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94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94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给妈妈报仇……”

    “杀了他!”

    “你是妖……”

    “不要手软……”

    “后患无穷……”

    强大的精神冲击一幕一幕地冲进了项诚的脑海中,项诚发出痛苦的大叫,力量的天平朝着胡新阳倾斜。

    “激活你这枚圣种,简直是耗尽老子的看家本领了……”胡新阳冷笑道:“复活吧!巴蛇!”

    项诚的脸上满布魔纹,耳畔传来母亲的蛇嘶之声。

    “啊啊啊啊……”

    力量的狂潮犹如不受控制的飓风,胡新阳抽走了他的精神控制,唯剩天魔种由内至外,蔓延到了项诚的全身!

    “到此为止吧!”轩何志撞开了窗口,登时整个洗浴中心背面走廊,摆设炸得粉碎,胡新阳冷笑一声,抽身逃跑。

    轩何志与迟小多冲了进来,胡新阳转身就逃,项诚撞在走廊墙壁上,一头是血,迟小多要冲上去,却被轩何志拖开,项诚浑身沐浴着黑火,开始攻击轩何志!

    段世星破开第二扇窗,冲了进来,项诚全身黑火暴涨,内里冲出一只巨蛇,嘶吼着朝他们冲来,罔顾了迟小多,冲向轩何志!

    场面一片混乱,迟小多踉跄起身,甩出一条钩锁,卷向胡新阳的脚踝,胡新阳一绊,摔了个嘴啃泥,迟小多却已从背后冲了出来,扼着他的脖子,龙瞳射出万丈绿光。

    “你这个混账……”迟小多咬牙切齿地说。

    胡新阳露出诡异的笑容。

    “还有,最后一个引子,当引子也到位的时候。”胡新阳伸出一手,摸了摸迟小多的脸,笑着说:“你就能亲眼看到你的惨败了,猜猜那是什么?”

    突然间背后一声巨响,项诚收回巴蛇,恢复平静,侧过头,迟小多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去,两人对视一眼。

    轩何志与段世星一左一右冲上前,项诚一拳捣在段世星的小腹上,段世星登时摔倒在地,紧接着项诚从玻璃碎裂的窗口逃了出去,轩何志抖开两把唐刀,追出了雪地外。

    迟小多回过神,被胡新阳猛地推开,胡新阳转身就跑。

    迟小多肩膀扛着段世星,吃力地把他抬起来,可达也追过来了。

    “你你你……”

    “我是真的!”迟小多喊道:“那家伙跑了!你看着段世星!”

    迟小多爬出窗外,轩何志已一路追踪项诚,追得没影了。

    必须先抓到九尾狐,只要抓到了它,一切就迎刃而解……迟小多下意识地转身,祈祷项诚一定要撑住,不能被轩何志抓到,虽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但是只有胡新阳,才是解开一切问题的关键。

    思归一声鸟鸣,朝迟小多飞来,迟小多跟随思归,朝着东边追去。

    开封的旧城区里没有路灯,胡新阳化为一只白狐,在雪地里飞速奔跑。

    太阳升起来了,迟小多穷追不舍,跑过一整个街区,跟着思归盘旋的方向,追向林立的破屋里,不知不觉,已接近了龙亭湖。在清明上河园外,隔着四条街之遥,是无数等待拆迁的旧楼房。

    “轩何志呢?!”迟小多戴着耳机,跑得快要断气,喊道:“我追到狐妖了!让他马上过来支援!”

    “不知道去哪里了!”可达说:“你男人下手太狠了,老段差点被他打死,我马上过来!”

    迟小多一手放在背包里,紧紧地握着沙漏,眼看就要追上胡新阳的一刻,侧旁一声咆哮,冲出来了一只瘦骨嶙峋的黑色巨犬!

    不好!

    迟小多侧脚一个飘移,转身就逃。

    “妈的!给我追!”九尾狐幻化为人,喘得不轻,转身怒吼道。。

    郎犬追着迟小多,朝他直冲过去,危急关头,迟小多迸发出全身的潜力,夺命狂奔,朝追来的路左转右绕,一头冲进了巷内,郎犬嘶吼着上了屋顶,沿途冲过,瓦片四射。

    迟小多冲出了龙亭湖前的广场上,一伙大妈正在早起跳广场舞,音乐开得震天响,迟小多当即朝广场舞的队伍里一停,找了个地方,兜帽一拉,跟着音乐开始左跳右跳。

    郎犬追出了小巷,被阳光一照,登时花了眼,一时间人又多,找不到迟小多在哪里,凤凰传奇的音乐开得震天响,吵得它心烦意乱。

    “啊!”一个小女孩叫道:“妈!妈!狗狗!大狗狗!”

