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8章

自在娇莺-第8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菜还是四个,两炒两炖,两荤两素,不得不承认,宫娜的手艺总体来讲算是不错,比唐小莉强得太多。他忽然想,也许应该收回上次的话,只要男方够强,娶一个这样的老婆也不错,有一个警察妻子绝对是一件有面子的事。

“我得走了。”宫娜说。

“啊?”他没反应过来。

“我得走了,”宫娜重复了一遍,起身穿衣服,“局里来了指示,有案子发生,对不起我不能上课啦,你慢慢吃,吃完愿意呆一会儿就呆一会儿,愿意回家就回家,走的时候把门带上就好。”

“那……我也吃好了,我回家吧。”张大勇有点意外。看宫娜电脑水平那么烂,不可能是通信处的人,一直以为她顶多是管户籍的丫头片子,没想到她竟是刑警,有案件要出现场。

宫娜稍一迟疑,“真吃好了?也行,走吧,搭我们局里的车,正好顺路。”

两人也没收拾餐桌,就急急地出了门,到小区门口等了不到一分钟,就有一辆瑞虎开过来,宫娜坐到副驾驶上,张大勇进了后座。

开车的是个穿便衣的俊小伙,拿眼扫了一眼后视镜,“宫姐,这位是……”

宫娜淡淡的道:“张大勇先生,我的家庭教师。”

张大勇摆了一下手:“HI!”

那小伙子面色一松,“你好,我姓黄,黄子文,和宫姐一个部门。”

张大勇好奇地问:“是什么部门?”

“采证部,刑侦科下属的。”小黄同学的语气很骄傲的样子。

张大勇想起《法证先锋》那部剧,“哇,采证部牛啊,景仰你们哈——”

小黄同学听了得意地笑,正想吹吹牛,未提防宫娜冒出一句“多嘴”,也不知她在说谁,连忙闭了嘴。

张大勇无趣地倚回靠背上,眼睛斜睨了一下宫娜的后脑勺。这小蹄子欠……揍,牛B什么,采证部的人不会电脑,肯定走后门进去的,切!

他坐在后面感觉很好笑,因为那黄子文明显对宫娜有意思,不断向宫娜献殷勤,而后者哼哈答应着,基本不怎么说话,唯一的超过两个字的话,是问黄子文案情,结果小黄同学也不清楚。

事发地点离教师花园小区不远,车子开了一会儿就到了目的地,黄子文忘了搭车的张大勇,直接就把车拐离了主干线,停在一片草地边上,宫娜想说时已经来不及,要张大勇下去的话也不好打车,只好让他在车上呆着,和小黄一起下了车。

张大勇赶紧从车窗往外看。正因为他“晕警”,反倒对警察故事非常关注,平常他最爱看的就是跟警察有关的电视节目、电影、电视剧。

他看到警方已拉好了黄色的警戒隔离带,里面有很多人在忙活,中间围着一团东西,他正待细看,车身后面有动静,原来宫娜和小黄从后备箱里拿了些东西,关上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麻利地戴上薄薄的白色塑胶手套,他们拿的器材有相机和摄像机,还有两个银白色的密码箱。

去看看热闹去!

他打开车门走到隔离带边,见宫娜领着小黄走到了人群的中间,擎着相机微微俯身拍着地面,闪光灯不断闪亮,映照着她一脸的严肃。

他眯起眼,仔细看了一眼地上那团东西。

“呃——”

十几秒钟时间里,他把刚刚吃进肚里的美餐全都吐了出来,最后吐的是一堆黄水。

第十二章 招风

他看到了什么?

地上有一堆泛着灰色的……人体,本质上说是人体,但严格讲,那只是一堆肉块而已,难以置信,他竟然看到了一起可怕的碎尸案!

地上没有多少血,证明这不是犯罪第一现场……

类似场景他只在一些恐怖片中看到过,从来想象不到这种事会真正呈现在自己眼前,目睹一条生命就那样破碎,所谓兔死狐悲,心里的滋味难以表述。

待到好不容易抬起身子,张大勇才发现宫娜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正在他身边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不远处的黄子文不时向这边看着。

“吓坏了吧。”宫娜问,递给他一瓶矿泉水。

“呃……有点,谢谢。”张大勇接过矿泉水,漱了漱口,用力吐出去,如此反复三次才喝了一口咽下,总算顺过气来了。没想到的是宫娜离那么远竟注意到了他,她的心比想象中要细。

“见笑了。”他有点惭愧地说。

宫娜摇头:“很正常,只要是正常的人类都受不了。”

