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44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44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周宛媛说:“要根据它自身的能力。”

    迟小多记录了周宛媛以前收妖的经过,说:“那么它预见未来的能力,能通过吃人来加强……”

    项诚:“!!!”

    迟小多:“……吗?”

    “等等。”项诚说,“我知道了,走。”

    “你好歹先说清楚啊!”周宛媛炸毛道,“连柯南都要分析案情的吧!”

    项诚拎了包,三人出门,问周宛媛:“车呢?”

    “没有!”周宛媛不爽道,“首付都没钱买呢,还买车?”

    项诚看了眼周宛媛一身的行头。

    周宛媛:“……”

    三人挤了半天地铁,项诚说:“灵境胡同怎么进去?”

    “刚刚那个门口就有沙县小吃。”周宛媛面无表情地说,“现在出入点开放得多了,京客隆库房也能进去。”

    项诚:“……”

    半路下车,灵境胡同阳光万丈,来到这里的时候,迟小多顿时就有种“找到组织了”的感觉,每个人都是驱魔师,连个门卫都能打怪,外面世界神神怪怪的恐怖气息被这么一挡,结结实实地挡住了。

    陈真公务繁忙,每次迟小多看到他的时候,都觉得他有点困,但仍然拨冗过来,在会议室里听三人的报告,可达也来了,打开一个苹果笔记本,两手搓来搓去。

    除了陈真和可达,会议室里还坐着个高高瘦瘦的中年人,戴着眼镜,始终沉默。

    “这位是严飞,执行部部长。”

    周宛媛朝他点点头。

    “正想找你们。”严飞微笑道,“这件案子不必再查下去了,去销档吧。”

    “什么?!”三人都十分惊讶。

    “这是什么意思?”周宛媛说,“我花了三个月时间,你现在告诉我不查就不查了?”

    陈真马上眼神示意周宛媛不要说话,严飞却笑了起来,摇摇头。

    “局里头的意思。”严飞笑呵呵地说,“我也没有办法。”

    “什么原因?”迟小多问。

    陈真看了迟小多一眼,说:“没有说,你们多花点时间复习吧,快考试了。”

    项诚说:“不行。”

    陈真说:“项诚,我查过你的电子档案,没一次是遵守纪律的,这里不是广州重庆,在北京能不能安分点?”

    严飞抬手,说:“不要吵了不要吵了,陈主任,你看你……”

    项诚深吸一口气,可达马上打圆场,说:“先把过程汇报吧,备个档。”

    “人命重要,还是纪律重要?”项诚难以置信地说。

    “当然是纪律重要。”陈真说,“一条命能和整个社会的安全比?”

    “一条命不是社会安全?”项诚说。

    陈真:“这是上头的命令领导的考虑,会不如你周全?”

    “就是一帮废物!”项诚怒道,“什么时候办成事了?!”

    陈真的脸色变了,严飞哈哈大笑,收拾资料,说:“你们聊,我先走了,小可待会顺便把备案给我带过来。记得了,我们驱魔师呢,凡事讲究周密性,计划要周密,方案要详细。”

    “诶!”可达马上道,“好的。”

    严飞关上门走了。

    “你这话在我面前说不要紧。”陈真朝项诚冷冷道,“出外面说去?谁也帮不了你,上次的事我已经帮你兜下来了,你的身份外加智慧剑,本来就非常敏感,上头还记得当年巫山的事,你自己算过?死了多少人?那天你走了,部长就问我你是来寻仇还是来翻旧账的?!别人会怎么想?就不能圆滑一点处理吗?!”

    “法宝本来就是我家的东西!翻什么旧账?!”项诚勃然大怒道,“要不是他们心虚,谁会惦记我父母?!说的不是问心无愧吗?!来啊!让他们都过来!”

