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20章

自在娇莺-第20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黄帝的嫡系后代姓公孙,炎帝的嫡系后代姓姜,他们谨遵祖宗的命令,发现张大勇这把关键的钥匙终于出现,自然走上前台表态愿意奉之为主,只要用利益拴住张大勇,大勇自然不好意思为蚩尤做事,魔神复活之路也就被掐断了。

“近期炎帝的人肯定也会找上你。”蚩尤说。

张大勇呆呆地坐了一会儿,“那邹子生和屠雪呢,他们代表什么人?”

蚩尤笑:“那是我的后人,邹姓和屠姓是蚩尤的嫡系姓氏。他们将是你忠贞不二的仆人,不过别误会,我和他们没联系,是他们自己找上你的。”

张大勇苦笑,“仆人?主人?我他妈宁可没有这回事!死人才是最可靠的,黄老哥和炎老哥的后人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你是说干脆杀了你,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蚩尤瞪眼,大力摆狗爪:“不不不,那不可能,游戏不是这么玩的,他们没胆量挑战祖宗的遗命,就算有个别人敢冒大不韪,我的后人也会拼了命保卫你的安全,再说还有天上的神仙看着呢。”

张大勇稍稍安心,皱眉看着他:“你当年真的……那么可恶,让人家惦记了你几千年还不让你复活?别扯没用的,我想听真话。”

蚩尤正色道:“虽然我杀意深重,但不会滥杀无辜,我手下有大批忠于我的将士,名人异士多了,难道他们都是傻子,会为了一个暴戾不堪的人卖命?”

大勇慢慢点头。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对蚩尤还是有一些了解,作为高傲的大魔神殿下,对方说谎的可能性可以说接近于零,就算他张大勇是那枚倒霉的关键性的钥匙,人家也没必要对他撒谎,何况,这种谎话只要找到黄帝和炎帝的后人就能戳破。

蚩尤又道:“说白了,还是战争惹得祸。世上本没有正义和邪恶之分,因为有了人,有了人的纷争,才慢慢有了正义和邪恶的概念,但是像战争这回事,谁能肯定哪一方是正义的,哪一方是邪恶的呢?尤其像我和黄帝、炎帝间的这种战争,既不是侵略也不是灭族,何来正义邪恶之分?”

大勇再次点头,细想蚩尤的话,确实是非常有道理的。

想起还没问最重要的问题,他装大方:“老哥,到底你的封印要怎么解除,兄弟就帮你一把,不过先说好,别是拿我的命祭你就行。”

蚩尤神秘一笑:“我要你的命干嘛,现在还不能说,时候未到也,不可说不可说哈,反正你只要知道对你没坏处就是啦,咱们是兄弟,我还能害你怎么的!靠!”

“贱笑。”张大勇不满地嘀咕,倒也没放在心上,他是典型没心没肺型,笃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的道理。

等等!

他眼睛忽然直了。蚩尤刚才说炎帝的后代姓姜!

姜……江……难道大个儿江山是……

他紧张地道:“这两天你是不是查到了什么,我是说关于江山的死?”

蚩尤叹息:“你终于想到了。不错,我查到江山4岁时随母亲改嫁,以前他的确姓姜,他父亲是一家单位的小头头,炎帝的后人,可能炎帝的家族并非公孙家族那种显赫家族,所以到现在也没有出现为他们出头的主心骨,我们只有等了,我相信有你在,炎帝的人一定会找上你。”

大勇寒毛直竖。

一个谜底揭开了,又生出一个新的谜团。

到底是谁用子母河的神水玩炎帝的后人,江山的死,会不会是受他张大勇所累……

唉,头痛,不想了!

他秋后算账,狠狠瞪向蚩尤:“**,我说我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怎么惹上这么多大人物,敢情都是因为你啊!你个死狗!”

一把掐住蚩尤的脖子,玩命的晃。

战神蚩尤从嗓子眼里发出嘶呜:“呃……饶命饶命,我再……再教你……你一个逃命的……的招儿,总……总可以了吧……”

“收到。”大勇打个响指,放了他。

蚩尤大白狗用爪子用力揉颈部,“丫的你也不怕我咬死你!喂,你是不是知道我的神力为了调整方天戟耗费得七七八八,故意整我的吧?”

