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136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136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们不要管我!”迟小多焦急地喊道:“在广场上汇合……”

    项诚吼道:‘在原地等我!”

    曹斌借着石板荡开的抛力把项诚甩向五米外的吊梯,项诚竭尽全力前捞,两手抓住石板,翻身上来,曹斌一个助跑,跃向项诚,被项诚抓住。

    “快!”项诚回头喊道:“可达你另外找路下去!”

    项诚和曹斌提速前冲,在石板上奔跑,前去营救迟小多。

    山外:

    齐尉和周宛媛狼狈不堪,穿出树林,时近入夜,暮霭沉沉,群山之中升起一枚照明弹,照亮了山川与大地。

    “各单位请注意。”周茂国说:“驱委特别命令,收到信号后请朝信号弹指示点集合。”

    “我得去找到我爸。”周宛媛说。

    “先找项诚。”齐尉说:“周老师身经百战,没事的!”

    “他会死的!”周宛媛说。

    齐尉的手臂上缠着绷带,答道:“他的任务是聚拢驱委的人,到他的地方去还要经过一个山谷,山谷里全是妖怪,我们过不去!”

    “不行。”周宛媛说:“你自己去找项诚。”

    “你理智点!”齐尉怒道:“全是妖怪,满山满谷的,现在怎么过去?!”

    周宛媛电话响了。

    “血魔来了。”周茂国的声音说:“它正在驱使手下妖怪形成外围封锁,你们马上进山去,以最快的速度找到项诚,想办法重新封印圣地,我会带领驱魔师们为你们争取时间。”

    山腹内:

    迟小多四处看看,建筑下到处都是妖怪,封离没法统御它们吗?是了,这些都是一千年以前的妖,可能比封离还要老……现在怎么办?整个圣地里脱困的妖怪越来越多,万一被发现就完蛋了。

    这里太显眼,容易被经过的飞行怪物发现,得先找个地方藏起来,迟小多发现天台上有一个圆孔,朝下面望,是个楼梯,于是从楼梯跑下去,觅地藏身。

    一个非常奇怪的建筑……有门有窗,还有螺旋楼梯。

    迟小多从窗口望出去,到处都悬浮着蓝色的光团,犹如进入了一个奇幻的梦境里,就像一个白色的永夜般。

    在这里等项诚吧,迟小多心想。

    然而,天台顶上响起轰然震动声,仿佛有什么怪物从天上摔了下来,砸在顶楼。

    迟小多暗道不妙,要跑出门去,门外却全是肆虐的妖怪,天台顶上的声音越来越大,重物在地上拖行的声音靠近楼梯。紧接着一只红色的,长着独角的大蛇蜿蜒盘旋而下。

    迟小多:“……”

    迟小多朝楼梯底下缩了缩,你刚醒来,应该不会忙着吃人吧,不对,睡了这么久,醒来第一件事当然就是吃人啊啊啊啊——怎么办?

    巴蛇很萌的样子,这条蛇也会……放过我吗?迟小多认为自己也许是亲蛇体质,这种巨蟒对人物无害的他应该不会太在意。也许它忙着出门去,不会发现我呢?

    迟小多正在这么想的时候——

    ——独角红蟒尾部卷在扶梯上,半截身体朝下一伸,蛇头瞬间杵到迟小多的面前,蛇信一吐。

    迟小多:“……”

    迟小多朝它挥了挥手,心存侥幸心理,突然间蛇嘴张了一百八十度,迟小多本能地朝侧旁一滚,蛇嘴砰然击中迟小多原本站的位置!

    迟小多大喊一声,夺门而出,外面有妖怪发现了他,朝他冲来。

    “啊啊啊——”迟小多狂喊,认不清迎面扑来的是个什么鬼,直接就搭着那妖怪的前肢来了个过肩摔,恰好门里独角红蟒张嘴射出,被迟小多摔飞过去的狼妖卡住了嘴,在地上乱滚乱撞。

    枪声大作,迟小多抱头逃跑,周围的怪物被机枪扫得在地上翻滚,一只手揪着迟小多的衣领,把他拖了好几米,继而是砰的一枪,正中扑上前的虎妖额头,虎妖哀嚎一声,摔在地上。

    迟小多:“谢谢……谢……”

    迟小多与王雷打了个照面。

    “后起之秀。”王雷笑道:“又见面了。”

    “领导好。”迟小多嘴角抽搐,答道。

    “来得太是时候。”王雷答道,用枪顶着迟小多的后背,说:“简直是帮了我一个大忙,请——”

    项诚与曹斌跃出最后一块石板,落在一根支撑洞穴的石笋边缘的平台上。

    远远的传来连续枪声,项诚一惊,转头看去。小型的九尾天狐飞身而来,落在石台边缘,说:“王雷把迟小多抓走了,我不敢跟得太近!”

