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19章

自在娇莺-第19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张大勇更觉不可思议,勉强扯了扯面皮:“你,你是不是认错了人啦?我一个小人物,跟贵集团没来往。”

邹子生正容道:“绝对没有,张大勇这个名字现在对我们来说如雷贯耳,大哥,给个面子先握个手吧,我举半天啦。”

看不出这块岩石人还有点幽默感。张大勇深吸一口气递上自己的大手。难道这世界已疯癫,张大勇三个字如雷贯耳?我呸!

他失魂似的看了看两位女伴,女二位的表情也没好到哪儿去,转回邹子生处,人家还是一副诚恳到了极点的态度,正恭候着他,无论怎么看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大勇不禁有点怀疑,难道他像三流剧集里写的那样,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富贵老爸?

靠,问题严重了,上升到亲子鉴定的高度了都!

不过,从平民一下子变成亿万富翁,世上没有几人有这种机会吧……

“大哥,您的口水快过河了。”邹子生说。脸上似有一丝笑容,但绝不是嘲笑,而是那种善意的笑。

“啊啊。”张大勇连忙吸了一下口水,想了想,试探着道:“我真有件事需要帮忙,我要找一个人,名字叫赵元,身高……体重……所学专业……”

邹子生给他一个立正:“是,三天内必有消息。”

“哇噻,强大啊。”张大勇用力一拍他的肩膀。

邹子生微笑:“大哥,黄子文您认识吗?”

“认识认识,怎么?”

“他是我堂弟,随我婶婶姓,我们这一辈中间都叫子。”

“啊……那太巧了哈。”大勇强笑。

这又是一件让他诧异的事。绕来绕去,好像越来越多的产生关系了,自从碎尸案发生后,好像有一张网在慢慢罩下来,他就是网的中心。

邹子生向他微微俯身:“公孙小怜来了,相信我,绝对不要接受她家。”

大勇未来得及反问他什么意思,校花大人已经婀娜的走了过来,这次身边跟着一名帅气的男子,一副愿意为其赴汤蹈火的慷慨激昂的样子,看着就好笑。

公孙小怜剪水般的眼神在邹子生身上转了一圈,见他未为所动,淡淡一笑,将注意力转移到张大勇处,“张先生,你好,咱们可以单独聊聊吗?”

张大勇下意识地就想张嘴说好,胳膊已被邹子生捏住,只听他毫不客气地道:“对不起,我大哥没兴趣,他还要陪我喝酒。”

公孙小怜扫了邹子生一眼:“我似乎没跟你说话吧,邹先生有权代表大勇?”

邹子生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你还大勇,你和我大哥很熟吗!”

公孙小怜淡淡道:“是啊,是很熟啊,我叫他大勇,他也叫我小怜啊,这世上能这样叫我的人,除了我的长辈就是他啦。”

张大勇不明白本校最杰出的男女生为什么为了他吵个不停,偏偏双方都对他不错,他又不好说什么。想到不论男女对着公孙小怜都会受到强大压力,他心虚地看向唐小莉,女友的脸已经有发黑的迹象,呜,今晚完蛋了!

公孙小怜似乎感应到什么,忽然不再坚持,“好啊大勇,那我就在这儿说吧。”

“好的好的,小……小怜,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张大勇忙点头。

听他叫得亲热,唐小莉和邹子生同时撇嘴。

公孙小怜凝视着大勇,笑得颠倒众生,说的话却震慑了所有人:“大勇,我们公孙家族愿意奉你为主,终生不起违逆之心。”

张大勇彻底傻掉。

第八章 神裔

月光如钩。江水如银。

唐小莉已进入深度睡眠,大勇出了卧室,到客厅倚窗望江。

他掏出一支烟叨在嘴里,想了想,又收了回去。吸二手烟的人所受的毒害比吸烟者还大,他不想女友和小衣被熏一整夜。

事情已过去两天,他眼前又浮现出圣诞舞会的情景。

他没有想到,公孙小怜竟然是公孙家族的小公主……

每个国家都有一个家族被称为第一家族,不一定是最富有的家族,但在政治上拥有的影响力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公孙家族在中国就有着这样的地位。

他抱起双臂。

中国政治和经济两大家族,忽然同时表示要以他为主,谁能来解释一下到底他**发生什么事!

“我来如何?”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他回过头,就见一条洁白的大白狗站在身后。他大喜过望,登时忘了问心中的疑问,上前一步揪住它耳朵,“好你个小子,一跑就这么多天,你去解十大谜题去了啊,再不出现我阉了你!”

