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43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43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上哪找的经济适用男?”周宛媛搓搓手,朝迟小多问。

    迟小多瞥周宛媛,问:“身体好点了吗?还痛不痛?”

    周宛媛点了点头,说:“刚才给我爸打电话来着。”

    “你爸做什么的?”迟小多问。

    “医生。”周宛媛说,“项大仙,能吃了吗?老娘要饿扁了。”

    项诚把碗端过来,放在迟小多面前,迟小多看周宛媛是伤患,先给她吃,周宛媛推回去,使了个暧昧的表情——不敢不敢。

    三碗热腾腾的蔬菜面,面上卧着金色流黄的荷包蛋,大家都安静下来,拼了老命地在吃,周宛媛还把汤喝得干干净净。

    “这手艺……”周宛媛哭笑不得道,“完了,别想在外头吃地沟油了。”

    “你这么有钱。”迟小多同情地说,“可以选好点的餐厅嘛,虽然没我们家项诚做得好,但是也差强人意了。”

    周宛媛说:“什么时候告诉你有钱了?都淘宝上买高仿的。有钱我还看风水啊。”

    迟小多:“……”

    “看风水赚钱?”项诚把碗收走,一边洗碗一边问。

    “还行吧。”周宛媛说,“有点职业性别歧视就是了,男风水师父赚得比女的多,顺便给人看看星盘、手相。”

    “那你给我看看吧。”迟小多说,“看爱情。”

    “糊弄人的。”周宛媛说,“可达昨晚上让我给你准备今年报考降……”

    “嘘。”迟小多迅速制止周宛媛说下去。

    项诚:“?”

    项诚回头看了两人一眼,迟小多马上搭着周宛媛肩膀,在她耳畔低声道:“不要说。”

    周宛媛会意,点点头,说:“我爸那里就有不少资料,到时候邮箱发你一份。”

    “谢谢谢谢。”迟小多心花怒放。

    “你家里做什么的?”迟小多问。

    项诚转过头,手里洗碗,疑惑地看着他俩。

    周宛媛白了项诚一眼,显然不想说,项诚别过头去,周宛媛说:“国家信息资料部,传说中的‘第零区’。”

    迟小多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听起来很酷炫狂霸拽的样子,便赞叹地点了点头。项诚洗过碗过来,说:“朱砂。”

    “没有。”周宛媛说,“什么年头了,谁还用那个。”

    项诚擦干手给可达打电话,上楼去找朱砂,片刻后用个景泰蓝盘子调了一盘朱砂下来,把白布一铺,拉上餐厅的窗帘,登时漆黑一片。

    项诚对照iPad,在上面勾勒法阵,迟小多和周宛媛看着他画,周宛媛也有点诧异,说:“你还会拓阵?”

    项诚没回答,法阵画完,周宛媛又说:“可这是妖用的,人怎么用?难不成你现招只妖魔过来,给你注灵进去?”

    “手机。”项诚摊开手。

    周宛媛找出B的手机,交给项诚。项诚把死者的手机放在中央,朝周宛媛说:“你回避一下。”

    驱魔师各有不同的派别,除非生死对战,否则有些时候,使用一些独门法术时,需要避开同伴的窥探。周宛媛知道项诚要用一些不能让自己知道的法术,便会意起身,上了楼去。

    项诚抱着迟小多的腰,让他站在自己的身前,一手按开手机,翻到漆黑一片,当夜的视频所在的一页。

    “集中注意力。”项诚说,“用你的龙瞳去看视频上有什么。”

    “好的。”迟小多心里十分紧张,项诚从身后搂着迟小多,念诵了一句咒文,接着,一道绿色的光从他的背后发出,登时整个黑暗的餐厅内泛起无处不在的绿光。

    迟小多恍惚间记得这个场景,却又忘了在哪里见过,只依稀想起了,那仿佛是在漆黑的雨夜里,项诚保护着自己,身周也缭绕着绿色的强光,灵魂一般半透明的妖怪围绕着他们翱翔。

    紧接着,那只妖灵“唰”的一声钻进了法阵里!

    只是短短一刻,桌面画满了朱砂符的魔印泛起紫色的光芒,赫然重现了太平间外的禁制!紫色光芒旋转,流淌,中央的手机嗡嗡震荡。迟小多马上倾身点开了视频播放,闭着右眼,用左眼去看。

    项诚紧闭着眼睛,控制整个魔印阵里的能量流动。

    “快拍照快拍照!”

