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97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97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陈真答道:“她答应了我,五年之内,会安排项诚回到迟小多的身边,哪怕问题解决不了。”

    窗外的日光投射进来,项诚与林语柔对视良久。

    “组织没有杀你的打算。”林语柔说:“因为杀了你,魔种也不会消散,蛇魂会离开你的身体,造成更大的麻烦。”

    项诚盯着林语柔看,林语柔不自然地别过头去,避开他的目光。

    “我们会使用一个仪式,把你的蛇魂设法暂时封印住。”林语柔说。

    “然后关我一辈子。”项诚说。

    林语柔纠正道:“关到我们找出解决魔种的办法为止。”

    “很公平。”项诚道:“是我心甘情愿地要回来,自然任凭你们处置。”

    林语柔站起身,看了项诚一眼,说:“那就这样吧,迟小多会被更改记忆,送回他该去的地方,当一个普通人。”

    “能让我再见他一面么?”项诚说。

    “放下吧。”林语柔冷淡地说:“有什么放不下的?活得越长,你就越知道凡事都要放下,聚散离合,都不过是过眼云烟。”

    黑胶唱片在机器上缓慢地旋转,飞快地迸发出一连串水滴般的音符,迟小多微微震动,像是要在梦中醒来,却始终没有睁开双眼。茶几上放着他的那枚铁戒指,他在睡梦中,无名指轻轻动弹,睫毛不住颤抖。

    陈真注视着迟小多熟睡的面容。

    可达和周宛媛都没有作声,安静地看着迟小多。

    外头敲门声响,曹斌拧开门把,推开门,站在门边守护,林语柔站在门外,项诚走了进来。

    房中三人先是一惊,继而纷纷站起身。

    项诚没有说话,双手被发光的符咒捆缚着,他缓慢地走到迟小多身前,低下头,鼻梁贴着他的耳朵,轻轻摩挲,闭上了双眼。

    迟小多陷入了熟睡之中,眼皮稍微动了动。

    音乐沉静下去,犹如漫天雪花一般飘荡,裹着他们在一起的所有回忆旋转,唱片机上发出淡淡的白光,每一片破碎的回忆都被奇异的符文封印住,在思维的海洋中闪烁。

    项诚跪在迟小多的身前,两只手握着他的手,片刻后,他缓缓起身,朝向陈真。

    “陈真。”项诚回头说:“我求你一件事。”

    陈真看着项诚,答道:“我尽力。”

    “小多就交给你了,我怕有人要绑架他……”项诚说。

    说话间,项诚上前,凑到陈真耳畔,陈真侧过头,正要低声交谈,就在这一眨眼间,项诚突然抬脚一勾,陈真淬不及防,被项诚两手勒住脖颈,变故发生得实在太快,林语柔一转身,抖出金珠。

    项诚已化作一团咆哮的黑气,冲垮了别墅的屋顶,裹着陈真直冲出去!

    “后会有期。”项诚道,将陈真甩出去,林语柔恐怕伤及陈真,收回金珠。

    “给我追!”林语柔怒吼道:“看什么!可达!”

    可达和周宛媛这才回过神,朝外跑去。

    霎时间驱委外,黄河岸上的招幡全部化形,成为赤红白青金的五色蟠龙,朝着喷发出黑气的巨大巴蛇冲来!

    巴蛇发出痛苦的吼叫,驱魔师全部被惊动追出,紧接着那巨蛇冲进了水里,黄河刷然倒灌,形成了巨大的水墙,林语柔双掌挥出,遥遥一按!漆黑的水墙中出现一双血红色的蛇眼,紧接着所有蟠龙全部冲进河中,消失了。

    三秒后,一里外,巴蛇幻化出黑色的滔天黑气,聚合为双翼,飞向天空,消失得无影无踪。

    迟小多仍在熟睡,陷入了一个甜美的,绵长的梦境里,嘴角微微扬起。

    贝多芬的悲怆仍在持续,流淌向远方,回荡在天空之下。

    钢琴的音符,大河的乐曲,在黄河两岸的风里碰撞、传递,就像那些高高扬起的经幡,许多事,许多人,仿佛自天地初开时,便在那里,永无更改。

    虚无缥缈的宿命是那么的坚不可撼,因果轮回的磅礴巨力推动天脉与地脉,挟着天地间万物的灵魂,形成一个无时无刻咆哮着,旋转着的巨轮,永不停息。

第73章 缘起

    2016年1月1日,广州。

    这是一个温暖的冬天,虽然在跨年的夜晚前有过几场细雨,滋润了这个南方的城市,然而寒流迟迟不来,世界也就一副暖冬的景象。羊城的鲜花开得温柔灿烂,地铁挤得一如既往,集市繁华得一如既往,车流堵得一如既往。

    棠下的大排档依旧噪杂得喜气洋洋,上下九的喇叭依旧放得震天响,天河城里依旧熙熙攘攘。

    而迟小多,也依旧当着他的单身狗。

    “十、九、八、七……”

    “新年快乐——!”

