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59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59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降妖设备师。”周茂国想了想,说,“前途不错,自己研究,开发点法宝,还能帮上同行。”

    迟小多也在想这个事情,说:“可是法宝注灵什么的,我不会。”

    “第一次,谁都不会。”周茂国开着车,答道,“也有特定的流程,大胆假设,小心实践,i都好说。”

    迟小多突然想起,是不是可以做一个法宝,送给项诚?改天可以去驱委的地下商城看看,买点材料什么的。

    周茂国问:“项诚有信心吗?”

    “应该还行。”迟小多说,“正在很认真地复习了。”

    周茂国点了点头,问了几句,两人是怎么认识的,迟小多说了点往事,当然没有告诉周茂国叫鸭什么的,免得把他雷到。就说是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的,鬼车、鸱吻那些妖怪,都是项诚告诉他的,自己已经忘了。周茂国听了一路,时而点头。

    迟小多说:“周老师,我想做一个法宝,难吗?”

    “现在不能指点你。”周茂国说,“不过考完试以后,你可以到我家里来。”

    “好的。”迟小多感激地点头,说,“在哪里能买到关于做法宝的书?”

    “法宝制作……降妖设备……”周茂国想了想,说,“陈主任的母亲是一位出名的法宝鉴定专家,在他的家里有许多珍贵的抄本,你可以向他借阅。”

    太好了!

    迟小多在家门口给陈真发短信,朝周茂国告别,周茂国摇上车窗开走了。

    迟小多带着外卖回家,项诚还没回来。

    该不会是夜校吧?

    迟小多抽出床头柜上那封信,信里是一份通知。

    【即日起,请所有驱魔师在灵境胡同外集合,晚上八点发车,在丰台区封闭式培训。请报名参加一注笔试的成员在八点前赶到驱委广场前,携带准考证与必需生活用品,培训期为十二天,考试期为三天。培训期间不允许使用手机,请提前告知家人。】

    背后是项诚的字:

    【小多,刚刚收到信,我怕堵车来不及,先出门了。昨……。】

    几个地方被认真地涂黑了,明显是“昨天晚上”四个字。

    【我很快就回来,等我。】

    迟小多心里大叫坑爹啊啊啊!为什么培训外加考试要足足半个月不早说!驱委你做这种事会被驴踢的吧!昨天晚上我们刚那个啊!今天就把人给叫走,还让不让人活了!也太伤天害理了吧!

第44章 蛇魂

   陈真来了短信:【可以;不过书不外借;你要到我家来看;随时都可以。】

    迟小多没想好;项诚走了,自己一个人住着;要干嘛呢?

    【现在可以吗?】迟小多问陈真。

    【当然;欢迎;项诚已经走了?我看到他上车了;如果你没有计划,就来我家;和小朗玩;今天正好加班;下班我顺便过去接你?】

    迟小多答了个好;无聊地在床上躺着。

    陈真来接的时候显然很困,而且有什么事情焦虑不定;迟小多也是一脸黯然。

    迟小多电话来了;那边的是可达。

    “项诚去培训了。”可达说:“让你代为照顾你几天,现在过来接你?”

    陈真接过电话,告诉可达人已经接走了,可达那边才约有空出来吃饭,挂了电话。

    “为什么你们不用培训。”迟小多郁闷道:“我们昨天才……”

    “才什么?”陈真专心地看路。

    迟小多马上一本正经道:“没什么。”

    陈真有种得逞的狡猾感,答道:“我们也去培训,工作谁做?可达和我都不用参加培训,直接去笔试就行。”

    “可是也不用这么久吧。”迟小多说。

    “很有必要。”陈真眉毛一扬,答道:“这个决定也是临时下达的,因为组织需要通过集训,来观察,并且排查一些事。”

    迟小多马上就明白了,多半是因为严飞的那件事,驱委一定怀疑,严飞想让借这次考试,换上自己的一批手下。而这批手下到底都是谁,就要重新来核查。

    “去了多少人?”迟小多问。

    “三千多个吧。”陈真答道。

    迟小多问:“去哪里集训?”

    “这个你就不要问了,知道了也没用。”陈真说。

    迟小多犹如被棒打鸳鸯的怨受,但无奈只得接受,而且足足半个月不能和项诚通讯了。

    “小朗知道你来了一定很开心,怎么突然需要查古卷了?想做法宝?”

