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军夫 >

第7章

军夫-第7章

小说: 军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当大小林看到这两则消息时,杨久年跟詹士凛已经抬进了杨久年的家乡——上海。   


☆、8 回门  未完

  回到十里洋场的上海,杨久年并没有立刻回到家里,而是跟着詹士凛来到了他舅妈家里等自己家人来接。
  按照中国嫁娶习俗规定:结婚第三天是回门日。这天娘家人那边会派人过来,到婆家这边来接人。一进门,婆家这边人就会问你要二,要六,还是要八或者十,依次往后推,算数就成。知道这其中什么意思的还好,不知道的,那可就要倒霉了。
  虽说他们两个都是男人,但是这个习俗还是要按照规矩来的,这些在结婚前夕两家大人都商量过的。
  因此,很多人被劈头盖脸的问了这么一句话时,都会傻不愣登地求个吉数,选择个六、八、十这么样的数字。
  可是,当他们看见那一大碗红糖荷包蛋时,就彻底的傻眼了。
  而此时,詹士凛舅妈家这大清早的就正上演这幕。
  “吃啊。”詹士凛的舅妈笑咪咪地看着站在她面前傻掉了的二个半大孩子。
  而这二人便是杨久年的哥哥跟弟弟,哥哥叫做杨久琛,弟弟叫做杨久少。
  看着来接他的哥哥跟弟弟,杨久年非常开心,从他们一进门便满脸笑容。
  杨久琛今年二十三岁,个性少年老成,自小聪慧,非常得杨久年的父亲的喜爱,一切成长都是按照了接班人来教育的,现在已经在政府单位任职;至于老幺杨久少,今年十四岁,从小就懂得察言观色,是个鬼灵精,深得他们母亲的喜爱,至于没来的那个妹妹,家中唯一的女儿,那就更不要说了,自然也是宠的。
  至于他自己,其实也不能说在家里不得宠什么的,主要是他上面有哥哥,生他的时候,他哥正赶着上学的时候,父亲整天在外,母亲一个人又要照看着他哥上学,又要照顾着他,待他稍微长大点,又有了下面的弟弟妹妹,自然宠爱都会被兄弟姐妹分走不少,再加上他打小自主自立,做什么事都有自己的主见,父母对他也就更是放下了许多心。
  杨久年自己心里明白,虽然有些吃味跟酸楚以外,怨言倒不至于,怎么说他都是他妈妈爸爸生的。
  杨久年的父亲是上海市委书记,家里也算是官宦之家,但家里的亲戚却不多,他父亲并没有兄弟姐妹。
  再说,杨久年回个门让长辈来接那是肯定不行的,因此也就让自己哥哥、弟弟过来接一下,只是没想到竟还有这习俗!
  客厅里,杨久年看着都吃饱才过来的自家兄弟们,再看他们一人一个捧着的分别装了有六颗跟八颗红糖荷包蛋大碗,在自家兄弟求助的眼神下,杨久年默默地把头转向了另一边。
  杨久琛跟杨久少同时瞪大了双眼,没想到自家兄弟竟然在这时候没义气,难道真把自己当成泼出去的水了不成?!
  鄙视了一下杨久年的行为,再看一眼自己碗里的八颗荷包蛋,就是少年老成的杨久琛都有些hold不住了。
  “阿姨,您看,我们这都是吃过的,这……”不得已,杨久琛还是开口了。
  “啊?”舅妈一惊,“你们都吃过了?怎么不早说啊,这都是吉利,吉头,不吃的话……”后面的话舅妈没说,但是也让人明白她是什么意思,这不错,肯是不好的。
  杨久琛不动声色,内心瞬间苦逼了。
  十四岁的杨久少是直接就泪奔了,哭丧着脸就嚎:“这可怎么办哟!哥,我吃不了这么多啊!”说着,杨久少就趁杨久琛没注意,往他碗里就拨进去了两颗。然后快速地解决了自己碗里的后,非常淡定把碗递给了舅妈,说:“阿姨,很好吃,我吃完了。”
  所有人,风中凌乱。
  杨家大哥怒目看向快速闪到二弟杨久年身后的小弟,再看看自己手里这一碗十颗荷包蛋,彻底的苦逼了。
  奉着早死早脱身的精神,杨久琛捧起碗,三口一个的把鸡蛋给吃了下去。
  看着大哥那面色苦逼,如同嚼蜡的样子,杨久年只能在内心默默祈祷:他哥千万别撑死?
  吃完十颗鸡蛋,杨久琛已经属于半死不活之内了,揉着肚子,半天才缓过来劲。开口第一句话便是:“这辈子,谁再让我吃鸡蛋,我跟他急!”
  对此,詹士凛上将趴在杨久年耳边悄悄地说道:“你哥真娇贵,不就十颗鸡蛋嘛!”
  杨久年看了一眼詹士凛,忍不住再次向詹士凛感慨了一句:“还好你赚钱多。”
  ……
  詹士凛的舅妈是个吃货,家住在七宝附近。而杨家住在南京路步行街那边。杨久琛吃完后,歇了一会儿,错过了上班高峰期后,就接着杨久年这个二弟跟伴侣,回家了。
  到了詹士凛这个位置上,不管是在军队里还是回到城市里,那旁边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二个文书或者助理这类型的人物帮他打理时间等一切工作、生活上的事物。
  因此,当杨久年与詹士凛这一路上跟杨久年的大哥与弟弟有说有笑把车停好走到家门口时,詹士凛突然开口说了一句:“稍等一会儿。”
