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军夫 >

第15章

军夫-第15章

小说: 军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醚罹媚晡约夯灰掳桑∷恢溃涫邓詹耪饩浠埃彩茄罹媚暌恢毕攵运档摹
  ——为什么你每一句话、每一个交代、每一件事都能让我这么的感动!
  拉开睡袍的腰带,杨久年踮着脚把詹士凛身上的睡袍脱掉,拿起放在床上三一式黑色夏季陆军军装为对方穿上。自2031年中国军队在军装上再次进行了更改,这一更改是如今的军事委员长朱绍国委员长提出的‘返璞归真’,这一提案是根据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共产主义中央集权国家——秦朝而得出,秦国以黑色为尊的国家,把以往的深蓝色或绿色改为了黑色,以显示对军人的尊敬。
  杨久年认真地给詹士凛穿好军衣军裤,在系好腰带后,微微退后了一步。不得不承认,这是他见过穿上这套军装最帅的男人,笔直的黑色军衣军裤包裹住拿只有他才知道的有多么强壮的身体。此刻,站在他面前的男人,身材修长高大却不粗犷,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穿上军装的男人,有一种让他无法挪开视线的魅力。 
  “帅吗?”
  杨久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男人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问出这句话,古铜色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宠溺。看着这双眼,杨久年在詹士凛的目光下笑着点了点头,给予了最动听的赞美:“非常帅。”
  “那是,也不瞧瞧我是谁的男人!”
  詹士凛说这句话时,剑眉微微往上跳,绝美的双唇微微往两边弯曲,一颦一笑无一不在张扬着他此刻有多么的幸福。
  四目相对,两人在这宁静,即将分离的时刻,只是看着对方,谁都没有动。
  楼下军车的车灯已经闪了三下,这是提醒詹士凛时间到了。
  “我要走了。”詹士凛看着杨久年,轻轻启口,神情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杨久年对方的眼睛,点了点头,没说话。
  詹士凛有些挫败,最终自己先动了起来,轻轻抱了下杨久年,在他耳际说着:“好好保护自己。”话落音,詹士凛已经松开手,自行转身走出了卧室门。
  看着詹士凛一步一步离开自己的视线,听着那消失掉的下楼时的军靴踩在地板上的脚步声……良久,一直站在卧室内一动不动的杨久年突然抬起头,仿佛不要命地向楼下冲了出去。
  而这时,“将军,我们该走了。”
  詹士凛最后了一眼紧闭的大门,转过身,看着前来接他的部下,神色一凛,厉声道:“出发。”戴上军帽,詹士凛坐上了军车。
  三辆军用吉普车开启,驻守在新奥运村的士兵战列在两旁,行军礼。军车缓缓远去,就在这时,靠近最里的梅苑大门突然被人从里打开,只见杨久年衣衫不整地从院子里冲了出来,双手放在嘴边当成喇叭,朗声对逐渐远去的吉普车喊道:“老公……”
  坐在中间那辆吉普车上的詹士凛猛地抬头,闪电般地站了起来回头看向站在家门口,冲他喊叫的杨久年。
  只听,他喊:“……老公,一路顺风,我等你回家。”
  
