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93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93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轩何志说:“我借你二十块钱吗?”

    “谢谢。”迟小多答道。

    “你请我吃个泡面吧。”轩何志说:“我只带了二十。”

    迟小多:“……”

    你山长水远地从北京跑开封来,跟我说你身上只带二十块钱这是骗鬼啊!我看上去就这么像弱智吗?!迟小多只想把泡面扣轩何志一头,但想想还是忍住了,

    老板给两人泡了面,迟小多狼吞虎咽地吃了,边吃边给陈真打电话,北京那边没人接,估计是睡了。

    迟小多困得整个脑袋都要杵到泡面碗里去了,强打精神,给陈真发微信留言。

    片刻后,陈真的号码回了条微信。

    【哥哥在开会,马上带项诚离开开封,他们要去抓人。】

    轩何志有意无意地朝迟小多手机上瞥。

    满城大雪,城市的另一侧。

    “是,是。”曹斌拿着手机,说:“轩何志去救小多了。”

    陈真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尽一切努力,稳住他,我马上让周老师查宗卷。”

    “最好尽快。”曹斌说:“我们都不是他对手,可达那边情况不知道怎么样了。”

    “他在监视项诚。”陈真说。

    一身黑西服的曹斌挂了电话,再次变幻为胡新阳,朝王雷说:“他们现在去查1730号宗卷。”

    胡新阳的身后,跟着王雷与景浩。

    “曹斌的语气学得不像。”景浩说。

    “随他。”胡新阳说:“这个圈套,他们必须跳。”

    “接下来做什么?”景浩说:“还有八小时,光等?”

    胡新阳说:“你们回去吧,我还得玩一玩。”

    景浩说:“挖完迟小多的眼睛之后,人留给我慢慢玩。”

    胡新阳冷笑一声,不置可否,摇身一变,变为迟小多,走向马路对面的澡堂。

    项诚拿着关机了的手机,有点坐立不安,几次想起身,却又作不出决定,最后,他终于按下手机,开了机。

    手机上一百二十多个未接电话,以及qq,微信,短信息,全是迟小多发来的。

    【项诚,不要冲动。】

    【在哪?】

    【在吗?看到消息速回复。】

    ……

    项诚一条一条地看了,拇指放在回拨上,却一直按不下去,他编辑了一条短消息。

    【小多……】

    来电显示,迟小多,项诚登时有点发抖。

    “你在哪里?”迟小多的声音急促地说:“谢天谢地,终于找到你了!”

    “我明天中午就回去。”项诚说:“最迟四点到。”

    迟小多:“我在开封!”

    “你怎么又跟过来了?!”项诚怒道:“能不能听一次话?”

    “你在什么地方。”迟小多看了眼在外头抽烟的轩何志,不敢多说:“报地点,我马上过来,什么都不要做,什么都不要说。”

    项诚没有回答,沉默片刻,把电话挂了,迟小多再打过来,项诚没有接,关机了,躺在澡堂休息室的沙发上,看着窗外的大雪。

    他看见了迟小多朝这边跑过来,项诚登时一愕,继而提上包,冲出了澡堂。

    马路对面的一家酒店内,可达和段世星正在酒店一楼,可达一身衣服脏兮兮的,卷着衬衣袖子,段世星已经蔫了,脸上还贴着创可贴,两个男人在黑暗的餐厅里坐着,面前点着一盏温馨的小蜡烛。

    段世星:“……”

    可达:“……”

    段世星:“俩大老爷们,中间点个蜡烛,是谈恋爱还是怎么地,格根托如勒,你不嫌渗得慌么?”

    “别!”可达呵护着那盏蜡烛,说:“我怕黑啊!”

    段世星翻了几下手机,有点不耐烦地说:“你们驱委怎么总是这么事儿妈。”

    “我不知道啊。”可达说:“我也想快点把事办完了回去睡觉好吗,北京那边下来的吩咐,我有什么办法?”

    段世星说:“那人究竟是谁?值得这么大张旗鼓的。”

    可达耸肩,说:“陈真让我先不要行动,我告诉你吧,千万不要说出去喔,项诚和十年前的一桩旧案有关联。”

    段世星的眉头拧了起来,可达朝落地窗外,对面的洗浴中心看了眼。

    “巴山夜雨?”段世星问。

    可达点点头,答道:“项建华是他爹,驱委最忌惮就是这人,生怕他回来报仇。”

    “人品如何?”段世星问。

    可达说:“是个好人。”

    段世星:“算了罢,这世道就没几个好人。”

    可达答道:“真是好人,表面上不言不语,有时候我看着都替他抱不平。”

    “现在要做什么。”段世星道:“一句话,陪你折腾这一整天了,迟小多也没找着。”

    可达看看窗外,说:“马屁精找到人了,待会就带他过来,北京那边说先等等,看看情况……小多?”