    郎犬忙躲进巷内,免得被人发现,片刻后化身为人,又追了出来,迟小多混在广场舞的浩大队伍里,拨通可达的手机。

    “增援呢!”迟小多说:“我要把你们的分数全部扣光啊!”

    “你说什么?!”可达吼道:“音乐太吵了!什么玩意儿!”

    迟小多回头看,见郎犬还不死心地在附近跑来跑去找人,路边的包子铺开张,郎犬被香气吸引过去,死死地盯着蒸笼,左手要去拿,右手却按着左手,努力地控制自己。

    “你干什么!”包子铺的老板发现了这个怪人。

    “吼——”郎犬朝他呲牙。

    迟小多另一个电话来了,马上挂了可达这边,那边一个熟悉的声音,却一时想不起是谁,声音嘈杂,问:“迟小多!你在哪里?”

    “龙亭湖外面!”迟小多说:“你是谁?人呢?!”

    大妈们跳完一首歌,迟小多从另一个方向跑出了方阵,站在树下喘气,五脏六腑翻江倒海,背后一只手伸过来,捂着他的嘴,把他拖到房后。

    迟小多正要过肩摔,对方却道:“是我!”

    那是曹斌的声音,迟小多退后半步,用龙瞳看了一眼,松了口气,谢天谢地,是真的曹斌。

    “跟我来。”迟小多说:“轩何志呢?”

    “追项诚,追丢了。”曹斌答道。

    项诚翻过一堵墙,在一个建筑物后喘气,不住闭上眼睛,再睁开。脑海中翻腾的都是怨恨,心魔以及痛苦。

    在一墙之隔的建筑外,传来导游的声音。

    “这是根据北宋清明上河图一比一的比例尺仿制的……”

    “开封的古代建筑,大部分已经因为黄河改道,被埋在了地底下,唯一存在的古迹,其实只有一个铁塔……”

    项诚抓了把雪,胡乱塞进嘴里,耳中嗡嗡嗡地响。

    “不知道!”轩何志戴着耳机,说:“跑进清明上河园就不见了!那只凤凰呢?不是来监视他的么?怎么凤凰也没了?”

    “来来来。”保安朝四处找人的轩何志说:“你干什么的?把票出示一下。”

    轩何志:“国家安全人员。”

    “证呢?”保安问:“拿出来看看。”

    轩何志转身就跑,保安马上道:“抓住他!”

    轩何志朝耳机里喊道:“主任!我被查票了!”

    项诚松了口气,一手扶着墙,慢慢地站了起来。

    思归在天空中盘旋,迟小多与曹斌躲在一个巷子里,朝外面张望。

    “曹斌,帮我个忙。”

    “你说吧。”曹斌说。

    “东西一定不在胡新阳身上。”迟小多说:“我猜他们还有个据点,我看到了王雷,估计还有别的同伙。”

    “我跟踪到王雷了。”曹斌说:“组织正在调动中原地区所有的驱魔师过来,准备今天捕杀他。”

    “好的。”迟小多说:“那么先不管王雷,那是组织的事,我要找到胡新阳,和他的据点,并且拿到东西。”

    “什么东西?”曹斌问。

    迟小多犹豫片刻。

    “你不是驱魔师。”迟小多说:“可以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吗?”

    曹斌答道:“行,你说吧。”

    曹斌注视着迟小多,迟小多心里涌起感激之意。

    “项诚的两件家传法宝。”迟小多说:“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执着地要找大日轮和蚀月弓,但是他既然连命都豁出去了,甚至把法宝看得比我还重要,就一定有他的理由。狐妖一直控制着他,咱们还要尽快把狐妖解决掉。”

    曹斌道:“还有四个小时,中午十二点,阳气最重的时候,开封就要用烈日炎光阵收妖了,你最好尽快。”

    “给我点钱,我现在出去。”迟小多又看了一眼外头街上正在徘徊的郎犬,郎犬始终执着地在那里走来走去,想必是抓不到自己,根本不敢回去交差。

    迟小多买了黄家包子铺的蟹黄鲜肉灌汤包,站在路边,掰开一次性包子。

    郎犬瞬间就发现他了,朝他冲过来,迟小多筷子夹着包子朝郎犬一扔,郎犬一个飞扑,咬住包子,被里头的汤烫得直哆嗦,包子掉在雪地里,郎犬又心疼地捡起来,吃了。

    “再来一个吗?”迟小多说。

    郎犬死死地盯着迟小多的包子。

    迟小多喂给他一个包子,说:“小心烫。”

