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92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92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皇只棺プ懦傩《嗟氖只

    “跪着。”胡新阳随意地说:“没我的吩咐不许吃饭。”


第69章 救援

    “想说什么,不用这么麻烦。”迟小多说:“在梦里喝个茶不就完了么?”

    “把他杀了吧。”王雷答道:“夜长梦多。”

    “不行,留着还有用。”胡新阳擦了下脸,抽了抽鼻子,朝迟小多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我是来提醒你,记得你的眼睛。”胡新阳按着迟小多的头,使劲摸了摸。

    “你不会得逞的。”迟小多说:“你想变成我去欺骗项诚,对不对?他这么聪明的人,一定能认出来。”

    王雷说:“我派景浩来监视他?”

    “杀鸡不必用牛刀。”胡新阳说:“他跑不到哪里去,一个降妖师,设备都没有,怕他做什么?”

    王雷只得作罢,迟小多登时感觉到了危险,冷冷道:“你又想做什么?你不会得逞的。”

    胡新阳要走,郎犬却张了张嘴,喉咙里发出哀求的呜咽声。

    胡新阳想起来了,扔给郎犬一根火腿肠,郎犬忙扑上前去捡起来。

    “如果被他跑了,后果你知道的。”胡新阳道。

    郎犬蹲在地上,张着两腿,迟小多恍惚看见他正在摇那根不存在的尾巴。

    胡新阳离开仓库,深吸一口气,全身开始幻化,变为迟小多的外形。

    “走吧。”迟小多的声音说。

    迟小多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郎犬剥开火腿肠,在火上稍微烤了一下,塞进嘴里,囫囵吞了。

    吃下火腿肠后,一声诡异的“咕——”。

    迟小多看看郎犬腹部,又看自己肚子。

    “更饿了。”郎犬说。

    “忍着吧。”迟小多说:“我连火腿肠都没有呢。”

    郎犬只得不说话,小心地摸出手机,继续玩连连看。

    迟小多说:“你是犬妖吗?”

    “嗯。”郎犬显然对迟小多没有什么敌意,迟小多又说:“刚刚带我过来的时候,在高速路外头,为什么要咬我?”

    “饿了,控制不住。”郎犬答道。

    迟小多:“……”

    “你一天吃几顿?”迟小多又问。

    “看老大心情。”郎犬说。

    迟小多说:“今天吃了几顿?”

    “一顿。”郎犬答道。

    迟小多:“……”

    “你好歹也是个妖!”迟小多愤怒地说:“能不能争气点啊!”

    “老大不让我去偷吃的。”郎犬说:“会暴露行踪,你们人还会把我关到神精院。”

    迟小多:“是精神病院。”

    郎犬:“嗯。”

    郎犬聚精会神地玩手机,时不时地瞥一眼手机左上角。

    “来消息了吗?”迟小多说。

    “没有。”郎犬答道。

    “那你怎么老看上边。”迟小多问。

    郎犬:“我怕没电。”

    迟小多说:“不会没电的,95%呢。最少可以玩五六个小时。”

    郎犬:“嗯。”

    迟小多:“你为什么要跟着狐妖?”

    “吵死啦!”郎犬怒道:“不要说话,一直玩不过去啊!”

    “我帮你过。”迟小多说:“你把我的手解开。”

    于是郎犬把迟小多手上的封印解开了,迟小多帮他过了那一关,郎犬接过去,问:“有天天爱消除吗。”

    “有。”迟小多说:“不过你玩玛雅宝藏吧,这个一玩就停不下来。”

    迟小多的手解开了,在想要怎么逃跑的事,郎犬在一旁玩,玩着玩着又过不了了,说:“你帮我过。”说着拉开裤链,到仓库角落去尿尿,迟小多说:“去外面。”

    郎犬到外头去了,蹲在地上,抬起一脚,支着仓库的墙壁,迟小多心想好样的,真听话啊,于是点开地图软件,定位了自己的所在地点,直接转发到微信上去,发在“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微信群里,并单独敲了下项诚。

    消息已经发出去了,有人看得到吗?可达应该能看到,迟小多心想。

    郎犬又回来了,蹲着看迟小多帮他玩游戏里的一关,迟小多玩过了,把手机递给它,郎犬兴高采烈地接过去继续玩。迟小多和他挨得很近,看到他的眉骨上好几道疤,耳根还裂开了,露出里头鲜红的肉,不知道是被扯的还是被冻的。两只手上全是冻疮。

