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128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128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嗯,可达、陈真。”项诚说:“都去了,怎么不是你保护小多,而是轩何志?”

    “我负责在暗处接应。”曹斌说:“陈真安排的。”

    “不是做贼心虚?”项诚心不在焉地说。

    曹斌眉头微微拧了起来,看着项诚。

    “齐尉也没有出面。”曹斌说:“难不成他也做贼心虚。”

    “齐尉身份不一样。”项诚提着酒瓶,和曹斌碰了碰,说:“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把你当朋友,随口说说,不要误会,你想什么做什么,与我没有关系。”

    曹斌长吁了一口气,靠在椅背上。

    房中,简文戴着头套,麻袋微微起伏。

    一身西服的曹斌走向简文,简文突然感觉到了危险临近,剧烈地挣扎起来,要带着椅子朝后仰倒,椅子却被一只手捞住。

第93章 吞噬

    客房后面便是专属的贵宾温泉区,单独一个小池,池边亮着几盏温暖的灯光,春天的花香随风飘来,令人觉得温暖而舒适。

    迟小多与封离互相看了一眼,迟小多觉得封离好瘦,封离却随意看了下迟小多,让他小心地走进温泉里去。

    “谢谢你。”迟小多说:“这次如果不是你,我也许和项诚就再也见不到面了,当时在船上走得匆忙,来不及朝你道谢。”

    “该感谢的是我。”封离叠好冷毛巾,让迟小多靠池边仰躺,把毛巾放在他的额头上,迟小多发出舒服的,颤抖的气。

    “是您解决了我的双胞胎弟弟。”封离答道:“在我身体里的禁锢才得以解开,阴暗一面得以消除,我得到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

    迟小多想起来只觉得挺抱歉的,说:“对不起……”

    “不。”封离答道:“胡新阳与我,就像阴阳之轮,彼此争斗不休,我们之间并无感情,说是双胞胎,其实只是九尾天狐的阴与阳两面。”

    “就像你们人的善与恶念,我与他本该相伴相生,但天魔在他的体内种下了魔种,令阳轮消,阴轮涨,胡新阳的力量已达到了我无法遏制的情况。”

    “果然盛极必衰,否极泰来,他终于在毫无法力的你面前,遭受了致命的一击。”

    “对。”迟小多笑道。

    封离朝迟小多微微点头,迟小多觉得和封离说话很舒服,虽然对方用的语气有点端着,很书面语的感觉,却一点也不让人讨厌。

    隐隐约约,似乎还包含着某种无法言传,只能领会的深意。

    “致命的一击。”迟小多说:“他也许根本没把我看成敌人。”

    “所以事实证明。”封离答道:“轻敌是不可取的,看似戏耍对象的,毫无战斗力的人,往往会令人阴沟里翻船。”

    迟小多点点头,池中只有水声。

    封离又客气地说:“今天晚上,在下冒昧地听见了您与苍狼的几句对话。”

    迟小多当即尴尬起来,说:“呃,是这样的……那个……”

    “您请吩咐。”封离说:“我会尽力和平解决,不会令您难交代的。”

    “不不。”迟小多觉得封离实在是太客气了,说:“我想听听您的想法,哎!为什么我也开始被带得用起敬语了!这样,你叫我小多,可以吗?不要这么客气,我实在太不习惯了。”

    迟小多拍拍封离的肩膀,心想他的皮肤好嫩好滑,只有陈朗能和他一较长短了!

    封离说:“好的,很荣幸。”

    迟小多抹了把脸,说:“可达那个人呢……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以前……有人喜欢过你吗?”

    封离说:“有的。”

    迟小多:“谈过几次恋爱?”

    封离沉默不语,迟小多觉得可能戳到他的伤心事了,忙道:“没有关系,是这样的,可达是我的好哥们……你想说什么?”

    迟小多发现封离似乎想说话,耐心地等待自己讲完才开口,忙示意封离先说。

    封离朝迟小多礼貌地说:“刚才,我在回忆追求我的人,大约有一千一百七十多位,实际谈过恋爱,萌动过爱情的的,不到六十个,确切地说,大概在五十七个。”

    迟小多:“……”

    “因为活得比较长的关系吗?”迟小多嘴角抽搐道。

    “是的。”封离看着水面,有点失落。

    所有的爱人都将在他的面前老去,步入死亡,千年的生命,最终仍留给他一段孤独的光阴。迟小多突然理解了封离这一刻的心情,他伸出手,摸了摸封离的后脑勺,封离没有说话,只是朝迟小多微微点头,表达对他友善的情感。

