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104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104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不不。”迟小多笑道,“怎么能这么说呢?不过我觉得真的……你还是有点帅的,可能我的审美和一般人不太一样吧,对我而言是这样。”

    是我喜欢的类型啊啊啊!但是怎么长得这么丑!迟小多快要无语了。

    “坐吧。”男人示意他坐下,“你是什么星座的?”

    “水瓶座。”迟小多说,“你呢?”

    男人说:“狮子座。”

    “水瓶座,生日不就在最近?”男人随口道。

    “是的。”迟小多哎了声,想起生日居然就是明天,说,“明天是我生日呢。”

    “那提前祝你生日快乐。”男人说。

    “谢谢。”迟小多笑道,想起还没问他名字,说,“要么明天我请你吃饭吧?我们上岸去,我带你玩,我叫迟小多,你呢?”

    “lla。”男人用标准的音节发出了这个拗口的意大利名字。

    迟小多:“……”

    “我还有一个中文名字,叫作‘诚’。”男人答道,“你可以叫我佘诚,但这个名字很少人知道,请你不要对外提起。”

    “好的。”迟小多马上说。

    佘诚问:“吃点什么?”

    迟小多说:“我吃自助就好,我去给你拿点?”

    “让厨房做。”佘诚按了下铃。

    “你以前一直在国外生活吗?”迟小多问。

    “嗯。”佘诚答道。

    侍者进来,给两人点单,佘诚让人把盘子撤了,点了几道菜,说:“你刚上船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你和一个女孩子一起上的船,我以为是你的女朋友。”

    “那是我闺蜜。”迟小多说,“封离正在陪她。”

    佘诚沉吟片刻,点了点头,侍者上了红酒和头盘,佘诚问:“在澳门玩几天?”

    迟小多说:“可能到……年初二或者年初三?你对澳门熟吗?”

    “不太熟。”佘诚说,“今天早上出去逛了一圈,感觉没什么好玩的。”

    “说好了,明天一起。”迟小多答道,“我来过好几次了,对澳门熟悉一点,你也是叶总,或者封离请过来的吗?”

    “我就是叶总。”佘诚随口答道,“这艘船是我的。”

    迟小多:“……”

    短暂的安静后,迟小多的世界观崩塌了,心想不会吧,真的碰上霸道总裁了啊!佘诚三根手指拿起酱碟,浇在迟小多盘里的食材上。

    “可是你说你姓佘……”迟小多说。

    佘诚答道:“我随母姓。”

    佘诚打了个响指,一指门外,示意那个拉小提琴的可以滚出去了。

    “小多呢?”陈真在耳机里问道。

    可达打了个饱嗝,在船舷前看海,答道:“去船尾甲板了,封离的老板邀请了他。”

    “看出什么没有?”陈真在咖啡吧里调自助的茶水,小声问道。

    “照不出封离是什么妖怪。”周宛媛拿着化妆镜,假装补粉,小声道,“要么是个人,要么是个连照妖镜都照不出来的灵兽,可是我总觉得这家伙在哪里见过,到底是谁?”

    “陈真。”齐尉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我看到项诚了。”

    所有人沉默片刻。

    封离带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出来,经过宾客,朝一个老头鞠躬,双方握手,谈笑。封离带的那个男人非常英俊,头发有点卷,显然精心打理过,戴着一副眼镜,鼻梁高挺,朝老头子笑了笑。

    陈真马上道:“没有任何伪装?”

    “没有。”齐尉说,“多了一副眼镜,身份是封离的跟班。”

    “封离一定是妖。”可达说,“让我去会一会他。”

    “小心一点!”陈真道,“都不要擅自出手,这里不是内地,没有办法善后,出了事马上就会上头条的!”

    “知道了。”可达说,“你快想办法。”

    “已经联系澳门海警了。”陈真低声道。

    齐尉问道:“封离的老板又是谁?”

