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138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138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可达小心地沿着墙边的梯级尽量不动声色地下去。

    “带我到两个雕塑中间去。”封离的声音说。

    “到处都是妖怪。”可达说:“你确定它们不会攻击你?”

    九尾狐迟疑片刻,而后说:“会,但是我必须设法降服它们。”

    可达低声说:“去中间就能降服它们?”

    九尾狐没回答,要跳下地,却被可达揪住尾巴,九尾狐四肢乱挠,怒道:“不要碰我的尾巴!”

    可达改为把它抱在胳膊间,按着它的头,九尾狐低声道:“阴阳两位置的中间点上,是圣地灵力流动的地方,当年还在襁褓里的我和胡新阳被匆忙带走,没有获得继任大妖怪的资格,所以现在的身份是不被圣地承认的。”

    “你看到那些符文了么?”九尾狐又说:“我必须沿着阴阳中间那条曲线跑过去,这里才会承认我。”

    可达说:“咱们一出面就会被所有妖怪围攻,直接死翘翘的。”

    九尾狐叹了口气,可达说:“我试试看引开他们?”

    “不要这么做。”九尾狐说:“太危险了,足足两万只走兽。”

    可达说:“你进去也一样的危险。”

    九尾狐说:“我只是想,说不定它们不会来攻击我……”

    迟小多渐渐停下脚步,与轩何志抵达了长条形的宫殿。

    “项诚正在朝这里靠近。”迟小多说:“咱们等他吗?”

    轩何志说:“搞不好王雷还会来,先进去躲着吧。”

    空旷的宫殿内吹来一阵阴风,吹得迟小多有点毛骨悚然。整个圣地里只有这里没有任何妖怪,虽然妖怪攻击人,但迟小多心想还不如和它们作伴呢。

    轩何志抽出唐刀,走在前面,迟小多说:“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离开这里。”

    他开始时觉得说不准的危险,现在想起是什么了——圣地里只有这一块区域没有任何妖怪,一定是因为,连妖怪都不愿意接近这个长方形宫殿。

    “人都来了。”轩何志说:“不想来你又走这条路?”

    “我根本没想过走这条路,王雷选的。”迟小多躲在轩何志背后,战战兢兢地说。

    手上的指环微微发热,那是项诚正在接近的预兆。

    宫殿的大门足有十米高,石门开了一条缝,轩何志闪身进入,迟小多左看右看,跟着进去,片刻后眼睛适应了里面的黑暗,看见大厅内排列着一行行的棺材,一眼望不到头。

    每一个棺材上都贴着一张符。

    “出去吧。”轩何志当机立断道。

    轩何志护着迟小多要退出,突然间黑暗里睁开两只发光的眼睛,千万根利箭朝他们射来!

    “小心!”轩何志大喊道。

    轩何志把迟小多一掀,让他卧倒,双手刀锋旋转,护住身前,紧接着一声怒吼,一只黑色的,全身镶满人脸的,长着翅膀的怪物朝他冲来!轩何志两刀出去,却被一角刺穿了肩胛,长刀脱手飞出,闷哼一声,被穿在饕餮的长角上。

    饕餮头部,景浩的脸现出诡异的笑容,盯着轩何志。

    轩何志左手发抖,全身被提得离地而起,盯着饕餮,嘿嘿笑,因疼痛而全身痉挛。

    迟小多在棺材的掩护下探出头,伸手在地上摸索,抓住了轩何志的唐刀。

    轩何志左手摇了摇,一指门后,示意迟小多快逃出去。

    顷刻间饕餮仰头,把轩何志甩得飞上高空,继而张开血盆大口,要把他彻底吞噬,迟小多不顾危险从棺材后冲了出来,一脚踏上棺材,两手反握唐刀,刀尖朝下,向着饕餮背上那张卢安的人脸直捅下去!

    轩何志在半空中翻身,旋转,手握唐刀一刀劈中了饕餮的角!

    饕餮猛然拧头,发出狂吼,景浩的脸被刀锋划破,饕餮在地上猛滚猛撞,把轩何志甩飞出去,迟小多马上跑过去,从背后两手抓住轩何志的胳膊,把他拖到黑暗之处。

    饕餮在宫殿里乱撞,不住嘶吼,紧接着化为黑气,从门缝里钻了出去。

    轩何志痛得浑身抽搐。

    “嘘。”迟小多惊魂犹定,刚才那一下实在是太危险了,他拖着轩何志的身体,朝棺阵群里退,轩何志挣扎着起来,半身染血,踉踉跄跄,压在迟小多肩上,一路跑进宫殿深处。

    宫殿的尽头是一块立着的巨棺,旁边有四根十人合抱的大柱子,迟小多把轩何志放在柱子后,马上打开水,给轩何志洗伤口。

    “有药吗?”迟小多翻找轩何志的包,轩何志靠在柱子后的台阶上,头顶高处就是巨型石棺,嘴里溢出血,嘴唇不住哆嗦。

    饕餮的角尖锐呈锥形,将轩何志的肩膀刺出了一个血窟窿,迟小多脱下外套堵住,找到药覆上去,却被血冲开。

    “你……听我说……”轩何志抖索着说。

    “不要说话了!”迟小多说。

    “我……不行了,过节……给我多烧一点……纸钱……”

    迟小多:“你不会死的!”