    郎犬的眼睛还肿着,迟小多突然觉得他好可怜,说:“把我的脚也解开。”

    “你不要逃跑。”郎犬说:“老大会杀掉我的。”

    “不会的。”迟小多说:“我只是想出去给你拿点雪,敷一下眼睛。”

    郎犬说:“外面冷,不要出去。”

    迟小多说:“我就在门口,顺便尿尿。”

    迟小多出了仓库,瞬间一个躬身,跑了,郎犬耳朵灵敏地一动,把手机一揣,飞奔出去。

    “放开我……”迟小多喊道:“救……”继而被郎犬捂住嘴,又拖了回来。看来这家伙智商还不至于那么欠费。

    郎犬把迟小多倒提着,拖了一路,雪地里,迟小多倒着身体,看到了一个人,远远地站在树下,迟小多要看,那人却摆摆手,示意不要吭声。

    救兵来了!迟小多虽然没看清是谁,但彻底放下了心。

    郎犬又把迟小多的两脚封住了,迟小多说:“我要尿尿,刚才忙着逃跑了,没来得及尿。”

    “尿在裤子上。”郎犬头也不抬道。

    迟小多惨叫道:“那怎么行?!”

    郎犬:“有什么不行的?我经常尿在裤子上。”

    迟小多:“……”

    “你以前也玩过天天爱消除吗?”迟小多换了个话题,问。

    “老大的手机里有。”郎犬紧张地消除着方块,答道。

    “他手机给你玩?”迟小多说。

    “很少。”

    “你怎么不自己买个手机天天玩。”

    “没你们人的钱。”

    “可以办合约机。”

    “没有身份证!你不要问了行吗!”郎犬游戏挂掉了,愤怒地说。

    迟小多忙道好好好,安静片刻后,迟小多心想,为什么外头那人还不来救呢?是什么人?看体型不是项诚,也不是可达,更不会是陈真,下午五点多陈真就说派支援来了,现在是半夜三点,上飞机下飞机,坐车过来,差不多是这个时候。北京来的人?

    他瞥向外头,看到窗外倒着写了一行拼音。

    “套话。”

    于是迟小多又问:“你老大平时在做什么?他说了为什么把我绑架到这里来吗?”

    “不知道。”郎犬开始玩植物大战僵尸2,按了几下,说:“要内购,怎么买?我要买只冰西瓜。”

    迟小多接过手机,输入密码给他买植物,问:“那个叫王雷的,什么时候和你们认识的?”

    郎犬:“他们一直认识啊。”

    迟小多心想自己的推断果然没错,又问:“你们小区里怎么这么多妖怪?”

    “天魔大人派过来的。”郎犬说:“那里是我们的临时办事处。”

    迟小多问:“你们平时有工资吗?”

    郎犬说:“没有。”

    迟小多说:“饭都吃不饱,还成天差遣你们干活。”

    “老大是我主人。”郎犬接过去。

    “你换个主人吧。”迟小多说:“我当你主人,每顿管吃饱,项诚做饭很好吃的。”

    郎犬居然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迟小多马上说:“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郎犬望向迟小多,迟小多正以为可以打动他的时候,郎犬的眼里竟然出现了凶光,令迟小多打了个寒颤。

    “不。”郎犬说:“老大是我主人。”

    迟小多心想那么你们就一起扑街去吧,等我脱缚,看我不整死那只狐狸。

    “办事处平时都干嘛。”迟小多说:“抓人来吃吗?”

    “不知道。”郎犬说。

    “你是什么狗。”迟小多问:“真身是什么犬种?”

    “德国狼狗。”郎犬答道,又问:“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迟小多觉得这个对话实在是太奇葩了,外头那家伙要自己问什么啊,完全摸不到头脑,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就不能把这只狗抓起来再威逼利诱吗,买一笼灌汤包它就直接投降了好吧!

    “你再不动手,我就要找陈真告状了。”迟小多冷冷道:“到底要问什么?!自己不会问吗?”

    “什么?”郎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脸疑惑的时候,突然间窗户轰然爆射,郎犬登时色变,化身为一只瘦骨嶙峋的黑狗,嘶吼一声,扑了上去!然而从窗户外冲进来那人动作却比他更快,刷刷两下抽出两把唐刀一绞,刀光卷起劲风,迟小多和身朝侧旁一扑,旋风将整个仓库里的木柴,汽油全部卷了起来。

    汽油飞洒而出,遇火即燃,化作烈红色的飞龙朝着郎犬倒卷过去,郎犬眼中现出恐惧的神色转身就逃,那人手里拿着一把刀,肩上扛着另一把刀,笑道:“哪里逃?”

