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60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60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退新雎值闹惺啵业孽蹙褪侵惺嗥撬缘彼独牖蛘咂@褪保业纳硖寤崾艿剿鸷Α!

    “精魄是你的生殖轮,代表生殖能力。”陈真说:“繁衍后代的力量,英魄在海底轮,就在脚底,是双轮的形式,代表你的行动力,这个行动力不完全是走路的能力,而是想到一件事,会动起来,去行动的能力,有些人很懒惰,做什么都提不起精力,懒洋洋的,就是英魄力量不足,同样冬天也会手脚冰冷。英魄归于脾,脾经要保养好,同时积极向上,锻炼行动力,对应的魄就会增强。”

    “哦——”迟小多说:“那么我的龙瞳,应该是妖力附着于我的眉心轮,也就是‘灵慧魄’上面?”

    陈真答道:“确切地说,那不能算是妖力,而是龙力,寻常的妖力是会腐蚀人身体的,所以有‘人妖殊途’一说。”

    “如果我把灵慧魄抽出来,练成法宝的话。”迟小多答道:“是不是龙瞳也会跟着出来?”

    “是的。”陈真答道:“像照妖镜,辨妖铃,这些就是灵慧魄化身出来的产物。你也可以不使用自己的‘魄’,而是去采集人的‘魄’。灵慧魄的力量越强大,制造出来的法宝也就越强,但是你寻常是不会碰到可用的魂魄的,因为人的魄一离体,很快就会消散,除非……”

    迟小多说:“我不会杀人的啦。”

    陈真说:“只是随便说说,毕竟没有人会心甘情愿地交出自己的‘魄’去炼器,为了获取钱财等交易,给出魄的人,其魂魄力量通常不会太强大。制作法宝,必须有炼器师非常强大的愿望在里面。”

    “嗯。”迟小多想了想,又说:“强大的愿望……”

    “譬如说守护一个人,或者是守护这个世界。”陈真说。

    迟小多:“我懂了,那么话说回来,既然小朗看不见,是不是灵慧魄和天冲魄,气魄受到了损害?”

    陈真摇头道:“他的这三魄,和凡人的不一样。脉轮形式不一样,我们七魄脉轮旋转是顺时针方向的,他是逆时针方向。”

    迟小多:“用别的魄来替换,可以吗?”

    “不可能。”陈真答道:“他的脉轮的力量太强大了,这是不可能替换的,中枢魄就像一棵树,树上有七根枝,不能折断一根把另一根嫁接上去。”

    “那么龙瞳呢?”迟小多铺垫了这么久,终于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龙瞳可以附着于我的灵慧魄上,按道理也能附着于他的上面。”

    迟小多看了眼陈朗。

    陈真停下了他的动作。

    可以吗?可以吗可以吗可以吗……迟小多没有再问了,他知道问到这个程度,陈真就明白了。

    陈朗也感觉到两人之间的气氛,停下了吃饭。手指敲了敲桌子,轻轻地划了个问号。

    陈真答道:“他的脉轮力量很强,我试过好几次去干涉,我想是不能的,就算能,我也不愿意让你去冒险。”

    “如果只有一点点可能呢?”迟小多说:“也不想试试吗?”

    “不。”陈真说:“对你有危险,小朗七魄形成的脉轮,会攻击一切试图干扰它的力量,我使用中枢魄幻化出守护兽,为的就是修正小朗的脉轮旋转方向,但那绝对行不通,中枢魄是体内最重要的一魄,象征你的生命力,除非必要,绝不能拿来练法宝,一旦受损就会彻底完蛋。”

    迟小多已经动念,什么都制止不了他。

    “那项诚的巴蛇是怎么形成的?”迟小多顺便问了个问题。

    “你可以自己问他。”陈真说。

    “他不会告诉我的。”迟小多说。

    “他会的。”陈真答道。

    迟小多已经不想再采取那种等项诚自己说的方式了,因为他发现项诚根本什么都不会告诉他,怕担心也好,不熟也罢,他要主动开始了解项诚。

    “他不会。”迟小多吃完了,陈朗一直等着,听到他放筷子的声音就主动帮他收碗,收菜碟去洗。

    “他会的。”陈真坚持道:“你们不是恋人么?”

    “不是。”迟小多面无表情地说。

    “我觉得是。”陈真说:“可能距离他明白自己的心意,还有一段时间,不过他一定喜欢你,小朗……今天我来洗吧。”

    迟小多心想陈真你真是个明白人,可是今天的重点不在这里,他追着陈真说:“告诉我吧!”

