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军夫 >

第6章

军夫-第6章

小说: 军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什么?”
  “他不会像你这样用力的握着我的手,更不会有你这样的勇气,”带自己做军界第一夫夫。“你们不是一个人,他没有你的成就……更不是我崇拜的人……如今连爱人都不是了……”
  杨久年这样的底层气压一直维持到晚上才见好转。
  两人早已经到达青岛枣庄,此时,这新婚夫夫两人正穿着他们那套情侣装,狭义地在小吃街走街串巷。
  “到了,就这里了。”
  杨久年指着一家名叫姐妹菜园的饭馆说道。
  哧溜一声……
  扒着杨久年站着的人已经瞬间消失……
  杨久年眼睛抽搐了一下,嘀咕:“有这么恶吗?”
  可怜的特级上将先生,没想到度个小蜜月,竟然还被饿了肚子。
  除了刚进小吃街时,吃了一口杨久年递给他的鱿鱼,詹士凛这会儿是一天都没吃东西了,早就饿的潜心贴后背,这一路走来看见一家饭馆就扒着杨久年,留着哈巴子就说:“老公,您就给口饭吃吧!我要饿死了。”
  杨久年毫不留情地直接拍飞了詹士凛,一定要带着詹士凛过来尝尝这家的饭菜。据杨久年说,非常可口。
  外面是条龙,家里一向为虫的特级上将又岂会剥了杨久年的意,只能饿着肚皮一路跟杨久年走了过来。这会儿,终于好不容易到达了地方,詹士凛哪里还跟杨久年废话,听见那句话,就仿若得了放射令,哧溜一声,就跑进了屋子里。
  待杨久年进去,詹士凛已经手拿着筷子,等饭菜了。
  “你都点了什么?这家的本地的红岛蛤蜊跟酱猪蹄,还有鲅鱼水饺不错……”杨久年说着坐了下来,并顺手他拿起了点菜盘。
  这一看点菜盘,杨久年的嘴就抽了。
  ——二十个馒头。
  不就没吃一顿吗?
  把二十个馒头划掉,从新换上刚才自己说过的菜式并且特意点名要上二斤鲅鱼饺子后,杨久年盯着趴在地上奄奄一息,完全没个特级上将气势的詹士凛,拿出相机就拍了一张,笑盈盈地说道:“如果我把这张照片发给报社,你说能卖多少钱?”
  趴在桌子上的詹士凛抬起眼皮瞟了一眼,连起身都没有起身,便说了一句:“一毛钱也卖不掉。”
  “啊?”杨久年傻眼,“怎么可能?”
  特级上将的邋遢样,怎么可能就这个价格。
  谁知詹士凛竟然一本在基地回答道:“没有人会相信你我是这副邋遢样,不管是哪个报社都会退稿,而且统一会以你照片是PS成的为退稿原因。”
  “专业人士是可以看得出来的啊?”
  看着自家小孩这单纯的样子,詹士凛觉得他这个一家之主有必要好好给家人说说这里面的各种道道:“他们不会管你的照片真假,而是他们不敢,甚至不管去鉴定真还是假。国家是不会允许这种有辱国家图片流露出去的。一家小小的报社又怎么敢跟国家抗衡。而国家的军报或者是国防报那些报社,国家新闻媒体单位,目前还没无聊到去爆料一个军人的生活作息来剥夺大众眼球,这只是在浪费国家资源。”
  杨久年没想到一句笑话引出来这么一段话来,若是其他十八岁的男孩,估计就要发个小暴脾气了,但是杨久年不同,他细细听着詹士凛的话,最后点了点头,一副受教了的摸样,“我明白了。”他不会像别的同龄人那样,除了他的性格,还因为,他现在的身份。他知道,自己必须逐渐适应目前这个身份——特级上将伴侣。
  杨久年其实心里明白,说起来,他也是官二代。他大哥一个小小的市长,结婚时就有不知多少人来祝贺。詹士凛一个国家特级上将,这么一个身份放在这里摆着,上面祝贺或者酒宴自然是少不了的。这两天会这么平静,杨久年明白,这是因为詹士凛都自己处理掉了,怕自己不喜欢进入那种场合。
  想来,这突然闹着出来,也是因为躲避那些场合吧!
  杨久年想到了一点,其实他没想到的还有很多,其中有一点便是——詹士凛还想要他放松放松,失恋的人,接触一下大自然,在外面走走,比在家里会好得很多。