    郎犬既想吃又犹豫,天狗交战了一番,最后对食物的本能战胜了内心的挣扎,乖乖吃了迟小多的包子。

    “我叫迟小多。”迟小多和他握手。

    郎犬垂着手,伸出来。

    迟小多:“打滚。”

    曹斌:“……”

    迟小多有点紧张,然而郎犬固执地看着迟小多手里的一袋包子,迟小多等了一会,心想可能还是没法驯服,算了,正事要紧,于是把包子全部给郎犬吃了。

    郎犬打了个饱嗝,迟小多说:“你要抓我对么?带路吧。”

    郎犬在前面走,时而不放心地回头看迟小多,什么话也没说,迟小多说:“你说句话啊。”

    郎犬眼里露出一种奇怪的神色,迟小多看见过流浪狗的这种眼神,以前在广州路边碰到流浪狗,他都会买点馒头面包喂一下,那种既可怜又忐忑的目光,像是想投奔他,却又被人类伤害得太多,不敢过来。

    迟小多知道他不说话,心里肯定在剧烈地斗争,曹斌这个时候应该在自己的后面跟着,什么时候出手呢?不能让九尾狐控制曹斌……

    郎犬带他来到了距离龙亭湖边不远处的一个小巷里,巷内有一个独立的三层楼,迟小多正要进去,郎犬却说:“你走吧,你快走。”

    那一刻,迟小多心里觉得好感动。

    “你走!”郎犬把迟小多一脚踹开,曹斌戴着耳机正在打电话,汇报到一半,突然间色变,冲出来,迟小多摔在雪地里,忙朝曹斌摆手,示意他不要出来。

    郎犬话也不说,冲进了小楼里。

    迟小多挣扎着爬起来,心想这一脚也太狠了,顷刻间楼里传来胡新阳的声音。

    “人呢!你这个废物!”

    紧接着是郎犬的一声呜咽。

    胡新阳提着郎犬出来,一棍子打在他的脖子上,郎犬不住挣扎,翻滚着要爬起,胡新阳又追上来,狠狠地给了它的后脑勺一记。

    迟小多看得心惊,朝曹斌打了个手势,示意等自己的动作。

    郎犬被打得变回原形,四只狗脚不住打摆子,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摔在垃圾桶旁,胡新阳站了一会,景浩从他的身后走出来,迟小多的脸色马上变了。

    “准备动手吧。还有三个小时。”景浩说。

    “项诚已经逃不掉了,关键是找到那个迟小多。”胡新阳冷漠地说:“你去找他,找到以后,直接把眼珠子挖出来给我,人留着,我还有用。”

    景浩嗯了声,从小楼外离开。

    曹斌一时间十分愤怒,要出去与景浩拼命,迟小多竭力朝他打手势,让曹斌一定要冷静下来,最后曹斌还是控制住了自己。

    不能让任何人与胡新阳朝向,迟小多心想,这么多人里,只有少数的几个人不怕他的幻惑之力,必须亲手解决掉他。经过这么一天一夜,迟小多也发现了,有几个人,胡新阳是不敢去碰的。

    第一个是可达,因为可达是苍狼,不吃他的威慑,胡新阳只能让别的人去动手。据此,迟小多推测出周宛媛一定也不怕他。如果陈真来了,陈真有心灯,应该也不怕。

    现在能抓住胡新阳的人里,就只有迟小多、可达与周宛媛三人。除此之外,轩何志、曹斌、段世星他们碰上九尾狐,都有危险。

    一只手指在他的肩上点了点,迟小多吓了一跳,转过头去,看到了面无表情的周宛媛。

    “吓死我了。”迟小多说。

    “你们在干嘛。”周宛媛无聊地说。

    迟小多用龙瞳看了眼周宛媛,确定是真的,说:“胡新阳就躲在这里头。”

    “怎么一个两个都跟没睡够似的。”周宛媛道:“不就是碰上一只狐狸么?”

    “别轻敌。”迟小多问:“东西带来了么?”

    周宛媛打开包,迟小多马上去翻,说:“快给我!太好了!”

    周宛媛拿出一捆猞猁骨,与一卷薄薄的,半透明的,硝过的金色猞猁皮,又问:“项大仙呢?第一次看到你俩不在一起。”

    “正跑路呢。”迟小多说:“搞定胡新阳,他就会好过来。”

    周宛媛交给迟小多一枚戒指,说:“猞猁皮是段公子帮你找的,骨头是我在古董市场上收的,刚坐高铁过来,可达让我把戒指给你们,曹丁丁怎么也来了,抓一只狐狸,用得着出动这么多人吗。”

    迟小多把戒指戴上,说:“九尾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