    “你最近想谈恋爱吗?”迟小多说:“有没有兴趣,调剂一下,我是说……”

    封离想了想,有点难回答,迟小多说:“对可达完全没兴趣也没关系,我去回绝他,虽然我觉得他一定不会放弃的,呃,剩下的就看他自己了。”

    “格根托如勒可达。”封离答道:“苍狼。”

    “他是狼,你是狐狸,还挺般配的。”迟小多笑道。

    “嗯。”封离沉吟,迟小多心中一动,觉得说不定有戏,封离却说:“但是年纪实在太小了,只有三十多岁,连雏狼都算不上。”

    迟小多完全忘了这个年龄差的问题,这么想起来似乎有点虐。

    “下不了手。”封离说:“他太小了,有点罪恶感。”

    迟小多心想完蛋,可达你是没希望了。

    紧接着,曹斌抻长了自己的脖子,幻化出一张血盆大口,将简文连人带椅子,吞了下去,黑色的雾气幻化开去,那怪物的喉咙里,一团凸起不住挣扎,继而发出骨骼断裂的闷响。

    然而怪物的喉咙里,响起了滴滴滴的声音,仿佛有什么正在朝外发出警报。

    怪物吐出一团变形的钢制椅,转身以触须拉开了阳台门,飞身出去。

    温泉内:

    “你喜欢什么样的……呢?”迟小多说。

    “一千二百岁以上的。”封离说:“妖力最好能比我强。”

    “比你强的应该没有了。”迟小多说:“我好像就没见过,我们在你眼里,都是很小的小孩子吧。”

    封离微微一笑,淡得就像没表情一样。

    “没别的条件了吗?”迟小多说。

    “有感觉就行。”封离说。

    “嗯。”迟小多表示赞成,有感觉就行,他仰起头,看着星空,突然一团黑影飞过,迟小多眯起眼,敏锐地感觉到了不妥。

    “那是什么?”

    封离马上抬头看,迟小多指向天空,黑影浑身发出紫色的光,飞向了西北角。

    “什么都看不见。”封离说:“等等!”

    封离跃出水,迟小多马上也跟着出温泉池,封离把浴袍扔给迟小多,迟小多穿上,封离全身赤|裸,单膝跪地,倏然全身变得雪白,抖开九条巨大的尾巴,迟小多二话不说,跨坐上去,九尾天狐离地而起,仰头发出一声狐啸!

    酒店里所有人被惊动,九尾狐一腾空,载着迟小多飞上了天空!

    项诚放下酒瓶,快步走出温室咖啡馆,说:“怎么回事?”

    “我来了——!”可达脱光了朝温泉里一跳。

    “人呢?”可达莫名其妙。

    曹斌快步上楼,房中空空如也。

    迟小多骑在封离的背上,数条巨尾裹住了他,寒风吹来,封离的声音响起。

    “在哪里?!我看不见!”

    “就在前面!”迟小多道:“加速!要追上它了!”

    黑夜里,九尾天狐踏空飞奔,跑过之处留下了一道绚烂的光带,前方那黑色的妖兽已察觉到背后有人尾随,一个转身,朝着密林中降下。

    迟小多:“得通知项诚!”

    “来不及了!”封离答道:“他们会找到这里的!在哪里?!是什么东西?!”

    密林的尽头是一条公路,而公路对面则是万丈悬崖。

    “是饕餮!”迟小多说:“景浩!景浩!”

    九尾狐瞳孔陡然收缩,在空中变幻为一只雪白的骏马,通体发出强光,照亮了整片森林。

    “照夜玉狮子吗?!”迟小多大叫道:“简直是帅呆了!”

    封离没有回答,左看右看,冲进了森林,前方传来树枝折断的声音,迟小多说:“绕路过去!”

    封离再次一抖身,变幻为一只黑豹,载着迟小多跃上树去,在树杈之间跳跃,迟小多说:“左边,右边,左上角……下去!”

    黑豹幻化为熊,一头撞上了正在夺路狂奔的饕餮,黑熊发出怒吼,一掌把饕餮拍得旋转,直飞出去,饕餮嘶吼,冲上前与黑熊搏斗!

    迟小多被甩下地,饕餮甩开黑熊,朝迟小多扑来,迟小多吼道:“封离!”

    迟小多朝着森林的尽头冲去,穿过一条道路,朝着空中一跃,对面是个悬崖,迟小多飞出了悬崖,饕餮四爪扑空,抖开翅膀,竭力盘旋,要减缓下落之势。

    迟小多身在半空,封离化身一只奇异的巨鹰,朝迟小多冲来,以背脊接住了他,饕餮仰头冲上,巨鹰两爪一伸,张开喙,喷发出烈火!