  “怎么了?”走在最前方带路的杨久琛回过头问道。
  詹士凛看着杨久琛回道:“还有东西没拿。”说完,视线看向看着他寻求答案的杨久年,温柔地搓了搓自己一直握着的手,轻声道:“婚后第一次回家,两手空空,没了礼数,不好。”
  听见詹士凛的解释,杨久年愣了一下,他根本没到这一层来。
  就在杨久年这微愣之间,一辆吉普越野车向他们行驶了过来。这辆车一停下,就跳下来一位身着绿军装,精神非常好的年轻小兵。
  一见詹士凛立刻行礼,“报告首长,任务完成,请指示。”
  “把东西拿进屋里。”
  “是。”
  应玩小兵就开启越野后备箱提出一个占满了后备箱的纸箱子,一把扛上肩头,直接就跟着詹士凛他们进了家。
  谁都没想到詹士凛想到这一出?
  当杨母杨父打开门迎接孩子时,跟这孩子就走进来一个小兵扛着一个大箱子,不用人插手,快速地打开,从箱子里拿出一堆礼物来。
  “这是?”杨父亲问向詹士凛。
  会直接问詹士凛是因为,老大老幺出门可是什么都没带的,这老二是个什么性子,他自己孩子怎么会不了解,十八岁的年龄,哪里会想到回到家还买东西的。
  詹士凛听见杨父的问题,笑笑,“今天是回门日,也是我第一次上门拜访爸妈,便顺道就人带点东西过来。”
  众人看着一地的礼物,这哪里是顺道让人带来的啊,这明显就是提起备好了,这会儿让人开车送来的。
  “怎么我都不知道?”杨久年小声地质问着詹士凛。
  詹士凛一笑,宠溺地捏了捏杨久年的鼻头,“你呀,不用考虑这些。你现在还是学生,顾好自己,把学上好,就可以了。”
  詹士凛说完,便自行上前把里面的东西,一一整理出来,这个给谁的,这个给谁的,都送到了每个人手里,就连杨家的家佣都没少,可以说,甚至于杨久年他们家养的那条金毛都给了一份。
  看着家里人收到礼物后,每个人脸色的申请,杨久年有些恍惚,这个男人,算是十全十美的好男人了吧?
  不管是自己想到的还是没想到的,他都能为自己一一打理好一切。
  从结婚一直到今天的回门,一直都是詹士凛跟父母们在打理,他根本没插手,只是按照他们对自己说的话,一一执行者。
  但是就是这样,这个男人在结婚时的每一个环节,仍旧一直为自己考虑了很多方面。
  时至今日他还没有遇见过这么一个人,就连路青海都没有做到过这么彻底。
  并不是说路青海对他不好,而是,路青海也会考虑到给家人礼物,但却从来没有像詹士凛这么细致,这么的……让人感动。
  詹士凛有多忙,他还没感受到,不过决不可能清闲。
  别人也是送,詹士凛也是送,可詹士凛却送出了不同来。杨久年看得出詹士凛这些礼物都是用了心思的,母亲用惯了的美容保健品,父亲近期保健品跟理疗卡,小弟的游戏卡……等等一切都是用尽了心思,投其所好得来的。
  这上面所花下来的时间,已经不能单单用用心来诉说了。
  从这些礼物上,杨久年的家人就能看出来,这位特级上将对杨久年的在乎。
  在乎一个人,就会在乎他的家人,甚至他身边所有的人。
  杨父杨母看着派送礼物的詹士凛,互相看了一眼,笑着点了点头。
  詹士凛跟杨久年的婚姻他们一直不怎么看好,身份,年龄,门户,个人,这一切比较下来,完全不是一个国度里的人?
  这么两个人怎么能在一起生活?怎么就筹在了一起?
  杨父一开始是不同意的,但在听到是自己儿子亲口同意后,也憋屈了,退而求其次的在结婚前杨父杨母向詹士凛提出了多方面的要求,而这些要求全都是为了杨久年好。
  如今看着这个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还算不错。
  杨久年的父母可不是那种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软就卖自己孩子那种人。杨久年是他们亲儿子,就冲着一点,他们首先考虑的就是自己的孩子。杨久年从小就性格温柔散漫,大大咧咧有时候还有点粗线条,小迷糊。他这种性格是不可能能从政继承家业的,因此,父母对他的管教一直采取放松教育,不像对杨久琛的严厉,也不像对杨久少的宠爱。
  所以,杨久年才能过早的便独立了起来,近几年走过很多地方,也做过很多有意义的事情。
  杨久年不知道,其实他的父母一直在偷偷的看着他,早些年,他去参加志愿兵去前线拍照时。他不知道他的父母在家里夜夜无眠,好不容易睡一觉,半夜都会吓醒。就怕他一去不回。
  其实,杨久年父母对他这种别扭的教育方法,其实就是想让杨久年这只笨鸟——笨鸟先飞。
  先飞,就算摔倒了,也有他们在后面看着呢!
  现在看来,今后他家的笨鸟儿不用再让他们看着了。
  虽然,杨父杨母还是觉得两边的差距太大,但是,他们却心知,儿子错过这么一个人,今后再想遇见能这样用心对待的他的人,几乎是不可能。
  综上看来,上将先生的表现杨久年的父母还是比较满意的。                    