    迟小多站在广州塔下,随着庆祝新年的人群一起欢呼,新年夜,广州塔绽放出瑰丽的光辉。

    “新年快乐!”迟小多朝着每一个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笑着喊道。

    项诚在雪里长途跋涉地走着,筋疲力尽,最后倒在了雪地里。

    一个披着白色的斗篷从远方走来,那一刻,项诚的眼中,无数温暖的画面闪烁而过,最后陷入了黑暗中。

    风雪茫茫的山上,篝火的光映照着项诚的脸,他醒了,下意识地用拇指去触碰无名指根上的戒指,发现还在,于是按下了心。

    他吁了口气,艰难地坐直,头发乱糟糟的,胡子很久没有刮了,连着三天没有吃过东西。

    少年用一个空罐头放在火上,烤豆豉鲮鱼,侧脸露出诡异的魔纹。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封离,新年快乐。”少年说:“巴蛇,终于找到您了。”

    “我不会跟你们回去。”项诚说。

    那少年说:“除了回圣地,您还能去哪?人间在四处通缉,您的大名,已经上了驱魔师的内部通缉令,他们要在一年后,天魔降世之前彻底除掉您身上的魔种和蛇魂。”

    “而圣地也在全力以赴地寻找您。”

    项诚沉默。

    “如果不想回去。”少年说:“我准备有一个办法,但是我想听听,您是怎么想的。不过我建议,最好还是回去向天魔效忠,否则,这个愿望很难达成。”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项诚说。

    少年摘下斗篷,现出胡新阳的外貌。项诚眯起眼,眉头拧了起来。

    少年说:“四百年前,九尾用一个赌约,赢走了我的脸,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没有脸,这个说来话长,以后熟了,再慢慢说。”

    “您为什么要找齐六件不动真武?”少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天魔对项家十分忌惮,我相信您的仇恨不在驱委,不在母亲,也不在父亲身上。您只是想杀掉天魔,是这样么?”

    项诚冷冷道:“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没有人知道。”少年说:“我猜的,离开圣地,我冒着很大的风险。”

    项诚的心脏处发出黑气,犹豫片刻,少年说:“您随时可以选择杀我灭口,也可以选择相信我,除此以外,我们别无选择。”

    广州塔前:

    “新年快乐——!”一长队的人搭着肩膀,开火车过来,穿过人群。

    大家缓慢地朝出口移动,马路上堵得水泄不通,迟小多喊完新年快乐,戴上耳机,去找自己的自行车,回家去。

    人生二十七年,还是没有找到男朋友。

    啊啊啊——迟小多要疯了,又过一年了啊,还是没有男朋友,自己到底是生下来干嘛的,明年还是凑合一个吧。

    迟小多下定决心,这次不管王仁给他介绍谁,都一定要上床,否则等老了就没人喜欢了。

    王仁打了个电话过来,说:“新年快乐——”

    “新年好。”迟小多骑着自行车,慢慢地避开走在自行车道上的人,小心前行。

    “明天能来加班不?”王仁说:“年底了,忙不开。”

    “齐齐约我喝茶呢。”迟小多说:“给我介绍男朋友。”

    王仁说:“那喝完茶过来帮我看看图吧。”

    迟小多只得敷衍地应了,考过证以后,去北京玩了一次,回来心就野了,老想往外跑,却不知道该去哪儿。如果有个男朋友,和他一起去走遍各种旅游景点,走遍全中国,走遍全世界,多好啊。

    可是男朋友不用上班吗?迟小多心想这年头要找个既不愁吃喝,又要有时间,还要182公分左右长得帅喜欢读书身材健美叽叽大爱运动出了柜不骗婚不形婚大学本科以上学历不抽烟不喝酒有车有房会做饭的男朋友,实在是太难啦!

