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96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96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迟小多把挎包挂在项诚的脖子上,里面有他的法宝。

    “我……我……”

    “走!”迟小多说:“他们已经知道你的身体里有天魔种,不会放过你的!”

    项诚怔怔地看着迟小多,迟小多的身影再次与姚姬重合。

    “走。”迟小多再次凑上去,吻了他的唇,说:“不要怕,等你找到解决妖魂的办法后,回来找我。”

    “你……小多,我不能离开你……我……对不起……”项诚的眼睛通红,说:“我的心要被撕开了……我……对不起,小多,我是想拿到法宝以后回来带你走的……”

    “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迟小多说:“没关系,好好照顾自己。”

    项诚:“……”

    “走啊!”迟小多推搡项诚:“再不走,待会他们用法阵诛妖的时候,你也会一起受伤的!”

    项诚与迟小多对视片刻,平静呼吸,项诚低下头,印了一个吻在迟小多唇上,说:“我很快就回来。”

    继而他捡起包,冲了出去。

    胡新阳悬浮在龙亭湖上,迟小多冲出了树后,与胡新阳遥遥相对。

    胡新阳冷笑道:“愚蠢的人,还想用什么法阵吗?当年姚姬妄想逃离圣地,带着她的儿子逃跑,居然连我这增援都能暗算,性命都不顾了。若不是中了那一枚毒牙……”

    “所以现在,你是来取回他们性命的吗。”迟小多说:“可惜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呀。”

    天地仿佛静止,戾气一瞬间汇聚起来,狐妖的幻惑之力发散到最大,唯有迟小多在这幻惑之力的狂潮中不为所动,龙瞳闪烁着绿色的光。

    接着,他左手拿着用猞猁皮绷起的手鼓,右手朝写满符文的鼓上一弹。

    清脆的声音咚的一声,一只巨大的发光猞猁拔地而起,仰天长啸。

    迟小多又是一弹,周围的戾气一瞬间退散,胡新阳瞳孔陡然收缩,不受控制的全身发抖。

    迟小多朝鼓面狠狠一拍,第三声咚的声响,犹如波浪扩散,解去了所有被幻惑之力控制的驱魔师!

    “我先杀了你!”胡新阳怒吼道。

    紧接着九尾天狐迸发出黑气,冲向岸边的迟小多,迟小多不避不让,迎着胡新阳再次一拍手鼓,胡新阳发出惨烈的哀嚎,一只巨爪从黑气中探出,攫住了迟小多,裹着他在湖面上翻滚。

    龙亭湖另一侧,苍狼与白鹿从背后冲来,掀飞了饕餮。

    “现在!”陈真喊道,继而捡起心灯,天空中乌云洞开,现出烈日。

    烈日炎光阵接二连三发出强光,从天顶射下,一道光击中了黑气中的胡新阳,黑气散去,胡新阳与迟小多现出身形。

    “你输了。”迟小多避开胡新阳抓向他左眼的手指,死死扼着他的喉咙,黑气裹着他俩在湖面上乱窜,迟小多把他猛力一掀,让胡新阳的背脊对着落下的强光。

    胡新阳的面孔开始融化。

    “你永远不会……得到……你想要的……”

    龙瞳射出绿光,灼烧胡新阳幻化为狐的面孔,胡新阳发出临死前的呐喊,先是全身强光迸射,继而出现了一只白狐,白狐再次恐怖地哀嚎着,皮毛在这灼烧下尽毁,现出形貌骇人的骨骼,最后连骨骼也在烈日炎光阵的照耀下焚烧起火。

    迟小多的龙瞳一见绿光,便痛苦大喊,转过头,胡新阳一死,迟小多便直落下去,摔进了布满碎冰的龙亭湖里,咚的一声。

    紧接着,陈真冲向龙亭湖,跃进了湖水里。

    寒冷刺骨,迟小多在落水的一瞬间登时失去了意识,一头青色的巨蛇穿过冰冷的湖水,蜿蜒而来,将他托在头上。

    陈真悬在水中,按着自己的心脏位置,痛苦地躬起身体,巴蛇身躯一卷,将陈真与迟小多带到一起,游向湖岸边,将他们推了上去。

    项诚冒出水,猛吸一口气。

    “抓到他了!”