    陈真说:“轩何志,你负责随时保护小多。”

    轩何志应声,可达朝周宛媛走去,周宛媛收起照妖镜,挽着可达的手臂,两人跟在封离那群人身后,进了船舱。

    “这位项先生,是我家中世交。”封离彬彬有礼地说,“精擅鉴别领域。”

    “你好——”白胡子老头朝项诚笑道。

    项诚表情冷漠,只是稍微一点头,便算打过招呼了。

    数人进了第四层。

    可达和周宛媛要从梯级下去,却被外头侍者一挡,示意待会再进。

    “这里不能进?”可达问。

    “暂时不开放,非常抱歉,两位。”

    “没事。”周宛媛随口道,“我们就随便转转。”

    侍者关上了小赌场中央的门,可达便与周宛媛绕道,两人进了四层的船舱狭道后,周宛媛说:“从下面走。”

    可达快步下了第五层,第五层是宾客休息室,周宛媛打开一扇门,一撩晚礼服裙摆,跨上床头柜,拆下通风口。可达说:“你就不能选个斯文点的突进方法。”

    “我衣服九万块钱耶!九万!”周宛媛道,“我都不怕勾破你怕什么?”

    可达只得钻了进去,两人从四楼通风口出来,是游戏厅后面的吧台,游戏厅还没开放,一个工作人员正在整理筹码,周宛媛先出现,马上一扬离魂花粉,工作人员打了个喷嚏,可达再一虚晃,单手切在他脖子后,工作人员晕了过去,可达让他坐好,假装若无其事。

    “你巡逻。”可达说,“我去赌场看看。”

    可达大摇大摆,口哨里吹着歌,两手插在裤兜里,进了走廊。

    门口,封离正在吩咐侍者一些事,倏然抬头,与可达打了个照面。

    可达登时僵住。

    封离穿着一件黑色的马甲,头发漆黑,额发垂下,挡住了左侧的眉眼,手上戴着一枚宝石戒指,面容美得慑人心魂,皮肤白皙,就像女扮男装一样。

    “请问您是……”封离现出询问的神色,转向可达。

    可达:“……”

    可达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根。

    封离:“……”

    “这里是……赌博?赌场?”可达四处看看,回过神,朝封离现出不羁的一笑。

    “是的。”封离客客气气地答道,“但是现在还没开放,您介意到茶座喝杯咖啡,待会再下来吗?”

    可达已经连脚步都挪不动了,说:“可以,哈哈!”

    嘴上这么说,然而可达却不住打量封离。

    封离迟疑片刻,里面传来谈话声。

    “可达,你在做什么?”陈真在耳机里问。

    可达已经完全无视了陈真,封离说:“既是如此,就请进来坐坐吧。”

    封离吩咐人把赌场的门打开,可达跟着走进去,白胡子老头在一旁坐着,与项诚各据一张沙发说话,侍者送上酒,各取一杯。

    “请问,怎么称呼您?”封离问。

    “我姓昌。”可达说,“你呢?”

    “封离。”封离答道,“昌先生请坐,失陪一会。”

    封离招呼可达在另一张沙发处坐下,侍者端着个盘,过来换筹码。可达掏出信用卡放在盘上,随手拿了个数字牌子翻过来扣着。

    “发票开一下。”可达说。

    “先生,我们没有发票。”侍者答道,“收据可以吗?”

    “卡单上给我盖个你们赌场的印吧。”可达说。

    侍者点点头。

    封离过去另一张沙发前,朝项诚说了几句话,项诚马上抬头,望向对面的可达,可达朝他皮笑肉不笑地一咧嘴,露出唇边犬齿。

    “我看见他了。”可达朝耳机里说,“我在赌场。”

    陈真答道:“齐尉马上下去支援你,不要担心,在这种地方,他们也不敢随便动手,否则就没有办法再在人类社会隐藏下去了。”

    迟小多和佘诚聊了一会,很奇怪的是,每次当迟小多提到什么的时候,佘诚都能心照不宣地接下去,就像一个认识了很多年的老朋友,令迟小多颇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然后就辞职了……”迟小多说,“把证挂在朋友的设计院里,自己背包去北京玩了半年,想看看有没有新的生活。”

    “一个人吗?”佘诚问。

    “嗯。”迟小多说,“本来以为可以打开一个新世界的大门,结果没想到,最后还是觉得到处漂泊挺累的。”

    佘诚说:“小时候我也常常这么想,世界这么大,难道连个安身立命、开始新生活的地方都找不到吗?但是走的路越多,就越怀念家的感觉。”

    “对对。”迟小多答道,“就是那样,所以说,人也是……哎,在家里过平平淡淡的日子,总觉得不新鲜,出去转悠一圈,又觉得,那不是自己的地方,想回家。可是回来了,又觉得还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没意思。”

    “同感。”佘诚答道,“孤独。”

    迟小多觉得好笑,说:“都是矫情,很多人连饭都吃不饱呢。”

    佘诚静静地看着迟小多,没有接他的这句话,迟小多说:“我吃饱了,感谢你的招待,今天一定给你添麻烦了。”

    “不会。”佘诚说,“我一直希望等的那个人来……”

    迟小多心中一动,这个地方好像就是专门开来二人世界,吃烛光晚餐的,可是佘诚是在等什么?最后也没有人来啊,还是说他想自己吃这么一顿年夜饭?