    “清明节、中元节、春节……”轩何志疲惫地看着迟小多,说:“还有我的生日……”

    “好好好。”迟小多说:“你不要说话了。”

    “银行密码是……”轩何志无力道:“帮我……都买成纸钱……一起……烧了给我……”

    迟小多:“……”

    迟小多闻了下药粉,都是活骨生肌的,然而不少是灵药,在禁魔领域内几乎发挥了不了作用,突然他想起,上次受伤时,项诚还在他身上放了一包特效金创药。

    迟小多摸遍全身,谢天谢地,虽然换了几次衣服,项诚却担心他旧伤复发,还收了一包在裤兜里。迟小多马上拆开,给轩何志洒上。

    “止住了!”迟小多说:“现在不要动!千万不要动!金疮药只有这么一点,伤口再崩裂就死定了。”

    轩何志嗯了声,脸色苍白。

    迟小多把轩何志轻轻地放平,跪在他的身边,心想项诚怎么还不来,已经很靠近这里了,难道碰上景浩了吗?

    脚步声响,伴随着人声,有人进来了!

    “他们一定还躲在这里。”王雷提着轩何志的唐刀,走了进来。

    饕餮头上,景浩的脸开了一道血口子,痛苦地嘶吼。

    “我要杀了他们——”

    王雷注视饕餮,说:“你冷静点,不要再吃了,你体内的妖力开始不受控制了!”

    “我要杀了他们!”饕餮怒吼,声音在殿内回荡。

    王雷避开饕餮,打开手电筒,照向地面,看到一道血迹,沿着密密麻麻的棺阵直拖向殿内深处,于是冷笑着沿血迹走去。

    安静的殿内,传来一声闷响,王雷马上停下脚步。

    迟小多躬身穿过棺阵腹地,伸手撕走棺材上的镇妖符。

    石棺内又是一身闷响。

    王雷:“……”

    “什么声音?”王雷道:“你们听见了?去看看!”

    王雷的部下被方才的妖群践踏死了三只,剩下的散开,朝着棺阵腹地前进,王雷用手电筒照进去,迟小多躲在一具石棺后,屏息。

    王雷手电筒一晃,挪开,迟小多又趁机穿过棺阵,把一具又一具石棺上的镇妖符撕走。

    “什么人?!”王雷喝道。

    几只黑猿妖围着一具石棺,石棺内响动声不绝,饕餮仿佛找到了目标,踏上棺阵,朝着那石棺直冲过去。

    “等等!”王雷喊道。

    饕餮冲到石棺面前,一声巨响,棺盖被里面的妖悍然掀开,跃出一只腐烂的怪物,左手持长戟,挽了个枪花,朝饕餮的面前直刺而去!

    饕餮爆发出怒吼,张开巨口,将那腐尸连着长戟一起吞进了肚子里!

    世界恢复安静,迟小多胆战心惊,远远看着饕餮,王雷松了口气,以手电筒照向饕餮。

    “不要再吃了!”王雷道:“最后一次提醒你……”

    话音未落,饕餮腹部倏然炸开,伴随着腐尸的怒吼,那被吞噬的腐尸冲出了饕餮的身体,扫开长戟,将冲上前的猿妖扫得直飞出去!

    迟小多当即就傻眼了,饕餮消化不了那东西?!

    饕餮的腹部飞速愈合,上前与那腐尸撞在一起,一爪子将腐尸拍得稀巴烂,盔甲四处飞射,然而更多的石棺盖飞起,破碎,迟小多回过神,夺路飞奔,不停地撕掉符咒。

    殿内的打斗天翻地覆,腐尸越来越多,迟小多已忘记撕了几张符,及至冲到一具石棺前,棺盖突然飞开把他吓了个半死,忙狼狈逃离,棺中爬出一具尸体,却未注意到迟小多,被饕餮搏斗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

    迟小多近距离看到尸妖,终于明白到为什么这里没有妖怪,原来尸妖根本没有被光团封印,而是直接镇在了棺材里!

    可是这是什么妖怪?僵尸也能成妖吗?!

    迟小多脑海中飞速闪过一个名字——

    ——战死尸鬼!

