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军夫 >

第30章

军夫-第30章

小说: 军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屯瓶搜罹描。粽诺匚首牛昂竺嫔丝谔鄄惶郏趺囱俊
  杨久年看着一脸紧张的詹士凛,摇了摇头,“我没事。”这么多天过去,受伤的地方其实基本上好的七七/八八了,但这人就是一直不放心。杨久年知道詹士凛心疼自己便没说什么,只是向自己哥哥点点头。杨久琛这会儿也有点不好意思,忘记他老弟后背有伤了,老老实实坐回了沙发上,不敢乱动了。
  温邑宝是谁,住在这新奥运村内的詹士凛自然知道这号人物,而身为政客的杨久琛更是不可能不知道。温,那可是现任国/家/领/导/人的姓氏,谁不注重。
  三人商议后,准备抽时间请温邑宝吃顿饭,理由就是——介绍‘内人’给哥们看看。


☆、38 关于内人

  这一天注定是多事的一天;接近中午的时,詹士凛就被叫出去开会了。杨久年的休假还没消;本来是打算今天就去销假的;但是詹士凛任由杨久年怎么说;都不同意他现在就去上学。硬是要他在家里多休息两天。杨久年不愿意在这上面跟詹士凛有什么争执,便也就没说什么。主要的是,学校刚开学不久,基本上同学的心都还没收回来;课业不会进展的太快,去不去都无所谓。
  詹士凛走后,杨久年给了邑宝跟齐臻分别去了电话。不过;在给齐臻去电话时;令杨久年惊讶的是;邑宝没有去政治系,反而转到了水利工程上面。电话中,齐臻笑着对杨久年说:“你不用多想,这方面虽然不是他的最爱,但也比较感兴趣。他父亲也同意了。”
  “那你还生他的气吗?”
  “你说什么呢!我跟他是兄弟。怎么可能生他的气?”
  杨久年大窘,你这算是不打自招吗?我只是想问你们有没有再冷战而已!可没说你们是不是兄弟还是什么!
  杨久年深知这种感□情还是让邑宝自己跟齐臻说比较好,便没再往下说下去。开始交代聚时间定在五天后,也就是这个星期六。至于吃饭的地方,他刚说出‘大宅门’就立刻被齐臻给冲了一顿。
  “我们又不是鬼佬,去什么大宅门。”
  “那主席台?”
  “杨久年,咱们在一起吃饭,你把他成了工作餐了,你是存心想膈应我跟宝宝的吧!得,也不能怪你,你也刚来北京不久。去中国会。”
  杨久年盘腿坐在沙发上,听见这句话直接不客气地笑骂道:“爷,要小的没记错的话,那可是会员制。”杨久年说完这句,就听那边传来一阵叹息,只听,齐臻说道:“你把你家那口子的名字给亮出来,看他们谁敢拦你。“说到这,齐臻的声音突然小了起来,“喂,你家那位到底什么意思?”
  杨久年一下就被齐臻这句话给问懵了,“什么什么意思。”
  “我看你是没救了。你跟宝宝平时都说我笨,你跟我这么久了,怎么就没跟我学点好的,竟把我那点笨给学上了呢!我是说,詹士凛上将什么时候带你出来露个脸。您们婚礼举行什么场面,我听宝宝可说了,那去的可都是顶尖上的人物,怎么说,这下面的人你也得见见。你可别傻不愣登的跟个男人结婚后就成女人了,现在女人可不见得会在家里围着锅台转了。”
  “说什么呢,你管好你自己吧!”
  “嘿,你这人怎么不听劝呢!我可告诉你了,别到时候自己吃亏,找不到地儿哭。”
  杨久年笑着无奈摇头,“行了,回头把人带着你自己跟他说,问问他是亏待我,还是我亏待他。别忘记时间。”说完,杨久年把电话给挂了。
  给齐臻去完电话后,杨久年才给邑宝去的电话。
  “什么事?”
  杨久年听着电话接通后,邑宝这简单明了开场白,一阵无奈。
  “星期六请你吃饭。”
  “没空。没别的事我挂了。”
  杨久年再次一阵无语,这两个人真的绝配,一个话唠,一个冷言寡欲。赶紧说:“齐臻也去,都说好了周六中国会。”
  电话那头停顿了几秒,“因为什么事?”
  杨久年一笑,“你们不是一直嚷着看我内人吗?介绍内人给你们看啊!”说完,杨久年就乐了,内人,恩,很不错的称呼。
  他这边乐了,那边喝着浓茶的杨久琛是直接喷了。
  “内人?”
  杨久年笑着转过头,说:“哥,不错的称呼吧!”
  “不错。”
  杨久琛笑眯眯地附和道。
  就这样,可怜的特级上将先生在不在家的这段时间内,就被冠上了几百年前的称谓。
  詹士凛这一出去等到晚上十一点多才回到家,杨久年跟詹士凛一直等着他,就连憨憨都搂着二呆窝在沙发脚旁边。杨久年看着憨憨护崽子似的把小狼放在肚皮旁边,微微笑了,“憨憨真的很适合当爸爸。”
