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137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137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迟小多问:“王老师,你是妖怪吗?”

    “你没有用龙瞳看过我?”王雷眉毛一动。

    迟小多摇摇头,说:“你应该不是妖怪。”

    王雷冷笑,迟小多心想王雷应该也很想活久一点。

    正在此刻,旋龟再次朝天发出吼叫,更多的飞行妖怪下来,停在它的背上。同时四周也聚集起了一批爬行动物,包括蜥蜴与奇怪的长脚的鱼,它们纷纷爬到龟壳上去。

    旋龟缓缓起身,沿着宽敞的街道启程,带着妖怪们往城市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它要做什么?”王雷道:“找水还带这么多妖怪?大家都口渴?”

    迟小多说:“应该是顺便召唤比它等级低的妖怪,带大家回去它们本来呆的地方,圣地里什么妖怪在什么区域活动,都是等级森严的。”

    “你倒是清楚。”王雷冷冷道:“你走在前面。”

    旋龟开路,似乎没有注意到他们,轰隆隆地走动着,王雷拖着迟小多的衣领,加快了脚步,跟在后头,迟小多突然看见了在远处的屋顶上,出现了一个身影。

    轩何志朝迟小多打了个手势,马上隐遁进阴影之中。

    天上,地下,一片混乱,到处都是扑腾的妖怪,悬浮的光团封印逐渐被破除,所有的妖怪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盲目地攻击附近的同伴,妖怪们的争斗犹如一场骚动的飓风在圣地内扩散。

    远处传来另一声吼叫,西南角的骚乱逐渐平息下去,迟小多猜测也许有大妖怪出现了,正在保护小妖怪。奇怪,为什么它们会自相残杀?这个也就算了,为什么旋龟会带着小妖怪们离开?难道是因为龟比较温顺吗?但是根据迟小多的观察,旋龟表情凶恶,面目狰狞,实在不像是什么好东西。

    圣殿外围出现了一个宏大的围墙,就像长城一样,分开了内外层。

    旋龟在围墙下朝着西北角前进,速度越来越快,已经快追不上了。迟小多忽然有一个奇怪的念头,旋龟应该是住在左上角井字其中的一格,是在大湖里的。

    而再看它背上的那些妖怪,清一色都是长着翅膀的水族,有翼鱼,至此迟小多隐隐约约想通了什么,是了!这些妖怪被封印后,飞向天空时偏离了自己所在的区域,落下圣地后,忙着寻找原本的家园,各自归位。

    左上角是水族,右上角是什么?

    旋龟停下,再次吼叫,聚集周围的水族,就像一辆巨大的巴士,水族们朝着它聚集,龟壳上不停地有妖怪爬上去,随着旋龟一路往前走,却又因为没有位置被挤下来。占不到位置的只好跟在旋龟身后,水怪越来越多,轰轰烈烈地聚起了上万只。王雷等人既要追着旋龟前进,又要提防被妖怪们发现,简直胆战心惊。

    旋龟第三次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下,召集水族时,迟小多朝王雷说:“能到高处去吗?我想看看附近情况。”

    王雷说:“跟着它走,不要停留!”

    迟小多说:“这条长城是没有尽头的,它围起了整个圣殿。你要进入中央区域,就要想办法把城墙放下来!”

    “怎么放?”王雷问。

    “我也不知道。”迟小多答道:“这不是正在想办法么?我上去看看。”

    “等等!”

    王雷不耐烦了,迟小多却跑进了一栋建筑里,王雷生怕惊动妖怪,不敢开枪,追了上去。迟小多沿着楼梯一路朝上爬,气喘吁吁地到了楼顶,眺望四周。

    “我懂了。”迟小多朝王雷说:“你看,西北方是水族的栖息地。东北方是个高塔,塔上有个大碗,应该是个鸟巢。禽类妖怪的地盘。”

    迟小多一说,王雷也发现了,高塔旁盘旋着各种各样的鸟类。

    “东南方是个环形的宫殿。”迟小多解释道:“你看到了吗?熊妖,狼妖,都在朝着那边汇聚。”

    一声象鸣,阵阵震动,象妖带领千万猛兽朝着环形宫殿冲去。

    “这到底是什么啊——!”可达被追得屁滚尿流,大吼道。

    无数动物追在可达背后,可达迸发出生死攸关的潜力,一瘸一拐狂奔,九尾狐停在可达肩上,回头望。

    “我数一二三。”九尾狐喝道:“滚!”