    “你现在去,就在隔壁开会。”陈真一指门外,说,“不去是狗。”

    “别吵了!”周宛媛怒道。

    项诚起身,碰翻了椅子,转身出门,迟小多和可达马上起身,追了出去。

    项诚没有去隔壁办公室,取而代之的是,安全过道的门砰的一声响,可达和迟小多站在门外,彼此互相看看。迟小多推门,可达转身回会议室。

    黑暗里,项诚正在抽烟。

    “你没事吧。”迟小多小心翼翼地问。

    项诚没有回答。

    迟小多过去,项诚突然把他搂在怀里,低下头,把他抱得紧紧的。

    迟小多:“……”

    迟小多的心脏狂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反手抱着项诚的脖颈,在他耳畔说:“别生气,要么我们走吧。”

    项诚深呼吸几下,镇定下来,放开迟小多。

    “你回去坐着。”项诚答道,“待会回来找你。”

    迟小多嗯了声,摸摸项诚的后脑勺,回到会议室里。陈真、可达和周宛媛都坐着,气氛非常尴尬。

    “我看也别驱魔了。”周宛媛说,“大家都少点折腾,解散回家种田吧。”

    可达噗的一声笑了出来。陈真喝了口茶,说:“解散之前还得把你的婚姻大事解决一下。”

    周宛媛脸色一黑,可达马上就笑不出来了。

    “陈主任。”可达诚恳地说,“现在不是包办婚姻的年代了,这个……”

    可达握着手,拇指绕来绕去,周宛媛恨恨地看了可达一眼,可达说:“周女士为人,我是十分钦佩敬仰的,不是我不愿意,是实在办不到,组织的好意,我就心领了。”

    周宛媛实在忍无可忍,朝陈真说:“驱委到底是想改行当婚介所还是想做什么?放着这么多命案不去查,天天要把我俩撮合在一起,你不尴尬么?“

    “不尴尬。”陈真说,“又不是撮合我,有什么尴尬的。”

    迟小多:“……”

    迟小多趴在桌上,笑得快疯了。

    可达看了迟小多一眼,朝陈真说:“我是真的办不到。”

    “为什么办不到?”陈真问,“培养一下感情很难么?”

    “我对女人……没感觉。”可达一本正经地说,“我是熊攻。”

    迟小多:“……………………”

    “1069网你上过么?”可达说,“陈主任,来来,我给你解释一下我们同志圈子的那些称呼,1呢,就是在上面的那个,0呢,就是……”

    周宛媛:“……”

    “去给领导解释一下。”陈真一指隔壁办公室,说,“王局正在隔壁开会,你顺便做个PPT,各种体位也顺便解释吧,保证没人再来烦你们。”

    可达:“……”

    项诚进来,坐在椅子上,大家又都不说话了。

    “汇报一下情况。”陈真说,“我下午很忙,简明扼要一点,开始吧,谁来?”

    大家都看着迟小多,迟小多只得硬着头皮,摊开笔记本,看了项诚一眼,说:“敌人是乩仙。”

    “鸡?”陈真莫名其妙地说,“什么品种的鸡有这能耐。”

    “扶乩的乩。”迟小多小心翼翼地解释道,“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预知未来,那天咱们在菜市口上见到的,是笔仙。令四名学生自杀的,是碟仙。我们猜测的是,碟仙收取人的性命,是为了增强自己的修为。”

    项诚接口道:“鬼力通宙。借吸收鬼魂,获得通宙之能。”

    陈真沉默不语,可达莫名其妙说:“通宙是什么?”

    周宛媛不耐烦地说:“宙,时间。默认人成了鬼,就能看见未来的事,项大仙聪明,我也想明白了。”

    “嗯。”陈真点点头。

    “哦——”可达点头。

    大家都明白了,只有迟小多不明白,心里咆哮着掀桌,你们能不能照顾一下旁观者的需求啊!一副心照不宣的样子是歧视我外行人吗?

    “为什么?”迟小多莫名其妙道。

    “鬼力通宙啊。”可达说,“仙灵穷宇,鬼力通宙。”

    项诚解释道:“鬼魂可以看见未来。”

    “为什么?”迟小多说。

    周宛媛道:“你没被亲人托过梦么?通常你即将遭到危险,已故的亲人都会给你托梦,让你在几天后躲过一劫,当然躲不躲得过,就要看造化了。”

    项诚点头道:“所以鬼魂能看见以后的事,这个是行业里默认的。”

    “可是鬼魂为什么能看到以后的事?”迟小多又追问道。

    “这个怎么知道。”周宛媛说,“你怎么不问天上这么多星星,为什么一闪一闪的啊?”

