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军夫 >

第14章

军夫-第14章

小说: 军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翌日,杨久年朦朦胧胧醒来时,发现自己身边没人,就猛地惊醒过来。在看到守在自己床边的三个机器人,从它们口中得知詹士凛去晨跑后,杨久年也不睡了,从冰箱里拿出昨天腌制好的牛扒开始忙碌起来。
  当詹士凛鼻青脸肿一身乞丐服回到家时,一开门,迎门就闻到一股扑鼻而来的肉香味。詹士凛闻着这股子香味,心儿还没来及感动,就被他身后的一只大脚直接踹趴在地,发生一声巨响……
  “该死的憨憨。”趴在地上的詹士凛咬牙切齿地对随着肉香,直接杀进厨房内的一个巨大身影叫道。
  杨久年身在厨房,听见动静便以为是詹士凛回来了,把手中的牛扒起锅,装入碟内,边对詹士凛说:“你回来了。”边转过身来……
  然而,转过身的杨久年,彻底被眼前的东西,惊悚到了……
  “请问,能给我一点点,一点点吗?”
  一听眼前的生物竟然会说人话,杨久年再次被吓着,手中的盘子直接落在了地上……
  啪……
  盘子落地的声音,但盘中的肉已经被杨久年面前的生物眼疾手快的一爪子接住,此时,那块浓香蜜汁牛扒正含在那只会说人话,身手跟功夫熊猫有得一比的生物嘴里……
  

☆、17 分离前

作者有话要说:一会儿要更《养成》所以,今天,就没有第二更了。亲们,看完这一章,不看狄戈尔的就可以早点休息了。
另外PS一下:新婚期到这个阶段就完了。有人提到这不是强强文吗?怎么受这么弱,一个小男孩,初恋刚分手,我觉得,不自杀就不错了,像杨久年这样已经很好。——最起码比我多当年闹着要自杀的同学,好很多!男人啊,也是很容易受伤的,尤其是情窦初开的男孩。
再来,十八岁的男孩子,我真的想不出,他能强悍到哪里去,如果他跟詹士凛是个级别的话,那这个文就可以改成为重生文!
小受属于很多话,都说不出来的那类型人。所以,他的性格是很坚韧的,在下一卷——勇闯亚马逊丛林就能显示出来了。
亲们,耐心看下去吧!
++++++++++++++++++                    
  
