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21章

自在娇莺-第21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磕芴彼涤⒂锏氖焙蛄淌诩兜睦涎Ь慷悸冻瞿涿畹谋砬椤撕腿毡救怂涤⒂锏谋鹋ぞⅲ还獾厍蛉耸懿涣耍质懿涣耍裣梢彩懿涣耍

“亚洲人里中国人最有语言天赋,学什么像什么,你认为呢?”大勇和唐小莉换了位置,问邹子生。

“哈哈,我发现老大说的话都是真理。”邹子生开心地笑。大家族的世子一般很少享受到真正的友情,大勇对他来说真的是一块朴玉。

大勇看着那韩国男生和日本女生在台上调侃,不屑地道:“我发现高丽棒子比倭球瓜子还恶心。”

邹子生优雅地笑:“是因为前段时间有新闻说他们申报汉字是他们的文化遗产吧?”

大勇到唐小莉手里掏了一把爆米花:“**,把端午节抢去还没找他们算账,现在又想抢汉字,那个韩国教授竟然说汉字是朝鲜人先发明的,操!人可以下流,但不能无耻!”

邹子生大点其头:“是可笑之极啊,不过后来韩国媒体说汉字那条是假新闻,误会,姑且相信他们一次吧。”

大勇又到唐小莉手里抓爆米花,嘴里含混不清地道:“所谓无风不起浪,小生啊,你不要那么天真好不好,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小,小生?”邹子生狂汗。

“这一点我也同意,这世界好危险,我们应该时刻保持戒备。”大勇身边一个无比动听的声音说,却并非唐小莉。

大勇身体一僵,转头看,就见公孙小怜正朝他展颜微笑。

邹子生冷哼。

大勇偷偷碰了碰他,示意他别总是针对人家。他知道邹子生不仅不可能追求公孙小怜,还非常厌恶她和她的家族,但毕竟那是N辈子以前的事了,现代人干嘛还揪着老祖宗的交待不放,累不累。这些天他一直在想怎样处理眼前的事,渐渐有了一点眉目——准备基于他一向的处事哲学,利用他这个钥匙的身份,给三家人讲和。

邹子生挑挑眉毛,看在老大的面子上不再出怪声。这时他忽有所感,向某个方向破天荒殷勤地笑了一笑,低声和大勇说了句什么。

大勇向那个方向看了看,点头示意。

公孙小怜眼波流转,轻轻将双腿交叉。

张大勇眼睛下的皮肤一跳,彻底被她惊心动魄的腿部曲线电到。真佩服她,虽然双腿修长,礼堂前后座位的距离也短,她仍能将双腿交叉,将女性独有的娇小和柔韧性显示得淋漓尽致。

美人手里的一个纸袋向他倾斜着,他刚刚咽进去的爆米花正是取自它。难得这位绝世美女,此刻竟然像传说中的女仆一样恭敬柔顺。她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貂皮短大衣,领口露出鹅黄色的高顶毛衣,高耸的胸部完美的曲线让他不敢多看,慌忙正过脸。

男人是一种酷爱胡思乱想的动物。

他的眼睛是不看了,脑袋却停止不了想念:女仆……校花……明星……胸部……

有那么一瞬,他仿佛进入了幻境。

豪华房间里的松软大床,公孙小怜身穿性感女仆服举着零食伺候他……吃饱喝得,他伸出大手抚摸女仆嫩滑的脸蛋,把她拽上床,大力撕掉她的制服,然后虎叫一声扑到她身上,带着**神族美少女的变态意愿突破她神圣纯洁的禁地,享受那无与伦比的快感……

公孙小怜何等冰雪聪明,怎能不明白他那快要烧着了的眼神代表什么,白如凝脂的美面一下飞满红霞,迅速低下头,轻轻咳嗽。

大勇回魂,“啊啊,今晚的月亮真圆啊。”

任紫衣:……勇哥,您老人家有点创意好不好。

音乐会一项项地进行下去,邹子生的歌唱得非常好,起码比那些慢男、我行我锈、猩光大道出来的男生强,很快,音乐会到了压轴戏最后一个节目——公孙小怜的歌曲。

第十一章 刺杀

各位读者朋友,祝圣诞、元旦快乐,喜欢就收藏、投票

*****************************************************************

公孙小怜站在麦克风前,先用几秒钟的时间环视一圈。

台下所有人只觉她的目光像春水般温暖、荡漾,盈盈铺开,都产生一个感觉:校花看到我了。

和其他明星上台时欢声雷动完全不同,全场鸦雀无声。

公孙小怜启朱唇,奏仙音:“各位同学、老师、朋友们,今晚我要演唱的歌不是我自己的歌曲,因为我的歌都是青春少年的那类歌,而我要唱一首励志歌曲,这首歌名字叫做《Bewhatyouwannabe》,直译过来是《成为你想成为的》。谨把此歌敬献给对我非常重要的张大勇先生,大勇,我想对你说,只要你想,你就能成为你想成为的人。谢谢大家。”