    可达飞身跃起,一手撑地,在地面翻滚,掉进了一个深沟里。

    圣地另一头,湖畔:

    “好像有东西过来了。”曹斌道。

    两人在一条长街上停下脚步,曹斌吼道:“当心!“

    背后突然冲来一只巨龟,项诚飞身一跃,在龟壳上奔跑,曹斌转身,顺势跃起,抓住项诚的手,两人冲上巨龟背脊。巨龟仰头怒吼,要把曹斌与项诚甩下来,却奈何不得而人,只得狠狠朝围墙转过去,几下震动,旋龟放弃了甩开他们的打算,朝着西北方飞奔而去。

    “能让它朝西南边走吗!”曹斌道。

    项诚沉吟片刻,稳住身形,掏出捆妖绳,在末端系上一枚古钱,虽然捆妖绳发挥不了作用,然而绳索还能用。

    旋龟左冲右突,项诚在颠簸中甩出捆妖绳,坠着古钱荡了一个大圈,绕在它的角上。

    “驾——!”项诚猛扯捆妖绳,旋龟感觉到力道,拼命挣扎,曹斌沿着龟壳快速奔跑,踏着捆妖绳借力跃起,落在它的头顶,一拳揍在它的左眼皮上!

    旋龟猛然怒吼,险些掀翻了两人,曹斌又是一拳,旋龟晕头转向,朝着左侧拐弯,曹斌踹了它的右眼一拳,旋龟被控制住了方向,犹如压路机一般朝西南边直冲而去!

    圣地南面:

    “咦?那边还有一只旋龟。”迟小多示意王雷看,说:“应该是一公一母。旋龟跑过来了,我猜是想和咱们这里这只汇合。”

    “你对乌龟怎么这么有兴趣?我知道怎么进围墙内了。”王雷答道,一指不远处残缺的石柱。

    井字形圣地的四个角落,各有一排钟乳岩桥,通往中央的圣殿,然而到了围墙面前便没路了。

    “可是没有门。”迟小多说:“只能抵达围墙前。”

    “有桥就一定有路,关键在门怎么开而已。”王雷说:“西北、东北、西南方都有妖怪,只有东南方没有妖。”

    “对。”迟小多观察远处那个长方形的,大理石一般的宫殿,说:“是什么意思呢?那里没有任何妖,也不知道是什么族……”

    “从东南角走是最安全的。”王雷道:“

    迟小多站在天台边缘,说:“等等,我总觉得那里有点危险。”

    王雷站在迟小多身后,说:“我突然觉得杀掉你有点可惜了。”

    “怎么?”迟小多回头看。

    王雷说:“难得的人才。”

    迟小多看见轩何志轻轻抽出唐刀,朝着王雷靠近,随口道:“多谢夸奖。”

    “可惜留不了你和项诚。”王雷说。

    说时迟那时快,唐刀无声无息破风而至,迟小多朝一旁扑去,王雷倏忽转身,刀锋已到面前,一声轻响,王雷从左眉到鼻梁,再到右脸部,被刀锋划破,迸射出鲜血,轩何志左手唐刀挥过后右手持刀跟上。王雷后跃,身在半空,迅速无比地抬手。

    就在那一刻,轩何志回手,双刀回护自身,左刀掠过眉前,右刀横过心脏,王雷扣动扳机,枪响。

    子弹旋转着射向轩何志眉心,击中刀身,被轩何志一刀带偏准头。

    迟小多张着嘴,窥见了冷兵器技巧的极致!居然能预判王雷射击的部位——心脏与眉心其中一处,在他扣扳机前便已回刀挡子弹,计算时间精确到0。1秒!妈蛋!老子再也不黑你了啊啊啊!

    “砰”的声音在圣地内回荡,整个圣地为之一静,下头的旋龟疑惑地转头,仿佛感觉到发生了什么事,发出怒吼,朝着大楼冲来!

    “跑啊!”轩何志吼道,继而两手唐刀交叉相抵,刷一声运劲挥出,身体在空中旋转,王雷砰砰再两枪,轩何志避开所有的子弹,一刀凝聚了腰腹之力,朝着王雷劈去!

    王雷飞出建筑,轩何志飞速直坠下去,迟小多冲下楼梯,然而底下旋龟冲到近前,朝着建筑狠狠一撞,轰然巨响,建筑垮塌,妖怪犹如海洋一般淹没了他们。

    大楼朝着怪群倒塌,轩何志吼道:“跳!”

    迟小多朝着轩何志跳过去,轩何志身在半空,左手刀归鞘,连刀带鞘挥出,朝迟小多一送,没有任何偏差,恰恰好送到他脚下,迟小多在刀鞘上一踩,借力再次弹起,越过轩何志,紧接着轩何志一刀抵在龟壳上,刀身弯成了一个雪亮的弧。

    背后杂乱声响,迟小多还在空中,轩何志便从后面飞来,拖着他落在妖群背后。

    “录像了吗?!”

