,他和詹士凛……杨久年发现,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想起路青海了,反而这个正举着一只超大碗的吃相惊人的男人,在他的心中感情日积月累起来。
  虽然不再像记忆中难以下咽,但是对于面条杨久年还是不怎么喜爱的,吃了一碗后,杨久年就停了下来。他小口小口地喝着蜂蜜水,然后看着大刀阔斧地吃着面条的詹士凛问道:“那个,你还有个孪生弟弟怎么没听说过?”
  杨久年听完詹士凛说完他弟弟的事,大声惊呼道:“这还真的是一位奇葩!”


☆、46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