    迟小多沿着马路过来,朝着对面洗浴中心跑去,可达与段世星马上起身,冲出酒店,段世星一个哆嗦,回来穿羽绒服。

    “这里这里!”可达小声招呼道。

    “迟小多”却充耳不闻,朝对面去了,可达情急之下跑出了马路,迟小多回头看了一眼,眼里现出奇怪的神色。

    “不要过去!”可达在雪地上险些滑倒,踉跄上前,拖着迟小多的手腕,要带他回酒店。

    而就在同一刻,项诚从洗浴中心里冲了出来,只是一瞬间的错愕,便明白了可达一直在监视他,登时怒不可遏。

    【他们正在等待大部队的增援,要杀掉你。】一个声音在项诚心里响起。

    “放开他!”项诚吼道:“滚!”

    就在一秒内,迟小多跑开,可达迎上前去,说:“冷静!项大仙!”

    项诚借着冲力一脚飞来,可达双臂一拦,段世星出了酒店,看见两人动起了手,登时色变,上前格挡,项诚甩出降魔杵,拦腰扫去。可达双臂划圈推出,苍狼怒吼,现身,将迟小多与段世星保护在身后!

    可达百忙之中吼道:“老段不要动手!是自己人!”

    飞雪爆射,项诚身后,黑色的巴蛇妖魂出现,卷着苍狼一个翻滚,继而蛇尾扫去,正中可达胸膛,可达本无意与项诚动手,采取守势,一句话未曾出口,正在张嘴时被巨力一拍,登时口吐鲜血,朝后摔去。

    “去你的自己人啊!”段世星摔在雪地里,抽出一把枪,指向项诚。

    砰砰砰三声枪响,项诚抱着“迟小多”一打滚,逃向洗浴中心,街道两侧,酒店里的客人被惊醒,房间的灯全亮了,段世星要追过去,可达却在雪地里挣扎着爬行,段世星忙过来扶着可达,两人踉跄朝酒店里躲去。


第70章 猞猁

    小卖部里,迟小多一头毛躁,还在想办法联系项诚,轩何志却接到了可达的电话,那头正是段世星。

    “你们搞什么鬼!”段世星怒道:“人呢?救到哪里去了?!”

    段世星的怒吼声连旁边的迟小多都听见了,轩何志忙赔笑道:“人就在我这里,迟小弟说肚子饿了,想吃泡面,马上就过去了。”

    段世星那边静了会,小声朝可达说:“他说人在他那里,那刚才见到的是谁?”

    两边都是一段可怕的沉默。

    迟小多瞬间想到了唯一的可能。

    “你让我说。”迟小多接过电话,说:“可达呢?”

    “被你男人打伤了。”段世星说:“肋骨断了一根,刚接上。”

    三九寒冬,可达满头汗水,痛得五官都变形了,接过电话,说:“小多?你是小多吗?”

    迟小多的呼吸窒住了,可达说:“刚才那家伙是九尾天狐?”

    “应该是,不要让段大哥离开你的视线!你们在什么地方。”迟小多说:“我们马上过去。”

    迟小多挂了电话,上了轩何志的摩托车,四点半,两人赶往可达所在的酒店。

    是九尾天狐……他变成了自己,但项诚应该不至于连他都认错,接下来会怎么发展?他会抓住胡新阳,逼他交出法宝么?迟小多本想跟踪郎犬,现在看来这个计划只得暂时取消,不知道思归又去了哪里。

    必须把胡新阳彻底解决掉,否则所有人只会被它耍得团团转,说不定连陈真那边都会受影响,可是要怎么杀它呢?只要一次,一次,能破掉它的幻惑之力,让它的精神产生动荡,就能反过来克制它。

    “轩何志。”迟小多说:“你对精神攻击了解吗?”

    “什么?”轩何志回头说:“我不知道!我师父教的是自然里的力量。”

    迟小多眉头深锁,说:“要怎么克制九尾狐呢?”

    “只要抓住它。”轩何志说:“抓得住它就好办了!”