☆、7 度蜜月

  姐妹菜园,如其名是两姐妹开的饭店。
  这间饭馆杨久年来过不少次,店里的东西好吃又便宜,再加上两个小老板都是非常热情的青岛妹子,每次路过这里,杨久年都会来这边吃一顿,时间一久,跟两小老板也认识了。
  杨久年这边一坐下,点了菜,那边两个容貌一模一样,一个短发一个长发的美女便笑盈盈地款款向杨久年跟詹士凛这桌走来。
  “小杨要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姐姐还能给你亲自下厨做两道好吃的。”其中一个短发女人好爽地直接坐在了杨久年身边,一把搂住人后说着。
  杨久年明知通知她们,肯定会麻烦到她们,又哪里会通知她们呢!
  笑吟吟地看着这两姐妹,没说话。
  而此时,长发女子正打量着坐在杨久年对面的詹士凛,这些年来来往往的人她也见了不少,可从来没见过这么一个……让人看不透的男人。
  虽然看不透,不过她还是可以肯定,这个人觉不是普通人。
  “这位是?”说着,长发女子坐了下来。
  这边,短发女子一直在骚扰着杨久年的头发,“小杨啊,你这头发怎么越来越像鸟巢了?”说着,又挠了几下杨久年的头发。
  杨久年推了几把推不开后,无力地说着:“小林姐你别闹了。”
  “不,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我不多挠几把,怎么够本啊!”
  杨久年就搞不懂了,他的头发就这么好挠吗?怎么每次过来,小林姐都要挠他的头发啊!
  “林姐,你也管管小林姐。”杨久年只能求助坐在旁边的长发女子。
  只见长发女子嘴里含着笑,轻飘飘地对短发女子说了一句:“宝贝,腰又不疼了。”
  立刻,短发女子老实了,猫着腰叫唤着:“哎呦,好疼滴!”
  长发女子看着短发女子的耍宝样,没理她。
  这会儿,杨久年才有空对一直坐在他对面看着他被人闹腾的詹士凛,嘟囔一句,“你就知道在旁边看,都不知道救我。”杨久年不知道他这嘟着嘴说出来的话,仿佛在向詹士凛撒娇。而他这个当事人竟然完全没感觉出这里面的暧昧气流。
  所谓旁观者清,坐在这二人旁边的两个大小林立刻感觉出了这里面的不同气流,顿时,皱起了眉头。
  路青海呢?
  “小杨,这位是?”长发女子又再次问了一遍,没提路青海。
  杨久年看着长发女子,站起身走到詹士凛身边,郑重地介绍:“他叫詹士凛,是我的终身伴侣,我前天结婚了。”说着没管她人的震惊,杨久年又对詹士凛说道:“这两位是我的朋友,长发的这位叫林亦非,是姐姐,短发这个是林亦淼。”
  大小林震惊了,小林心直口快直接脱口而出道:“小杨你不跟路青海好了?”话一出口,小林就自己自己说错话了。
  杨久年知道小林就是这么一个性格,也没觉得什么,解释道:“恩,我们分手了。他也要结婚了。”
  杨久年的语气很平静,就连脸色还挂着淡淡地笑容。
  大小林看着这样的杨久年,反而感到有些害怕。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杨久年看着大小林一脸怜惜地看着他,笑着说:“难道,你们现在不应该来祝福我吗?哦,对了,我现在已经是国防生了。双重祝福哦!”杨久年伸出两根手指头,扭着小腰,笑盈盈地说着。
  气氛有些尴尬。
  詹士凛看着面前两个样貌相同的女子,搂着笑容渐失地杨久年,出口道:“那都是过去的事。”
  大小林的视线立刻被詹士凛给吸引了。
  “你们是久年的朋友,也是我詹士凛的朋友。不管以前怎么样,现在我们两个已经结婚了,久年渴望得到你们的祝福,我相信两位了林小姐一定不会让久年希望吧!”詹士凛牢牢地握住杨久年的手。
  在杨久年渴望的眼神下,小林率先笑了起来,“拿二瓶酒来。”当二瓶五粮液摆上桌后,小林开口了,“管他劳什么子的路青海,小杨跟你结婚了,肯定你有那家伙所不及的地方。啥也不说,全在酒里了。”说着,兑着酒瓶就喝了半瓶。
  “小林姐……”杨久年看着心下感动,不管怎么样小林姐还是这副样子,没有随着时间而改变。