  杨久年被会说话的生物吓了一跳后,再次被詹士凛给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杨久年紧张地看着鼻青脸肿的詹士凛。
  詹士凛摆了摆手,“不用紧张,只是脸看起来比较吓人,身上没什么。”
  杨久年拿出药箱后,边小心翼翼地给詹士凛受伤处喷上消肿喷雾剂,边询问道:“怎么回事?谁打的?”
  詹士凛靠在沙发上,享受着他家久年难道的服侍,回道:“我把爷爷‘老伴’给弄来了。”
  “老伴?”
  “就是它。”詹士凛指着一只通体白毛的大白熊。“我奶奶早逝,早前爷爷曾在一伙偷猎者手里救下几只白熊,它们一直生活在老宅的后山上,这只就是前两年刚出生的。”
  詹士凛说着这些时,杨久年的身心早就被他对面那只不管从任何角度看都像一只大白熊的生物吸引住。只见,白熊一掌把他做的牛扒从桌子上拍飞至空中,巨大的熊掌在空中刷刷刷地舞动了几下,就见自动掉进盘子里的牛扒已经被切割成一小块,一小块。
  杨久年看到这,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身惊叹。
  这也太厉害了!
  分割好,它伸出隐藏起的尖韧无比的指尖,如叉子般插入牛扒后,动作优雅缓慢地放进了自己口中,半眯着眼,慢慢律动两边腮帮,一副细嚼慢咽享受的摸样,让杨久年忍不住想伸出手,去摸摸对方白如雪毛茸茸的皮毛。
  刚伸出手又缩了回来,伸出,缩回……
  几次后,坐在他身边的詹士凛看不过去了,放下碗筷,直接拿起杨久年的小爪子就按在了那枚巨大的熊掌上。
  霎时,杨久年瞳孔放大……
  “摸到了摸到了摸到了……啊~~~今天不洗手了。”
  看着摸到后,就一脸兴奋到乱蹦乱跳,手舞足蹈的杨久年,詹士凛笑着摇了摇头,腹诽:还是个孩子啊!
  兴奋劲过去后,杨久年在确定对面的生物不具备攻击性后,就一脸新奇地趴在桌子上,双眼闪烁烁地盯着对面的大白熊打餐。
  “那个……”终于忍不住,杨久年还是问了出来:“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大白熊眨了眨自己圆溜溜地眼睛,看着杨久年,点了点它那头又大又肥的大头。
  杨久年立刻笑了,“你是妖精吗?”
  大白熊眨了眨眼,摇头。
  “神仙?”
  大白熊继续摇头。
  杨久年瞪大了双眼,“哦,我知道了,你是变异熊。人跟熊基因的促成品吗?”
  詹士凛听着旁边的少年得出来的大难越发稀奇古怪,不禁提醒道:“久年,用人做实验是犯法的。”
  杨久年看着詹士凛,“哦,对哦。那这只到底是什么?”
  詹士凛奇怪了,“你不知道?”
  “我怎么知道。”杨久年感觉莫名其妙。
  詹士凛无奈地一笑,看来自己讲了半天,这孩子都没听到,“你不是说喜欢大白熊吗?我们还说好回家就养一只的。”
  杨久年瞪大了双眼,嘴角抽搐,从詹士凛身上下来,转身一脸看怪物似的看着詹士凛,“老大,我说的是大白熊狗,是狗。”
  “狗吗?”
  “是。”杨久年一脸认真。
  詹士凛一脸荡漾地耸耸肩回答:“你没说。”
  杨久年崩溃道:“正常人的脑袋都不会把大白熊想成一只熊,谁家会养熊啊!”
  “我家。”
  “……”
  詹士凛看着无语的杨久年,呵呵一笑,把杨久年一把捞起抱在自己怀里,脸皮特厚的解释道:“久年,其实我也没理解错啊。最起码它的兄弟姐妹跟你说的差不多。”
  “差不多?”
  杨久年诧异,熊跟狗,差不多?
  詹士凛一脸严肃:“是。我记得它有部分兄弟姐妹叫狗熊。”
  “……”
  杨久年深深地觉得,这个家,要不是詹士凛是火星人,要不就是自己是火星人,理解无能!
  瞧着一脸被打击到的杨久年,詹士凛不知廉耻继续爆冷,“好吧,我承认,我理解一半错误。最起码也有个‘狗’字。”
  杨久年深呼吸一口气,觉得应该把这个无耻并且诡异的话题给岔开。
  用手臂碰了碰身后的人,杨久年指着还正在吃东西的大白熊问道:“它为什么会说人话。”
  詹士凛再次把人抱进自己怀里,用下巴蹭了蹭怀中人毛茸茸的脑袋,声音愉悦地解释道:“瞧见它脖子上的项链了吗?”
  听见詹士凛这样一说,杨久年定眼一看着才看见大白熊脖子处有一条挂着三个白纽扣的项链,“这是?”
  “这是科学院早年就发明出来的动物语言解读器,其实也就是把动物的话翻译成我们能听懂的语言。”
  杨久年不敢置信地回过头看着詹士凛,他们国家的科技什么时候这么发达了?
  十八岁的男孩心里想什么都表现在了脸上,这样的杨久年让詹士凛欣喜不已,同时更加的感觉自己的男孩是这么的天真无邪。
  只是,不知是好,还是坏!
  詹士凛解释:“为了国家的安定跟生态平衡,很多事情都不会公布出来的。”回答完这些,詹士凛为杨久年解释起那三个纽扣的作用,“第一个白色纽扣是让它能听得懂我们的话,第二个纽扣是让我们能听得懂它们的话,这第三个纽扣……”詹士凛说到这停顿了一下,嘴角抽搐地看着那带着一个红色点点的白色纽扣。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是他爷爷退休后发明的触发脑电波跟基因改造仪器,可以输入大批量的武功进去,让使用它的人或者动物可以瞬间成为武功高手。不过,因为具备危险性,被联合国设定为违禁产品,不能使用。
  他先前不过就是想把爷爷的‘老伴’给拐来陪着他家久年,没想到竟然拐来这么好一个东西,难怪老头子提出这么多要求。
  如今看来,划算,太划算了!
  这简直就是个顶级贴身保镖。
  想至此,詹士凛吩咐一脸着迷看着对面大白熊的杨久年,“久年,以后你到哪里都带着憨憨吧。”
  “憨憨?它叫憨憨?”
  詹士凛点头,“是我爷爷取的。”
  杨久年看着詹士凛郑重的回道:“比你起的好听。”
  糟鄙视了,年轻的特级上将暴躁了,揉着他家久年就开始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亲爱的,不带这样帮理不帮亲的。”
  杨久年懒得理会这个时而抽风的男人,转过身去看对面的憨憨。
  这件事的起因,完全是因为他家的三个机器人,分别被詹士凛命名为:凹凸曼、小怪兽、鼻涕虫。比起这三个名字,憨憨实在是个相当不错的名字。
  “憨憨。”杨久年盯着大白熊笑着招了招手。
  “嗯嗯。”吃着牛扒的憨憨忙里偷闲地用力地点了点它那颗巨大的脑袋瓜子。
  杨久年看着顿时心儿荡漾了,这看是真的北极熊啊,搞不定过个百年就灭绝的生物啊,好想抱抱,“我能不能抱抱你。”
  憨憨再次“嗯嗯。”了两声,晃动了一下它那颗巨大的脑袋。
  杨久年立刻笑了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一把抱住憨憨,可惜他那两条小细胳膊完全抱不动憨憨那肥沃的腰肢。
  詹士凛看着杨久年抱着憨憨,不断用脸颊蹭着憨憨毛茸茸的皮毛,一脸幸福的样子,脸色也止不住地微微笑了起来。
  如果还有时间的话,詹士凛非常不想打扰这时候一脸享受的杨久年,但时间紧破,他必须把憨憨的日后生活给交代清楚:“久年,你过来。我告诉你一下,憨憨的日日常生活。”
  杨久年听见,立刻走了过去,并拿出了录音笔。
  “你说吧。”
  看着一脸认真的杨久年,詹士凛笑了笑,开始说:“憨憨性格比较闷,它在吃的方面不挑食,只要是肉类什么都可以。我会把憨憨的一些习惯跟生活上的细节输进鼻涕虫中。鼻涕虫会料理憨憨的生活起居。你只要偶尔陪它玩玩,说说话就行。还有,我已经叫人晚上过来把我们地下室改成具备憨憨生活的环境。我要交代的是,如果你要出远门,在你方便的情况下,可以把憨憨带着。你别看它这肥头肥脑,憨头憨脑的样子,它被爷爷训练之后,就是一只现实版的功夫熊猫。它会保护你。还有,三楼最左边的那个屋子,是你的工作室,我也不知道你喜欢用什么样的照相机,就叫人买了不少装备放在里面。要什么,你都可以在那边拿,不够的话,你记得直接去买……”
  詹士凛越说越多几乎把家里想到的跟别人想不到的事都细述了个遍。杨久年听着感动,越往下听,越有一种舍不得面前男人的感觉。
  “詹士凛……”杨久年扑进旁边詹士凛怀里,窝在他怀里闷闷地说道:“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好。”这样,我会舍不得你离开。
  詹士凛听见杨久年闷闷的话,一笑,手下轻柔地摸了摸怀中人的脑袋,轻声说:“在这个家中,我不对你好,你让我对谁好呢!”