    山外:

    周宛媛始终眉头深锁,登上山腰,时不时充满担忧地眺望远方。

    “周老师身经百战。”齐尉安慰道:“不会有事的。”

    “你不明白。”周宛媛说。

    齐尉说:“事情不对,撤退就行了,没必要硬抗。”

    周宛媛答道:“十二年前我十六岁,他来巫山那会,铜姑就为他推算过,巫山的事,是他命中的一劫。”

    齐尉:“……”

    周宛媛捋了下头发,不耐烦地说:“那天我亲眼看见他和妈妈吵架,妈妈让他不要来巫山,因为他的报告,项叔叔他们家……”

    “他们是迫不得已。”齐尉说:“我听我爸说过,一旦项诚的妈妈被带回到圣地,妖族就无法再控制了。”

    周宛媛沉默不语,齐尉起身,说:“继续前进吧,王雷他们一定找到了别的入口,得找到入口,尽快进去和项诚汇合。”

    一只鸟儿穿过树林飞来,齐尉与周宛媛动容。

    “思归?”齐尉道。

    思归扑打翅膀,飞上天空,一个盘旋投往西北面,给齐尉带路,两人匆忙追上,思归突然消失了。

    齐尉越过灌木从的时候,突然陷了下去,大叫一声,周宛媛追上,喊道:“齐尉!你没事吧!”

    齐尉掉进了一个山洞里,洞内用什么东西作了个记号。

    思归朝着洞穴深处飞去,飞到一堵石壁前,转而朝右。

    齐尉明白了,回头喊道:“周宛媛!下来!”

    这里有一条地下河,河道吹来风,周宛媛打开手镜,一道光照进黑暗里。地下河的尽头是一道瀑布,齐尉悬挂绳索,爬下悬崖,地下阵阵雷鸣,思归停在黑暗里的某处。

    齐尉趴在地上,耳朵贴着地面听,底下传来震动的声音,继而打开瑞士军刀,朝着地面叩击几下。

    地面出现了一道裂缝,齐尉从裂缝里抽出钢钉,莫名其妙。

    “这啥?”周宛媛说。

    “像是个吊挂锁链的东西。”齐尉说。

    齐尉把洞口挖大了点,思归马上钻了进去,齐尉接过周宛媛的镜子,手里握着镜子,一手从缝隙下伸进去,借着镜子的反光察看周围。

    “别人家的天花板?”齐尉忽然意识到,下面已经是圣地了。

    圣地顶上洞壁,一条不起眼的裂缝扩大了些许,吊着石板秋千的洞顶上,一根锁链带着石板掉下来,摔在高塔上,砸得粉碎。

    盘旋在塔顶周围的妖鸟被惊动,纷纷抬头,飞向高空。

    紧接着,火龙载着齐尉与周宛媛进入巨型地下洞穴,然而刚一进入,四周强光爆涨,禁魔的光芒犹如海啸般朝二人冲去,火龙砰地消失。

    两人同时大喊,从上百米高处坠了下来!

    齐尉一手抓住周宛媛手腕,另一手哗啦撒出符箓,符箓散向四面八方,什么也没发生。周宛媛尖叫,一脚踩上冲来的鸟背,飞身上前,抡起手包,把一只黑鹰抡得眼冒金星地摔下去。

    齐尉揪住空中铁链,拖着周宛媛飞速下滑,摔在石板上,周宛媛喊道:“小心!”

    石板上锁链断裂,齐尉百忙之中捞住另一条铁链,两人荡向高塔上的鸟巢。

    轩何志狼狈不堪,灰头土脸,爬进了山洞深处,躺着喘气,怀里抱着个降落伞包,摔下来时怎么扯都扯不开,差点摔死。

    他又拉了几下伞绳,降落伞砰的一声爆开,把他罩了一脸。

    街道上一片寂静,迟小多被附近“砰”的声音吓了一跳,王雷疑惑地左看右看,没有发现异常。

    “继续走,别玩花样。”王雷拿着□□顶了下迟小多的肩膀。

    “你不用枪指着我也可以的。”迟小多说:“一直抬着手不累么?”