    驱魔师们上前,用符印铐住他的双手,收缴了项诚的包和武器。

    迟小多冻得脸色苍白,嘴唇发紫,感觉到有人用毛毯包起了他,一时间声音就在耳畔,一时间声音渐远,伴随着可达和周宛媛焦急的呼喊声,他伸出手动了动,摸到曹斌的手指。

    再次失去意识前,迟小多最后的记忆是项诚的脸。

第72章 归期

   关于九尾狐与魔种的善后报告:

    涉案人:一级驱魔师项诚、一级降妖师迟小多

    报告结果:斗争过程中触发特级警报,涉案人员数万人,开封龙亭湖暂时封闭。

    组织批复:以《河南开封爆发大范围流行感冒》为善后新闻,送交各电视台,电台,有关善后人员要切实控制好离魂花粉的传播。

    黄河岸畔,旌旗与招幡猎猎飞扬,上游壶口处奔腾而来的咆哮河水夹带着碎冰,奔腾向东。河南省驱委的别墅里,项诚被一个封印困缚在椅子上,他的头发桀骜不驯,眼眸深邃,眼睛下带着睡眠不足的,浓重的青色,眼里密布红丝。

    门被打开,林语柔走进来,外面分由两人把守,林语柔坐在办公桌后,项诚抬眼,望向林语柔。

    “聊聊吧。”林语柔说:“我一直没想到,你对我们的恨这么深。”

    项诚沉默不答。

    另一栋别墅里,迟小多安静地躺在沙发上,陷入了沉睡,壁炉里燃烧着跳动的火苗。

    陈真、可达与周宛媛三人各自坐在客厅一角,疲惫不堪。

    可达手里玩着一个打火机,周宛媛说:“你确定?”

    “老佛爷这么吩咐了,有什么办法?”陈真答道。

    可达说:“这次的事,怪我。”

    “不,怪我。”陈真说。

    可达:“小多什么都没说,想必就是怕我们把项诚的传家宝给收走了,反倒把他逼到天魔的阵营里去。”

    “是我判断错了形势,但是如果让我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陈真答道:“项诚的内心十分不稳定,就像一个定时炸弹,唯一的办法,就是彻底洗掉,重新再来。”

    周宛媛说:“这么喜欢领责,怎么不到隔壁去,把责任担下来?”

    “我是想担。”陈真说:“担得了?九尾狐最开始就想利用我们和项诚的嫌隙,诱发出他的心魔,再把他带到圣地去。”

    审讯室内,林语柔看着项诚,项诚久久不发一言。

    “我很佩服你的勇气。”林语柔说:“你就像你的父亲一样,有责任感,有担当,我以为在迟小多击破九尾天狐的那一刻,你会趁机脱逃,不会再回来的。”

    “爱情给我勇气。”项诚沉声道:“就像我的爸妈一样。”

    “你真的以为你的父母之间,是纯粹的爱情么?实话告诉你吧,你的妈妈,只是在利用你的爸爸。”林语柔说:“你知道组织为什么拆散你的父母么?”

    “岂止拆散而已。”项诚淡淡道:“你是杀了她。”

    “我不得不动手,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相恋的,根据周茂国的报告,你的爸爸,在一次诛魔的任务中遇见了她。”林语柔淡淡道:“对了,不得不说一句,项建华是周茂国那一届里最有培养资质的驱魔师,失去他,是我们最痛心的事。”

    项诚看着林语柔的脸庞,她的表情一如既往,无悲无喜,就像看透了许多事一般。

    壁炉里的火焰跳跃,可达朝陈真道:“那条狐狸这么大费周章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他体内的种子。”陈真答道:“利用我们和他之间的嫌隙,催化那枚种子,让巴蛇彻底黑化,回归天魔麾下。要不是迟小多,项诚最后就会发狂,在九尾狐的控制下,杀掉我们所有的人。”

    可达道:“现在人也带回来了,事情也平了,妖也除了,还想怎么样?”

    “事情还没有平。”陈真说:“魔种是永远除不掉的,它一直在项诚的灵魂里。”

    “那要怎么办?”周宛媛蹙眉道。

    陈真沉默了很久很久。

    项诚忽然开口道:“我知道,她要把我带到妖族里去。”

    “你愿意去?”林语柔眉毛一动,说:“你一半是妖,一半是人,你的母亲生下你之后,巴蛇的主魂便附着于你的身上,与你相伴相生,无法剥离。”

    “在你七岁的那年。”林语柔说:“你记得你的母亲走了么?”