☆、9 回门

  派完礼物,那就是说话时间了。
  杨母也不避嫌,当着詹士凛的面就问了杨久年在北京的生活。“生活习惯吗?家里的佣人使起来顺手吗?”
  看着一脸关系抓着自己手不放的母亲,杨久年愣了一下,记忆中,好像只有自己生病时,母亲才会这般殷勤地表现出对自己的关心。
  杨久年在脑子里想了想,也明白过来。
  他现在已经结婚,学校又在北京,以后的生活中心肯定是在北京了。虽然现在交通便利,但是还是有诸多不便的。
  “妈,我在那边一切都好,家里我们也没请佣人。”
  “怎么能没佣人呢?那你们平时怎么办?”他妈是正中的千金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
  “妈,你别急。听我说。詹士凛是军人,他不会时刻待在家里,我还是学生,等回京后,我也要去上学了。我们现在真的不需要佣人。”
  “那怎么行。不行,不行……就算在忙,家里这么多事也需要料理的。小年,你刚结婚不知道,詹家……”
  “妈……”旁边正跟杨父说话的詹士凛突然转过身看着杨母插了话进来,“久年今年才十八岁,他现在需要的是自由空间,不是束缚,我也想他能自由的享受不管是在外,还是在家里的时间。他的一切我都会打点好,请您放心。”
  詹士凛没说的是,他其实三天前已经向国家科学院申请了三个全能机器人来料理家,现在审批还没下来,所以才没说。
  听见詹士凛的解释,杨母这个做母亲的总归还是觉得不放心,还想开口说什么时,被杨父直接组织了,“行了,孩子们有孩子们自己想过的生活,老太婆子,咱们跟他们挂钩了。”詹士凛跟他们家不同,属于军方,不管是军功还是身世,詹士凛的地位都在那儿摆着呢!他儿子杨久年根本不用参加上流社会中的交际活动,混到詹士凛这个位置上,詹士凛也不需要他的伴侣做这一套。
  杨父就是看明白了这点,所以才会对詹士凛没安排人在杨久年这点上没法表任何话语。
  杨父所想就是詹士凛想的。
  不管是梅苑还是他自己对杨久年来说都是陌生的,没在家里安排人就是不想让杨久年感到别扭,面对他这么个‘陌生人’小孩大概应该很别扭了吧!如果在家里在安排一群人,再给杨久年安排助理,参加上流交际……詹士凛能想到,他们的婚姻大概维持不了多久。
  他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