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129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129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迟小多刚要问,苍狼却朝着他们这边摔了过来,顷刻间封离化身为人,单掌推出,在苍狼背后一抵,巨兽在空中翻身,朝着饕餮再次直撞过去!蓝灰色发着光的苍狼与饕餮从东边打到西,又再滚回来。

    天蒙蒙亮,山谷四周雾气弥漫,曹斌喊道:“往第三硚跑!”

    “我在这里掠阵!”封离喊道:“你们快点离开!”

    整个天坑内有三道自然石桥相连,迟小多在前,曹斌紧追在后,沿着栈道跑向景区出口,突然间迟小多刹住了脚步,抬头看。

    两人站在瀑布下,隐约听见了直升飞机的轰鸣声,天已大亮,四辆直升飞机降低高度,射出炮火,轰击天坑中的饕餮与苍狼。

    一声嘶吼,潜伏在森林中的巴蛇冲出,一口咬住了其中一辆直升飞机,把它拖下来,撞在地面上,直升飞机惊天动地的爆炸了。

    紧接着峭壁顶端有人出现,拿着扩音器吼道:“不要再反抗了,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驱魔师?!”迟小多说。

    直升飞机掉头,朝着峭壁上的包围圈一通扫射,场面登时一片混乱,曹斌道:“是驱魔师和景浩的人杠上了!快走!”

    “按计划走!分头行动!”封离的声音响起。

    顷刻间苍狼与九尾天狐拔高,苍狼恢复可达身形,浴袍飞扬,骑上九尾天狐背脊,九尾天狐变幻为一只雪白的巨隼,载着可达刷然冲出了包围圈。

    巴蛇一尾将饕餮卷住,甩向石壁,山岩坍塌,巴蛇不再恋战,朝他们飞速冲来,曹斌带着迟小多一同朝着溶洞内跃出,巴蛇飞速入水,继而浮起小岛般的蛇头,托住迟小多与曹斌,穿过溶洞,飞速离开。

    背后的天空上亮起强光,符文飞射,直升飞机朝着北方离开。

    “它吃了简文!”曹斌说:“简文的身体里有一个发报器,一旦他死了,发报器就会把他的手下们引过来!”

    “糟了。”迟小多说:“要快点提醒驱魔师们……景浩会不会变成……”

    两人脚下一振,打断了迟小多的话,巴蛇飞出水面,在平原上滑行,继而将迟小多与曹斌抖了下来,在空中一翻身,变为项诚,双手横抱迟小多。

    “走。”项诚道:“刚才至少有两拨人交上了手,一拨是在找咱们的重庆驱魔师,另一拨是简文来救他的手下。”

    公路旁停下一辆车,郎犬喊道:“快上来快上来!”

    项诚让郎犬坐到车后,迟小多还穿着一身浴袍,坐上副驾位,系上安全带,项诚倒车,开到最高速,离开武隆。

    “酒店已经被简文的手下包围了。”项诚说:“暂时不能回去,轩何志带白老师走了,咱们直接抄近路去丰都。”

    迟小多简直是筋疲力尽,项诚却一手把着方向盘,摸了摸他的头。

    “什么都没带。”迟小多说:“简直狼狈极了。”

    “东西都在包里。”项诚说:“郎犬,把衣服拿出来。”

    迟小多换上衣服,哭笑不得道:“我的温泉。”

    “下次换个地方泡。”项诚答道:“在花园里坐着的时候,我想起了一件事。”

    “什么事情?”迟小多心中一动。

    “我爸爸,是在山里发现我妈妈的。”项诚答道:“在我很小的时候,妈妈还带我去过那里。”

    迟小多:“啊!”

    “那个地方很可能就是她醒来的地方。”项诚说:“也就是白绥说的,另一个圣地。”

    迟小多:“你还记得在哪里吗?”

    “希望没有被淹没。”项诚答道:“那是一个很大的地方,被山体坍塌给压住了,到了山下,我可能会记得。”

    天坑内硝烟弥漫,本地警察也来了,消防车在峭壁上朝下喷水扑火。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呼叫呼叫,第二梯队……”

    悬崖边上开始吊索下人,数架直升飞机降落,一只手推开石头,伤痕累累地爬了出来。

    “简部长!”