第二卷:勇闯亚马逊丛林

☆、18 送行

  第二日,天尚未亮,詹士凛睁开了双眼,微博地有光亮下,詹士凛眼神柔柔地看着睡着旁边的杨久年。
  看了大概有三分钟,詹士凛恋恋不舍地收回了视线,小心翼翼地从床上起来。
  他这边脚刚落地,杨久年这边就双眼迷胧状地左手撑床,坐了起来。
  “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说着,詹士凛一腿跪在床上头顶住了那睡意朦胧、显然还没从睡眠中清醒过来的少年。“乖,在睡会。”
  杨久年摇了摇头,双手揉了揉眼睛,一声不吭地从床下走了下来,顺手把灯打开,瞬间柔和的灯光照亮整个卧室。只见,杨久年一刻不停地走到了衣帽间拿出他昨晚早已为男人熨好的军装。
  少年双手捧着整齐笔直的军装,赤着脚,一步一脚踩在了柔软的毛毯上。
  他什么时候做的?
  詹士凛情绪激动地看着杨久年那双白皙如玉般的双足轻巧地踩着他特点从国外定制的羊毛绒的地毯上,一步一脚如同踩在自己的心尖儿上,半天,嘴下才憋出一句:“你不用做这些的。”
  已经走到詹士凛面前的杨久年摇了摇头把手上的军装放在了床上,边道:“你对我做了很多事,可我却不知道能为你做些什么。如果这些力所能及地事我都不能做的话,这样会让我觉得我在这个家……很失败。”杨久年看着詹士凛。
  四目相对。
  詹士凛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手摸上了他面前人的脑袋,“为什么你每说的一句话都能让我这么感动。”抬起双臂,詹士凛笑着示意让杨久年为自己换衣吧!他不知道,其实他刚才这句话,也是杨久年一直想对他说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