人群哄响,火山爆发。这话说得太暧昧,又太直接,等于是枪毙了所有觊觎她的男人。

痛哭者有之,诅咒者有之,歇斯底里者有之,不光男淫们暴走,连女淫们的眼光也变成探照灯,都想揪出那个夺走芳心的可恶张大勇是谁!

大勇缩成蟑螂大小。真后悔今晚跑这里来,深切怀疑自己有没有本事安全返家,幸好先前附近坐着的人并未发现他和公孙小怜坐在一起,否则他早被分尸了。

邹子生拍拍他的手:“大哥,安啦安啦,有我在,屠家丫头也在,千军万马又有何惧,呵呵。”

说罢又向外看了看。刚才他们看的人就是屠雪,那麻辣少女就在右首挨墙的过道处站着。屠氏一族既不是政治大拿也不是经济大鳄,而是世界首屈一指的机械工业设计者,很多现代发明背后都有他们的影子,比较邹氏而言,她的家族继承了蚩尤卓越的技术才能。

大勇心知这岩石似的家伙对屠雪有一丝情愫,白他一眼:“靠,你倒说得轻松,反正受伤的不是你。”

邹子生噗哧一笑,未等答话,唐小莉在旁不冷不热地道:“受伤?恐怕张先生是得意洋洋吧!”

大勇赶紧表明立场:“没没,我用水晶灯发誓,绝对是很受伤,很受伤。”

任紫衣偷笑。蚩尤耻笑。

公孙小怜很满意地看着台下一片混乱,再启朱唇道:“现在我还要请上一位嘉宾朋友,由她为我做一下和声,有请小衣妹妹。”

大勇和唐小莉惊讶的目光中,任紫衣从容站起,迈着自信的脚步走上舞台,站在公孙小怜身边。

礼堂内响起吸气声、赞叹声。

水晶灯柔光流溢,一大一小超级美女相得益彰,一个智慧知性,一个纯洁青涩,后者那股略带稚气的美丽竟然不输于公孙小怜,一旦岁月褪去她的青涩,将散发如何的惊天之美!

更多的人则油然兴起对自己往昔花季年龄的怀念,也许,正是那股稚气、那股青涩为小姑娘加了高分呢!

大勇恍然,难怪台上设了两个麦克风,难怪今天任紫衣宁肯挨冻也要穿一件柔顺合体的秋衣,原来公孙小怜早就安排好让她上台的,狡猾的家伙,嗯嗯,回去一定要惩罚小衣那小妮子!

音乐起。

第一句词就是任紫衣的。

“Doctor,actor,lawyer,orasinger……”

一脆到底的童音如大珠小珠落玉盘,礼堂内的噪音倏的消失,归于宁静。没有人能在如此出色的演唱过程中发出声音。

“Iknowthatweallgotohing……”公孙小怜开始演唱。

观众们醉了。

原版本是一首男声歌,她这个女声版的效果却比原唱还要好听,好像这歌本来就是一首女声歌曲。全场只有张大勇几人听得懂,她分明在借这首歌劝说张大勇——来吧,接受我,接受我的家族,我们将奉你为主!

中文歌词如下:

“医生,演员,律师,还是歌手?为什么不能是当总统呢,要成为一个梦想家,只要你想,你就能成为你想做的人。警察,消防队员,或者是邮递员,为什么不能是像你父亲之类的人呢?只要你想,你就能成为你想做的人。医生,演员,律师,还是歌手?为什么不能是当总统呢?要成为一个梦想家!

只要你想,你就能成为你想做的人。我知道我们都有一样东西是我们都拥有的。我们都有一个美好的梦想,我们为之存在。你永远不会知道生活会带来什么,因为没有什么东西能永恒存在,只要在你的团队中坚持扮演好你自己的角色。我知道你是最棒的,确定你不会停下,成为你想成为的人,现在和我一起唱吧!

只要你想,你就能成为你想做的人。我们也许有不同的思考方式,但是真的不要紧,我们都赶上了这趟人生之旅,留意每一样平凡的东西,那才是我们真正在意的。豪华汽车和bling(泛指奢华的装饰品),那不是真正的生活。我知道你是最棒的,确信你不会停下,成为你想成为的人,现在和我一起唱吧!