    “我不能随便谈论别人的八卦。”陈真洗盘子,说:“何况八卦还是协会里的秘密。”

    迟小多答道:“告诉我不算是八卦,我爱他啊,我想知道关于他的一切,这样我才能更好地爱他。”

    陈真洗着盘子,抬眼看着瓷砖。

    “不行。”

    “我会感激你的。”迟小多说。

    陈真不说话了。

    迟小多说:“我要下跪了。”

    陈真:“……”

    陈真一手泡沫,转头看迟小多,迟小多抱着陈朗的腿,单膝跪在地上,满脸哀怨。

    陈朗:“???”

    “我找小朗告状。”迟小多说,并开始拉着陈朗的手写字。

    “行行。”陈真叹了口气,说:“告诉你,那不是魄,是他的魂,他有四魂,第四魂是一个妖魂。”

    迟小多:“……”

    迟小多瞠目结舌,问:“他多了一魂?怎么办到的?”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了。”陈真答道:“你磕头也没用。”

    迟小多也不再追问了,他点了点头,这个答案太震撼了。

    “会对他有什么影响?”迟小多问。

    “迄今为止。”陈真答道:“没有任何案例,只能问他自己,如果你能根据这个案例编写一本教材,组织会发给你经费的,当年还有不少人在《驱魔工作》上发表过文章,来讨论这个现象。”

    原来是这样,在项诚的体内有妖魂!迟小多去翻遍了所有陈真的书,果然没有任何案例。

第45章 明王

   某一天;迟小多无意中翻到了一本陈真的藏书,那本书的年代已经非常古老了;甚至连书名都变得模糊不清。破旧的黄纸上,只有朦胧的画像,使用绘画来讲述整个故事。

    上面就有他见过的不动明王,虽然不同的书里,明王的尊容都不一样,但根据法器来判断,那确实是项诚曾经幻化出来的法相。他有点看不懂;于是问陈朗。

    【明王斩魔帝的故事。】陈朗只是沉吟片刻,就回答了迟小多。

    【是什么呢?】迟小多询问道;【我看到智慧剑了,上面戳着一个心脏呢。】

    【那是魔帝的心脏;相传在汉代的时候;有一个非常强大的魔。】陈朗想了想,在手写板上写道;【不动明王托生在人间,用智慧剑斩除了它,并将它封印起来了。】

    【这个魔在任何书上都没有记载啊,而且我也从来没有看到过“魔帝”这个称呼,它是蚩尤吗?】

    陈朗微一迟疑,摇摇头,迟小多便去找另外一本书看了,然而出来的时候,陈朗却认真地写了一大段字。

    【我想魔帝不是蚩尤,也许这个称呼只是为了指代它的名字,魔是不会有心脏的,所以它应该是个很强大的妖,目前学术界普遍承认这一点。蚩尤的存在时间太古老了,和不动明王的时间是彼此错开的。但古代习惯用象征意义来替代很多事件,在没有文字辅助说明的情况下,要判断起来非常困难。】

    迟小多想了想,回复他:【如果是象征意义的话,那么象征着什么?】

    【人心。】陈朗答道,【魔由心生。学术界认为不动明王专降心魔,用智慧剑去斩除一切的憎恨。】

    迟小多:【也就是说,不动明王降服了由人心产生的魔。】

    陈朗迟疑片刻,而后答道:【是的,不过我觉得,也许还有另一个含义,但只是我个人的想法,你别写进卷子里去。】

    迟小多的食指点了点陈朗的手背,表示认同。

    陈朗:【明王斩魔帝,也可理解为明王曾经杀过一只力量非常强大的、已经化魔的妖。就像我们家族的燃灯普世图、齐家的龙神图腾一样,神话传说都有其原型。否则不动明王又是怎么托生到人间的呢?或者可以这么理解……】

    陈朗写到这里的时候,想了很久,足有五分钟时间。

    【明王托生凡人,为了斩除一只强大的魔,智慧剑挑着魔的心脏,是指这把剑,永远插在魔的心脏上。】

    迟小多:【可是智慧剑上并没有烤鸡心串啊。】

    陈朗:……

    【如果说,智慧剑上封印着这只魔的力量呢?】

    【我曾经在另一本书上读到过,有些家族的血脉,是为了镇压人间的魔而代代相传的,否则不会在人间留下来,一切都有其缘由,传说六大家族都有他们的使命,一旦这个假设成立,那么明王血脉,也许就是镇压这只魔的力量。】

