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军夫 >

第13章

军夫-第13章

小说: 军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上。特警公安都会第一时间赶到你身边。”
  杨久年听到詹士凛说到这,才缓过来劲,怔怔地问道:“你……你要走了。”
  看着这样的杨久年,詹士凛不舍,搂着对方腰间的手更是紧了几分,“是的。我要走了,不过只是暂时性的。等事情解决好,我会第一时间赶回你的身边。你想甩都甩不掉。”
  詹士凛的逗弄并没有让杨久年开心,整个人都陷入了即将别离的气氛中。转过身,杨久年抱住紧紧搂着他腰的詹士凛,头埋在了对方的胸膛。
  詹士凛看着整个人都埋进自己怀里的杨久年,一时间嘴里的话,竟让这个一向严苛的特级上将说不出来话。
  半晌,只听整个人埋在他怀里的杨久年喃喃自语般地嘟囔出声:“……我不想让你走。”
  如果换了一位普通坐在这儿,杨久年这道声音,几乎无法让一个普通人听清。
  可是,就是这种几乎无法让人听清,却委屈极了的声音,却让詹士凛这个不普通的人心狠狠抽了一把。
  好一会儿,寂静的大厅内都是静悄悄的,直到杨久年从詹士凛的怀里坐直身子,“不好意思,我矫情了。”
  詹士凛没说话。
  他这一不说话,杨久年故做无所谓姿态更显得拘谨起来,“那什么,反正我也要去上学的。”
  这样的杨久年让詹士凛心疼万分,一把抱住故作姿态的男孩,心疼的搂紧怀里,吻着他的额头,“别怕,我会很快回来的。你忘记我说过的话了吗?”
  “绝不背叛?”
  听见答案,詹士凛一笑,“是的。现在我再向你郑重的许下另一个诺言,绝不离弃。不管我在哪里,我都会回到你的身边,就算是死,我爬也会爬回来。这样,你可以放心了吗?”
  杨久年耷拉个脑袋,没吱声。
  詹士凛看着拉着自己衣角的杨久年,这会儿的男孩在这个自己即将离开的时间,终于表现出了他十八岁该有的心境——依依不舍,害怕再次被抛弃。
  杨久年现在心里也难受,他明白詹士凛是肯定要走的,但是,当詹士凛真的告诉他要暂时离开自己后,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开始慌神了。唯一的念想,就是想留下这个男人,留下这个全心全意对他好的人。突然,杨久年感觉自己脖子一凉,一惊之下,杨久年一把抓住了脖子上突然出现的玉牌。
  “这是?”
  杨久年抬头看向正为自己系玉牌的詹士凛。
  詹士凛系好了杨久年脖子上的玉牌,介绍道:“这块墨玉是祖上传下来的,我爷爷交给父亲,父亲又在我们结婚那天交给我的。虽然不知道来源但是据说也是块好玉,以后我在的日子里,它代我无时无刻的陪着你。”顿了一下,詹士凛最终还是不得不对杨久年说道:“等一会,我送你去学校报道好吗?”
  杨久年还能说什么,詹士凛把玉牌给他代表着什么,他还不明白,那就真的白活了。
  感动的泪水伴着杨久年点头的动作顺着脸颊滴了下来。
  詹士凛看着杨久年竟然落泪了,温柔地抬起手给他擦了过去,“哭什么,送给你让你开心,不是让你流泪的。”
  杨久年拼命的摇着头,嘴下解释着:“开心。”
  全心全意都把心思放在对方的两人,谁都没有发现在杨久年那一滴泪落下时,正好打在了通体黑色的玉牌上后,玉牌竟然快速地闪现出一条红丝,上面的纹路竟也自己动了起来,而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眨眼即逝之间。