“然也,嘿嘿。别忘了拜你所赐,我现在脑域开发了10%哦。”大勇得意地笑。

“**!”蚩尤捋了捋头发,寻思一下,“逃命呢,是一门大学问,瞬间移动当然是最棒的,既然你短时间学不会,就教你一个装死的招儿吧,保证万试万灵。”

“装死?”大勇面露不屑之色。

蚩尤狗眼一瞪:“切,你瞧不起装死?跟你说那可是门技术活,含金量钢钢的,效果可以跟隐身术比美,它的原理是这样的……”

嘁嘁喳喳。

随着蚩尤的解说,张大勇喜得抓耳挠腮,向魔神学习两种咒语直到第二天的下午,总算学完时,才想起唐小莉和任紫衣已经睡了超过16小时,赶紧让蚩尤附到他身上,把二女唤醒,好嘛,那二位起来半天还东倒西歪,结果每人被学校记旷课一天,二女想破头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睡那么久,最后还是唐小莉同学怀疑到张大勇身上,不管他如何喊冤抗议,对他施以戴高帽点天灯坐飞机之刑。

让唐小莉和任紫衣不解的是,张大勇第二天起来生龙活虎,走路都牛B哄哄的,原来这位哥哥自觉掌握了两项神奇本领,天不一样了,地不一样了,连精神气儿都分外足了,怎能不爽。

大勇分别送了她们到校,摸起电话给邹子生打了一个,“小子,今天到时间了,吩咐你的事办妥没有?”

嘿嘿,咱也尝尝老大的滋味。

“大哥,你在哪间教室?哦,我马上到,你等我。”

没几分钟,邹子生坐到他身边,坐下前还是一脸岩石相,转过来对着他时已经变得春风满面,这变脸够功夫。

邹子生递给他一只手机:“老大,搞定,你要他死,他绝活不过下一秒钟。”

张大勇狂汗,“废话,当我是黑社会哪,我要他死干嘛,我是要他归案,这样吧,叫你的人把他送到市局去,我也得去。”

“了解。”邹子生拨通电话,照着他的话吩咐下去。

大勇不得不佩服这些世家家族的力量,警方都束手无策,到他们这儿迎刃而解。不过这事还得分开说,警方人手有限,顶多动用一个专案组,邹氏为了他听吩咐则不知要运用多少人,当然效率要高一些。

老师来了。

他哪还有闲工夫上课,和那名年轻的助教随便喷了一个理由就和邹子生一起冲了出去,本想去打车,邹子生引他到了楼前的停车场,拉开一辆长城哈弗的车门恭请他坐进副驾驶,开车驶出学校。

“老大,对不起哦,我的车既不是奔驰也不是宝马。”他说。虽然这样讲,但他脸上一点没有愧疚之意,只有深切的自豪。

大勇挥挥手,“奔驰宝马是恶俗的东西,大街上看得都恶心了,**洋鬼子吹的这么好那么好,还不是常出问题,换个CD机要3千,撞成JB样气囊还不出来,前几天新闻刚报过又一个砸奔驰的,还有以前拿驴车拉宝马的,国产的好,国产车便宜,实惠,等我以后有钱了买车也买国产的!”

一番话说得邹子生非常高兴,感觉新认的这位老大很合自己胃口,兴致一来,忍不住道:“老大,这车送你了行吗?不错的哦,2。8T两驱豪华型,柴油机器。发动机已经磨合好,内饰装的不好的地方都改好了,新车的味也放干净了,你就直接拿去用就行。”

大勇吓了一跳,“不行不行,那哪成,你请我吃顿饭我屁颠屁颠就答应,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可不能要。”

“嗨,这么点小事老大别推了,一台小车而已,又不是飞机大炮,就这么定了哈。”邹子生抄起电话找秘书,让他立即着手办张大勇的驾驶执照。

张大勇掐了掐大腿,才确认自己没有做梦。

嘿嘿,做大家族的主人不错的嘛,那么要是接受公孙家族的话,是不是可以和公孙小怜“玩一玩”啦?

哈哈!

第十章 前奏

再次见到钱眼儿,大勇鼻子一酸。

好好的一个人弄的人不人鬼不鬼,头发像乱草,衣服像垃圾,他这是何苦,人民警察虽然偶尔会造成冤假错案,那也只是偶尔,他没做过,怕个鸟。

“这次别跑啦,在里面好好改造,哥哥等着你。”大勇拍拍钱眼儿的肩膀。

“哦哦,我会的……嗯?”钱眼儿一开始还下意识地点头,忽然觉出不对,瞪他:“靠,你巴不得我早死早超生吧,不是我做的我凭什么坐牢啊,一边儿去。”

宫娜一皱眉:“赵元同学,请你注意说话的场合。”

钱眼儿立即道歉:“是是,请政府原谅。”

大勇哑然失笑。这小子还知道管警察叫政府呢,没准是二进宫。

钱眼儿和他处了一年多的室友,自然知道他什么意思,没好气地道:“我看电视学的不行啊。”

大勇举手:“行行,我说,这次你就安心配合警方吧,把你知道的、经历的都说明白,只要你是清白的,警察不会冤枉你,对吧?”

