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军夫 >

第31章

军夫-第31章

小说: 军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
  杨久年彻底的疯了。
  好一会儿,大概是被杨久年的目光看得,杨久琛放下了报纸,抬起头,眼神深邃地看着杨久年,“要不是我这个前案,你以为就你喜欢个男人这件罪状,不会挨老头子一顿揍?”
  杨久年缩了一下脖子,好吧,以他父亲那种罕见的传统观念,他一直好奇,他喜欢男人这件事为什么父母会如此淡定。虽然同性结婚已经有二十多年,但是,他家老头子可不是一般人,传统观念,让他有时甚至怀疑他老爸其实是穿越来的。
  不过……
  “你被老爸揍了?”杨久年说话的语气上挑了几个调,属于那种非常惊讶的语调。此时,看着杨久琛的杨久年不管是声音还是样子都带着一股幸灾乐祸的感觉。这可不能怪他,主要是,他哥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长辈面前,一直表现都是那种沉稳老练的样子,什么时候见过他被打被骂呀!
  杨久琛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我怎么不知道?”
  “不是在家里揍的。”杨久琛语气很平淡。
  可杨久年的好奇心却被立刻吸引了起来,他拿着筷子,伸着头,一脸稀奇地看着他哥杨久琛,“什么时候?”
  杨久琛淡淡地瞟了一眼杨久年,风轻云淡地开口:“寝室床上。”
  杨久年瞬间疯魔了,大声吼道:“寝室床上?”跟着脱口而道:“你当时在干嘛?”
  杨久琛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杨久年,反问道:“在床上,你说能在干什么?”
  杨久年不敢吭声了。只听,杨久琛说:“当时正跟个敢追来的男友玩69。兴头上他就闯了进来,吓得我差一点咬掉人家的软蛋。我当时就想,好在他没有前一天来看我。那天,我在玩3P”
  杨久年有些受不住了,他印象中的哥哥可是个十大杰出青年,怎么现在从他哥自己口中听来……简直就是个人渣!
  敢追来的男友?3P?这都是什么啊!杨久年深深地觉得,他爸没有被气得脑充血,实在是太强大了!
  杨久年低下头默默地吃着饭,他不想再听他哥曾经的光辉历史,实在是太惊悚了。跟他眼中的哥哥,实在是天渊之别!
  准时九点杨久年和打扮得人模人样的杨久琛一起走出了家门。因为中午已经跟詹士凛约好一起吃饭,便没开车,让门卫帮忙叫了一辆计程车进来。兜兜转转,二十多分钟的车程,因堵车,到达医院时差不多快到十点。
  因为还有点时间,杨久年在进医院之前,看到旁边有家中国银行,便跟杨久琛说先去取点钱。他走的时候基本上没在家里留现金,现在他跟詹士凛都在家里,很多地方还是需要用到现金的,取点放在家里有备无患。
  杨久年去银行,杨久琛就没跟着了,说要去买包烟,在医院门口等他。
  杨久年一个人去银行取钱倒是没有发生什么事,反倒是在取完钱走出银行刚走到马路边系鞋带系出事来了。杨久年今天围得围巾有点长,在蹲到的时候就顺手往后一甩,这一甩就甩到了后面一辆停在马路旁停车位的车上了。他也没注意,直接在系好鞋带后就站了起来,往前走。可刚迈出一步,立刻被人给拦了下来。
  “哪儿来的,是没带眼睛出门,还是没长个眼儿。碰到人家车了,道歉都不会说?”
  杨久年一脸迷茫地看了看面前拦住自己的人,男性,三十来岁的样子,穿着一身西服,给人感觉很不舒服。杨久年没做声,又看了看自己身后的越野车,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这才道:“不好意思,我没注意。”