大勇抬起头,“我佩服你,真的。”

“呵呵,”美女警官耸耸肩:“看多了就好了,毕竟是干这行的。”

她眼珠转了转,向那边撇了一下头,“怎么样,想近距离看一下吗?我可以做主。”

张大勇脸都白了,“大姐你饶了我吧,我可不去。”

宫娜笑,“呵呵,不错,挺诚实,比那些爱装相的男人强,那你进车里吧,我再忙一会儿就好了。”

“O啦。”张大勇爬进车的后排,虚弱地躺着一动都不想动,心里不敢去想那恐怖的图像,却总是自动浮现出来,挥之不去。

不到10分钟,宫娜回来了,直接坐到驾驶位,把那密码箱扔在副驾驶上,回头看看他:“不要紧吧?”

“没事了,你怎么这么快?”张大勇好奇地问。

“这就是现代科技的妙处,”宫娜拍拍密码箱,“我负责罪证搜集,在科技面前一切罪恶无所遁形,剩下的工作是死者信息收集,由小黄做,走吧,我送你回去。”

张大勇朝她竖起大拇指,“你让我佩服得乌央乌央的。”

“哈哈!”宫娜头一次在他面前开怀大笑,笑声清脆悦耳,一边笑一边发动了汽车,驶出案发地点,拐上主路,加速向学校驶去。

“不过小黄就惨了,”她说,“那些尸块都在,偏偏没有头、胸部和下体,碎尸案就怕这点,无法确认死者的身份。”

张大勇刚才看到有腿,明白她说的下体是指人的私处,心里一阵恶心,差点又吐了,努力平息一下呼吸,慢慢道:“没有能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吗,像手机啦、电话薄啦、工作证、身份证什么的……”

“No,罪犯是个老手,把那些东西都处理掉了,除了一堆骨头和肉,什么都没留下。”

张大勇眨眨眼,自作聪明地道:“哈,可以用DNA检测啊,都什么时代了,咱们国家应该有DNA库了吧?”

宫娜秀眉微皱,叹气道:“很可惜,没有,你要知道中国的人口基数太大了,那将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堪称无底洞。”

张大勇头一次恨起中国的人口数量。

“不过,”宫娜信心十足地道:“幸好国家建立了罪犯DNA库,我已经搜集到足够的证据,只要那家伙是二次以上犯罪,我就能查出来!”

大勇点头:“但愿是个累犯。”

回学校的路上两人一直在谈谈说说,随后美女警官告别而去。张大勇对她有了新一层认识,其实,她也不是那么冷漠的人,只是有一点职业病而已。

回到宿舍,他发疯似的打电话,给每一个熟人打电话,亲戚、朋友、同学、甚至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都打了一遍,还好大家都好好的,唐小莉和任紫衣还叮嘱他晚上去吃饭。

“哎哎哎,大勇,”瘦猴放下手里的小说,走过来摸摸他的头,“没发烧,你左窜右跳地干嘛,变猴子啊?”

“靠你。”张大勇拨开他,左右看看,才发现宿舍里只有他和瘦猴两个,心里莫明一慌:“大个儿和钱眼儿呢?”

瘦猴酸酸地啐一口,回到自己铺上,“那两个骚货把着马子逛街去了,周一早上能回来就算不错,别理他们。”

“呼,那就好。”张大勇放下心,放弃了打扰他们的打算,否则万一惊了他们XXOO,回来恐怕会撕了他。

大个儿和钱眼儿经常领着各自的马子一起出去玩,肯定不会有事。本校对学生的管理不是太严,对偶尔夜不归宿者也是睁一眼闭一眼。至于瘦猴先生,至今连母猴也没找到一只,是宿舍里最惨的人,要不是学习成绩好一点,他早找豆腐去撞了。

晚上大勇去公寓蹭饭,刚一进屋就直奔电视,抢过唐小莉手里的遥控器拨到本地台。

“喂,强盗啊你!干嘛!”唐小莉对被他打断看电视剧很不满,想把遥控器抢回来。

张大勇把手背到身后,“别闹,操,今天我看到死人啦,碎尸,**,现在想想都要吐!”

唐小莉嘴角一咧,“恶,不许说了,也不许看,给我给我,给我嘛!不给人家生气啦。”

张大勇实在被她磨得没办法,只好还了给她,坐在一边也没意思,说了一句去接小衣,起身跑了。

唐小莉看电视没听清,过了好半天才明白他的意思,撅着嘴摔了一下遥控器,“哼,自己没长腿啊,你不来她还不是得回来,今晚让你当厅长!”