☆、16 连长

  2055年8月5日10点,国防大学校长原宿青中将接见了詹士凛夫夫。
  原宿青同志,现任原家领军人物,2012年3月生,北京人,2022年1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学院军事指挥业余毕业,本科文化,中将军衔。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战士,班长,排长,连长、连党支部副书记,参谋,坦克团一营营长、营党委副书记,陆军团参谋长、团党委常委,陆军团团长、团党委副书记,陆军师副参谋长,陆军师副师长、师党委常委,北京军区司令部装甲兵部副部长、北京军区司令部装甲兵部党委委员,北京军区司令部兵种部副部长、北京军区司令部兵种部党委委员,北京军区司令部兵种部部长、北京军区司令部兵种部党委书记,陆军第三十八集团军参谋长、集团军党委常委,陆军第三十八集团军副军长、集团军党委常委。
  杨久年站在原宿青面前,任由这位现任掌舵人打量自己。突然,只见,杨久年身姿一立,向原宿青行了个军礼,朗声道“学号1088,杨久年向您报道。”
  今年已有四十三岁的原宿青正值壮年,健硕的身材包裹在一身军服下,霎时让小白杨杨久年同学红了眼。
  为什么参军的身材都这么好?
  羡慕,妒忌,眼红死了!!!
  原宿青坐在招待室的沙发上,听见杨久年的报告,先用似笑非笑地眼神看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詹士凛同志,继而才转过视线看向绷着个小脸的杨久年同学。
  原宿青一笑,抛出的第一句就让小白杨同学差一点卸了自己的下巴。
  “小孩长的怪俊俏,蜜月度的怎么样?”
  杨久年在惊愕过后,脸蛋通红地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的詹士凛。
  詹士凛见他家久年那求助的小眼神,立刻嬉皮笑脸地对原宿青说道:“连长……”
  连长?
  杨久年诧异地看着被詹士凛称呼为‘连长’的原宿青。
  这边詹士凛还在对他这个老连长嬉皮笑脸地说着:“……我家久年脸皮可薄,可薄了,这种事您要问我,来来来,我告诉你……”说着,詹士凛就直接从茶几跳到了对面的座位上,哥俩好的搂住了原宿青,刚想吧嗒吧嗒地说,就被原宿青一把推开了。
  “去,就你小子那满肚子的坏水,我还不清楚。行了,人在我这里,你就放心吧!”
  詹士凛笑着回道:“在您这我当然放心。听说原臣朔那小子如今在这里当教官?”
  原宿青一听这话,笑着打了詹士凛一拳,笑骂道:“就你小子花花肠子多。行,等正式开学那天,我叫臣朔直接来领人。”
  “连长,我想让久年明天入学,插进原臣朔他们班的军训队伍内。”
  “不是说要等到九月一日才入校吗?”原宿青笑着说完这句话,话音刚落。杨久年就见这人眼神一沉,脸色的笑容不见,对着詹士凛说:“你要走了?”
  詹士凛点点头。
  原宿青看着坐在自己旁边这位史上最年轻的特级上将,眼前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詹士凛刚入伍的时的画面——谁会想到当年的刺头兵在经历过多年的军事生涯后,成为了如今的景象,干出这番事业来。
  两人当着杨久年的面,有说了一些事,但自始至终都没有谈及詹士凛要出什么任务,到哪里。
  因为一直励志要做一名军事记者,杨久年明白有些事是不能说出口,也不能问的,乖乖的站在旁边,等两人谈完话。
  话题结束时,原宿青问詹士凛,“让你家这位到我那住吧。”
  詹士凛谢谢了原宿青的好意,拒绝道:“虽说局势不稳,那些人还不敢去动我的人。我没有派人跟在他身边,按照正常学员就可以了。”
  原宿青点点头,心里明白詹士凛的意思。
  詹士凛意思非常明确,他没派人跟在杨久年身边,也不希望别人来做这种事,他不希望自己的事,打扰到杨久年的正常生活。
  如今教育倡导的是自主自由,国防大学也早在数年前就改变了政策,不在封闭式教学。就连军训时,学员在训练完后,想回家的就可以直接回家,住校自然是回自己的宿舍。
  因此,报名报道完后,杨久年也不用去看看宿舍什么的了,跟着詹士凛回了家。
  回到家后,詹士凛拥着杨久年坐在沙发上,又不免交代了一次,他的电话多少,詹家祖宅的电话多少,爸妈的电话多少,银行卡放在哪里,有什么事交代机器人去代买,别不舍得花钱……同时再三强调,你老公我,很有钱,也很能赚钱,你就在家里放开的花吧!