    迟小多紧紧抱着鹰脖,饕餮冲上来时也张开了大口,喷出黑色的烈焰。

    两只妖兽各自喷出焰息,撞在一起,相撞之处烈火呈圆盘状一圈又一圈地弥漫开去,照亮了黑暗的长夜。

    脚下是深不见底的一个无底洞——妖兽的战场在武隆天坑顶上展开,而这足足将近一分钟的僵持,令迟小多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

    ——饕餮的力量变强了……

    “准备撤……”迟小多感觉到了危险,说:“不要再打下去了!”

    两口焰息对冲,饕餮与封离都无法抽身,只要一撤,对方的妖息便将以排山倒海之势涌来,把自己烧成重伤。

    偏偏迟小多只穿着一身浴袍,什么都没有带,看在眼里焦急万分。

    饕餮喉中鼓气,似乎在聚集全身的力量,封离幻化出的巨鹰翅膀平张,悬浮于空中,竭尽全力抵抗饕餮越来越强的烈火。

    迟小多观察到饕餮的喷火是有周期性的,随着呼吸而一波一波地冲来。

    “我数三二一……”迟小多说:“准备……”

    封离没有回答,全身剧颤,翅膀张到极限,羽毛根根倒竖,迟小多吼道:“撤!”

    封离翅膀一收,护住迟小多,旋转着倒坠下了深谷,饕餮一口火焰喷去,登时点燃了天坑附近的树木,黑夜里登时燃成了一片火海,封离撞下地面,继而化为九尾天狐,转头喊道:“迟小多!”

    迟小多被挂在树上,饕餮从天空朝下冲来,四处喷火。

    “在这里!”迟小多喊道。

    九尾狐飞跃而起,迟小多落下树去,揪着它一圈白色的领毛,封离的声音急促,说:“饕餮变强了!”

    “它吃了黑翼大鹏鸟!”迟小多说:“兜圈等项诚!”

    九尾天狐要趁机袭击四处寻找二人下落的饕餮,却被迟小多按着,两人藏身密林中,饕餮的四足踩断了树枝,朝着他们走来。

    滴滴滴——滴滴滴——

    迟小多听到细微的声响,似乎是从饕餮腹部发出来的。

    那是什么?迟小多看了眼封离,封离眼里也充满了疑惑。

    饕餮站在原地,不住伸长脖子呕吐,片刻后,呕出来一个小小的装置,装置上全是血与碎肉,发着红光。

    那是一个发报器,什么意思?!饕餮刚吃了什么?!

    迟小多正在偷看时,封离却示意迟小多看头顶,一头巨狼伸出头,朝着地面看,几下要扑出,跃跃欲试,继而四爪腾空,跳了下来。

    饕餮四处寻找一人一狐下落,倏然间高处一只巨狼跃出悬崖,从两百余米高的天生三硚上坠落,四足朝着饕餮一扑,天摇地动,整个天坑内都在为之颤抖。

    “可达!”

    苍狼与饕餮滚在一起,饕餮淬不及防被扑成了黑气,飞向数十米外凝聚成形,紧接着展开黑色的大鹏鸟翅膀,朝着苍狼冲来。两头巨兽同时拔高,互相对撼,压倒了树木,砖石四飞。

    “走!”曹斌从树顶冲下来。

    迟小多知道接应的来了,项诚没有出现,想必是在等待将景浩一击致命的机会,九尾狐带着迟小多跑向电梯井,然而饕餮却抵住了苍狼,顶着它朝电梯井一撞,附着在悬崖外的电梯井登时断裂,坍塌下来。

    电梯井压下来的瞬间,粗大的蛇尾在迟小多身前出现,朝着铁架一抽,上百吨的钢结构支架发出“当”的巨响,呼呼旋转,朝着饕餮飞去!

    饕餮被撞得晕头转向,迟小多扑上去抱住蛇尾,感觉到自己被巴蛇带得直飞起来,沿着峭壁刷然游弋过了上百米距离,巴蛇附于岩壁上,犹如游龙一般掠过,落地时轻轻把迟小多一推,曹斌冲过来,接住。

    “你们先走。”巴蛇发出项诚的声音,吐出蛇信。

    “不要上去!”曹斌喝道:“另外找路!我们的酒店被包围了!不要回酒店!”

    迟小多刚要问,苍狼却朝着他们这边摔了过来,顷刻间封离化身为人,单掌推出,在苍狼背后一抵,巨兽在空中翻身,朝着饕餮再次直撞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