  早晨八点,梅苑的门铃准时响起,杨久年穿着一身便服打开了方面,看着站在自己家门前的陌生男人。
  “您是?”
  男人长了一副难得的俊美容貌,是那种能闪下人眼类型,跟詹士凛不同,这个男人虽然身着迷彩装,头戴贝壳帽,可在杨久年看来,有点妖。
  杨久年在打量男人时,男人也在打量杨久年。
  伸出手,男人带着股意味不明地笑容自我介绍道:“原臣朔,也是你今后未来半个多月的教官。”
  “您好,我是杨久年。”
  “我知道,不过,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杨久年眨了眨眼,不明白这位教官要问自己什么,但依旧礼貌开口道:“请问。”
  “杨久琛跟你是什么关系?”
  杨久年一愣,不明白对方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不过杨久年想到只要稍作调查肯定能调查出答案,也就直接回道:“那是我哥哥,不知道教官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听见这个答案,原臣朔竟露出了个暧昧不明的笑容,然后,对杨久年的语气也稍作不同起来,“我跟你哥哥是校友,我比他高三届。”
  杨久年听后,惊奇地看着面前的原臣朔,“你也是北大生?”见对方点头后,杨久年虽然非常好奇一个北大生为什么去参军,但终究因为这已经涉及到对方的隐私范围,便没有开口再往下询问。反而,开客气询问:“需要进来做一下吗?”
  原臣朔拒绝道:“不用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现在就要走。”
  杨久年看着自家院门口的越野车理解的点了点头,“您稍等的一下。”说完,杨久年就转过身朝屋里叫了一声,“憨憨,把我的包拿来一下。”
  家里还有别人?
  原臣朔好奇地把视线往屋里看了看。
  不一会儿,他就见从二楼下来一只咬着书包,身穿黄色小马甲的庞然大物屁/股一妞一妞地向他们过来。
  黄色小马甲是杨久年从自己柜子里找出来,给憨憨穿的。
  因为,詹士凛走后,憨憨一大早起来的第一句话,对杨久年说的就是:“我的行李呢?”
  杨久年当场就抽了,找了半天,才从自己衣橱里找出这间黄色的马甲给憨憨穿。憨憨个头比杨久年矮了大概七厘米左右,杨久年这么瘦,他的正常衣服憨憨是肯定穿不了的,那间马甲类似于雨衣那种,是杨久年有一次外出去一个少数民族那边在过瀑布时当地人送的。这才好不容易能给这头体态肥沃的大熊套上。
  总结:一只会说人话的熊真的很不习惯。
  为了不吓到别人,杨久年跟憨憨约法三条:第一条,在外人面前不能开口说话;第二条,没遇到危险时在外人面前不能显露武功出来;第三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不许吃陌生人给的任何东西。
  对于这三点,可怜的憨憨呜呜了两声,默默地承受了。
  从憨憨嘴里拿下背包,杨久年摸了摸憨憨的大脑袋,边温柔地交代:“要乖乖的,不许出门哦。我放学回来会顺便给你买衣服,要老老实实在家里,听见没有。”
  憨憨睁着两颗黑兮兮圆溜溜的大眼睛看了杨久年一会儿,过后,咽唔了一声,默默狄转过身,迈出了第一步……
  杨久年见它这样,忍不住加了一句:“我如果回来的早的话,就给你做饭吃。”
  “哇唔……”猛地回头,用两只熊掌抱住了杨久年的腰,大头不断蹭着杨久年。
  杨久年被它这一折腾笑了起来,摸着他的大脑袋,笑着说:“好了,好了。我要走了。”
  跟憨憨亲热完一阵,杨久年跟憨憨告别,刚转过身,就看到一脸惊装的原臣朔。
  “这是?”原臣朔指着已经走进屋内看不到身影的憨憨,惊奇地看着杨久年询问道。只听,杨久年对着原臣朔一笑,面色不改地说着谎话:“詹士凛送我的大白熊狗狗,很可爱吧!”
  “大白熊狗狗?靠,你当我这双眼睛是窟窿吗?”
  “教官请你相信自己的眼睛,憨憨的确是一只大白熊狗狗,不行,你听……”转过身,杨久年朝屋里喊了一声:“憨憨,憨憨,我要走了,再见。”
  “汪汪……”
  “……”
  杨久年回过头,看着已经风中凌乱的原臣朔,觉得还是不要刺激这位了,“教官,我们可以走了吗?”