  杨久年听见这句话时,笑着随口问了一句:“那如果我把钱花完了怎么办?”
  谁想詹士凛直接回道:“那你就去找爸妈要,他们自从我十六岁开始就欠下了我不少零用钱跟生活费,再加上以后你的零用钱跟生活费,还是够养活咱们这个小家的。”
  杨久年听后这句话,直接嘴抽了,鄙视地瞥了一眼还在斤斤计较算着他父母欠了他多少零花钱的詹士凛,内心腹诽道:你还能再无耻点嘛!!!!你都多大了,还找父母要零花钱啊!!!
  “久年,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嘛!你放下,我爸妈还是很有钱……的……”
  在杨久年的眼神下,特级上将现在说话声越来越小,直到杨久年第一次发飙吼道:“他们再有钱,我们也不能找他们要钱啊!他们多大,我们多大了?”
  詹士凛看着第一次向自己发起火来,吼自己的杨久年,一把把人给扯进了自己的怀里,语调幸福地说着:“亲爱的,你发起火来实在是太帅了,爸妈要听到你这句话,肯定会喜欢死你的。哎呦,这么好的人,怎么就被我遇见了呢!真是太好了……”
  被詹士凛扯进怀里的杨久年在听见詹士凛的话后,情不自禁地微微笑了起来,这人怎么被吼还能这么开心呢?在自己面前他永远表现的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大小伙子与他将军的头衔完全不符合的样貌。
  詹士凛明天就要走,杨久年明天也要上学,两人吃完晚餐便洗洗睡了。
  杨久年窝在詹士凛怀里不一会儿便睡了过去。詹士凛看着他入睡,直到见他已经熟睡,又叫了两声,也没见杨久年醒来,这才关灯。
  然而,在下一刻,关灯的詹士凛却没有躺下,只见在漆黑的卧室内,詹士凛翻身下床,如同一只猎豹般从卧室的窗户跳了出去。
  他这边刚走,三个机器人就自动打开卧室门,走了进来,看着床上的杨久年,守在了旁边。
  杨久年不知道,在他熟睡的这一夜,北郊户外的詹家后山上,正上演着一场争熊大战。
  最后,伸手敏捷的詹士凛带着一直守护詹家世世代代的守护神逃过了家中护院的追赶,逃过了父亲的猎枪,终究拜在了爷爷的演技之下……
  詹家大院内,詹士凛跪在院内,看着压根没被自己气吐血的詹老爷子,抖着手说:“您……您,您没死?”
  老爷子一听这话,一口气差一点没喘上来。
  “孽子。”
  拿起拐棍,就给了詹士凛一棒子。
  詹士凛立刻怪叫道:“爷爷,很痛的……”
  “不痛,我还不打你呢!”詹老爷子霸气全开,一屁股坐在下人刚搬过来的雕花木椅上,手中的拐棍一倒地,发出啪地一声,威风凛凛地对詹士凛道:“说,大半夜不睡觉给我生娃子,跑上山来折腾什么?”
  詹士凛天不怕地不怕,从小到大就怕他这个爷爷,哦,不对,现在还怕他家老公的眼泪。
  詹老爷子这一吼,詹士凛就缩了一下,没办法,被打多了,条件反射。他嘴下却不忘提醒詹老爷子:“爷爷,我男人,不会生娃子。”
  詹老爷子虎目一瞪,怒吼道:“我叫你生了吗?我叫你媳妇儿生。”
  詹士凛弱弱地回道:“我媳妇也是男人。”
  詹老爷子看着自己这个在外威风八面,在自己面前故意装小般弱的唯一孙子,冷飕飕地开口说:“孙儿呀,你把你媳妇带山来,不管是男是女,是公是母,就算是只兽类,你信不信,我最起码有二十中方法能让他给你生出个十七八个小崽子来。”
  詹士凛看着他这位面相和蔼可亲,慈眉目秀,怎么看都有一种古道仙人感觉的爷爷,终于明天把他爸爸年轻时宁可带着他妈在北大荒莫的地方守边境也不愿意回京享福了。
  詹士凛挨了一顿暴打后,才把为什么三更半夜不睡觉跑来偷运家里守护神的原因交代清楚后。
  这件事最终谈成条件如下:
  五年内生二个孙子出来。
  一年回来一趟。
  不能亏待守护神
  ……
  ……
  ……
  终于条件在第六条时,詹士凛不淡定了,直接跳脚道:“老头,你到底想搞啥?”
  詹老爷子喝着茶,风轻云淡地说道:“没想搞啥,你可以不同意,年轻人。”
  詹士凛瞪着詹老爷子,最终妥协签下N个条约。
  只不过,在詹士凛背着守护神下山后,给他家老爷子发了一条短信:老头,我现在跟夫姓,叫杨詹士凛,合约不具法律效益,你就在山上慢慢地吐你的人造血吧!!!
  翌日,杨久年朦朦胧胧醒来时,发现自己身边没人,就猛地惊醒过来。在看到守在自己床边的三个机器人,从它们口中得知詹士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