    “嗯。”迟小多说:“想给项诚做个。”

    “挺好的。”陈真开着车,悠然道:“彼此依靠,互相支持。”

    “你有喜欢的人吗?”迟小多问。

    他觉得陈真一直在照顾弟弟,也没有谈恋爱,可能怕陈朗会觉得孤独吧,但是陈真自己就没人照顾了。

    陈真笑了笑,没说话。

    迟小多到陈真家的时候,陈朗正在一片黑暗里摸盲文书,听到脚步声起身,朝他们走过来,像鬼一样,差点把迟小多吓得够呛。

    陈真开了灯,一脸疲劳的表情就像随着灯光一样,亮了起来,朝陈朗笑着说:“小多来找你玩了。”

    陈朗用手摸摸迟小多的脸,笑了起来,迟小多站在门厅里,被陈朗摸来摸去的,觉得很好玩而且很舒服,也摸摸陈朗的脸,和他逗着玩。陈真在陈朗手里写了几个字,便自顾自地去给弟弟热饭。

    陈真的家里非常安静,就像在电视上看到的,九十年代北京的家庭一样,布置格局似乎很多年没改过了,陈朗安静地在桌前吃饭,迟小多也吃了一碗,清汤白饭,突然整个人就变得简单而清新起来。

    【项诚?】

    【出远门,不要我啦。】迟小多笑着回答陈朗,这天开始,就在陈真的家里住了下来。

    距离考试还有十来天,陈真拉开陈朗房间的沙发床,让迟小多和陈朗睡一个房间。

    家里白天有个阿姨过来打扫,除此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动静,陈真的家又在一个非常僻静的小区里,每天连遥远的围墙外,树上风吹叶子的声音都能听见,秋天来了。

    陈真与陈朗,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大家族的传人,陈朗知道的事情,远远超出了迟小多的意料——他几乎什么都知道,简直就是一个人形的资料库!除此之外,陈真家里还有一架盲文打印机,海量的内容可以直接扫描进电脑,继而用盲文打印出来。

    陈朗每天做的事情,就是读书,读各种各样的书,当然,这些书都是经过陈真筛选的,大部分是古籍,其余的则是一些名著与小说。陈朗非常喜欢看小说,迟小多的到来几乎为他打开了一个新世界。

    每一天,迟小多做的事情就是给他介绍自己看过的书,只要是陈朗感兴趣的,迟小多就会上网购买电子版,再用软件倒成盲文,继而打印出来。

    迟小多给项诚发了几天短信,但他没有回。

    在做什么呢?集训……是修行吗?迟小多就想起了项诚坐在瀑布下冲水的画面。连思归也带走了,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先前每天都在一起,迟小多还没有感觉,然而一分开,他就强烈地想念着项诚。

    迟小多是个话很多的翻车鱼,有话要说,没话也要找话来说,于是住了不到三天,就把自己的爱情和烦恼,思念朝陈朗倒了个干干净净。而且他最纠结的那个点是:自己在洗澡,项诚要进来,他要进来做什么啊啊啊,是朝自己表白,对那天晚上的那件事做个总结吗?

    【可能他想进来亲你?】陈朗对此的回答是。

    迟小多已经换了个方式,在陈真家里用打印机的方式和陈朗交流,迟小多抱着键盘,输入一大段话,然后使用盲文打印机打出来,给陈朗摸。陈朗则使用他的专用手写板,输入一大堆字给迟小多看。

    于是他们达成了一个快速而简单的交流方式,每天滔滔不绝地,可以说上一大堆话,语言交互明显比以前多得多。

    【我现在才渐渐发现,我对项诚的了解实在太少了,还不比我家楼下小卖部的老板多。我感觉完全就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为什么不问他呢?】

    【如果他想说,当然会对我说的吧。】

    【也许。】陈朗左手摸打印机里源源不绝吐出来的交流单,另一手在手写板上写字,无名指轻轻点了点,字显示在投影屏幕上。

    【但是有些人是不愿意把自己的忧愁与家人分享的,哥哥就是这样的人,有时候我能感觉到他很难过,但是他什么也不说。】

    迟小多和陈朗聊了好几天,陈朗似乎非常喜欢这种交流,长期处在封闭的黑暗里,几乎没有和任何人聊天,而和陈真,兄弟之间似乎更喜欢用身体接触的方式来传递简单的信号。或用手指点点,或者在手背上轻轻碰几下,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陈朗似乎在考虑措辞,打印机嗡嗡地响,吐出迟小多长篇大论的一大段关于爱情、兄弟情、亲情的思索。陈朗摸了半天,点点头,这次没有作太长的回应,只是摸了摸迟小多的头,表示安慰。