    “留个联系方式?”佘诚说,“明天一起在澳门逛逛,想去香港吗?”

    “没办通行证。”迟小多说。

    “没关系。”佘诚说,“打个招呼,后天就能办好,你电话多少?”

    他们互相留了电话,外头有人敲门,一名保镖推门进来,双手戴着白手套,捏着一个蓝牙耳机,躬身帮佘诚戴上。

    “什么事?”佘诚问,接着开始打电话。

    迟小多心想可能他有事要办,该起身告辞了,但他又很忐忑,没想到这么一个几十亿身家的有钱人会陪他聊了这么一个多小时,佘诚专心地听着耳机里说的话,点头道:“知道了,你自己决定。”

    保镖退了出去,佘诚手指按掉通讯,朝迟小多说:“要上洗手间吗?”

    “不不。”迟小多说,“你有事办……我不打扰你了。”

    “我没有这么说。”佘诚答道,“从刚刚我就感觉到了,你为什么一直急着要走?”

    迟小多有点尴尬,解释道:“我……你的时间一定很宝贵,我怕给你添麻烦。”

    “每个人的时间都很宝贵。”佘诚说,“你愿意用宝贵的时间来多陪我聊一会么?”

    “好的。”迟小多笑了起来。他再愿意不过了,虽然佘诚第一眼看上去很丑,然而看久了却觉得奇迹般地顺眼起来,如果不是这么有钱,说不定迟小多真的会考虑一下。

    外貌都是皮相,每个人都会老的,何况男生的身材好,可以额外加很多分。再被衣冠这么一衬,无形中气质也好了,已经没那么惊世骇俗了。但是迟小多很忐忑,因为对方感觉完全就是用泡妞的路数在和自己聊天,听得多说得少,就像有钱人玩小受一样,让他觉得有点缺乏安全感。

    当然这只是迟小多自己脑补的,佘诚这个人反而很给他安全感。

    佘诚就这么静静看着他。

    “甜品?”佘诚问,“冰淇淋吧。”

    迟小多打了个饱嗝,忙摆手,佘诚说:“酸奶冰淇淋,帮助消化。”

    迟小多实在是太受宠若惊了,这么多年里,第一次被人这么殷勤地对待,而且还是一个素不相识、在游轮上认识的陌生人!他该不是看上我了吧!不会吧!

    一个高帅富……不,高丑富,找他东拉西扯地聊了一个多小时,说没有那方面的意思,谁信啊!

    “你为什么怕耽误我时间?”佘诚说,“而且我觉得你,有点坐立不安的感觉,是怕说错话吗?”

    “谢谢。”迟小多朝端冰淇淋的侍应说,接过酸奶,稍微朝佘诚笑道:“我是觉得……你应该,嗯,会忙着接待那些生意伙伴吧。”

    “其实我不是叶总。”佘诚说,“只是一个打工的,我是运齐船坞的项目负责人,帮叶总照看今天的晚宴。身上西装是找我哥们儿借来的。”

    迟小多差点被冰淇淋呛着。

    佘诚忙坐过来,帮迟小多拍拍背,两人对视,迟小多脸上一红。

    “船上的工作人员都是外包的。”佘诚坐回去了点,伸了个懒腰,跷起脚,把裤脚撩到膝盖,打趣道,“今天叶总本来要在这里请他的一位老相好,可是临时有事,不来了。我正想自己吃年夜饭,刚好你来了,就请你吃顿。”

    “回去以后,叶总给我们公司转款,我才会给他们发薪,所以都不敢得罪我,所以今天来充充老板。”佘诚说,“我也是第一次吃这么好的东西呢。”

    迟小多快要被佘诚给笑死了,心想早说嘛,害我紧张了这么久。

    “你们船坞每次都承包这么大的项目吗?”迟小多问。

    “不知道。”佘诚说,“我是从总公司外调过来的,你喜欢吗?喜欢的话以后我可以经常带你混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