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恐怖悬疑电子书 >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

第103章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第103章

小说: 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闺蜜伸手挽着迟小多,上了跳板,一名工作人员在收邀请函,迟小多拿出请柬,打开,里头夹着两张麦当劳的优惠券。

    迟小多:“……”

    闺蜜:“……”

    工作人员彬彬有礼地看着他们。

    迟小多马上摸电话,要找可达,闺蜜一头黑线,说:“人都不知道跑哪去了,我给封离打个电话,你等等。”

    可达和周宛媛停了车,在停车场远处看了一会。

    “进去了。”周宛媛打开手包,检视装备。

    “快走。”可达说。

    周宛媛答道:“再等等,万一撞上了被骂死。”

    “饿死了!”可达说,“为了穿上这件衬衣我一天没吃东西了!”

    周宛媛:“……”

    “妈蛋。”闺蜜说,“有种土包子进城的感觉。”

    “以前房地产商请我来过这种游轮活动。”迟小多说,“自助的,不要紧张。”

    “你会跳舞吗?”闺蜜说,“我好后悔没有学跳舞!”

    “不会。”迟小多说,“待会你不要站在舞池边上,到最外围去,倚着甲板上的栏杆,四十五度眺望夜空,就有人找你搭讪了。”

    “封离呢?”闺蜜说,“我觉得他一定是存心想整我。”

    “没有的事。”迟小多小声说,“人家的圈子就是这样的嘛……习惯就好。别怕。”

    “好多老外。”闺蜜说。

    迟小多也有点紧张,英文半溜不溜的,幸好没有人注意到他,侍者端上餐前的饮料,迟小多说:“白水,谢谢。居然还是依云耶。”

    “欢迎欢迎——”一个少年的声音说。

    迟小多和闺蜜一起转头看,看见闺蜜的相亲对象出来,迎接几个老外。

    “接了电话,也不来和我打个招呼。”闺蜜说。

    “说不定太忙了。”迟小多说,“待会肯定会给你打电话的。”

    可达和周宛媛上了船,周宛媛充满御姐气地瞥了侍者一眼,侍者对着本子登记,说:“两位是……”

    “哎!!”周宛媛笑了起来,发现了什么,完全无视了那侍者,一路走上甲板,可达哈哈大笑,跟上去,侍者不敢强留二人,抬头看了眼,见周宛媛过去,拍了下一个高大的中年人的肩。

    那中年人转头,周宛媛登时有点尴尬,继而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认错人了。”周宛媛甜美地笑道。

    可达追上,哈哈地笑,说:“我就说你认错了。”

    中年人忙风度翩翩地朝他们握手,说:“没关系没关系,您是……”

    “白鹿传媒。”周宛媛胡诌了个。

    “哦——”中年人道,“久仰久仰……”

    可达微笑,站在一旁,抽空瞥了眼查岗的工作人员,又有人上船,查票的就不管他们了。

    “第二梯队也上去了。”齐尉朝耳机里说,“轮到第三梯队了。”

    轩何志在船下四处张望,整理了下衣领,穿着一身服务生的黑西裤白衬衣,扯了扯领结,背着个包,混进了游轮侧舷的工作人员出入口。

    轩何志出示下午弄到手的工作牌,被放行了。

    “船尾甲板没人。”轩何志朝耳机里说。

    齐尉和陈真绕到船尾,轩何志掏出包里的一个图腾,一手按在图腾上,陈真掏出另一个图腾,放在集装箱上,两个图腾同时亮起光,空间荡起了水纹,出现通道。陈真牵着陈朗,闪身进去,齐尉紧随其后,人进去后伸出手,把图腾一拎,拿进了扭曲的空间之中。

    “第三、第四梯队顺利上船。”陈真跨进船尾甲板,轩何志打开门,示意他们顺着楼梯下去,陈真把陈朗抱下来,轩何志打开一扇舱门,让陈朗进去。

    里面是一个很大的茶室,中央还有个舞台,陈真整理了下衣领,到一张小茶桌旁坐下。

    舞台中间挂了一块幕布,正在放电影,陈朗一坐下就被吸引住了。

    陈真比划道:【我去给你找点吃的。】

    陈朗朝陈真比划:【一切小心。】

    陈真朝耳机里说:“先按兵不动,听我指挥。”

    轩何志朝他们说:“我就在后面的配菜室,放心。”