  杨久年说完这句话,没想到憨憨直接翻了个白眼,抬起头就说了一句:“我是童养夫。”说完,憨憨用爪子把小小的二呆往脖子下挪了挪,然后,用自己的下巴蹭了蹭一句睡着的二呆。
  杨久琛在吃晚餐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憨憨为什么会说话,这会儿看憨憨竟然说出这么有性格的话,直接笑了起来,“小年呀,你们家不错,不错。养成系,异种恋,哎呦,真够带劲的。下次哥那点□道具过来,等它们长大了给它们玩!”
  杨久年受不了了,他都不知道这次见到他哥,他哥到底发什么神经了,感觉越来越不像以前的他了。
  “哥你到底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杨久琛坐在沙发上笑着看杨久年。
  “你现在……怎么说,跟以前很不一样。”
  看着杨久年一脸困惑,杨久琛往沙发上一趟,良久,只听他道:“我只是想换一种生活。自由,跟随自己的欲望,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受拘束。”
  杨久年不明白了,“你以前受拘束了。”
  躺在沙发上的杨久琛闭上了眼睛,没说话。
  他心里一直有一只困兽,不能释放,现在不过是释放了而已。
  詹士凛回来后,杨久琛摆摆手就回自己的房间了。
  詹士凛和杨久年回自己的卧室后,看着一脸困色的杨久年,不免交代着:“最近我都会早出晚归,下次别等我了。”
  杨久年笑了笑,掀开被子坐了进去,仰着头看着正脱衣服的人,“有人等是一种幸福,等人也同样是一种幸福。我们是家人,是伴侣,给你在漆黑的夜里留下一盏灯,等着你回家,不对吗?”
  詹士凛无奈地笑了,低下头,捧着杨久年的脸蛋对着嘴就亲了一口,抬起头,“不,亲爱的,你是正确的。”
  “那就不要拘泥这些。”
  詹士凛已经有大半年没有去抱杨久年了,这会儿看着一脸温柔的爱人坐在他们的床上,大红被子衬托着爱人,令詹士凛感觉一下就上来了。
  “久年……”低沉的男音带着一股撒娇的韵味。
  杨久年抬起眼皮,轻轻地应了一声:“恩?”忽然想起,“哦,对了,明天我要去医院复检。”
  瞬间,詹士凛哪里还顾得上那啥啥,直接坐到床上,看着杨久年,“复检?”
  杨久年乖乖报备,“恩,今天中午已经约好了,明天去解放军医院看看。”
  说完,见詹士凛一脸难色,杨久年就轻轻地问道:“明天很忙吗?”
  詹士凛一脸歉意,“抱歉,明天有个很重要的会议。”
  “没关系。明天哥哥陪着我一起去。”
  “几点去?”
  “跟医生约好的是十点半。”
  “那复检完了一起午饭。”
  杨久年笑着点了点头,边道:“别这样。我没事的。再说有哥哥陪着我的。”
  “可以是这样不符合我形象呀!”
  杨久年好奇,“什么形象?”
  詹士凛笑着整个人贴到杨久年身上,轻柔地搂着他,“二十四孝,十全十美老公的形象啊!”
  “德行。”杨久年笑骂。
  “久年……”抱着爱人的特级上将软绵绵地叫着。
  “嗯?”杨久年挑眉。
  “我们好久没有那个了。”
  抱着爱人的特级上将不断在床上乱蹭着。
  杨久年被他这样子逗乐了,但是还是有些害羞地低下头,说着“那怎么办,我……我,我伤还没好……”
  在外面英姿飒爽,有勇有谋的男人撒着娇,“是哦,那怎么办……”
  “那那那……”杨久年连红成了潮红,紧张的不行,“你轻点……”
  “遵命,首长。”
  说完,詹士凛就开始急吼吼地脱自己的衣服,脱完自己的衣服就开始急吼吼地去扒杨久年的裤子。
  杨久年整个脸埋进枕头里,羞得不行。
  只是在詹士凛弄疼时,嘟囔一句:“轻点……”
  詹士凛爱人半跪着趴在床上,整个脸蛋压在枕头上,突然,停了下来,“算了,你来吧!”他后背受伤,这样趴着一定很不舒服。
  “我,我……我来?”
  杨久年转过身,阚泽一脸认真并躺倒在床单詹士凛,紧张的手脚都不知道放哪里了。
  “真,真的让我来?”
  詹士凛重重地点了一下头,一脸坚定,“恩,你来。”
  杨久年现在上身套着厚厚的家居服,下身却是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这会儿坐在床上,看着赤果果地躺在床上的詹士凛,脸红的可以煎蛋了,慢慢地翻身拍到詹士凛的身上坐下来。
  詹士凛一看他坐下,就整个傻了,再见他一脸窘态,满脸烧红,紧张的放在他腹部的手都哆嗦起来,立刻明白这人把自己的话给理解错了。
  不过,他非常喜欢这个错误……


