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军夫 >

第16章

军夫-第16章

小说: 军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么的傻大X才能干出来的事儿呀!
  同学们越说越激烈,看着杨久年的视线就越多起来,直到……“安静,现在继续上课。”教室内,瞬间安静下来,可见这群学生都被这位正走回讲台上的少校调/教过。
  上午的军事理论课很快过去了,杨久年被一群跟他年龄相仿的同学围绕着来到了食堂。在吃饭时,杨久年的同学向他请教了很多关于摄影上的技巧问题,在得到了答案后,这群刚刚成年的少年少女们对杨久年的崇拜达到了顶峰。
  “杨久年同学,你简直神了。”一个长一张娃娃脸的女孩在听完杨久年的话后,略显夸张地说道。
  杨久年腼腆地一笑,随手扒了一口饭吃。
  “他哪里是神了啊,他丫的就是个神仙。’一个体态健壮的男孩笑着说完这句,把手耷在了杨久年的肩膀上,诚恳地对杨久年说“兄弟,你以后就是我兄弟,丫的想死我,我也想不到能现在跟你坐在一起啊!哎呦,你不知道,我对你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听你一言,胜读十年寒窗,看古近风流人物,还数兄弟你!能在此间见到兄弟,真是小弟一生之荣幸,回家定要烧香祭祖,感谢先辈积下阴德。”
  男孩一说完,哄堂大笑,趴在饭桌上指着男孩说着:“齐臻,你也太夸张了吧!”
  “歉让,谦让。”
  齐臻抱拳站起身,向四周一拘礼。
  这下,整个饭堂里的人都被这家伙搞的笑了起来。
  一顿饭下来,杨久年很快跟这群与他年龄相仿的同学打成一片,既然都熟了,心里藏不住的少年们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当他们走在回往教室的路途中时,一个被一群同学供出来的少年,代表所有人的心声,问出了这句话,“杨久年,你能告诉我们,你为什么会拒绝解放军报社的邀请吗?”
  这话一问出,所有人都一脸好奇地看着杨久年,等待他的答案。
  杨久年看着这群人……
  为什么会拒绝邀请?
  因为……
  “因为,一个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不再能影响到我的人。”
  当年,他因为路青海一再拒绝了解放军报社的邀请,为了就是怕自己成为一名军人后,影响到他们以后的感觉。至于,自己报考国防大学,也没想着入伍的事,只是,怎么都没想到路青海会把事情想的这么全,并且一句话他即将结婚的话,把他想要解释自己不好入伍的话,深深地阻挡在了嘴里,让他无法说出口。
  不过,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
  “杨久年你没事吧?”站在杨久年身边的齐臻在看见杨久年的脸色不好后,关心的问道。
  杨久年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同学们个个一脸关心,想要安慰却不知道怎么上前安慰的样子,笑了一下,“谢谢,我没事。”
  “你跟那个人……”
  杨久年看着问这句话的齐臻,伸出手,亮了一下自己左手,一脸幸福地笑着说:“我已经有了另一个能影响到我的人。”说出这句话,杨久年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想到了早晨他冲下楼时,喊出那句话时那位特级上将的样子跟他说的话——差点从行驶中的吉普车上跳下来,最后,还是被前来接他的几个部下七手八脚的按下才组织了他的行为。
  ——你们他妈的的给劳资让开。
  ——上将,军令如山啊!!!!
  ——去他妈的军令如山,这时候我家久年才是最重要的啊……
  后面还有什么话,因为车开的太远,他就没在听见。
  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一个特级上将,在听见他的话后,竟然可以当着他的部下做出这种行为来……
  想到这,杨久年轻轻地摇了摇头,脸色的笑容却没有淡去,心里幸福已经被装的满满的了。
  不知道,他现在到哪里了?
  杨久年自己在出神的在想着詹士凛,而他身边的一群同学却因为他亮出的婚戒炸开了锅……
  半晌,就听齐臻豁然吼出一句:“杨久年,你竟然结婚了……”
  夏日的午后,在这片靠山的基地里,属于齐臻的大嗓门传遍了整个基地。