    “你们说了这么多话?”陈真下班回家的时候,看到拖了满地的打印纸和两个G的图片文档。

    “是啊。”迟小多答道。

    【嗯啊。】陈朗用手写笔答道。

    陈朗似乎爱上这种聊天方式了,简直停不下来,直到吃饭的时候还朝陈真写了一堆字,问他单位的事,陈真只好挨个回答。

    “少说一点。”陈真哭笑不得道:“你们不累吗?”

    “不累啊。”

    【嗯啊。】陈朗用手写笔答道。

    陈真简直拿两人无可奈何,说:“吃饭吃饭。”

    迟小多最近一直在研究制作法宝,包括各种转魂,注灵等内容,譬如一些法宝,是要抽取制作者本身的魄力。然而抽走以后并不意味着这魄力就直接消失了,与制作人彼此之间还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连续。

    就像一种分|身术一般,有丝分裂出来的个体,会单独秉承自己的意志而行动,又不完全受本体操控。像陈真的貂、可达的苍狼、周宛媛的白鹿,都是这种转魂术的外放体现,除非驱魔师本身就具备这种灵魂守护的天赋,否则只有极少的人能达到这种效果。一旦将人的魂魄分割出另一个“灵”,对本体的伤害是非常大的。

    迟小多不知道陈真为什么会从灵魂里分出一只貂,但看他身体不太好,似乎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项诚的巴蛇则并非转魂术形成的,当然,他也没有多问。

    “如果把灵魂割裂一片,就像哈利波特里的魂器,是不是可以制作强大的法宝?”迟小多吃着饭问。

    “不一样。”陈真答道:“那只是小说作者的幻想,制作法宝,不在于你的魂魄力量,而在于你的魂魄。三魂七魄里,三魂是不能动的,不管是哪一魂,稍微一动你就死。”

    “哦——”迟小多答道:“那么七魄呢?”

    “七魄是可以分离出去的。”陈真答道:“人死后,七魄散尽,三魂归于天地脉,七魄就是人的所有力量。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

    “所以所有的法宝,也分为七种。”迟小多答道。

    “是的。”陈真点头道:“降妖师制造的法宝,有‘冲’、‘慧’、‘气’、‘力’、‘枢’、‘精’、‘英’七种,每一件法宝,都是降妖师用自己的一魄炼成,并随身携带,或者交给信得过的人使用。就像当年干将,莫邪夫妇练剑,最后以身殉剑,其实也是个炼制法宝的过程。”

    迟小多说:“书上写的实在太涩了,读起来只能猜到一个大概。”

    “比如说。”陈真作了个手势,解释道:“把你的‘力’魄抽出来,制造成一个……一个……”

    “一块板砖。”迟小多做了个“拍”的动作。

    “嗯,这就是一个法宝了。”陈真说:“你可以把它交给驱魔师,譬如说小朗,给他使用你的……你的……”

    “降妖砖。”迟小多补充道。

    “如果小朗用于降妖。”陈真说:“就能驱使你的法宝,发挥出巨大的力量。”

    “当然如果小朗把板砖给摔碎了。”迟小多安慰了小朗一句:“这只是个比喻。”又朝陈真煞有介事地说:“那么我的魄就挂掉啦。”

    陈朗本来也听不到,安静地吃饭。

    “严格地说是散掉了。”陈真解释道:“因为‘魄’,必须依附于有形之物存在,所以你的力魄就没有了。”

    迟小多点点头,想起书上写的,问:“那么人体内的七个脉轮,就对应这七个魄吗?”

    陈真嗯了一声,说:“天冲轮在头顶,主宰你的神智与听的‘洞察’能力、眉心轮在你的眉心穴,主宰你的双眼与观察力。气魄在你的喉咙,主管呼吸、语言与味觉,力魄在心轮,主宰你的决心与信念,中枢魄在你的丹田,中枢魄强大的人有旺盛的生命力,身体会很好,它是调和所有脉轮的中枢,我的貂就是中枢魄所化,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