    “你看到了吗?”

    “不要拍了不要拍了!快走啊——我好害怕!别管它了!”

    手机嗡嗡震荡,飘浮起来,播放着四名学生临死前不久的对话。

    迟小多:“……”

    迟小多什么都看不到,视频播放完,法阵光芒一收,手机“啪”的一声掉回桌面。

    “看到了吗?”项诚有点不太清醒,说。

    “什么都没有。”迟小多答道。

    项诚松开迟小多,坐在椅子上,手指抵着自己的眉心。

    “你还好吗?”迟小多担忧地问。

    项诚摆手示意无妨。

    楼梯上,周宛媛的声音说:“结束了?”

    “下来吧。”项诚答道。

    周宛媛下来的时候,看见迟小多站在项诚身后,给他按摩太阳穴,说:“一无所获?”

    项诚没有回答,眉头深锁。周宛媛又问:“要再试试么?”

    项诚深吸一口气,正要说话,周宛媛从包里取出洗出来的三张照片。放在桌上。

    “这是我爸爸专门托人,用特别方式洗出来的照片。”周宛媛说,“一种利用法宝成像的曝光技术,可能比视频效果好点。”

    “我再试一次。”项诚说,看了看照片上的小白点,确实比起视频、照片变得更清晰了点,至少视频上是看不出有个白点的。

    周宛媛自觉回避,迟小多说:“你先休息一会,不忙在这一时。”

    项诚说:“没关系。”继而起身,抱着迟小多,重复了方才的法术。

    迟小多聚精会神地准备,项诚说:“你盯着上面的白点看,说不定能感觉到一点什么,不管是不是错觉,都告诉我。”

    “好的。”迟小多点头。

    项诚发动法术,房间内充斥了绿色的荧光,法阵内闪烁着紫色瑰丽的光芒,照片轻飘飘飞起,在迟小多面前翻转。

    迟小多捂着右眼,睁大左眼,盯着照片上的那个小白点。

    倏然间“唰”的一声,龙瞳在法阵的影响下,给照片补上了三个月前的一记闪光灯,迟小多登时五雷轰顶,不仅白色的光点,整张照片清晰地以绿光的效果在他视野中完全呈现——!

    照片上是一个黑暗的日式榻榻米房间,两个女孩、一个男孩,三人的表情因为极度惊恐而产生了扭曲。

    榻榻米中央的矮桌上,倒扣着一个茶盘,茶盘底部有三个小红点。

    茶盘悬空飞起,漆黑照片上,那点白色,是陶瓷茶盘边缘轻微的反光。 

第33章 妖铃





     迟小多靠在项诚身上猛喘气。

    “看见了?”项诚问。

    迟小多点头,心有余悸,项诚示意他不要着急,坐下慢慢说;又给他倒了杯水。

    迟小多喝了一整杯水;稍微镇定下来;整个事件在脑海中浮现出清晰的轮廓,无数碎片不住串联起来。

    项诚耐心地等迟小多开口;迟小多想了想;说:“我知道那俩老头是谁了;老天……难怪;是碟先生。”

    “什么?”项诚不明所以,问道。

    “听我从头说。”迟小多一下全明白了,预知未来的魔;四个学生的死,都有了答案。

    “那天晚上,他们在滴血。”迟小多看着项诚的双眼;说;“请碟仙。”

    “碟仙?”项诚一怔,继而也明白了。

    “一个是碟仙。”迟小多说,“另一个是谁?是笔仙?”

    项诚道:“我懂了,双生魔就是乩仙。”

    “什……什么?”迟小多说,“鸡仙?”

    项诚:“……”

    “扶乩。”项诚的手做了个动作。

    “扶鸡?”迟小多不明所以。

    项诚完全不知道怎么给迟小多解释,拿过纸,写给他看,迟小多才恍然大悟,先前想到别的事上去了。

    于是迟小多的词条又可以更新了——鸡(涂掉)乩仙。

    乩仙可以预知未来,非常强大,而且很恐怖。

    项诚沉默不语,坐着思考。

    “怎么样?”周宛媛从楼梯上下来,“有答案了吗?”