☆、20 齐臻

  杨久年军训第一天,因齐臻的大嗓门很快的风靡整个基地,一时间,所有人都知道新闻系有个学生想不开,这么早就结婚了,同时,齐臻有了一个错号——大喇叭。
  “拜托,我不就是惊奇了一下,惊奇一下嘛!有必要给我起个这么难听的错号吧!起个航空母舰也比这强啊……难道,你们就没被他给惊,结婚嘢,结婚嘢……”说着说着,齐臻小朋友又开始激动了,站在回往市区的车上,乱蹦乱串的,没闲下一会儿。
  “好了,小心摔着。”一个高个男生站了起来,拉过乱蹦乱跳的齐臻坐回了座位。
  杨久年看着拉着齐臻从他身边走过去的高个男生,这个男生他见过。去年他参加摄影比赛时,他差一点败在了他的作品下,一套名为《醒世》的影集,十张关于人性的照片,五张灰暗,五张光明,光与暗的结合,彻底的把主题烘托了出来,非常完美的作品。
  那一次是他第一次在自己的领域当中产生了一种要被同龄人超越的感觉,如果不是有在前线拍戏的资料库工,共自己慢慢的挑选出最得意的照片,杨久年觉得自己必输无疑。
  不过,最终他还是以《水》打败了对方的《醒世》。
  回城的车上,杨久年看到这位昔日的对手时,人家也响起了他。
  男生把不老实的齐臻压在座位上后,朝杨久年看了一眼,一眼后,只听男生咕嘟了一句:“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能见到他。”
  “宝宝,你嘟囔什么呢!”齐臻看着把自己压回来坐下,自己反而站着不坐的青梅竹马。
  一听齐臻把自己小名给叫出来了,男生脸上立刻黑了下来,坐下后,就对齐臻教训道:“来上学前,我说过什么?”
  齐臻没心没肺地笑着说道:“哎呦,好了,好了,我这不是一时口快,忘记了吗!温邑宝,温邑宝,可以了吧!”说完,齐臻就伸出手,想要去勾/搭对方。
  “老实点。”温邑宝拍开齐臻的手,喝声道。
  即刻,齐臻摸着自己被打出红印的手,嘟着嘴说道:“需要这么狠嘛!我就是困了,想借你的肩膀用用嘛!”
  听着旁边的人喃喃的话,温邑宝最终还是向齐臻这边坐了坐,让对方靠着他的肩膀睡觉。看着靠在自己肩膀上很快入睡的人,温邑宝无奈地笑了一下,这个人还真的是没心没肺,这么多天了,他就没问一下自己,为什么不跟自己班上的接送车走,非要死乞白赖地跑到他们这边的车呢?
  算了,这人没心没肺也不是这一两天的事了!
  温邑宝自我安慰了一番后,便挪了挪自己的肩膀让靠在他肩膀上睡熟的人睡得更舒服一些。这时,他又往后看了一眼正跟一个女孩说话的杨久年。
  不仅仅杨久年对温邑宝印象深刻,同样,温邑宝对杨久年也是印象颇深。
  一场关于以‘人性’为主题的摄影比赛,他对自己的那组照片几乎是十拿九稳能夺得冠军,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一组名为《水》的系列照片,震惊整个摄影界。
  谁都没有想到,起了这么一个名字的照片,竟然呈现出来的画面是那么的让人惊心动魄。
  《水》也是一共十张的系列照片,上面是一个个不同军人在不同场景下身上流出来的水,其中:汗水,血水,还有……泪水!杨久年那一组照片提现出了军人的坚韧与情感,血与汗的交织,最后一滴泪的闭幕,能令所有人为那些画面倾倒。
  杨久年在参赛时,没有为这些照片配上介绍或者抒情字句,只是在结尾处留了一句:向站在最前线的勇士们致敬!
  十张照片,五张在训练时的欢声笑语,五张在前线战争时的杀戮冷酷……他们满身污泥,或满身硝烟,又或是满身鲜血,都让人感觉出了军人的坚韧,然而在最后一张,战场上,一名军人一手拿着枪,一手托着死去战友时仰头无望地吼叫时从眼角落下的泪水时的画面,彻底的震撼了人心,军人的坚韧的感情在这一刻一览无遗的如此赤/裸地表现了出来。这张照片,杨久年利用了光学变焦,斜角四十二度,正好光照在了那张满身污泥的军人脸上。
  画面振奋,手法熟练,这已经是大师级作品!
  还正在想着自己下一次比赛差一点要输掉的杨久年,完全没想到他的对手已经给予了他最高的评价。
