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42章

自在娇莺-第42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挂了电话,大勇不理司机已经有点发黑的脸色,又分别给屠雪和小衣打声招呼,免得她们回到家看到他失踪吓坏,两个美妞一如他预想的那样,高兴的在电话里就泣不成声……

“唉,人品好就是麻烦啊……”他把电话还给司机,“谢谢大哥,小灵通打长途一分钟一毛四分吧,呵呵,一会儿我给你翻十倍行不,您就别用那恨不得杀了我的眼神看我了哈。”

司机有点尴尬,回头挂了档开车,浸淫这一行这么多年,什么人他还是能看个八九不离十的,他已经相信大勇不是骗子了。

当晚,a市海景假日酒店。

富丽堂皇的大厅金碧辉煌,正所谓白玉为堂金作马,穷人永远是与这样的场所无缘的,来往的众人个个衣冠楚楚,他们都是这个城市以及全国的精英人物。突然,人群骚动了,大家相继看向一个方向,原因是从大门走进来几名青年男女,准确的说是三男四女。

走在最后面的四名女孩年纪都不大,青春艳丽,美丽无方,中间的两名男子气质凌厉,一副不把全天下放在眼里的拽样,但他们,都不是吸引大家目光的最大的因素。

当先一人的气质,令所有人心下一颤。

他没有政治强人掌控天下的霸气,没有经济强人的王者之气,也就是没有网上爱吹的王八之气,他外表普普通通,神色平淡无波,却直接无视了眼前的一切荣华富贵,那种高傲绝不是装B的那种,是深入骨髓的真正的俯视,他拥有“主人”的气度,似乎让人心甘情愿地愿意作他的仆人!

他自然就是张大勇。进化了的张大勇。

女孩是任紫衣、屠雪、宫娜和祁珏,男生是邹子生和杨小邪,公孙小怜正在外地演出,最快要三天才能结束工作赶回来。

对于张大勇的变化,小衣太小,没有觉察,祁珏和他不熟,也没有发现,但其他几人全都心明镜似的,其中被大勇单独谈话的杨小邪最为疑惑,因为姜家根本还没来得及研制出神药。

那么,只能有两个解释,要么蚩尤已经找到了他,要么他依靠自身的神力修复了破损的身体,一定是后者,他可是能够驱动火焰方天戟的人类。

再给他一些时间,年轻一代最出色的人迟早要落在他手上……

望着张大勇伟岸的背影,杨小邪想。

在众人好奇的注视下几名年轻人稳步走到大堂中央,一名50岁左右的精干男子匆匆忙忙从一部VIP电梯里冲出来,小跑着过来恭敬地道歉,有认识他的人忍不住发出惊呼,因为他就是本市风云人物风从龙,海景假日酒店的幕后老板!

熟悉内幕的人都知道,海景假日连锁酒店之所以能成为全国餐饮业的指向标之一,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是风从龙的产业,其人拥有惊为天人的、恐怖非常的经济运作能力,据说其个人资产抵得上某些第三世界小国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了。

平常这位经济大鳄为人十分低调,轻易看不到他的影子,如今却对那几名青年如此恭敬,难以想象对方是什么样的人物,大家都屏住呼吸看着风从龙,就见风从龙充当侍应生的角色,在前引领着伺候他们乘VIP电梯上了6楼。

人影刚一消失,大堂里立即响起高亢的嘈杂声,众人都为刚才的一幕议论纷纷,其后几日,上流社会里又多了一份谈资了。

风从龙进了6楼天字一号贵宾间,没走两步便回身向张大勇拱手作揖,“从龙迎迓来迟,请主人恕罪。”

大勇微笑着拍拍他的肩,“我下了车才通知你,你的反应已经很快了,何罪之有。”

风从龙松了一口气:“谢主人。”

邹子生和屠雪撇撇嘴。这位风从龙是黄帝大将风后的现世子孙,他们自然没有好脸,但大勇给公孙小怜面子,钦点了这家酒店,他们只能服从。他们算见识了大勇的变化,明明风从龙是商界强人、又比大勇大那么多,可是他拍风从龙的动作却不会让人生出不妥当的感觉。以前的大勇,从来没有如此强势过。

于是大家落座。

风从龙擎着一份菜单仍想当他的侍应生,这下大勇受不起了,订好菜好就好言把他劝退,说好日后再聊,后者恭敬地告退。

包房里没了外人,大勇站起身举杯。在座女孩不少,所以他要的酒是一瓶87年的法国沙都拉菲。

余人连忙也举杯,站起。宫娜和祁珏本和他没有利害关系,但前者对他的办案能力和强悍身手非常敬佩,后者则有着敏锐的新闻嗅觉,觉得紧跟大勇一定能挖掘出很好的题材,比如今晚的风从龙能这样招待他们,就值得一写。