  “下次长点眼力劲儿,也不瞧瞧这谁的车就敢蹲在旁边。赶紧走,赶紧走,你今天是遇见我,不然,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杨久年笑了笑,对着面前人道了一声谢。在走出几步后,他才微微侧头,用眼睛瞥了一眼那辆越野车的车牌。
  原来是市政府那边的车……
  “发生什么事?”杨久琛迎来上来,顺着杨久年的视线看向停靠在对面的越野车。“市政府的车,怎么了?”
  杨久年笑了一下,“没事。到点了,进去吧。别让医生等急了。”
  两人直接去了301医院的外科专家会诊室,301医院是解放军总医院,国际特种兵比赛时的救护队就是这边派去的。杨久年一到门口,就听见有人在吵,“李秘书,王医生今天真的不行,您看您就明儿来吧。”,
  “去,闪一边。我亲自跟王医生说。我家局长的人一会儿就到,你看他接不接待。”
  杨久年走进屋内时,正好就看见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年轻人跟刚才在马路边拦下自己在吵。年轻医生在看到杨久年时立刻就迎了上来,大概是王医生有交代,对杨久年说话的口气非常客气,“您好,您就是杨先生吧,王医生已经里面等您多时了。”
  杨久年笑了笑,道了一声谢,抬步就要往里屋走,却不想再次被同一个人拦了下来。
  “是你。”
  杨久年看了一眼拦下自己的人,没说话。
  那人见他不说话,立刻不客气地要求道,“你刚才动了我的车,我也不找你的事了,我□一个队。”
  杨久琛是跟着杨久年一起进来的,看到这一幕,刚想说话,就被从里屋笑着走出来的王医生给阻止了,“杨先生您来了,詹上将没跟您一起来吗?”王医生就是特种兵比赛救护队的领队医生,是301外科主任,今年四十多岁,是国内外非常著名外科医师,也是杨久年的主治医师。
  杨久琛一见这窝在里屋半天都没出来,杨久年这一到就走出来的王医生,而且一出来就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便明白这也是个能人。
  杨久年笑着向王医生点了点头,回道:“他忙。”
  “那这位是?”王医生笑着看着杨久琛问杨久年。
  “我哥哥,杨久琛。”
  “失敬失敬。”
  两人握了一下手后,圆滑的王医生立刻就把人迎进屋内,只是在临走前对那被他刻意忽视了半天的那什么局的李秘书道:“不好意思啊,李秘书。这位是詹士凛上将的伴侣,他前几天就跟我预约好了时间,您看您还是明天来吧!”
  三人进屋后,杨久年站在旁边打量着四周,而这时,杨久琛不等着那王医生开口说话,就直接冷嘲热讽地刺了一句:“王医生,您可别欺负我弟弟小。您是长辈,借着我弟弟这个晚辈的名号办事,可不地道了。”
  屁股还没坐到板凳上的王医生立刻尴尬了起来,憨笑了两声,连忙致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这也是被那李秘书给逼得没辙了,那……”
  “王医生,您不用解释,我不过开个玩笑,您别介意。”杨久琛说着就坐到一旁。
  王医生满脸尴尬地看了看杨久琛,然后看向杨久年。
  杨久年一笑,“王医生,有时候什么事不用这么介意,做好本职工作,就好。”
  王医生立刻不说话了,他看着在国外一直以来对谁都很温和的清秀少年,忽然感觉,这人也不是这么简单的人物。
  也对,能当上那位的伴侣,坐上第一军夫这个位置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个简单的角色。
  杨久年和杨久琛看着王医生此时的样子,就知道他想多了。不过,也不再说什么,除了有病受伤以外,他们可能会跟他多少交际,脸熟就行,不需要再进一步了。
  复诊完,确定伤口已经开始康复,但是还是要注意不能压倒,不能碰水等事项。杨久年向王医生道谢后,和杨久琛一起走出了医院。
  杨久年边走出医院,边给了詹士凛去了电话。杨久年向詹士凛交代了一下自己的复诊情况,还没来及挂电话,就被迎头来的一个人给拦了下来。这次被拦下的不是他,而是他哥……
  “杨久琛,我找了你整整三年……”


