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91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91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少废话。”项建华说:“去练剑吧。”

    项诚只得又去练剑,然而这次他多了个心眼,偷偷地绕回来,听到院子里,父亲正在哽咽。

    傍晚,项建华喝得烂醉,趴在桌上睡着了。项诚小心地在父亲身上摸来摸去,找那几张照片,却没有发现。他在阴暗的房里左翻右翻,最后在一个上锁的抽屉里找着了。

    里头是三张照片,第一张是一个图腾,图腾上,蛇缠绕着裸|体的女人,项诚莫名其妙,再朝下翻,看见天葬台上,一个模糊的身影。那是一个跪在地上,长发飘扬的女人,她的嘴巴张开,朝着天空射出蛇的分叉舌头,黑气万丈,在明月的照耀下尤其惊心动魄。

    第三张同样也是抓拍,画面上有许多青面赤唇的妖怪,张牙舞爪,仿佛在进行一个什么仪式。一个女人只露出背影,走向祭坛,抓拍的角度非常刁钻,像是在屋里的横梁上。

    项诚只看到那个女人的背影,瞬间剧震。

    外头传来酒瓶倒下的声音,项诚马上把照片放回去,抽屉锁上。

    “林语柔当时派人潜入了圣地。”胡新阳说:“乃至我们遭到了偷袭,发现小贱|人身上的圣种后,便让项建华将她骗回来,一举发动了巴山会战。”

    又是一个雨夜。

    “呼……呼……”项诚躺在床上,不住喘气,额上满是汗水,他赤|身裸|体,全身浮现出蛇的青色鳞片,就连眼睑也随之变得坚硬起来。

    “必须马上杀了他。”周茂国说。

    “法术是姚姬设的,只要让她解开。”项建华说:“项诚的命就能保住。”

    周茂国吼道:“你不要太天真了!项建华!”

    项诚十分痛苦,全身不住抽搐,周茂国说:“他体内的巴蛇正在挣扎,马上就要妖化了!”

    “思归!”项建华道:“保护这里!不要让他们带走项诚!”

    项建华抽出桃木剑,剑身上幻化出金光,周茂国马上追了出去。

    山峦的另一侧,黑暗里,胡新阳站在姚姬身后。

    “不要再前进一步。”胡新阳说:“你的体内孕育着下一代的天魔,绝对不能涉险。”

    “那是我的儿子。”姚姬平静地说。

    胡新阳道:“他们布下了这么一个局,就是为了夺取你体内的圣种。”

    “正因为他们布下了这么一个局。”姚姬答道:“我才不得不去,我的体内有万木复生之术,是不会死的。”

    “你疯了么?”胡新阳怒道:“万一圣种被他们击毁了怎么办?!”

    姚姬看了胡新阳一眼,侧过头,说:“我告诉你一件事。”说着凑到胡新阳身前,胡新阳全身一僵,脖子上扎入了一枚尖锐的蛇牙。

    姚姬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踏入了巴山一步,登时整个山林都为之沸腾起来,天空中暴雨倾盆,林间散发出嚣张的黑气,释放向天空,乌云密布的天顶,仿佛出现了一张巨大的,狰狞的怪脸,正在不甘心地嘶吼。

    项诚喘着气,一手扫过桌面,杯盘摔了下来。

    一声长鸣,声音划破雨夜,思归化身为发着白光的凤凰,从屋顶飞来,要将他赶回屋里去。项诚扶着墙壁,走几步就要摔倒,喘得快要断气了。

    “妈!”项诚感觉到母亲就在附近,不顾一切地大喊道。

    思归一个俯冲,要用爪子将他抓回去,周围却发生了奇异的变化,黑暗里幻化出一只巨手,猛的扼住了思归。思归在空中挣扎,散发出五颜六色的羽毛,房屋着火,熊熊燃烧。

    项诚跌跌撞撞地出了院外。

    “项诚!”姚姬冲来,抱住了自己的儿子,项诚大哭起来。

    黑夜里,姚姬与项诚飞向天空,然而天上,地面,到处都是飞行的驱魔师。

    “你在这里等妈妈。”姚姬说:“不要走开。”

    “别管我了。”项诚说:“我听见他们说设下了陷阱抓你,你快走!快走啊!妈!你快走——!”

    姚姬对项诚的话充耳不闻,她闭上双眼,飞向天空,一袭漆黑的长袍飘扬,再挥手一撒,抖开水袖。

    “全体驱魔师注意。”林语柔冷漠的声音回荡在天空下:“集中你们所有的法力,攻击她。”

    山林中,到处都是火球与雷电,大树燃烧着火,项诚奋不顾身地冲进了树林。

    “妈!”项建华怒吼道:“离开这里!!”