    王雷冷笑道:“我可是怕了你了,要是掉以轻心,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招我认不得的把式,还是谨慎点好。”

    “也是。”迟小多赞许地点头道:“连胡新阳都栽在我手上呢。”

    王雷冷哼一声,答道:“那是它自作自受。”

 第98章 大王

    轩何志手忙脚乱地把降落伞扯下来,到处找绳子割伞绳,突然听到山洞深处传来交谈声,忙自凑上前去,看到一条裂隙,裂隙里透出蓝光。

    数米下,是王雷与迟小多一行人。

    “为什么说它自作自受?”迟小多问。

    “不要妄想从我嘴里套话。”王雷淡淡答道。

    “别这样。”迟小多说:“王老师,我还是很喜欢的嘛,咱们无冤无仇,阵营对立也可以做朋友对不对?”

    “还是先担心你自己的小命吧。”王雷如是说。

    他们经过了一条宽阔的长街,前方一只黑猿妖以手支地,飞速跑来。

    “那边有一只大家伙。”黑猿妖说:“老大,得想个办法。”

    王雷示意手下们不要贸然行动,拐进房子内的小巷,从小路出来,迟小多探头时一惊。

    前面的十字路口处,蹲踞着一只十余米长的巨龟,看那样子和巴蛇级别差不多,把所有的出口堵得严严实实。

    “吼——”巨龟仰头嘶吼,左右看看,像是才醒来。

    巨龟壳上满布魔纹,一时间被它召唤过来的妖怪有十余只,从天空飞下,停在它的壳上。

    “原地休息一会。”王雷说:“另外找路走。”

    黑猿纷纷散开,形成包围圈,迟小多眼角余光一数,一共七只。

    “景浩呢?”迟小多问:“你们怎么没在一起行动?”

    “我和你不熟,迟小多。”王雷彬彬有礼道。

    迟小多说:“不要这样子嘛,王老师,说说话怎么了,反正待会你也会把我杀掉,对的吧。”

    王雷没理会迟小多,扫视一眼周围的妖怪,妖怪们都不敢说话,显然有点害怕王雷。

    “看什么?”王雷说:“散开,探路。”

    妖怪们攀上屋檐,各自分散,跑了。

    迟小多说:“咱们现在要去中央的圣殿吗?”

    “是的。”王雷看了下表,说:“如果没有估测错误的话,你还有六个小时能活。”

    “我会珍惜这段时间的。”迟小多心想谁怕你啊,说:“我用一个消息和你交换,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可以吗?”

    “什么消息?”王雷问。

    迟小多指指那只乌龟,说:“那是一只旋龟,古山海经上的怪物,水生。”

    “这个消息有什么作用呢?”王雷客气地说,继而用枪顶着迟小多的太阳穴。

    迟小多答道:“古籍记载,它经常口渴,会喝大量的水,甚至吞掉整条河,‘雨以龟为孽’。所以过一会,它一定会去找水。”

    王雷收回武器,说:“大概多久?”

    “估计快了。”迟小多探头张望。

    王雷便注视着远处的旋龟,迟小多说:“轮到我问了,你好像不太喜欢胡新阳啊。”

    “告诉你也无妨。”王雷答道:“胡新阳那家伙才是帮着你们的,被你铲掉,正好解除我一个心腹大患。”

    “什么?!”迟小多傻眼。

    王雷又说:“胡新阳一辈子的目地,就是帮助你男朋友完成轮回,变为天魔。”

    迟小多心想这叫哪门子的帮着我们,只有你才会觉得变成天魔是好事吧。依稀推测出了一点内情,也就是说——

    ——你是血魔的人吗?

    王雷嘴角微微一翘,高深莫测地说:“你很聪明。”

    迟小多明白了,胡新阳和血魔各有各的目地,胡新阳应该是一直在寻找天魔的继任者,不愿圣地再受血魔摆布,在开封时,它的计谋差一点点就得逞了。如果带着魔化的项诚回到圣地,胡新阳便随之有了扳倒血魔的资本。

    归根到底,还是妖魔自己派系的内斗。

    “当天魔一点也不好。”迟小多说:“我宁愿不用他帮忙了。”

    “随随便便,就能延长一千年的阳寿,有什么不好?”王雷答道。

    迟小多:“活那么长有意义吗?”

    王雷:“怎么没有意义?人的历史也不过五千年,一下就活过了整个族群五分之一的寿命,你不想知道一千年后会发生什么吗?”

    迟小多不得不承认这么漫长的寿命,对自己来说确实挺诱惑的。

    “可是就算活个一千年,最后还是会死的。”迟小多说。

    “千年后的事情。”王雷随口道:“又是另一个样子了。”

    迟小多问:“王老师,你是妖怪吗?”

    “你没有用龙瞳看过我?”王雷眉毛一动。

    迟小多摇摇头,说:“你应该不是妖怪。”

    王雷冷笑,迟小多心想王雷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