    轩何志进了配菜间,隔着圆形的窗口,能看到休闲茶室和舞台。

    陈真检查陈朗随身的包,里面是一叠护身符,朝他点点头,起身和齐尉走了。

    游轮鸣响汽笛,彩灯闪烁,游轮一震,起锚,出海。

    “怎么还没开餐?”周宛媛问。

    可达说:“我也饿死了,正在等,我看到烤全羊了。”

    周宛媛说:“这身晚礼服太显眼了,早知道买黑的。”

    “这么多穿红的。”可达说,“迟小多不会发现。”

    “他人呢?”周宛媛低声道。

    “角落里。”可达说,“照妖镜准备。”

    迟小多和闺蜜并肩站在舷窗前,看外面的彩灯一闪一闪,天空中银河如带,游轮开放了五层,顶上一层是水吧,第二层一半是露天的甲板,一半是餐厅,甲板舞池,餐厅里吃自助。

    第三层是茶室咖啡厅以及表演厅,第四层外围是电玩游戏厅,中间是个小型赌场。第五层是宾客休息处,接到邀请的人不下两千,十分热闹。

    “各位。”餐厅里响起一个少年的声音,大家都停下了交谈,少年说,“请随意,我代表朝祥海运全体人员,谨祝各位新年快乐,财源广进。”

    众人纷纷鼓掌。

    自助餐开餐,迟小多火速去取盘子,可达咽了下口水。

    “快点。”周宛媛说,“我去拿烤全羊,你去切三文鱼,拿个大点的盘子。”

    “火鸡交给你了!”可达说。

    周宛媛和可达各抽一个餐盘,分道扬镳,杀向两张桌。

    “我想去看春晚。”迟小多一边拣菜,一边朝闺蜜说,“不知道今年有没有赵本山。”

    闺蜜:“你能不能出息点啊!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宴会,你和我说赵本山?!”

    “可是他的小品真的很好笑啊!”迟小多说。

    闺蜜说:“快点,先把龙虾抢到了再说。”

    “你们……”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

    “封离?”迟小多眼睛一亮,笑着说。

    封离认真地看着两人,他穿着修身的西服,皮肤比迟小多还白,两人对视一眼,封离避开了迟小多的目光,稍稍闭上眼,温和一笑。

    “请问是林囧吗?”封离朝闺蜜问。

    “是……是的。”闺蜜答道,反应过来,说,“这是我表弟,迟小多。”

    “你好。”迟小多说。

    封离摊开手,闺蜜把手放在他的手里,于是封离亲吻了她的手背。

    封离说:“照顾不周,非常抱歉。”

    封离的眼睛始终有点稍微低着,眉毛却是微微地扬着,让人有种温和而妩媚的感觉。

    “哪里话。”闺蜜笑着说,“给你添麻烦了。”

    封离说:“纸醉金迷的夜晚,多少令人有点烦心,您不嫌此处庸俗,是我最大的荣幸。请问晚上有什么计划吗?”

    迟小多心想好精致,而且……感觉好二次元!就像漫画里走出来的人一样!完全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美男子啊!

    闺蜜说:“没……没有。”

    封离说:“我带您四处走走如何?”

    闺蜜看了眼迟小多,迟小多马上心神领会,说:“就交给你了。”

    封离说:“我去准备一下,抱歉请先稍等。”

    说着封离稍稍躬身,转身离开去打电话,想必是安排事务。

    “好帅好斯文啊。”迟小多惊叹道,“说话还都用敬语!”

    “照片比真人好看。”闺蜜说,“你不觉得吗?太斯文了,比你还受,也没你帅啊。”

    迟小多见过的美男子里,估计只有陈朗能和他一较高下了,可惜小朗今天晚上没有来。片刻后,封离吩咐完事回来了。

    “我自己去走走。”迟小多说,“你们不用管我了。”

    封离说:“后舱甲板上可以看到澳门的景色,夜景不错。”

    迟小多点点头,拿了点吃的,端着一杯饮料,朝闺蜜使了个眼色,示意好好谈,沿着长桌走了。

    可达和周宛媛看到迟小多过来,马上闪到一旁去。

    迟小多拿了一点烤牛小排,到后舱门去,侍者马上为他推门,躬身。

    迟小多离开以后,在他的身后有人也要跟着出去透风,侍者做了个“拦阻”的动作。

    “请从前面走。”侍者说,“甲板层船尾不开放参观,很抱歉。”

    迟小多站在船尾,这是个封闭式的玻璃温室,四周全是纤尘不染的玻璃棚,透过它可以看到夜空灿烂的繁星,而温室里只有一张桌子。

    彩灯闪烁,把温室装饰得非常温馨,侧旁有一个侍者站着拉小提琴。

    好美啊!