    “什么录像!”

    “我说刚刚!”轩何志喊道:“这么帅居然没给我录像?你不是经常给项诚录像的吗?”

    “你蛇精病啊!”迟小多抓狂吼道:“这种时候哪有空录像啊——!”

    妖群淹没了王雷,轩何志一落地便拖着迟小多飞奔,两人冲进巷内,迟小多用尽全身力气跟着轩何志狂奔。

    “背后还有妖怪!”迟小多喊道。

    “跑啊——!”轩何志道。

    迟小多躬身喘气,轩何志一把将他扛在肩上,以冲刺速度绝尘而去。

    直到两人甩开了妖怪,轩何志从房屋后探头出来看了一眼,飞来飞去巡逻的怪物也散光了。

    迟小多扶着墙,差点要吐出来。

    “有水吗?”迟小多说:“我要渴死了。”

    轩何志从包里抽出一瓶农夫山泉,说:“我卖你一瓶。”

    迟小多:“……”

    迟小多掏出十块钱给轩何志,轩何志拿出钱包,把钱收好,打开时迟小多盯着他的钱包,再看轩何志。

    轩何志想起钱包是迟小多送的,自己给他喝水还要收钱,难得的有点尴尬。

    迟小多一口气喝了大半瓶,终于好过点了。

    轩何志说:“瓶子不要送给我吧。”

    迟小多:“里面还有半瓶水呢啊!”

    轩何志:“你怎么这么小气。”

    迟小多:“………………”

    远处传来机枪扫射声,两人神色一变,轩何志说:“不好,跟我来,跑!”

    “你怎么又回来了?”迟小多问。

    “齐尉和周主任的女儿也来了!”轩何志喘着气说:“但是中途失散了!”

    高塔上,鸟巢边缘,周宛媛一脚狠命踹飞过来的血鸦,高跟鞋踹,手包抡,把冲上来的妖鸟全部抽飞出去,齐尉躲在周宛媛身后,连声大叫。

    “这是什么啊!”周宛媛简直忍无可忍,朝着扑上来的一米长的凶鹰来了一招漂亮的全垒打,把它揍翻在地。

    “等等!我想办法!”齐尉吼道:“还好山河社稷图没在里头。”

    齐尉的包掉在塔中央,被一只黑色的猿猴给拣走了,周宛媛抓狂道:“不要想办法了!现在就……”

    “我没有武器啊!!”齐尉喊道:“东西都在包里!”

    “谁管你啊!”周宛媛道,继而揪着巨鹰的腿,摔板鸭一般地抡出空中,跳了出去。

    “等等!”

    周宛媛和齐尉一人抓住那凶鹰的一只爪子,两人同时跳出了百米高塔,直坠下去!

    “你确定它能……”

    “我没让你跳!”周宛媛喊道。

    齐尉:“……”

    幸亏凶鹰竭尽全力,疯狂扑打翅膀,带起了两人,减缓坠势,朝着地面一头撞去,周宛媛落地的瞬间马上一招扫堂腿,把凶鹰直接掼在墙上,凶鹰滑落,掉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这样都没摔死。”周宛媛筋疲力尽,扶了下bra带,披头散发,说:“真是命大。”

    齐尉靠在墙上不住喘气,说:“陈真要是来了,肯定心脏病发。”

    “快找你的包啦!”周宛媛吼道:“还废话什么!”

    齐尉马上扑过去找包。

    与此同时,圣地另一侧,所有的妖怪仿佛接收到了什么讯号,各自安静下来。

    环形宫殿的广场上,蹲踞着足足两万只兽妖,豺、狼、虎、豹,俱是走兽,可达从高墙上探出头,朝下望了一眼。

    “它们要做什么?”可达问。

    九尾狐安静地注视着广场。

    环形广场上黑白两色地砖形成了太极图,阴阳两半上,各有一尊雕像,走兽们纷纷规矩地坐着,朝拜那两尊雕塑,狼、狗还时不时地用后爪挠挠耳后。

    “我看到郎犬了。”可达说。

    郎犬小心翼翼地进去,蹲在队伍的末尾。

    两万只走兽各自围着两尊雕像,雕像是两只九尾天狐,各自朝向一方。

    “那就是我的父母。”九尾狐答道:“一千年前,它们生下了我与胡新阳,圣地也随之告破,被人类封印,它们死守圣地,直到最后一刻。”

    与此同时,山体一阵震荡,可达抬头,望向四周,洞穴顶端正在扑簌簌朝下掉灰尘。

    “外头有人在攻击这座山。”九尾狐答道:“血魔来了,我感应得到它,下去看看。”

    可达小心地沿着墙边的梯级尽量不动声色地下去。

    “带我到两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