    姚姬安静地闭上双眼,召唤出埋在这篇土地下所有的兽灵。她的全身绽放出强光,身周无数妖魂旋转,环绕。一刹那间,铺天盖地,尽数朝天空中飞起。长江被掀翻,飞出黑色的魔蛟,山峦朝着天空释放出黑气。

    “等妈妈杀光他们,就带你走……”姚姬睁开双眼,喃喃道。

    她的额头现出散发着黑气的魔纹,双眼瞳孔收缩成一条线。

    紧接着,一条金龙咆哮着冲来,喷出烈焰,周围的树木都被点燃,山头化作燃烧的巨大火球。

    紧接着,项诚一脚踏空,摔下了五十米高的悬崖。

    “项诚——”姚姬凄厉的尖叫声划破了夜空。

    项诚睁开双眼,看到眼前的最后一幕是姚姬朝地面飞下,而金龙转身射向姚姬,与此同时飞来的,还有项建华与周茂国,以及另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收回金龙,金龙化作雷光万道的神鞭,卷住了姚姬,项建华则手持智慧剑,冲到了姚姬背后。

    空中浮现出一具沙漏,时间的流速变得缓慢下来,半秒,一秒——

    项建华手里的智慧剑无论如何刺不下去。

    “下手!”周茂国震喝到。

    项建华闭上双眼,一剑刺到姚姬背后。

    在项诚的眼里,只出现了一道快得几乎无法辨认的金光,操控金龙的男人最先飞向姚姬,项建华追上前去,似乎要出手解救,然而只是金光一闪,母亲的身体便喷发出血液,扑向项诚。

    姚姬拉住了项诚,落下江边,江岸卷起一阵狂风,项诚撞在石头上,喷出鲜血。

    天空中响起了林语柔的咒语声。

    姚姬面朝天空,发出刺耳而尖利的狂笑,瞪着双眼,望向天际旋转的金光咒文。

    “妈……你……”项诚的嘴里全是鲜血。

    “不要怕。”姚姬也浑身是血,抱着项诚,让他坐起来,温柔地说:“只是一点小伤,看,很快就治好了。”

    “你要活下去。”姚姬抱着项诚,在他的耳畔低声道:“为妈妈报仇……听你爸爸的,当个驱魔师,然后……杀了他们所有人……”

    姚姬唱起了一首优美的歌,在这歌声里,她的身体释放出光芒,项诚的摔伤愈合了。而天空中,林语柔的咒语终于准备完毕,万丈雷光落下。

    是永恒,也是刹那。

    项诚怀中,姚姬的身体化为粉末,彻底消失。

    胡新阳:“姚姬自始至终都在骗我们,她的体内根本就没有圣种,从最开始,圣种就被她转移到了巴蛇的身上。”

    天魔的声音道:“原来如此,难怪后来我找了这么久都一无所获。”

    双方沉默了很久,胡新阳最后道:“接下来,智慧剑被带走,封存在灵境胡同。姚姬带回来的蚀月弓和大日轮还在我们手里,剩下金刚箭,不知在何处。”

    “用不动明王的血脉孕育出的寄体,必然是前所未有的强大。”天魔说:“姚姬诡计多端,却也令我等因祸得福。”

    “是。”胡新阳鞠躬,收回了眼里的光束。

    天魔的声音最后道:“你素以智谋见长,当年姚姬执意归去,你竟未发现任何端倪,可见你也是个废物。”

    胡新阳不敢应答,天魔又道:“王雷,你这些年的刺探没有白费。”

    “是是。”王雷忙躬身道。

    胡新阳又道:“我们一定会将项诚带回来。”

    天魔发出一声冷笑,通讯消失了。

    深夜两点,迟小多脸上被泼了一盆冰冷的水,醒了。

    身边蹲着赤|身的郎犬,郎犬正端着冰水朝全身淋,顺便泼了迟小多一脸。

    迟小多冷得不住打颤,端详郎犬这个裸|男,郎犬非常非常的瘦,瘦得简直皮包骨头,肋骨根根分明,用一个蹲着的姿势洗澡,公狗特有的,巨大的阴|囊和软垂的那物直拖到地上。

    “这是什么地方?”迟小多问。

    “你的屠宰场。”郎犬露出危险的笑容。

    郎犬搓了几下身体,穿上一条长裤,套上脏兮兮的毛衣,走过来,揪着迟小多的头发,让他仰起头,伸出舌头,舔了下迟小多的脸,啧啧赞叹,说:“你一定很好吃。”