“这次我是因祸得福了,我的身体不仅恢复,而且体能得到了相当程度的提升,呵呵,说实在的,8月8号只要哥哥我上,中国金牌榜第一没跑,哈哈,来,提一杯,大家干啦!”没有外人,大勇恢复了以往的性子,开了一句玩笑。

大家果然哈哈一笑,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气氛亲切热闹。

邹子生大着嗓门说他家老头儿认识中国体育总局的人,老大真有意的话,他可以帮忙,大勇连忙摆手。开玩笑,他这样的算个屁啊,散布在民间的异能者和神仙妖怪们不知有多少,体育是针对普通人的运动,超级人类是不能上去玩的,否则奥运会就变成神力大比拼了……

他没注意到,邹子生那小子根本不以为然,眼珠转转地坏笑着,不知在打着什么主意。

喝完第一杯酒,大家都坐下,大勇仍站着,目光转到杨小邪脸上微笑道:“小邪,这次多亏了你们姜氏,等我忙完一件事必定登门拜访致谢,来,这杯敬你,我干了。”

杨小邪唯唯诺诺,也把酒干掉。心想你恢复关我们姜氏屁事啊,没等我们帮上忙你已经活蹦乱跳了,你把荣耀推到我们头上到底为了什么。

大勇见他吃瘪的神色不由偷笑,紧接着看向任紫衣和屠雪,目光中是一片温柔的海,“小衣,小雪,多谢你们夜以继日、悉心细致的照顾,唐小莉还骂你们,呵呵,来,先干了这杯,等我找回你们唐姐姐,再让她亲自向你们赔罪!”

他握紧了酒杯,把香醇的红酒一饮而尽。

老婆,我亲手把你丢了,就要用十二分的诚意,把你追回来!

“不不,别这么说,是我们惹唐姐姐不高兴的……”任紫衣和屠雪连忙摇手,红霞扑面,艳若桃李,扭扭捏捏地把酒干了。

宫娜见大勇又看向她,挑了挑眉毛:“那么,神探张大勇,你要敬我什么呢?”

'追唐小妞回来的过程,一定要折腾折腾张大勇,这个家伙太可恶了!嘎嘎'

第二章 老婆,对不起

“当然是为了工作啊,你也知道我对办案非常有兴趣,有什么疑难案件,还请不要客气,尽管来找我。来,师姐,干一个。”大勇举杯。

宫娜抿嘴一笑,和他碰了下杯,把酒喝光。

“那我呢?你要敬我什么?”祁珏歪着头,很感兴趣地望着大勇。

“……请你吃菜。”大勇用公用筷子夹给她一筷子荷包里脊。

出于警察的本能,他一向对记者这个职业没什么好感,给她夹点菜,还是瞧在宫娜的面子上。

“你……可恶!”祁珏狠狠把那口菜塞进嘴里。

别说,还蛮好吃,不愧是顶级酒店的产品。

南方某市。

妈妈又在叫了,唐小莉烦躁地冲过去打开门,冲外大吼一声“吃饭吃饭,成天就知道吃饭,一顿不吃能饿死啊”然后用力摔上门,回身扑到床上,用枕头蒙住耳朵。

过了一会儿,妈妈走进来坐到床边,温柔地抚摸她的头发,“乖宝宝怎么了,有什么烦恼事,说给妈妈听好吗。”

儿女不管长到多大,都是父母的心头宝,这些天女儿的异样,唐妈妈怎能不知!

唐小莉扭了一下身子,表示不想说。

说什么?说刚刚被男友抛弃了吗?开玩笑,家里都不知道她有男友,更不知道她和男友同居,她的爸爸是区级政府官员,妈妈是某企业中层干部,家教很严,她怎么说得出口!

妈妈轻轻笑了一下,悠然道:“小傻瓜,还想瞒我,是不是和男朋友闹别扭了?”

唐小莉的小身子一下僵住,她倏的挪开枕头翻过身,盯着妈妈道:“你……你怎么知道?”

妈妈失笑:“傻姑娘,你以为你那些小心思能瞒过父母吗,你爸爸也知道了呢。”

“啊……”唐小蓝羞得捂住了眼睛。她的父亲有职业病,平常不苟言笑,十分严肃,原来对女儿的状况也了如指掌啊,这下惨了。

唐妈妈呵呵笑了,扒开她的手,正色道:“好了,现在没什么可遮掩的了,你跟妈妈说,到底怎么回事,嗯……那个男孩叫什么,你们到哪一步了?”