只要你想,你就能成为你想做的人。去年我常常梦想着这一天,现在我在这里为你歌唱,我希望我能鼓舞你,因为我拥有所有的爱,因为我拥有所有对你的爱!”

音乐渐遁。全场爆发热烈掌声,分贝之高,差点把房盖掀掉。双娇合作得天衣无缝,比最高级别的演唱会也不差,观众怎能不疯狂。

主持人适时煽动台下观众让公孙小怜再来一首。

大家齐声狂喊:“Encore!Encore!Encore!”

公孙小怜礼貌地谢过任紫衣,把她直送到台下。观众用掌声欢送小美女走回座位。

大勇凑近她红扑扑的小脸蛋,“好你个丫头跟我也玩神秘,回去有你好看。”

任紫衣羞涩低头。

公孙小怜返回台上,微施一礼,“谢谢大家的抬爱,那么我再唱一首《Sittingdownhere》,不是我崇洋媚外,其实是想借今晚的两首英文歌向两位主持人高超的英语水平致以敬意。”

众皆哄笑。院系领导亦相顾莞尔。

不说公孙小怜身具天籁之音,她的英文吐字相当之准,连读时平顺连贯,没有丝毫破绽,她这么说分明是拿那高丽棒子和倭瓜球子开涮。

一男一女主持人的脸红得跟蕃茄似的,待校花唱完歌,忙大声宣布音乐会圆满结束,这次再不敢用英语重复一遍。

张大勇这伙人太过拉风,等人群走光了才敢出礼堂,公孙小怜和邹子生都有保镖护送,但他们宁可跟在张大勇屁股后头晃,至于屠雪小辣椒,自然也跟着,只是距离大勇颇远,想是心里还别扭着,看得大勇心里暗笑。

“那个,麻烦几位大哥一下,把她们两个安全送回家。”大勇求邹子生的保镖送唐小莉和任紫衣。

公孙小怜吩咐她的保镖,“你们也去,要确保两位小姐的安全,我授权你们必要时使用杀人执照。”

“是。”保镖们躬身答应。

张大勇抹抹脑门。不至于吧同学,杀人执照都上来了。

“不要,”唐小莉撅起小嘴:“音乐会都散场了你还要干嘛,跟我们回家啊。”

大勇温柔一笑:“音乐会散场,我们的会议即将开始,听话。”

公孙小怜有意无意地向屠雪看了一眼。后者樱唇不易察觉地翕动了一下。

“那……好吧。”唐小莉只好服从她的男人。

任紫衣上车前对大勇甜甜一笑:“勇哥早点回家。”

“嗯。”大勇朝她挥手,看着两辆车子一前一后驶远。

一行人坐上邹子生的哈弗,到了稍远处的一家开放式公园。

这是一家休闲主题公园,除了秋千和跷跷板没有游乐设施,适合休息、散步。

大勇他们走到一排秋千前,坐下,开始开诚布公的做一次能影响中国命运乃至人类命运的谈判。

今夜天上无月。昏黑的路灯照着他们,影子斜斜地投射到斑驳的雪地上,中间是大勇,公孙小怜在右,邹子生在左,离他起码一丈远的那道身影,是屠雪。

一小时后,口干舌燥的大勇无奈地站起身,摊手:“你们确定你们可以代表你们的家主?”

“老大,”邹子生笑,“相信我,不必找我们的长辈了,对于原则问题我们不会让步的。”

“哦,”公孙小怜挑眉毛:“这正是我想说的,我们渴望和平,所以必须制止魔神复活。”

屠雪冷笑。很酷,很辣。

大勇摇摇头,抬头望天。自己想的还是太简单了,人家近万年的恩怨,哪能凭自己几句话几个大道理就摆平。

“老哥,你都听到了,我还能为你做什么?”他问身体里的蚩尤。

没有回音。

他有点奇怪,正要再问,突听蚩尤大喝一声:“趴下!”

一股尖利的阴风直刺脊柱,他完全凭着对蚩尤的信任和本能的一点反应扑倒在地,头皮上的头发被劲风刮得竖起,仓皇抬眼看,一支闪着蓝光的飞镖就扎在他鼻子前面不远处!

第十二章 无聊

**,是毒镖!

张大勇盯着那支镖,第一次尝到寒毛直竖是什么滋味。

邹子生卷起大勇的身子向旁边一翻到了三丈开外,无视身后箭矢刺入地面的噗噗闷响,抱着大勇陡然成90度飞上了一棵大树,地都没沾。

大勇大惊小怪地叫:“哇,会飞啊你!”。

邹子生没空理他。他在紧张观察周围的情形,同时也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