☆、40

  医院一楼大厅前;杨久年拿着电话惊愕地看着一脸剑拔弩张的原臣朔。下一秒,在所有人措手不及时原臣朔如一头怒豹狠狠给了杨久琛一拳。杨久琛瞬间被打的仓促地退后几步;要不是被正好路过他们身边的一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扶了一把;杨久琛现在已经摔在了地上。
  “哥……”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杨久年一跳;连忙走上前扶住被路人扶着的杨久琛。
  “没事。”杨久琛先对杨久年说了这句话,而后用手背擦着了一下自己的嘴角。看着擦在手背上的血迹,杨久琛脸色却露出了个笑容,笑没达眼梢;怎么看都透着股阴狠。下一刻,他没去看打了他一拳的原臣朔,反而缓缓转过身;冲扶住他的年轻人微微一笑;那股儒林清风的感觉与杨久年身上的气质如出一辙。
  “谢谢。对不起;我刚才不小心踩到了你的鞋,需要索赔的话,可以现在告诉我。”
  杨久年站在杨久琛身边,看着瞬间换了个人似的的杨久琛,彬彬有礼,拿捏有度,不管是从笑容还是举止,就连说话时每一字与字之间的声调都押韵的近乎于完美,无不显示一位大家公子,青年俊才的形象。然而,这样的杨久琛才是杨久年所熟悉的大哥。
  年轻人深深地看了一眼杨久琛,用着有些西方腔调的话启口,“不用。”说完,他疾步走开,但刚迈出二步就倒了回来。“请问手术室怎么走。”
  这时一直站在旁边的杨久年才发现,这个看起来比自己打了几岁的年轻人竟有着一对祖母绿的眼眸。
  混血儿?难怪普通话这么差。
  待送走了扶了自己一把的好人,杨久琛才缓缓地弯下腰捡起自己的眼镜,拿着手中对着阳光看了看,抹去灰尘,才戴在眼上。
  “原臣朔,您好。”杨久琛带着和蔼可亲的微笑,仿佛如一名官员在会面群众。
  杨久年看着被人打了一拳,还能笑的这么和蔼可亲的杨久琛,微微笑了——这才是他的哥哥,父亲的骄傲,一位真正的政客。
  不管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一刻,杨久琛表现出来的形象都是集聚风范的。
  “……您好?杨久琛,你什么意思?”
  杨久琛看着眼前多年不见的原臣朔,微微一笑,风轻云淡地问了一句:“气该消了吧!”
  “你……”原臣朔发狠地看着杨久琛。
  杨久年这时发现原臣朔的眼睛都被他哥给逼红了。
  杨久琛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原臣朔的眼神给人说不上来的感觉,仿佛是怜悯,有好像是无奈,最终,他还是露出了个笑脸,“我要是你,这气也消了。我都被你从上面拉了下来,不说不问不谈,现在又被你这样打了一拳。这多年,你这场子也该找回来了吧!如果这样你还嫌不够,那我真的没有办法了!”声音带着股无奈的笑声:“要知道,当年还是你先给我下了套,我不过是顺势而为。难道你就觉得我杨久琛就是个活该被人压的料?”
  上学时两人最好的时候,原臣朔就说不过杨久琛,更何况现在。一个在部队,一个在官场,显而易见。
  原臣朔看着杨久琛,也不住地该说些什么了,他们这次会面最终在杨久琛的一句:“原臣朔这么多年了,我们到底合不合适自己心里都明白,我留不住你,你也留不住我。你心里有股气,想找回场子,我给你。我现在已经是两袖清风。如果还嫌不够,那就在我弟弟家门口守辆车,一车过来把我撞死。放心,我不会怪你。”
  杨久琛这些话说的很有学问,简单的来说,那就是‘咱俩都不是好鸟,你心里有气,想找回场子,我给你。记得是我给你,而不是你自己得来的。你要是嫌还不够,我还能给,我不怪你,可是后续会怎么样,就不是我能阻止的了。’杨久琛住进梅苑的第一天,盯着那儿的人,谁没去调查杨久琛这个人。现在,四九城内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詹士凛特级上将的伴侣的哥哥来他们家做客呢。
  杨久年和杨久琛到达跟詹士凛约好的饭店时,詹士凛还没来。趁这机会,杨久年把一直憋在心里的话给问了出来,”哥,你跟他是怎么回事啊?”
  杨久年虽没提到原臣朔的名字,但是杨久琛一听就明白,他说的是谁,“能怎么回事。不过就是他想睡我,没想到被我睡了,现在他从部队出来了,要找回场子。”
  “不会吧……”杨久年想着他们走时,原臣朔那一脸难过的样子,怎么看都不想是来找场子的呀?“他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吧……”
  “你呀……原臣朔是原家的人,他没毕业就去了军队,短短几年就到了现在的位置,你别真的以为他是什么好人。要不是你家那口子在这里坐镇,他今天真能开辆车守在你们家门口,等着撞死我。”
  “不可能吧?”杨久年一脸吃惊。
  杨久琛看着一脸吃惊的弟弟,启口,“今天教你一件事,别说‘不可能’。这世上就没有不可能的事。”
  “那你下台是怎么回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