可怜的上古战神叫:“哎呀哎呀,你松手松手,好疼!”

张大勇吓得连忙放开手:“你鬼叫什么,这是半夜,别把她们吵醒。”

大白狗甩他一眼,用前腿摸耳朵:“安啦,我早想到啦,用了神术,就算你在她们耳边放炮仗她们也不会醒。”

靠,又是神术!

大勇羡慕的什么似的,双眼放光:“哇噻,这神术帅,当个合格的淫贼必备的技能哈,教给我行不?”

蚩尤继续鄙视他,“就你这身板,再练八百年吧。”

“靠!”大勇极其不爽,牢骚道:“你是不是骗我,我看人家小说里的小小神,说给谁什么神力都手拿把掐的,分分钟搞定的事,到你这儿怎么就这么难,还吹什么大魔神,我看土地爷都比你强!”

蚩尤无语。

似乎现在不给他点甜头不行了,想了想,他决定教给大勇一套咒语。

大勇眼睛一亮。咒语,是一个庞大的体系,不管是外国和尚还是中国道士,或者古代现代的神话传说,咒语都充当了相当重要的作用,在他看来也是非常牛B的,虽然不能像蚩尤那样随意念驱动神力,但只要有效果,谁管它的过程怎么来的。

“咒语产生的威力和念力的是一样的,缺点就是生效慢一点,因为不管你说的多快、咒语有多么短,总要念完才行,但好处就是不需要你有太高的体能,嗯嗯,以你的体能……相信每次用完休息12个小时,应该不至于对寿命有影响。”蚩尤说。

大勇吓了一跳:“需要休息我能理解,怎么还跟寿命有关?”

“因为你是凡胎啊,人品问题。”蚩尤好不容易有机会打击他,自然不遗余力。

大勇权衡一下,终究受不了神术的诱惑,搓着手道:“好好好,我都知道了,那快教我吧。”

蚩尤点头:“嗯,你想学哪方面的?”

“这个……”大勇仰起头冥思苦想,嘴里嘀嘀咕咕:“偷银行的……杀人的……爬墙的……学哪个好呢……”

蚩尤用狗爪子踢了他屁股一脚:“靠,你就这点出息,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告诉你说啊,神术不能用在不道德的目的上,否则就会失效,《崂山道士》看过没有?”

大勇失望,不过想一想也是的,如果什么都可以用神术来办,那世界不是变成天堂,而是变成地狱。

斜眼一看蚩尤的长脸仍很不高兴,嘿嘿笑道:“逗你玩呢你还当真啊,我至于吗我,我是好市民,杀人放火抢钱的事也就你那德性的人能干得出来,切。”

蚩尤:……

大勇拍拍手:“这样吧,我就学瞬间移动吧,像你那样来无影去无踪,行不行?”

蚩尤道:“行倒是行,但是瞬间移动不仅是一个咒语那么简单,它涉及到空间位移这门学问,你就得先学会在头脑中构建整个地球的冥空三维图,这个过程以你的智力,怎么也得要十年吧……”

大勇的眼珠子差点掉下来,“靠,十年!你玩我啊!你不是说附到我身上要接驳什么神经系统吗,我能不能共享你的记忆,比如说,那些咒语?”

“很遗憾,不行,”蚩尤说:“要是我封印解除还行,现在我这点神力能借你的身体感受一下世界就不错了,想和你共享记忆做不到。”

“**。”大勇狠狠一捶手。

“这样吧,”蚩尤其实已有计较,见逗得他够了,便道:“我把我的一件兵器送给你吧,召唤它的咒语很简单,你一学就会。”

大勇先是很高兴,转而疑惑地道:“你的兵器?不会像金箍棒似的重13500斤吧?”

蚩尤摇头:“没那么夸张,只有7600斤。”

大勇额上现出三道黑线。

蚩尤赶紧护住耳朵,“别急,听我说!”