    迟小多忍着脸上口水的不适感,唯一的感觉就是很冷,自己快要被冻僵了。

    他心念电转,不知道可达他们找到了项诚没有,寒风四面穿堂,他被扔在仓库角落里,手机也在一旁。胡新阳呢?和他的猜测有误差,本来以为胡新阳会把他抓回来当人质的,这样就能找到他们的临时窝点了。而胡新阳一定不会杀他,这么行险,多半能探到胡新阳的阴谋。

    郎犬捡起他的手机,左看右看,划了几下。

    迟小多不住喘气,嘴唇冻得青紫。

    “想要密码吗?”迟小多说:“让我暖和点,我就告诉你密码。”

    “你不要说。”郎犬说:“我先吃你一只手。”

    迟小多答道:“你吃我的手,我就永远不会告诉你密码,这样你拿到6plus以后,就只能拿着一块砖头了。”

    “是瓦片。”郎犬纠正道。

    迟小多:“……”

    “随便吧。”迟小多说:“我快要冷死啦,你留着我还有用对不对?不管是吃还是别的什么用,好歹也先给我解冻吧!”

    郎犬一想有理,但是怎么给迟小多保暖呢?他左看右看,要脱下毛衣,但自己不穿毛衣也冷。

    迟小多心想这个绑匪的智商似乎有点欠费啊,最喜欢你这种人了,让我想想怎么忽悠你把我放走。

    郎犬在仓库里到处嗅,最后找到一个桶,鼻子在桶前闻了闻。

    “汽油。”郎犬自言自语地说。

    郎犬把汽油拿过来,拧开盖子,朝着迟小多倾斜,迟小多忙大叫道:“不要浇在我身上!”

    郎犬:“你不是要保暖吗?”

    “我会被烧死好吗?!”迟小多简直败给他了,要不是刚才发现不对,怎么冤死的都不知道。

    “去那边。”迟小多说:“有个烂沙发,拆了里面的木头,拿过来,浇上汽油,点燃。”

    郎犬两三下拆了沙发,把木柴排开,迟小多说:“堆起来,堆叠到一起。”

    郎犬把木柴堆到一起,迟小多问:“有打火机吗?”

    郎犬伸出一手,汪的一声,手臂变幻成瘦骨嶙峋的爪子,在木柴上快得无以伦比地一抓,冒出点火星,轰的一声把柴堆给点燃了。

    迟小多心想谢天谢地,我都要冻得昏死过去了,火一燃起来,整个人稍微好受了一点。

    迟小多说:“密码是四个零。”

    郎犬把迟小多的手机密码解开了,说:“有游戏吗?”

    “有很多。”迟小多说:“电量满的,你自己玩吧。”

    “哪些是游戏?”郎犬又看看迟小多,问。

    “随便点一个吧。”迟小多说。

    “秋秋连连看看要登录密码。”郎犬又说。

    “你用我的登录吧。”迟小多告诉他密码,郎犬登录进去,问:“这里没歪飞,耗流量吗?”

    “我4g的。”迟小多说:“每个月10g的流量,你随便用吧。”

    郎犬说:“土豪。”

    郎犬登陆了,说:“4只鸡就是快,老大3个鸡,不让我玩游戏。”

    “老大是胡新阳吗?”迟小多问。

    郎犬听到胡新阳的名字,一个哆嗦,点点头,眼里流露出恐惧之意,不敢回答,按了几下手机,又问:“怎么玩?”

    迟小多只得凑过去,指导郎犬玩qq连连看,于是郎犬就聚精会神地玩了起来。

    两人玩着玩着,仓库门打开,项诚和王雷走了进来。

    迟小多差点就要叫出来,然而他突然感觉到有哪里不对,几乎是一秒内就反应过来了——那是源于气场的直觉,这是胡新阳改扮的!

    “项诚”走着走着,变成了胡新阳的外貌。

    郎犬还沉浸在他的连连看里,突然间整个人被提了起来,一头撞在仓库的墙壁上,咚的一声。

    “草泥马。”胡新阳冷冷道:“杀几个人都杀不掉,还在这里玩连连看?”

    郎犬撞得满头是血,撞完以后才惨叫一声,怀里还护着迟小多的手机。

    迟小多怒吼道:“有话好说!我让他玩的!你干嘛!”

    胡新阳一脚踹在郎犬胯|间,随口道:“起来!”

    郎犬痛哼一声,整个人都蜷曲起来,胡新阳又踹了几脚,迟小多吼道:“别打了!”

    “还是担心你自己吧。”王雷笑道。

    迟小多:“……”

    胡新阳残忍地教训了郎犬一顿,郎犬被揍得鼻青脸肿,嘴巴里全是血,一只眼肿得老高,两腿不住发抖,扶着墙站起来,看着胡新阳,一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