  杨久年看着小林,眼前仿佛又回到他们第一次相遇时的情景,那年杨久年刚满十四岁,第一处独自抬出家门旅途,他来到这个小店在吃饭时间,钱包被偷。在外地,这种钱包被偷的事情自被一些‘专职’人员给贱抬后,压根就没有几个人相信。看着吃霸王餐的杨久年,很多人是喷之以鼻想着,这又不知是哪里来的富家子弟跑他们这儿来寻求刺激来了。当年的小林也是这样想的,不过她没说话,只是拿起半瓶二锅头上来,对着仅仅十四岁的杨久年道,小子,你能喝完,姐就信你。
  最终,杨久年喝完了,代价是他挂了二瓶葡萄糖,昏睡了二天一夜才醒过来。
  友谊也是这样结交下来的。
  如今,看着小林递给他的半瓶酒,杨久年明白,这个嘴笨的姐姐是在用自己独有的方式安慰他并祝福他。
  没再多话,杨久年拿起桌子上的五粮液,对着口,在詹士凛惊愕之下喝了起来。眼看着杨久年憋着气要把半瓶酒给喝完,詹士凛心疼了,连忙双手夺下杨久年抱着的瓶子,“够了,够了。”
  瓶离口,杨久年离开咳了起来。
  詹士凛吓地不得了,连忙用手给杨久年的后背顺了顺。
  好一会儿,杨久年抬头,眼儿通红,脸也红了不少,竟笑着拨开他的手,说:“我没事。让我喝完,好吗?”
  “詹士凛,你就让他喝吧!他该醉这么一次。”旁边的大林突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
  詹士凛看了她一眼,没说话,视线再次看向杨久年。
  四目相对。
  詹士凛看着那双发红却十分清明的眼瞳,慢慢对松开了手,嘴下溢出:“好。”
  詹士凛看着那被身边人高高举起的酒瓶中的液体渐渐减少,心里五味俱全。他的男孩是在借酒消愁啊!
  如詹士凛所想,杨久年这么猛的喝酒,不乏单是借酒消愁和对大小林姐的感激,其中更多的是,一醉解千愁。
  大小林看清楚这一点是因为,她们是懂杨久年的,她们能明白这个男孩心中真正的豁达。
  而这时候的詹士凛没明白这最后的一点,是因为,他还不懂他的男孩,不过,还好他足够耐心跟包容心,更是拥有了军人坚韧不拔的精神,这三点加起来,足够弥补他暂时所缺乏的东西。
  人一般喝醉了有很多表现,几乎是什么德行的都有,例如话唠,例如啥话也不说,直接一头闷倒,睡死过去,杨久年就属于这种。
  小林这人虽然有时候不着调,但是对杨久年还没话说的,上来的这瓶五粮液不过是三十九度,比起当年的七十二度的二锅头,那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因此,此刻的杨久年在喝完酒后,并没醉,乖宝宝装地老老实实地坐在了詹士凛身边,接受着大小林的审问。
  “国防大学的学生能结婚?你难道不打算从军了?”杨久年一直想进入中国解放军特殊军人报社,这种专门报道军人事物的国家报社,不加入中国解放军是不可能进入的。目前,国家还没有接触,军人同性恋婚姻法。
  杨久年听见这个问题,呵呵一笑,神秘兮兮地蹦出一句:“你们过几天就知道了。”
  大小林对视一眼,怎么都感觉她们面前的杨久年有种小阴谋的感觉,接下来,无论她们怎么问,杨久年都是笑眯眯地,怎么都不回答关于这方面的问题,差一点没把小林给气死。
  詹士凛看着杨久年因逗弄面前两姐妹而出现的小狐狸笑容,嘴角也慢慢地往两边弯曲,露出了笑容。
  看来,带他出来是正确的选择。
  直到詹士凛终于吃上饭菜,大小林都没从杨久年口中掏出话来。
  小林一气,拉着大林就走了,走之前,气冲冲地抛下一句“哼,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她们以为杨久年是用家里的背景或者钱财,整出来的路子呢!
  她们怎么都没想到杨久年给她们带来的这惊悚地一幕……
  看着新闻,大小林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国务院第X次会议上,国家委员一致决定开放军人同性婚姻法。
  ——詹士凛上将与他的伴侣杨久年先生在八一建军节这一天在民政局登记结婚,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军人同性伴侣。而他的伴侣也将成为中国第一位‘军夫’。
  当大小林看到这两则消息时,杨久年跟詹士凛已经抬进了杨久年的家乡——上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