大勇仍然作势欲抓,“一口气说完,否则今天你的耳朵就别想要了。”

白狗向后一跳坐到沙发上,“嘿嘿,7600斤在我的兵器里只算小字辈的,当年和黄帝、炎帝那两个老不死战斗,我最爱用的是由盘古送我的八荒神锤,重32000斤,那才是真正的移山倒海呢,我们……”

大勇吧嗒吧嗒嘴:“不感兴趣,您老人家用1亿斤的也不关俺的事,俺只关心俺能用多重的,别跟我说没办法。我才想起来,您老人家被古代人尊为兵器之神,金属冶炼和兵器的制造就是从您这儿开始的,不可能这点事也做不到吧。”

白狗同学吸了一下鼻子,“放心放心,这个7600的你就能用,我做点手脚就是了,不过咱先说好了,您先生还是轻易别用它,对人类来说它的攻击力太强,7600斤啊那可是,别说人,就是坦克也受不了。”

大勇越听脸越白,“哎哎哎别呀,你这不是害我吗,哦,敢情您老先生送我一件进监狱的瘟神啊,换一个换一个。”

“你听我说完嘛,”蚩尤随手一招,狗爪子上出现一支似枪非枪似棍非棍的兵器,“这是神兵懂吗,它是有灵性的,我教你三段咒语,第一段是召唤咒语,不受任何限制,召之即来挥之则去;第二段是控制它长短粗细的,最长二十米,最粗碗口粗,最短最小有如一根钢针;第三段咒语,就能控制它的威力啦,你可以看情况办,有初级、中级、高级和超级。我现在就降低它控制端的重量,这样你就可以极小的体力拿动它,而攻击端的重量是它本身的重量,如何,方便吧?”

“哇,听着比金箍棒还牛,我看看。”大勇伸手就去接。

蚩尤吓得一让:“好小子,你不要这条胳膊啦,现在它的重量刚降到180公斤,你拿不了的。”

大勇慌忙收回手,“你小心哈,别把客厅的地搞塌了。”

“安啦,”蚩尤手指一绕,那兵器倏的化作一团金色的光圈,“一般的楼板每平米平均预承重都超过280公斤的。”

大勇这才安心。过了一会儿,蚩尤把那兵器递给他,“试试。”

大勇拿了一下,手猛烈往下沉去,幸好蚩尤一狗爪捞住,不然他的脚巴丫子就要被砸成肉饼。

蚩尤撇嘴,“切,40斤都拿不动,你可以去死啦。”

大勇吃瘪。这能怪他吗,人的肌肉组织就是这么设计的,若只是提起来50斤也没问题,但你把50斤重的东西横着舞起来试试,累死你!

就这样一人一神不断地试,最后试出大勇可以自由舞动、基本不必理会时间的重量是……250克,简称250……

大勇的表情讪讪的,蚩尤的长脸坏笑:“哈哈,说你身体烂渣一堆,你还不服气。”

大勇借观察那兵器,不理他。

这块神兵现在的状态长约1。3米,黑色圆柱形棍身的顶端不是枪头,而是一个散发着暗红色光晕的火焰状的东西,那光晕很淡,不注意看发现不了,因为它不断在作挥发状的腾动,如果你想看清那火焰的细节是看不清楚的,只知它是尖的。神兵通身没有任何接缝,摸着既光滑又留手,也不知是什么材料做成的。

大勇是越看越爱,爱不释手,“喂老哥,它叫什么名?”

蚩尤道:“这是黎的爷爷送给我的礼物,名唤火焰方天戟,听说能发出三味真火呢,不过对我用处不大,就没怎么研究,送给你了。”

“火焰方天戟……这名字帅……”大勇怜惜地抚摸戟身,随口道:“对了,那个黎是谁啊,他爷爷怎么有这好东西?”

蚩尤的表情一下不爽了,“就是祝融。”

大勇抬头看他,“发现取火方法的祝融,火神祝融?”

蚩尤点头,眯起眼:“也是黄帝老儿的得力手下。”

大勇脑海里各种想法电闪而过,他突然不急着学咒语了,想起这两天的疑惑,他坐到蚩尤身旁,“好了,和我说说吧,公孙家族和邹氏集团为什么突然对我那么好。”

蚩尤沉默片刻,缓缓道:“他们,都是神的后裔。”

大勇呼吸停止。

第九章 抓获

世上本没有路,因为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世上本没有锁,因为人类文明发展的进程需要锁,也就有了锁,有了锁自然有了钥匙。

张大勇就是一把钥匙,唯一一把能解开蚩尤封印之锁的钥匙。

蚩尤是当年臭名昭著的大魔神,虽然被禁了几千年应该收敛了不少,但神仙也不敢保证解开他的封印会发生什么事,要是他还像以前那样暴戾,造成生灵涂炭,那是正义的一方不能容忍的。

所以黄帝、炎帝都留下代代相传的遗命给后人,吩咐他们为了制止蚩尤解开封印就算搭上整个家族也在所不惜。

黄帝的嫡系后代姓公孙,炎帝的嫡系后代姓姜,他们谨遵祖宗的命令,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