可怜的大勇哪知被妇人暗算,快走几步到了任紫衣的高中等她。心里想以后只要有时间就来接她吧,这座城市冬季时节下午5点前天就全黑了,她一个小姑娘家肯定会害怕。

这个冬天一反多年的暖冬现象,雪量很足,他刚站下没一会儿,天上就开始飘飘荡荡下起雪来。他顽皮地鼓起嘴呼出白气,用手去挡,想象着自己成为武林高手的拽样。

呃,都差点忘了,自从上次谈完话一直没有见到那位大魔神,他老人家在忙什么?说起来,那位魔神真够客气,想要附身还征求人家的意见,俺要是那么牛B,想上谁就他妈上谁……

靠,怎么用“上”这么伟大的词啦……臭词滥用!

他甩了甩头。

估摸着放学时间快到时,他给小姑娘发了一个短信。为了联系方便,他买了一款刚发行不久的女士手机给她,很便宜,只要480块,在淘宝上买的,反正这玩艺全国联保,在哪儿都能保修。

学生陆续走出校门,放学了。

“大勇哥!”

一声宛若仙簌的童音传来,循声看去,任紫衣小跑着出了校门,一气跑到他身边,抬起美丽的脸庞看着他,“等半天了吧,不用来接我的,冻坏了你!”

大勇微笑,接过她手里的书包:“O啦,棉衣服棉鞋穿着,这点小冻怕什么,没落什么吧,走吧。”

“嗯。”小丫头高兴地挽住他的胳膊,“书包我来拿吧,我戴着手套呢。”

大勇推开她的手:“去,老实呆着。”

小丫头吐吐舌头,拥着他往家走。脚步踩在松软的雪地上,发出好听的哗哗声,他们的步调和谐一致,听起来就像一个人发出的,这让她很着迷。

她没有和谁这样子走过。父亲是一个木讷的人,而且身上有严重的心脏病,小时候和他一起走她从来不敢挽着他。朋友们呢?不,因为每天要把时间浪费在赶路上,致使她在小镇学校里没有交到一位朋友,现在她终于享受到了。

挽手走路的感觉与想象中差不多,有点新奇,有点温馨,更有一种从张大勇身上传来的安全感,很强烈的安全感。

这一刻,她突然明白了张大勇对她的意义,亦父亦兄亦友,他的出现,弥补了她全部的缺憾!

她突然想到前两天看到的一个电视剧名《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

拿什么报答你,我的大勇哥?

她怔然。

“学习怎么样啊,用不用我辅导?”张大勇突然问。

“啊?”她抬眼相望。毛嘟嘟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美得像天上的繁星。

张大勇未以为意,又问了一遍。

“Noproblem。”任紫衣骄傲地回答,高挑的身板挺得溜直,“大勇哥你放心,期末你就擎好吧。”

“嘿嘿,就知道小衣是最棒的!”大勇冲她举起手,她愣了一下,举手与他相击。

“耶!”他们一起欢声叫喊,完成了首次庆祝仪式,虽然是预祝的。

这时,一个男孩期期地走近,倔强的嘴角微微收紧,目光躲闪,身体却坚定地挡在他们身前。

任紫衣看清他的脸,奇怪地道:“边宇是你啊,有事吗?”

张大勇也好奇地看着那男孩,见他扭捏了一会儿方抬起头来,“我想问……这男的是你什么人。”

任紫衣的小脸腾的红了。张大勇拍了一下自己脑门,小声说了一句:“靠,又来。”

任紫衣和他挨得那么近,当然把他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她真恨自己到哪儿都能碰到这样的疯子,大勇瞧自己的眼神似笑非笑,羞死人了,她狠狠瞪了那小男生一眼,挽着张大勇绕过他。

“喂,那家伙跟着呢。”大勇吓唬她。

她一发狠拽着他用跑百米的速度跑了起来,大勇不断回头,见那小男生发了一会儿呆就走开了,他嘿嘿怪笑:“我们小衣可真行,小小年纪就这么招风,我老怀甚慰啊,哈哈!”

路灯下雪花飘飘,任紫衣的小脸粉红一片,她真想扑上去在这可恶的大哥脸上咬一口。

第十三章 独处

回到家,任紫衣立即进厨房帮唐小莉做了菜出来。

今天的饭菜很丰盛,六菜一汤,色泽鲜艳、样式漂亮,一眼瞧上去和星级酒店的一级大厨做的菜差不多,可是张大勇就是没胃口,呆了半天,愣是落不下去筷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