    项诚没有回答。

    林语柔说:“她的真正身份,是负责孕育一代又一代天魔的圣女。她在山林里沉睡,每一千年醒来一次。孕育天魔的方式,需要两个条件,一是象征地脉的蛇魂,另一个条件,则是从天空中采集而来的魔种。”

    说着林语柔打开包袱,把那个雕像放在项诚的面前,雕像是条蛇,缠绕着一个裸|体的女人。

    “蛇魂诞生一次需要一千年,魔种采集齐备,也需要一千年,蛇魂与魔种结合,方能孕育出新的天魔,而各代天魔也以千年为周期,消湮,再生,如此轮转。”

    项诚深吸一口气,微微发抖。

    林语柔又道:“比起约定的时间,她提前三十年醒来,醒来之后,与你父亲相识,并令蛇魂脱胎而出,成为了你。”

    “不过她很快就发现,天魔与圣地所有的妖魔都在找她,所以她在你七岁那年,偷走了你父亲的两件法宝,蚀月弓与大日轮,回到天魔的身前。”

    “这样一来,你的父亲失去了两件传家宝,只好把降魔杵与捆妖绳传到了你的手里。天魔用它的力量,腐蚀了另两件法宝,预备用来对付我们人。”

    “天魔将它体内最原始的魔种交给了她,让她感孕。”林语柔又道:“可是她体内的蛇魂已经没有了。天魔还不清楚,在她的体内植入的魔种,在又一个七年后,被她带了回来,放到了你的身上。”

    “你的母亲瞒过了所有人。”林语柔冷漠地说:“就连组织也找不到魔种的下落,她瞒天过海地转移了魔种,而王雷潜伏在协会里的这些年,为的就是调查这件事。”

    “王雷翻阅了所有协会的报告,结合九尾天狐当年所知,再从你内心里窃取了一部分你所知的记忆,拼凑起了完整的过程。”

    “现在蛇魂与魔种,都在你的身上,万事俱备,等到蛇魂与魔种完全融合,你就将脱胎换骨,成为新的天魔。那只狐狸,已经激发了你的魔种,只是功亏一篑,仍然没有完全唤醒它的力量。”

    “我们当初以为魔种在你的妈妈体内。”林语柔说:“为了世界和平,拆散了你的父母,并且错杀了她,很抱歉,在此,我替参与巴山会战的所有同僚,向你致以诚挚的歉意。”

    项诚看着林语柔,林语柔又道:“天魔的手下,那些杀不光的妖和魔,始终没有放弃入侵人间的打算,在这一千年里,杀了我们一千四百九十三名同事,一百一十三万名百姓因为天魔的存在而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所以我从未后悔过自己的所作所为,想必你的父亲也是。”林语柔注视着项诚,说:“巴山会战我们同样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你的父亲因与你母亲结合,三魂七魄中了巴蛇的蛇毒,无药可解,最终魂魄散尽而死。”

    项诚的瞳孔陡然收缩,脑海中闪过一幕。

    父亲临死前,发起了高烧,最后浑浑噩噩,失去神智。

    “小多他……”项诚忽然开口道。

    “幸好,迟小多的体内还没有你的毒素。”林语柔说:“在你们相处的时候,巴蛇还未曾被魔化,我想你可以放心一点了。”

    项诚点了点头,说:“谢谢你。”

    “不客气。”林语柔说:“那么,我该说的都说完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没有了。”项诚答道。

    项诚与林语柔沉默地对视着。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项诚说:“你可以什么都不说,直接用金光烈火杀了我。”

    “老佛爷到底想做什么?”可达问。

    陈真答道:“不要问了,开始吧,各位。”

    周宛媛道:“不和小多告个别吗?这样对他太残忍了。”

    陈真随口答道:“不必了,对他来说是好事。”

    “这他妈的还算好事……”可达无奈摇头,周宛媛从包里掏出一张黑胶唱片,递给可达,可达拆开封套,上面是贝多芬的《悲怆·第三章》。

    “过平平淡淡的生活。”陈真耸肩道:“过小日子,想爱谁就爱谁,不算好事?我想要这样的生活还没有呢。”

    可达正在把黑胶唱片放在一个老式的唱机上,动作一顿,望向陈真。

    “我觉得你应该去看一下心理医生。”可达自言自语道:“你压力太大了。”

    周宛媛诧异地张着嘴。

    陈真摆手,说:“真不用,什么悲欢离合,爱恨情仇,闻下离魂花粉,从此没烦恼,我是个理智的人,开始吧。”

    “那项诚怎么办?”可达说:“老佛爷打算判他个无期徒刑?”

    陈真答道:“她答应了我,五年之内,会安排项诚回到迟小多的身边,哪怕问题解决不了。”

    窗外的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