宫娜见他望向自己,知道他是要自己表态,捋了一下秀发,“当然,有句话很老,但我还是要说,我们不会错怪一个好人,可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O啦,钱眼儿,那我们就放心地走啦,你父母那儿我会通知的。”

大勇再一次向钱眼儿告别,然后叫上和黄子文说话的邹子生,这一次真的走了。在车上大勇就给钱眼儿家里打了电话,老人家立即表示动身赶来。唉,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但愿钱眼儿没事。

12月31日和1月1日晚,本校新年音乐会分两天举行。没办法,全校加上研究生和留学生一万多人,礼堂只有5个,1大4小,大家都在元旦当晚开晚会是轮不开的,大勇这一组因为有公孙大小姐和邹子生,毫无意外的搞到了学校最大的那间礼堂,而且时间是在1月1日晚上开。

音乐会七点半正式开始,七点多一点人就差不多到齐了。

大勇坐在唐小莉和任紫衣中间,左顾右盼,大饱眼福。

本校的帅哥靓妹数量在全国大学都数得上,比例很高,加上今晚又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个个穿的光鲜漂亮,连某些恐龙青蛙同学都刻意打扮一番,在礼堂悬挂的水晶吊灯的映照下显得也不那么影响市容了。

“喂,你掩饰一点不好吗。”唐小莉掐他一把。

他突然把头往回缩。

“喂喂,你干嘛?”唐小莉不解地往两边看,随即一呆。

正向任紫衣身边的空位走来的那个小妞,不是公孙小怜吗,拜托!

张大勇差点躺在座位上。这位仙女是他现在最怕见的人之一,他还没想好怎么答复她。

接受?肯定不行,他和蚩尤已经成哥们了,怎好当他敌人之主。

拒绝?对一个倾国倾城千娇百媚的绝世美女说不,他不忍心。

所以这些天他一直采取逃避的办法,连校花的电话都不敢接,碰到的话离老远就要逃开,今天惨了,实在避无可避。

“Hi,小妹妹,你好美喔。”公孙小怜坐到任紫衣身边。

“……Hi。”任紫衣嫩脸有点红,颇有点手足无措,公孙大小姐的美貌让她这个无敌小美女都觉得目眩。

“你好,小莉妹妹。”公孙小怜又跟唐小莉打招呼。

唐小莉的脸竟也红了,“你好,小怜姐姐。”

张大勇直觉好笑。看不出唐小莉也有断背的潜质,强大。

也许是他的眼神太淫荡了,腰眼大痛,哎哟一声,刚想瞪眼骂唐小莉,就听公孙小怜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主人,今晚为小怜加油好吗,小怜将为您争得最多最响亮的掌声!”

大勇看向她娇艳的小脸,奇怪的是任紫衣对她的话毫无反应,又转头看一下唐小莉,也是一脸平静,难道是传说中的传音入密?

公孙小怜捂嘴一乐,“主人不用怀疑了,我虽然功夫不济,心灵感应这点小事还是可以做到的。”

大勇挪了挪屁股,心想你谦虚大了哦,黄帝的后人还用得着练功夫,秀逗。

“那个……小怜,有件事要和你说……”大勇侧过脸。

三位小妞一齐转头看着他。

“呃……祝你成功。”他识相地结束了通话。

公孙小怜笑意嫣然地点头:“谢谢大勇。”

唐小莉悻悻的。虽然对这位仙女兴不起嫉妒之心,但不代表她没有本能的抵抗,一旦她发现公孙小怜试图侵犯她的权益,她会毫不犹豫地反击,当然,现在为止还没发现这类迹象。

既然公孙大小姐到了,想必和她针锋相对的那位应该也到了。大勇往旁边一看,果然发现邹子生坐到了唐小莉身边,该先生见他的眼光望过去,给了他一个“我们是一伙”的眼神。

哎,这二位算是瞄上俺也。

七点半,新年音乐会准时开始。

也不知组织者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竟然让两个外国留学生上去当主持人,头发染成黄毛的男生是个高丽棒子,染成红毛的女生是个倭球瓜子,都长得平平无奇。他们说中国话大家还勉强能听懂,当说英语的时候连教授级的老学究都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