    “星星一闪一闪。”迟小多说,“是因为大气热胀冷缩,冷空气密度大热空气密度小,流动起来会令恒星光线发生多次折射……”

    “够了!”周宛媛惨叫道,“只是个比喻而已啊!别纠结这个问题了成不!”

    “灵魂能看见未来。”陈真盖上保温杯,说,“是因为它们的本质,是存在于五维世界的,所以能看见四维空间里发生的事,这个研究课题非常复杂,灵魂研究部还没有得出一个确切的报告,以后再说吧,先这样……”

    “哎!”可达叫陈真。

    陈真说:“备档,销案,就这样,考试期间不要再给我惹事。”

    陈真离开,四人面面相觑,项诚起身,带着迟小多走了。

    傍晚时分,迟小多和项诚坐在驱魔办外面的广场上,喷水池哗啦啦地闪烁着金色碎光,广场前养了不少鸽子,迟小多和项诚买了俩玉米,掰开喂鸽子。

    项诚从开完会出来就一直不说话,迟小多也没有多问,这个时候只要保持安静就可以了。

    驱委会居然还养鸽子,迟小多一边脑补这些是什么神鸽,一边看看项诚。

    思归混在鸽子堆里叼玉米吃,迟小多朝它招招手,思归便飞过来了。迟小多一直记得陈真的那句话,巫山,项诚的父母,死了不少人。那些都是以前上一辈的恩怨吗?他不敢探问,只是陪着项诚发呆。想着可达和周宛媛的反应,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什么?”项诚看了迟小多一眼。

    迟小多说:“我觉得周宛媛成天被逼婚好好玩哈哈哈。”

    项诚突然也笑了起来,迟小多说:“宛媛为什么会被硬塞给可达,他们都不喜欢对方。”

    项诚也不知道,摇摇头,叹了口气。

    迟小多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说:“别郁闷了,把证考过,咱们一起,换个地方收妖吧?”

    项诚点点头,说:“算了,没什么。大城市果然不好混。”

    迟小多要走,项诚又说:“陪我去地下层看看。”

    迟小多想起这里有条商业街,两人便从一楼的扶梯下了负一层。负一层就像西单地下百货,熙熙攘攘,到处都是卖小商品的。

    货品琳琅满目,大部分都是古董、小摆件,迟小多瞠目结舌,说:“这些都是驱魔用的么?”

    “不完全是。”项诚说,“注意别买到假货。”

    项诚的心情恢复了点,两人沿途逛了几家店,有卖镜子的,有卖符袋的,还有一家是“空白符箓”专卖,感觉就像进了丧葬用品店,到处都挂着白色黄色的草纸。

    “怎么卖?”项诚问。

    “黄的八十。”老板说,“红箓一百六,蓝箓三百,黑箓五百。”

    项诚数了两张蓝的,一张黑的,给老板一千一,一叠钱出去了。

    “白的有什么用?”迟小多好奇道。

    “白的是和其他颜色配的。”项诚朝迟小多解释道。

    老板奇怪地看着迟小多,数了三张白符给项诚。

    “我是不是……”

    “没关系。”项诚说,“问什么都可以。”

    迟小多放心了,点点头。

    他们经过一个风铃店,店内的风铃挂得像帘子一般,一下全部细碎地响了起来,犹如下雨的声音。

    好美!迟小多心想,正要进去看,却注意到周围几家店老板奇怪地探出头来,看着项诚。

    “换一家。”项诚不自然地说。

    迟小多:“???”

    项诚搭着迟小多走了,风铃店附近的老板全都看着他。

    迟小多感觉到了,那是隐藏在眼神底下的一种歧视与偏见,为什么会这样?老板们又不认识他们,是因为带他一个外人进来不妥么? 

第34章 内情





     “这个我们也有!”迟小多站在一家石敢当专卖店门口说。

    “嗯。”项诚点点头;拿起一个大石敢当看了眼。

    “多少钱?”迟小多问,并小心地看了下它的底部,标价四十五万。

    迟小多:“……”

    “这是守护神。”项诚解释道,“可以暂时保护你,力量强弱;要看注灵的效果。”

    迟小多说:“还有玉制的。”

    “不买不要碰呀。”一个女孩的声音温和地说,“还没有认主的,会扰乱灵的流动。”

    “对不起。”项诚忙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