    简文靠在峭壁边上喘了会气,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

    “给我接北京。”简文攀上直升飞机。

    正午十二点,越野车颠簸,进入原始森林中的山路,迟小多被颠醒了,耳中传来曹斌和项诚的对话。

    “没有信号。”曹斌答道:“不能确认可达他们的方位,gps也没法定位。”

    “不用看gps了。”项诚说:“这里我来过。”

    项诚倒车,朝着灌木丛一撞,摧枯拉朽地碾了过去,挂档,油门踩到底,越野车从一条沟壑上飞了过去,搅起漫天泥泞,在平原上留下两道车辙。

    “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项诚说。

    “他是一只饕餮。”曹斌解释道:“非常危险。”

    “我听齐齐说过。”迟小多说:“他是血魔的试验品,郑老师的师侄……这本领也太逆天了,吃什么变什么,会越来越强吗?”

    曹斌答道:“我不知道,血魔用的秘术,迄今驱委里还没有研究出克制它的办法。”

    “必须尽快解决掉它。”迟小多说。

    曹斌叹了口气,说:“都是我犯下的过错,导致这家伙的力量已经失控了。”

    “万一它吃了天魔……”迟小多说:“咱们不就完蛋了。”

    项诚突然看了迟小多一眼,喃喃道:“原来是这样……我懂了。”

    “什么?”迟小多一脸懵懂。

    “包里有手机,试试看能联系上封离不。”项诚说。

    “我们在泡温泉,泡到一半跑出来的,他没带手机。”迟小多翻出手机。

    项诚:“黄杉在丰都和武隆的交界处接应他们,应该快到了。”

    可达骑在封离背上,九尾天狐穿过密林,一跃上树,在树顶上跳跃奔跑。

    “你来骑我吧。”可达关心地说:“累不累?”

    封离道:“还是您骑着我吧。”

    可达说:“不不,你来骑我。”

    封离没有响应可达的提议,可达笑道:“上次你用机关枪扫我,可是把我吓得不轻。”

    “当时不知道您是友是敌。”封离纵身一跃,从山峦上飞下,爪子腾空,在空中奔跑:“冒昧动武,致以诚挚歉意。”

    “没关系。”可达随手摸了摸封离的头。

    “请不要动我的耳朵。”封离的声音说。

    可达马上道歉,封离又不吭声了。

    皑皑青山,十万原始森林,树木郁郁葱葱,车辆在盘山公路上成为小小的点,封离站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可达说:“累不?换我来吧。”

    封离不答话,朝着远方眺望,似乎在判断方向,片刻后转头沿着东北方进入了森林。

    可达又说:“你在国外生活过?”

    封离没回答,可达想了又想,说:“平时看动漫不?”

    “不看。”封离彬彬有礼地答道。

    可达:“……”

    可达对着封离,简直是老鼠拉龟,无处下嘴,就像对着一块没有喜怒的冰山一样。可达冥思苦想,最后想出一句。

    “你身上居然没有味道!”可达诚恳地说。

    封离:“……”

    “对了。”可达又问:“你喜欢吃鸡么?北京有一家的鸡做得很好吃。”

    “我是狐狸。”可达□□的九尾狐答道:“您误会了,我不是黄鼠狼。”

    可达又没辙了。

    可达脸有点红,封离身上的毛柔顺细密,白色的毛发非常干净,这对全身上下只有一件浴袍且浴袍里还挂着空挡的可达来说,简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从离开武隆后,全程路上,可达胯|下那东西都是翘着的,随着封离在山林中纵跃,可达那粗大威武的东西便深埋在狐狸的毛发里,被无数软长毛刺激得通红发抖。

    “稍稍稍微……慢点。”可达说。

    封离:“我们需要在正午前抵达都督镇。”

    可达说:“还是你来骑我吧,我快要不行了。”

    封离:“?”

    可达咬牙忍着,封离说:“您晕车?我尽量平稳一点……”

    “不不不……”可达说:“快停下!噗。”

    可达考虑是否侧坐,但侧坐的姿势实在太娘了,封离刹住动作,随着这个动作,可达身体前倾,整根一瞬间没入了狐狸背上柔软的毛发深处,随着前端的摩擦,感觉到千万毛发在最敏感的部位上一起拂过,可达整个人都僵住了。

    “好点了?”封离问。

    可达:“……”

    封离又四爪跃起,说:“请坐稳,我们快要到了。”

    封离毛发发散,可达一瞬间表情变得极其奇怪,开始默诵《金刚经》。

    春日的阳光照在两人身上,半小时后,封离飞过天空,看到地面上的一辆车。

    “我们到了。”封离答道,继而一躬背,朝着地面降落。

    可达:“…………”

    封离一个急刹,可达身体前倾,不受控制地微微抽搐,足足十秒时间,表情极其诡异。

    “大人!”