    迟小多手足并用,从棺材阵里爬过,一边要放出战死尸鬼,一边还得小心不被它们发现,饕餮身上已被不少尸妖挂住,乱冲乱撞,摧得石棺破碎。更多的战死尸鬼复生,朝着饕餮前赴后继地冲去!

    应该够了吧,迟小多担心自己小命,更担心轩何志,轩何志受伤不能动,不说被攻击了,哪怕被踩到一脚可不是玩的……幸亏没有战死尸鬼到柱子后面去,全在围攻饕餮。

    这群妖怪太友好太上道了,回去一定让你们大王重赏!迟小多在心里给悍不畏死的战死尸鬼们疯狂鼓掌,突然又观察到了一个现象。越朝大殿尽头的石棺跑,放出来的战死尸鬼好像就越没那么臭。而攻击饕餮时也就越厉害。

    苏醒的时间也显得更短。

    是越靠近里头,修为就越高么?

    迟小多迅速跑到柱子前,把最里面的一排石棺上符纸全部撕开。看也不看就朝里面跑,棺盖不到一秒便飞射出来,出现了六个银光闪烁的首领,各用不同的兵器,朝着饕餮飞射而去!

    迟小多下巴掉地,朝高处退,心想你们完蛋了……

    饕餮已不堪负荷,伤痕累累,既要把战死尸鬼扯烂,又要躲避攻击景浩头颅的长戟与暗箭,王雷等人扛起机关枪,开始扫射。

    “找到了!在那里!”一只猿妖大叫道。

    王雷无意中瞥见迟小多,当即把机关枪一收,跃上棺阵,飞奔向迟小多,迟小多暗道糟糕,退后时碰到那中央的巨型石棺。

    王雷掏出□□,迟小多马上躲到石棺背后,看到一条腐朽的锁链,扒着锁链朝上爬,然而锁链日积月累,早已锈蚀,上面贴着的一大排符纸哗啦一声全部垮了下来,王雷快步冲上高台。

    迟小多从石棺后一个飞跃,要冲下台阶,躲向柱后。

    就在王雷即将抓到迟小多的那一刻——

    轰然巨响,全部石棺上的镇妖符破碎,棺盖被无形的巨力掀飞。

    中央石棺竖着的盖子炸成齑粉,朝着四面八方飞射,迟小多衣领一紧,被长戟挑得离地而起,王雷挨了当胸一掌,犹如炮弹般倒飞出去,口中鲜血狂喷。

    “谁人斗胆!在本王面前放肆——!”

    迟小多心想大王你来了!大王你太英俊了!好的大王,是的大王,谢谢大王!

    战死尸鬼王来了!我看你王雷这次怎么办!

第99章 蛇王

    战死尸鬼王身高两米四,身材魁梧,一手揪着迟小多胳膊,把他提着,另一手握兵器,怒喝一声,宫殿中所有符咒飞离石棺,在空中自动起火燃烧,紧接着两万具棺材内的战死尸鬼全部复生。

    “喝——!”

    战死尸鬼兵士一醒来便自动列队,举起长戟,朝着饕餮直冲,饕餮被数十把长戟挑着,叉出了殿外,王雷踉跄爬起,逃出殿外。

    “给我冲锋!”战死尸鬼王怒吼道。

    兵士整队,一起冲杀出去。

    “你确定在这里?”周宛媛问。

    “那只猩猩逃离的方向就是这个地方!”齐尉道。

    两人沿着长街跑来,看到一只黑猿妖提着齐尉的包,跑向长方形宫殿。

    “大人——”猿妖跑向王雷。

    然而王雷夺命狂奔,跑出了宫殿,背后紧跟着饕餮,周宛媛喊道:“是王雷!”

    齐尉追上去一脚横扫,两人打了个照面,王雷未料齐尉居然也在这里,匆忙交手格挡,齐尉另一脚飞起,踹在王雷胸膛。王雷被踹飞,背部撞到紧随其后的饕餮,带着它一起摔回台阶上。

    饕餮大声嘶吼,要夺路而逃,齐尉却喊道:“抓住王雷!别让他跑了!”

    周宛媛一巴掌把猿妖抽得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夺过齐尉的包,王雷眼里现出恐惧,转身跑向宫殿,齐尉和周宛媛飞速跨越台阶,跑向王雷。

    就在这一刻,大门轰然洞开。

    “不……”王雷吼道,“跑!”

    齐尉一怔,随之而来的是宫殿内,共计两万名战死尸鬼将士排山倒海地冲杀出来。

    周宛媛:“……”

    齐尉和周宛媛马上一个急刹,飘移,转身没命逃跑,饕餮追在两人身后,王雷又追在饕餮身后,两万只战死尸鬼手持兵器,身披重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