    “乩仙。”迟小多说。

    “不,是乩魔。”项诚说,“滴血扶乩。”

    “我居然没想到。”周宛媛倒抽一口冷气,说,“学生们自杀,是滴血扶乩了?得马上通知组织……”

    “慢着!”项诚冷冷道。

    周宛媛停下脚步,项诚说:“假设乩魔真能预知未来,你回报组织,它们会不知道?”

    周宛媛:“……”

    迟小多一脸茫然,说:“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在这里说话,它们……笔仙和碟仙,也是知道的么?”

    项诚点点头,说:“很有可能。”

    周宛媛说:“不一定,如果它们知道,还会任凭咱们在这里说话?”

    “你去回报。”项诚说,“后果自负。”

    周宛媛不敢冒这个险,只得又坐了下来,迟小多说:“这太逆天,换句话说,是不是连我们不知道的,以后的事情也料到了。”

    “不一定。”项诚说完这三个字后,又陷入了沉默中。

    迟小多摊开笔记本,对照先前记下的问题,感觉一筹莫展。想了想,去用可达的账号登录文献库,里面大多是神鬼之说,提及“扶乩”“扶鸾”内容,迟小多看得眼花缭乱。

    “按照资料说。”迟小多提出道,“乩仙古代叫紫姑神。”

    “资料出入太大。”周宛媛淡淡道,“都什么时候的老古董了,资料要能用,大家也不会焦头烂额的了,神仙更新换代,到这个时候,都不知道演化成什么样了。”

    迟小多说:“那么我们假设这只双生魔是紫姑神的后代,也许是徒弟,朝紫姑神求助有用吗?”

    周宛媛哭笑不得道:“就没有这个东西,什么紫姑神,都是瞎掰的。”

    “那么魔预知未来,是什么原理呢?”迟小多认真地问。

    迟小多看看周宛媛,又看项诚,项诚摇摇头,说:“不懂。”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迟小多摇了摇,说,“肯定有原理的吧,而且这个能力,应该是在一定限度内的,否则什么都知道了,大家不就都不用玩了。”

    “是。”

    这一次,项诚点头,朝迟小多眉毛一扬,说:“我也在想这件事。”

    周宛媛说:“项大仙,能内部拉点关系,问问情况不?”

    项诚冷冷道:“不能。”

    周宛媛:“你别这么精分好吗,对你家小盆友这么和颜悦色的,对我就一副木头脸,老娘这么讨人嫌么?”

    项诚:“没有。”

    迟小多聚精会神地看着本子,周宛媛起身,翻冰箱,拿了盒果汁,分成三杯,项诚接了。

    “假设这俩家伙有一项能力。”迟小多说,“能知道未来,那么这个能力就一定是有条件,有限制的。否则那天晚上,你们不会安全出来。”

    项诚手指拈着杯子,靠在椅子上,沉吟不语,点了点头。

    周宛媛说:“我以前收服过一只蜃魔,这只蜃魔也是相似的感觉。每只魔都需要吸收怨恨,再增强自身的能力。”

    “嗯。”项诚点头道,“有道理。”

    迟小多看周宛媛说:“就像手机一样,充满电,用一天?”

    周宛媛说:“还取决于它用不用能力,我想也许碟仙预知的未来越长远,消耗的力量就越大。”

    迟小多欣然道:“如果它不预测未来的话,那么就相当于待机了,可以用很久。”

    “信号强弱也有影响。”周宛媛说,“还取决于它们所处的具体的环境,和魔的类型,像小米和华为的待机时长就不一样。”

    “诺基亚比较好。”迟小多说。

    周宛媛说:“苹果简直是吃电王。”

    迟小多说:“6+不会了,现在充电可以用很久呢。”

    周宛媛意外道:“是吗?我正想去办个合约的,会显得太大吗?”

    迟小多和周宛媛开始研究讨论各个手机的待机时长,周宛媛给迟小多推荐了红米,话题开始一下被扯到了十万八千里以外,项诚还在思考,于是会议变成了两个人在研究手机,一个人在想破案的事。

    项诚脑袋上冒出乱七八糟的黑线,未几,朝迟小多说:“小多,笔记本我看看。”

    迟小多才想起来正经事,朝周宛媛说:“刚刚说到哪了……”

    “充电。”周宛媛嘴角抽搐。

    迟小多:“对!如果笔仙和碟仙,也遵循这个定律的话,它们是怎么充电的呢?”

    周宛媛说:“要根据它自身的能力。”

    迟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