    “封离大人!”

    越野车停下,黄杉打开车门,众手下下车,朝九尾狐行礼,可达心里波涛汹涌,暗流澎湃。

    “您方便下来一下吗?”封离扭头,对背上的可达说。

    可达整个人保持着僵直的动作下来。

    黄杉抱出折好的西装,内裤与衬衣,封离问他们:“拿一点水来。”

    黄杉递出矿泉水,封离用牙齿咬开,侧过身,说:“帮我冲一下背后。”

    “这是什么东西?”黄杉闻了闻。

    封离答道:“不要问了。”

    可达站在树后,一手扶额。

    黄杉的手下递来手机,上面显示迟小多的来电。

    “谢天谢地。”迟小多说:“终于联系上了,你们那边情况如何了?”

    “我想静静。”可达欲哭无泪地答道。

    迟小多在电话里焦急地说:“快通知陈真!景浩把简文吃了!他会变成简文!让陈真马上解除掉简文的所有权限!”

    可达说:“我知道了。”

    迟小多答道:“我们已经到都督镇了,你们还有多久?”

    迟小多,曹斌,项诚和郎犬在一家小面馆前吃午饭。

    “你和封离在一起吗?”迟小多难得地关心了下可达,说:“他说什么了?”

    “不要提这件事,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可达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

    迟小多:“好吧那你们请尽快。”

    可达挂了电话,一副生无可恋脸,黄杉的手下提着个包过来,递给他运动服,可达在树后换上,没有内裤,只好将就。片刻后封离一身修身的西装,黄杉替他戴上了耳钉,封离现身,朝可达作了个“请”的手势。

    “请问您需要离魂花粉吗?”封离彬彬有礼地问。

    可达:“……”

    封离戴上墨镜,递给可达一个小瓶子。

    “你们居然也有这个。”可达说:“该不会是特地为我准备的吧。”

    “您说笑了。”封离答道:“活了一千年,有些时候,我偶尔也会闻一闻它。”

    可达说:“还是不要了……算了,来一点吧。”

    可达闻了离魂花粉,眼神有一点迷茫,看着封离。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吗?”可达问。

    “没有。”封离戴上墨镜,说:“我说,我们尽快,不要让他们等太久。”

    可达说:“我怎么拿着这个?”

    封离接过,把它收好,越野车上路,前往与项诚汇合。

    迟小多吃着面,整个人困得都要把脑袋栽到碗里去了,大家都很疲劳。

    “吃完休息一会。”项诚说。

    “没事。”迟小多说:“一切就快结束了。”

    曹斌望向绵延的群山,从这里再往北就是丰都的山区,大巴山在嘉陵江与汉江形成分水岭。遥远的东北方,穿越群山与浓雾,便是传说中的巫山。

    金刚箭就在巴山的某个地方,也许再过不久,就将抵达旅途的终点。

    “多吃一点。”项诚说:“这几天很可能会在山里过。”

    思归从远处飞来,一声鸟鸣,落在饭桌前,郎犬伸手去揪它尾巴,思归却扑腾几下避过,跳到项诚肩上,不安地注视周围。

    “有人在接近这里。”

    项诚把思归抓下来,握在手心,再次放出去,思归在高空盘旋三圈,飞向东边。

    “人很多。”项诚道。

    迟小多掏钱包,数钱,放在桌上,电话响了。

    “都督镇被景浩带着的妖魔包围了!”封离说:“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来攻击你,但是马上离开那里!”

    项诚前去开车,迟小多抓起包,四人上车,项诚沿着镇后小路开走。

第94章 回家

    北京,驱委大楼。

    “信息部。”电子声报楼层。

    陈真走进信息部,陈朗侧靠在转椅上,睡着了。面前是一部大型全息投影计算机。陈真脱下外套,盖在弟弟身上,俯身按了几下键盘,倒退,查阅陈朗阅读的资料。

    “乩仙。”电子声阅读系统道:“一种能以魂魄之力预言未来的妖魔,诞生时间:古代。词条添加人:降妖设备师迟小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