  车已经行驶进市区新体育馆附近,校方的车只把人送到这儿,待明天一早再从这里接人回基地。
  车一到站,齐臻就醒过来了。当他精神抖擞地走下车,就看见正跟其他同学告别的杨久年。而这时,杨久年也看到了他们,直接想他们走了过来。
  一上来,杨久年就直接看着温邑宝说了一句:“没想到在这里能再见到你。”
  站在他们旁边的齐臻左看看右看看,仿佛发现新大陆般地叫道:“嘢~~你们竟然认识?”
  杨久年笑笑没说话。
  温邑宝想旁边齐臻解释道:“去年金镜头摄影比赛中认识的……”目光紧紧看向面前比自己矮的杨久年,“我被他打败了。”
  一听这话,没心没肺的齐臻抱拳,目光炯炯地看着杨久年,“杨久年,你太厉害了,我对你的崇拜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你实在是,你实在是……太厉害了!”说完,齐臻一把把抱住杨久年熊抱了。
  “杨久年,你家在哪里?”
  “梅苑。”没有一丝犹豫,单纯少年直接回答了别人,却不知给别人带来的震撼有多大。
  此话一出,温邑宝细细地看了杨久年一眼。
  “嘢,梅苑!……我也住在新奥运村里面,正好我们可以一起了。”
  没心没肺,缺根弦的齐臻完全感觉出来杨久年住在梅苑有哪里不对头的地方,暂且不论梅苑里的安全设施,就是新奥运村内都是门禁森严,说是十步一哨不为过,住在哪里面的人哪个是没有背景的。
  最主要的是……温邑宝瞥了一眼拉扯着杨久年的齐臻,在强忍之后,还是翻了个白眼,丫的,这呆子估计连梅苑住的谁都忘记了!
  回来的路上就听齐臻说他们班上心来了一名学生,而且还想不开年纪轻轻就跑进‘跳坟’了,经过齐臻这个大喇叭介绍,温邑宝虽然不跟齐臻一个班却已经知道了杨久年结婚的消息。只是,没想到他竟然就是——第一位军夫。
  温邑宝虽内心诧异,面上却没表现出什么。不过,在三人一起坐车回家时,温邑宝突然向杨久年提道:“近期你有没有收到什么邀请函?”
  “邀请函?”重复这三个字,杨久年想了一下后,摇了摇头,“没有。”
  温邑宝听见回答后,就没再开口。双眼出神地望着外面流动的景色,只是当坐在他身旁的齐臻在不老实乱动时,他都会立刻回过头抓着齐臻,呵斥一句:“坐好。”
  杨久年坐在出租车前面,看着后方的两个人,笑了。
  新奥运村内,梅苑跟竹苑都坐落于新奥运村的北边,而兰苑跟菊苑坐落于东面。回到新奥运村,杨久年在听完齐臻说完明天几点在这里集合后,跟他们分开。
  齐臻看着逐渐远去的杨久年,突然,好奇地问了身边的温邑宝一句:“喂,你说,怎么以前没见过杨久年啊?”
  温邑宝看着齐臻,对对方这缺根弦的脑袋只能无奈,淡定地回道:“因为他结婚了。”说完,率先往家走去。
  “结婚……”双瞳猛然扩大,齐臻哧溜一下追上温邑宝,抓住对方的手臂,一脸惊赫,“他……他……是、是……”咽了一下口水,“……军夫?”
  瞧着齐臻这一系列夸张的表现,温邑宝对这慢半拍的人简直是毫无办法,如果自己离开了,他要怎么办?
  抓住对方的手,温邑宝启口:“走了。”
  新奥运村东面的道路上,只看一高一矮的两个少年,一个面无表情地向前走着,一个唧唧喳喳不断追问着:“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是不是?”
  最终,温邑宝贝缠着无奈,回答了一句:“不是,我只是在听到他说他住在梅苑才知道的,不比你早。”
  齐臻撇撇嘴,一脸不信。
  温邑宝没办法,只能提醒对方:“别忘记,他们结婚那天,我跟你一起去学校报名了。”
  齐臻这才一脸豁然大悟,信了温邑宝。对于对方这不信自己的举动,温邑宝并没有什么表示,依旧如往常一样把齐臻送回家后,这才继续向前,往兰苑走去。
  到家后,温邑宝直接吩咐佣人把晚餐送到书房,便直接上了三楼。
  一上三楼,温邑宝就走进了自己的书房内,拿出了一本影集,这本影集前半部分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