    梦幻一样的彩灯与甲板,还有远方的澳门半岛。山上,岸边,五光十色。迟小多转头看了眼门上挂着的木牌,上面画了个q版的大头蛇。

    四周十分安静,涡轮的声音被隔绝在温室外,靠近船舷的地方,站着一个穿西装的男人,背对自己。

    “我走错地方了……对不起,打扰了。”迟小多意识到这个地方,很可能是个私人地盘。

    男人抬头看着夜空,随手按下了船舷处的一个按钮,温室里,所有的彩灯都灭了。

    “来我这边。”

 第77章 晚餐

    男人:“喜欢看星星吗?”

    “小时候很喜欢。”迟小多答道。

    迟小多把盘子放在桌上,走过去,站在男人身旁。

    那男人戴着一顶帽子,低低压下来,挡住了脸,身上有股很好闻的味道,烟草气息,混合着男性的肌肤气味。

    好帅啊,迟小多有种晕眩的感觉,这么高这么帅,在这种地方出现,估计还很有钱,应该是个直男吧,他在等谁?女朋友吗?

    “你在这里等人吗?”迟小多问。

    “是的。”男人答道。

    迟小多说:“我一定打扰你了,我还是先……”

    “没有关系。”男人答道。

    迟小多还来不及细想,男人就问:“你是哪里人?”

    “珠海。”迟小多说,“没有什么工业污染,经常在海边的礁石上看星座,有时候在想,宇宙真的太神奇了,那些遥远的星星上,是不是也有像我们一样的人在看咱们。”

    男人静了会,嗯了声,答道:“我倒是没有想到这些。”

    “你看星星的时候都在想什么?”迟小多问。

    “大片大片的黑暗,和一星半点的、孤独的光。”男人说,“但是夜空里,永远有光为你亮着。”

    迟小多笑了起来,男人出神地看着星空。

    “光明不是无处不在,它只是黑暗里的一盏灯,永远为你亮着。所以在你要战胜外来的敌人之前,先得战胜你内在的敌人,你不必害怕沉沦与堕落,只消你能不断地自拔,与更新。”男人说,“你知道是谁说的吗?”

    “前半句不知道。”迟小多想了想,说,“后半句是罗曼罗兰吧。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因为我的内心,总是过不去自己那一关。”男人答道。

    “为什么?”迟小多眉毛一动,好奇地问。

    迟小多的心跳一直很快,和这个男人说话的时候,有种很幸福的感觉,仿佛他的每句话里,都充满了*的味道。

    他们甚至没有互相自我介绍,然而迟小多站在他的身旁,就忍不住想看他,即使他没有露脸,他修整的身材,按在栏杆上露出的手指,以及声音里充满了男性的、雄厚的、磁性的嗓音,都让迟小多心跳加速。

    迟小多有点好奇,很想看看他的样子,男人侧过头,感觉到了,按了下船舷上的开关,灯又亮了起来。

    “吃点东西?”男人摘下帽子,朝迟小多说,“你一定饿了。”

    迟小多看到那男人的样子,瞬间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妈呀!好丑!

    迟小多瞬间就幻灭了,男人很黑,皮肤粗糙,坑坑洼洼的,眉毛稀稀落落,长着一对招风耳,鼻子倒是很好看,然而这样的五官太不协调了,扔在人群里,就是个不能再丑的、充满了马来人种风格的男人。

    然而男人目不转睛地看着迟小多,却让人有种丑帅丑帅的感觉,迟小多怔怔看着他,在那一刻,强烈地生出一个念头——

    ——还是好帅。

    “你长得很帅。”男人说。

    迟小多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短暂的惊吓过后,突然间心里有种桃花开了的感觉。

    “谢谢,你也……”迟小多下意识地也想恭维一下对方,然而说“你也好帅”反而像是在挖苦他,说“你好有钱”又太蠢了。

    “你不帅。”迟小多说,“但很亲切。”

    “谢谢你没有睁着眼睛说瞎话,我长得很丑。”男人礼貌地答道,“只是有钱,佛靠金镶,人靠衣装,脱了这身衣服,很多人连看也不会看我一眼。”

    “不不不。”迟小多笑道,“怎么能这么说呢?不过我觉得真的……你还是有点帅的,可能我的审美和一般人不太一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