    “别杀它!”

    紧接着一把锋利的唐刀旋转着飞去,把黑狗铮然钉在了仓库的墙壁上。

    那人全身都是雪,穿一身白色的雪地迷彩服,摘下帽子抖了抖,踏了踏地面,抖掉军靴上的雪,露出脸来,说:“对不起,出手晚了。”

    是轩何志,迟小多认得他,于是松了口气,点点头。

    “我一直不知道你想让我问什么。”迟小多说:“情况很急。”

    轩何志过来,从怀里掏出一枚沉香,在火上一晃点燃,划过迟小多脚上的封印,封印自己解了。

    “我来吧。”轩何志走向郎犬,用另一把刀抵着它的脖子,郎犬不住挣扎,肋骨下淌出雪,轩何志用刀在它的腹部划了个符阵,说:“显人形。”

    郎犬渐渐地变成了人,插|在肋间的刀依旧钉着他,令他无法挣脱。

    “九尾天狐引诱项诚的目的是什么?”轩何志笑着问道:“识相点,说了就给你个全尸。”

    郎犬呼哧呼哧地喘气,口中冒出血沫,肺部被轩何志刺伤了。

    “说不说?”轩何志说。

    迟小多的心脏登时狂跳起来,原来轩何志想问的是这个?!

    “我不说!”郎犬答道。

    “那么,再见了。”轩何志答道。

    “别!”迟小多喊道。

    轩何志下刀时迟疑了那么一刻,迟小多说:“别杀它。”

    “咱们不杀它,九尾狐回来也会杀它。”轩何志朝迟小多说。

    “郎犬,你愿意跟着我们走吗?”迟小多问。

    他觉得这只妖怪还是不坏的,至少不是本性在作恶。

    “不会吧。”轩何志吓了一跳,说:“你要带着一只妖怪工作?”

    “老大是我主人。”郎犬不甘地吼道:“老大是我主人!”

    迟小多说:“我……不想杀它,算了吧,走。”

    轩何志收刀,郎犬身上的伤口就像被腐蚀了一样,冒出白烟,两人推门出去,路边的台阶下,停着一辆摩托车,轩何志戴着露指手套,骑上车,说:“陈主任派我和曹斌过来接应你们,可达让我先救你,他们已经收到消息了,在宾馆里,可达正在寻找项兄弟的下落。”

    “我先不走。”迟小多说:“有吃的吗?”

    轩何志看了眼表,三点半,所有的店都关门了。

    “盯着郎犬。”迟小多说:“他一定会想法去找胡新阳。”

    轩何志说:“那个……迟小多。”

    迟小多:“?”

    “可以先给我个评价不?”轩何志说:“回复陈真,用app作个评分。”

    迟小多只得用手机登陆驱委内部网络,发现多了一条“协力人员”,里面有“非常满意”“满意”“不满意”“非常不满意”四项。迟小多很想给轩何志打个不满意,但想想别人零下十度跑开封来救自己,好歹也是风里来雪里去,还是打了个非常满意。

    头顶响起雪声,迟小多吓了一跳,以为又是什么妖怪,却发现思归抖抖翅膀,朝树下看了眼。

    “太好了!”迟小多小声说:“思归!”

    思归下来,停在迟小多的手掌里,轩何志问:“这是项兄弟的凤凰?”

    “嗯。”迟小多觉得轩何志说不定是得到了什么任务,他不想告诉他太多关于项诚的事,免得言多必失。

    好冷……他们在桥下足足等了快十分钟,郎犬才一瘸一拐地出来,被轩何志伤得太重了。

    “刚才那一刀伤到他内丹了。”轩何志说:“只怕活不长。”

    迟小多放出思归,说:“思归,你可以跟着它吗?”

    思归飞进了风雪里,去跟踪郎犬。迟小多感觉自己快要被冻得僵硬了,说:“好了,咱们先去找点吃的,我再也不来北方过冬了……”

    轩何志骑着摩托,两人冒着暴雪,绕了几圈,找到个通宵营业的小店,迟小多进去就买泡面,一摸身上,发现没带钱,钱都在可达那里。

    轩何志说:“我借你二十块钱吗?”

    “谢谢。”迟小多答道。

    “你请我吃个泡面吧。”轩何志说:“我只带了二十。”

    迟小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