    “那是不可能的!”迟小多说:“这就是你们轻敌的地方,大家都觉得它没有什么武力,它的武力连我都能打个平手,可是它的精神攻击太强了!必须先破他的内心!”

    “不是我擅长的!”轩何志说:“也许你该问问陈主任!”

    迟小多静了片刻,忽然模模糊糊地抓住了一个点,轩何志的摩托一斜,掠过街角。

    它一定是有弱点的,孤独就是它精神里的一个弱点,但是这个弱点无法利用,除了孤独还有什么呢?暴怒、贪婪、嫉妒、恐惧,都能令一个人的内心动摇……恐惧。

    什么能让它恐惧呢?

    迟小多不相信它在这个世界上是无敌的,再强大的生灵,一定也有恐惧的东西。

    “狐狸的天敌是什么?”迟小多问。

    “我不知道。”轩何志答道:“我读书读得少。”

    迟小多沉默片刻,刚好周宛媛的电话来了,那边显然刚睡醒,一肚子火,说:“你们怎么这么能来事啊!大冬天的要去开封支援……”

    “宛媛!”迟小多说:“你知道狐狸的天敌是什么吗?是猞猁吗?”

    周宛媛那边沉默了一会,想了想,说:“好像是,怎?”

    “你那里有猞猁吗?”迟小多问:“我知道洛阳一定有的!成精的最好了!”

    “寒冬腊月大半夜的你让我上哪儿去找成精的猞猁啊!”周宛媛陡然惨叫道:“还嫌没玩够吗?!”

    “那皮和牙呢?”迟小多说:“拜托你了。”

    “开封说不定有!”轩何志听到他的对话,回头说道,电话响了。

    陈真的声音在电话里说:“现在成立临时指挥部,由北京接管可达的领导权限,轩何志,马上和格根托如勒可达,曹斌正赶过去支援你们,第二个任务,抓住项诚,不管他做什么。”

    轩何志答道:“收到。”

    摩托再次转弯,迟小多挂了周宛媛那边,说:“谁的电话?”

    “没事!”轩何志说:“是陈真!”

    项诚牵着迟小多的手,两人进了洗浴中心,到后门时,项诚朝外看了一眼。

    迟小多喘着气,抬头看项诚,眼里全是隐忍的泪。

    项诚说:“不是让你别跟过来么?”

    迟小多说:“他们已经在监视你了,怎么能不过来?”

    项诚不由分手,把迟小多搂进自己怀里,两人站在温暖的灯火下,项诚握着迟小多的左手,拇指按在他的无名指根上。

    “回去吧。”迟小多说。

    “不。”项诚放开迟小多,说:“我必须找到家传法宝。”

    “那东西对于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迟小多答道。

    项诚没有说话,望向窗外,窗玻璃里倒映出两人的面容。

    “对。”项诚答道。

    “比我还重要吗?”迟小多又问。

    项诚看了迟小多一眼,没有说话。

    “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执着地要找回所有的法宝吗?”项诚低声问,并摸了摸迟小多的头,拇指捋起他额前的头发。

    他低下头,和迟小多呼吸交错,迟小多却别过头去,不愿与他接吻,说:“我不想知道。”

    倏然间,项诚身上幻化出半透明的巴蛇之魂,发出一声轻嘶,迟小多猛然转头,要挣扎退开,九尾狐的妖魂现身!

    就在那一刻,巴蛇一张嘴,毒牙死死地钉在了九尾狐的脖颈上!

    迟小多惨叫一声,项诚紧紧扼着他的喉咙,把他整个人提了起来,双眼变得赤红,冷冷道:“这是你犯过的最大的错误,现在把东西交出来,看在你和我母亲的交情上,饶你一命。”

    迟小多的脸融化了,变成了胡新阳。

    室内,巨大的蛇魂以尾巴缠绕着九尾狐的身体,死死地勒住了它的脖颈。

    “等的就是这一刻。”胡新阳的声音响起,继而张开嘴,喷发出黑火。

    胡新阳背后,狐魂的双眼陡然睁开,变得巨大,射出强光,项诚浑身一震,要抽离妖魂的互相缠绕,却被胡新阳的力量吃得死死的,巴蛇七寸之处,一枚黑色的光体不住搏动,那是多年前被种在他体内的原始天魔种!

    天魔种就像另一刻心脏,搏动着发出声音,随狐妖的一波又一波精神激荡,搏动越来越快,令巴蛇的全身布满了紫黑色的血管!

    “给妈妈报仇……”

    “杀了他!”

    “你是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