☆、39

  欢爱好;直到杨久年在詹士凛怀里睡过去,也没提齐臻说过的事;他不喜欢公事性质的酒宴。杨久年不喜欢这些;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令他不得不去面对这些……
  次日,杨久年迷迷糊糊醒来时,詹士凛已经穿好衣服。杨久年看着站在床头前吻了一下自己额头的男人,问道:“几点了?”
  詹士凛看着迷迷糊糊明显还没谁过来的杨久年;回道:“六点不到。”
  “我起床给你做饭。”说着杨久年就要掀被坐起身,被詹士凛连忙给按了下来,“不用了。我叫小张路上给我带了;你再睡会。”
  “小张?”
  詹士凛抹了一把杨久年因刚醒来红扑扑的脸蛋;轻声道:“刚调来的警卫员。”
  “哦。”应了一声;杨久年拉了拉被子,露出个头,侧着躺在床上看着詹士凛,“那你走吧。”
  詹士凛被他这样子给逗乐了,笑着弯下腰用额头蹭了蹭床上人的额头,低语:“一会儿我让小张留下陪着你一起去复检。”
  “不用了,我哥跟我一块呢!”
  詹士凛也不想在这方面勉强杨久年,便道:“那记得复检完给我电话,中午一块吃饭。”
  杨久年笑着应了一声:“好。”
  詹士凛走后,杨久年一直睡到九点才起床。待他下楼走进餐厅时,杨久琛已经夹着一根油条配着豆浆,面前摆着几碟小菜,吃得正香。
  杨久年走到餐桌旁边,看着个头均匀的油条跟各式小菜,他敢用生命发誓,这里绝对没有他哥做出来的任何东西,包括他哥正喝着的豆浆。
  “凹凸曼叫的外卖,味道不错。”
  闻言,杨久年眼抽了一把,他还是高看了杨久琛的下限。
  他家里四个男人,除了他会做饭,他爸会下个面条以外,其他两人就会整个泡面了。
  杨久年会做饭完全是被逼出来的,他妈妈有几年经常出差,在吃了三个月的面条,几个月的快餐后,杨久年终于爆发了。
  这也是杨久年在上学期间,打死都不吃泡面跟面条的原因。那阵子,他吃面条吃的已经到达闻面条色变的境界。
  杨久年接过小怪兽拿来的碗筷,坐下来在夹了一根油条时,对杨久琛说道:“哥,你这样以后哪个女孩会嫁给你呀?”
  闻言,杨久琛抖了一下报纸,翻过一张报纸后,他用左手扶了扶自己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我没告诉过你,我喜欢男人吗?”他说这句话时视线一直没从报纸挪开,面无表情。一句轻飘飘的话让杨久年整个人愣在了当场。
  今天的杨久琛穿了一身淡色系V领羊绒衫,外面套了一件深色系西服马甲,戴了一个金丝边眼镜,整个人看着儒雅斯文。杨久年看着这样的哥哥,彻底的不淡定了。
  “你怎么会喜欢男人呢!你高中时期不是带过女朋友回家吗?”
  杨久年的对面,杨久琛斜着身子看着报纸,“嗯,高中的时候喜欢女人……”眼不离报纸地伸出手准确的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豆浆,而后淡淡地继续道:“大学时喜欢男人。”
  ……
  杨久年彻底的疯了。
  好一会儿,大概是被杨久年的目光看得,杨久琛放下了报纸,抬起头,眼神深邃地看着杨久年,“要不是我这个前案,你以为就你喜欢个男人这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