    上次去北京也是一个人去的嘛,为什么自己去北京玩就能玩得很开心,回到广州以后就总是觉得寂寞呢?迟小多想来想去,只能归结于春天快来了,基因令他迫切地需要找个伴儿。

    迟小多回到家,挨个发了短信问候朋友们新年好,那边齐尉来了个电话,叮嘱他明天要记得过来相亲,迟小多满口好好好,并且许下了一个美好的愿望,希望对方有剑眉星目,高挺鼻梁,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嘴唇轮廓分明,喉结性感,眼睛深邃。

    奇怪,迟小多的脑海里依稀浮现出一个形象,感觉就像理想中的男朋友一样,这就是传说中的梦中情人标准吗?

    翌日:

    “这是轩何志。”齐尉笑道:“阿志,这是小多。”

    轩何志笑着朝迟小多点头,把包放在座位上,穿着一身迷彩服,风尘仆仆的,戴着露指手套。

    迟小多第一个印象就是,哇,好帅,像个兵哥,浓眉大眼的,而且笑起来很暖。

    可是,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闺蜜朝迟小多使了个眼色,眼里带着询问:喜欢吗?

    迟小多想了想,嘴角动了动,趁着轩何志看手机的一瞬间,飞快地摆了下手。

    闺蜜和迟小多坐在一侧,齐尉和轩何志坐在一侧,双方冷场。

    迟小多心想好尴尬。

    “你当兵的吗?”迟小多问。

    “小时候想当兵。”轩何志摘下帽子,捋了下头发,脸上露出不羁的,英俊的笑容,答道:“后来没当成。”

    迟小多点点头,轩何志问:“你做什么的?”

    迟小多答道:“建筑行业,给排水设计师。”

    轩何志由衷地赞叹道:“了不起,我最崇拜你们搞建筑设计的了!”

    迟小多:“……”

    闺蜜:“……”

    “祖国的设计师。”轩何志说:“国家发展全靠你们!太了不起了!设计师劳苦功高,现在广州发展得好啊!北上广,就数你们广州房价便宜,你们做建筑的功不可没……”

    齐尉马上撇清关系,说:“我俩是坐高铁认识的,刚好轩兄弟坐我旁边,聊了一会,轩兄弟一表人才,正好晚上吃个饭。”

    “哦——”闺蜜和迟小多一起点头,心想:马屁精,马屁精。

    闺蜜和迟小多一起研究菜单,双方又冷场了,齐尉开始打电话,轩何志朝迟小多说:“你的手机是吧。”

    迟小多点了点头。

    轩何志说:“真有钱。”

    迟小多硬着头皮问:“你打算在广州呆几天?”

    轩何志说:“至少两三年吧,我喜欢到处闯荡。正想租个房子,找份工作,你那里有房子吗?”

    迟小多:“……”

    迟小多不会拒绝人,齐尉也有点看不下去了,咳了声,说:“小多你帮着打听一下?”

    “好……好的。”迟小多说:“价位有什么要求吗?”

    “越便宜越好。”轩何志答道:“下个月的饭钱还没着落呢,你平时都在哪儿吃?在家?”

    “单位。”迟小多说:“午饭在单位吃,最近年底忙,晚饭也顺便一起解决了。”

    轩何志说:“哦?你们食堂外人可以进去吗?”

    闺蜜和迟小多心里的火山一起爆发了。

    迟小多用了吃奶的力气忍着,让自己不要笑出来,说:“那个……”

    “我可以买餐票。”轩何志说:“广州吃的太贵了。”

    “是请了个阿姨给我们做饭。”迟小多还是不死心地想尝试一下,问:“你会做饭吗?”

    做饭好吃的男生最帅了,然而轩何志想了想,说:“从来没做过,不过可以试试。”

    闺蜜瞬间就炸毛了,说:“这个还能随便试的啊!会吃死人的吧!”

    迟小多终于忍不住了,趴在桌上一直笑,轩何志莫名其妙道:“笑什么?”

    迟小多忙摆手,说:“你太幽默了……”

    一顿饭吃完,齐尉打了个响指让人买单,轩何志忙道:“我来我来。”说着要抢单。

    迟小多突然觉得似乎还是可以交往一下,然而轩何志嘴上说着“我来”,却没有任何实质上的行动,服务员把单放在他面前,轩何志看了半天,手在包里摸来摸去,翻来翻去,摸了接近三分钟。

    迟小多善解人意地说:“我来吧。”

    齐尉看不下去了,伸手去拿单,轩何志忙道:“我来我来,你们这里可以刷卡吗?”

    服务员说:“可以的。”

    齐尉懒得和轩何志废话了,直接扔给服务员一张工行的黑卡,轩何志笑呵呵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