唐小莉只好把大勇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没敢说和他同居的事,她怕父母知道后跑去撕了那家伙的皮。可是在此同时她又恨自己,都这样了还下意识地要保护他,那个死人,真是害了他!

虽然从他身边离开,但她的心根本没有一分一秒离开过,大勇就是她的一切。

在她的手机里,永远保留两份短信。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

东西植松柏,左右种梧桐。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中有双飞鸟,自名为鸳鸯。

她承认那天说错了话、做错了事,大勇生气也在情理之中,但是如果不是那“母鸳鸯”变成了好几个,别说他骂她,就算他打她她也不会走,她是委屈走的!

唐妈妈听了女儿的转述,对张大勇的印象差到极点,觉得他就是个玩弄女性的花花公子,她这个年龄的人尤其看不上这种人,她第一个念头就是要让女儿和他一刀两断,不过有件事还要弄清楚,于是隐晦地问道:“乖宝宝,你老老实实告诉妈妈,你和他有没有……呢?”

唐小莉早知妈妈要问这事,当下故作害羞地道:“妈妈你讲什么东西啦,你女儿是那样的人吗,根本没有。”

她心里汗了一下,心说可悲的是你女儿还真就是那样的人,都和人家同居好久了!

唐妈妈闻言放下心,拍拍她:“好了,那我就放心了,我的宝宝就是乖,走吧,再不吃晚饭变早饭了,啊?”

唐小莉哪有什么胃口吃饭,回到家后她三顿变一顿是常事,就欲推托不去,娘俩正闹得欢,忽听外面门铃声响,唐妈妈只好先去应门。

唐小莉躺在床上,听到外面传来两声问答,心跳突然停跳半拍,虽然声音隐隐约约,她还是一下就听出答话的人正是张大勇!

天啊,大勇康复了吗?姜家的药果然是奇妙啊,那样的伤势都可以治好!

这样想着,她本能的就想跳起来冲出门迎接男友。

但她到了门口时又停下。

切,凭什么这么容易就原谅他?那个可恶的家伙那么绝情,老话讲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和他一起度过那么多日日夜夜,他竟然为了几句错话赶她走,还说“我们完了”,完了就完了!想唤回我的心,就得重新追求!

一想到“重新追求”这四个字,她的心终于定下来。

当初和大勇开始恋爱就有点莫名其妙,既没有白居易诗里的花前月下,也没有辛弃疾诗里的海誓山盟,最多收过几次玫瑰花、看过两场电影,却还是她不喜欢的动作片,她实在喜欢得他紧了,竟然就答应了他,亏大了,这次全部要体验一遍才行!

你想踢就踢,你想要回来就要回来,你以为你是谁!

过得片刻,妈妈进门来道:“那个张大勇追过来了,我没让他进来,说有话明天说,行吗?”

唐小莉扑到妈妈怀里撒娇,“谢谢妈妈,妈妈最懂我的心了,哈哈,正该这样,我才不理他呢。”

妈妈按按她的鼻子头,宠爱地说:“你啊,我不明白你谁明白。好啦好啦快吃饭吧,咯咯,你那男朋友开车过来的,下了高速就直接过来了,应该还没吃呢,你确定真的不要他进来?”

唐小莉心下一疼,随即狠下心,“哼,饿死他才好呢,我再狠心也不及他的万分之一。”

妈妈自然和她一条阵线,不再说什么,母女俩自顾自地到餐厅吃饭去也。

可怜的新生代奥运候补选手张大勇先生,在外面等了足足一个小时,才拖着又累又饿的身子下楼开车离开。

唐小莉在楼上一直看着那辆熟悉的哈弗远去,手一直捂在胸口,久久不曾入睡。

第二天,在旅馆窝了一宿的张大勇又上楼两次,终于获得唐小莉不亲切接见。

“张先生坐吧,别看了,我爸妈上班去了,没在家。”唐小莉把大勇让到沙发上,自己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

呃……张先生?

张大勇尴尬地咳嗽一声,抬眼看向曾经熟悉无比的女友。

她瘦了。尽管她好像精心打扮过,但精神上的憔悴一眼就能看出来,她生日小,要到今年11月才19岁,但恍惚间似乎看到她眼角竟有了皱纹,都是他该死,伤害了爱他如此之深的女友!

他伸手欲抚摸女友的小脸。

唐小莉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