☆、19 二炮

  杨久年跟着原臣朔直接来到了国防大学军训基地,基地建立北京西郊120公里外,在这里每一个学生都要军训三十天,十天军事理论,二十天军事训练。杨久年来的晚,他来时其他同学都一句上了六天的军事理论课程。
  教军事理论的是一名大校,对于这么晚才来报到并打搅到他讲课的杨久年,他表现出了不满。这种不满表现在了课堂上,杨久年找到座位刚坐下来的一分钟后,大校开口了,“刚才我们说到部队分类,现在就请这位新来的同学为我们说说,我军有哪些部队。”
  霎时,全学堂几十双眼睛一同聚集在了杨久年身上,这些眼神中,有讥笑,有嘲讽,也有平静……
  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杨久年多少有点不自在,但是还是站了起来,看着站在讲台上的大校慢慢地回道:“海陆空二炮……”
  仅仅五个字让站在讲台上的大校跟全体学员略微吃惊。
  “分别为,海军、陆军、空军、二炮。第二炮兵简称〃二炮〃。对于这个名称……”杨久年看着大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先前还以为还有‘第一炮兵’、‘第三炮兵’呢!后来才知道第二炮兵是我国战略导弹部队,如今已初步形成了核常兼备、射程衔接、威力和效能明显增强的武器装备体系,具备精确、机动、全天候的战略反击本领其中二炮是我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它是我国战略导弹部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
  杨久年说到这停了一会儿,他看着站在讲台上个头不高却一身正气的大校,在对方略微向他点了点头后,才继续说:“第二炮兵组建于1966年7月1日,由地地战略导弹部队和常规战役战术导弹部队组成。它的主要任务是遏制敌人对我国使用核武器,在敌人对我国发动核袭击时,遵照统帅部的命令,独立地或联合其他军种的战略核部队对敌人实施有限而有效的自卫反击,打击敌人的重要战略目标。
  地地战略导弹部队是一支具有一定规模和实战能力的主要核威慑和战略核反击力量。它由近程、中程、远程和洲际导弹部队,工程部队,作战保障、装备技术保障和后勤保障部队组成,是一支具有一定规模和实战能力的主要核威慑和战略核反击力量……”
  
  说完关于二炮的具体内务,杨久年还笑着介绍了一点二炮的起源:“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当时我国百废待兴,可世界并不太平。面对敌对势力的「核讹诈」,我国决心创建自己的战略核力量。一九五六年作出了重点发展以导弹、原子弹为尖端武器的决策;从一九五七年起,逐步组建了战略导弹的科研、训练、教学机构;一九五九年,我国第一支地地导弹部队正式组建;一九六六年七月一日,在四九城成立了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的领导机关。
  我国战略导弹部队是在极其秘密的情况下组建的,考虑到当时的国际国内形势,没有使用〃战略导弹部队〃这个称谓,而是由我最喜欢的总统周恩来总理亲自命名:第二炮兵。”
  杨久年说完,现在每一位看着他的人心态都变了,完全没了抱着看好戏心态,在这里很多人对军队分类的了解只有海陆空,对于‘二炮’是知道的甚少。刚才杨久年没来之前,很多同学在听到大校简易的介绍这支部队一个个都好奇的要命,而现在杨久年不仅仅是把刚才教官说的再说了一便,而且把二炮具体内务事项都给据悉分说。不自觉的,很多人卸下了对杨久年的不满。
  而这时,那站在讲台上先前对杨久年不满的大校竟率先鼓起掌来,紧接着,所有人一起看着站在那儿的杨久年鼓掌。
  “你叫名字。”大校走到了杨久年面前。
  杨久年行军礼,目光如炬,腰板挺直,回答:“报告,杨久年。”
  “杨久年……”大校在嘴里喃喃重复了一边,突然盯着杨久年看了一会儿,启口:“我看过你在军刊上发表过的那篇‘追踪最美丽的英雄。”
  杨久年笑笑没说话。
  大校给予了表扬,“写的很不错。”
  这时,其他人基本上也都想起了杨久年这个名字,不知道的也从知道的口中了解到了杨久年,一时间,很多人看着杨久年的眼神有了崇拜。
  在这里比起杨久年是中国第一位军夫或是特级上将伴侣这些,大多数人对杨久年的了解却是因为他个人——解放军报社的最小的涉外人员。在新闻界对他的讨论话题有很多,其中最热门的一条就是,他为什么不入伍,不正式加入解放军报社?
  要知道现任解放军报社的社长曾在公开的情况下两次邀请他正式加入他们的大家庭来,可都被这个看起来没有任何攻击力的少年莞尔拒绝了。
  对于一位励志成为国家级记者的人来说这是多么好的机会啊,而且还是两次……见过当时一幕的都非常诧异,而没见听说的无不醒目嫉妒恨!眼红的不得了。
  这会儿,他们终于见到真人了,看着站在他们中间传说中的人物,很多人都想现在就冲上前,破开杨久年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的什么?!那么好的机会,他就那么给他拒绝了!这他妈的到底有多么的傻大X才能干出来的事儿呀!
  同学们越说越激烈,看着杨久年的视线就越多起来,直到……“安静,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