    迟小多懂了,摸了摸陈朗的手背。

    【可是像不动明王、燃灯道人、龙神、苍狼白鹿这些世家,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从天脉里来。】陈朗几乎没有思索就直接回答了迟小多,【环绕地球的天脉,连通着另一个世界的强大力量。】

    迟小多:【外星人吗?】

    【是,也不是。】陈朗回答说,【一股创造了这个世界、干涉着世界运转的力量,在科学家的眼里也许可以把他们看作外星人吧,但我认为,他们只是重叠在我们世界里,形式不一样的生命而已。也许形态和我们全然不同……】

    迟小多脑子开始混乱了,陈朗又补充道:【不过这个千万别写进卷子里,全是我的推测。】

    迟小多:【其实我更能理解你的推测一点。】

    陈朗:【英雄所见略同。】

    迟小多哈哈地笑了起来,把这件事忘到脑后,决定当作八卦,下次给项诚说一说,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他开始研究并准备这个法宝了。陈朗显然很有兴趣,和迟小多一起研究,决定做两对双生戒。

    这个行动对于一个新手降妖师,尤其还是没有证的降妖师来说显然稍微有了那么一点点困难。然而有陈朗撑腰,迟小多还是秉承了一贯以来,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方式。

    说是双生戒,实际上则是四块铁片,迟小多准备朝它们注灵,把自己的一魄分离,注入进去。当然,不会把全部的魄注进去,因为他并不需要这个戒指能发生什么效果,只是用它来守护项诚,在一方受到危险时,另一方能及时感觉到。

    这个法宝陈朗早就想做了,每次陈真出任务,他在家里就像迟小多一样,提心吊胆的。

    陈朗:【准备好了吗?】

    注灵的过程是极其危险的,但如果是两个降妖设备师一起,做同样的东西时,就能利用慧魄的力量互相协助,彼此调节,让风险减半。但迟小多担心陈朗的眉心轮会出问题,毕竟法宝制作手册上没有提到,如果眉心轮是逆时针旋转的,会不会有风险。

    没有提,就是有可能有问题,但陈朗的理解则是没有提,这个问题就不重要了。而且陈朗拍胸脯朝他保证,眉心轮逆转的降妖设备师是有很多的,尤其先天失明的人,就是眉心轮逆转的人,且抽取慧魄绝对不会出事。

    失去慧魄,会令视觉能力变差,双生戒一旦被毁,迟小多的视力可能会降到零点五或者更低,也许戴隐形眼镜可解……迟小多倒是没关系,这样一来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戴美瞳了。

    陈朗就更没有关系了,反正本来也看不到。

    虽说如此,迟小多心里还是忍不住忐忑,最后陈朗拍胸脯保证,可以使用一件陈家的家传法宝,来协助注灵,于是迟小多对这个类似于网游里升级装备100%成功的道具动心了,最后点了头。

    迟小多:【好了,你小心一点。】

    陈朗到房间里去,打开书架后面的密码箱,密码箱里有一块红布,红布上是一个满是裂纹的玉佩。玉佩上是两条鱼,鱼的中间显然摔裂了,又用金镶起来,做了个金镶玉。

    迟小多:【这是什么?】

    陈朗:【这是一个复制用的法宝,以前被组织回收了,后来因为放在驱委里,怕它会自己复制别的箱子里的法宝,所以拿来锁在我家,因为家传的紫金幡能禁魔,抽走它的所有自主力量。】

    迟小多:【这个该不会是传说中的双鱼……那啥吧。】

    陈朗想了想:【好像就叫双鱼玉佩,它可以复制咱们的慧魄力,运气好的话,甚至不会有损伤。】

    迟小多差点被吓尿,你好歹先说这是什么啊,不行不行,迟小多要放回去,陈朗却一再坚持,反复表示,自己想做双生戒很久了,迟小多再不答应,自己就给他磕头。

    而且陈朗一再说,哥哥已经答应了让他借用双鱼玉佩。

    陈朗:【那要不然用心灯?】

    迟小多只好再次让步,两人坐在饭桌前,用朱砂粉画出法阵,铺在桌上,圆形的法阵里面有四个圈,放置四块铁片,阵眼处放上了导器——双鱼玉佩。

    按道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