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41章

自在娇莺-第41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管怎样,女友的愤怒完全可以理解,他甚至预想到了,唐小莉接下来要与他分手。

人与人是平等的,换作是他发现唐小莉对不起他,那没二话,绝不会原谅她!

此刻,他应该说什么?

对不起?请原谅?切,这种电视剧语言假得要死,做了才来请求原谅,假。

所以他保持沉默。

屠雪也沉默着,她是被吓呆的,同时感到巨大的羞愧。她保持着那个香艳的姿势,大勇被她摩得通红的宝贝就在她鼻子前方,白色物质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不断凝聚,向下滴落,粘粘的,比牛奶还纯还白。

唐小莉手里的东西无力地掉在地上,那是她专门翘课去为大勇买的零食,相恋之后,大勇就被她拐带着爱吃零食了,她爱惜他,不忍他总进流食,决定去买一点回来喂给他吃,谁想到,高高兴兴地进门来,竟然看到这样一幕!

大勇心下暗叹,知道是时候实行曾经的决定了,稳定了一下心绪,竟然无耻地笑道:“老婆,你不是一直讨厌这东西吗,恰好小雪喜欢,我就给她了,人家可不像你这个洁癖患者,人家还吃了呢……”

唐小莉彻底疯狂。

她俯身捡起那袋零食,劈头盖脸扔到屠雪和大勇身上,接着又把凡是身边能扔的东西都扔了过去,尚不解气,干脆整个人扑过去,打他们、抓他们、掐他们,清脆的耳朵声,屠雪的半边小脸被她一巴掌打红,长发被她一把揪住,摇拨浪鼓似的猛晃。

小衣等都吓坏了,大叫住手,却如何能止住她。

第二十章 淬经锻骨

“够了!”张大勇怒吼。

唐小莉蓦地呆住。

大勇沉声道:“小怜,拉开这个疯子!”

“是。”公孙小怜纤手轻挥,唐小莉身不由己地松开手,身子向后蹬蹬退了三步,不多不少,正好到了所有人的对立面。

“小雪,你没事吧?”大勇柔声问。

屠雪摇摇头,默默地把纷乱的秀发弄弄好,此时的她和一个普通弱女子没什么差别,而事实上,如果她出手的话,一万个唐小莉也不够瞧。

小衣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该说什么。

唐小莉仍呆立着,不知所措。

大勇脸色倏的一变:“唐小莉,今天我把话说清楚,如果你不向人家道歉,就给我滚!”

唐小莉脸部肌肉抽搐了一下,觉得身上软软的,要强撑着才不至于倒在地上,她不敢置信、结结巴巴地道:“什……什么?大勇……老公,你说什么?”

“你的耳朵没有毛病,我是说,你不满意的话可以走,说得更明白点,她们在我心里的地位一点不比你低,甚至比你……嘿嘿。”大勇故意没有把话说完,意思却连小孩子都能听懂。

唐小莉的脸一下就绿了,“你……你为了她们,宁可让我走?”

大勇郑重地点点头。

唐小莉终于哇哇大哭:“大勇,大勇,你不能这样对我,你是个病人,她们给你擦身子、洗澡、按摩我没说什么呀,连她们为你接尿我也没怎么样呀,如果是平时我早发火了,我这样,你还对不起我……如果你想要,可以跟我说吗,为什么要人家小雪为你做呢……呜呜……”

大勇紧抿着嘴,心下大痛。女友显然被他吓到了,她害怕了,她害怕他的神色,害怕他的话意,害怕和他从此不可调和,她的话里已有退缩之意,不,这不可以,拼着要暂时伤害她一下,也不能让她在自己身边混一辈子。

他现在算是理解了,演员们演绎的“不拖累人”老套剧情在现实中是存在的,这种心情不是身处其中的人根本不会理解!

一辈子不是一瞬间,幸福不是周而复始的裹脚布,有的时候,放弃就是负责任,伤害是无上的美德——即使,这种伤害是双刃剑,也要义无反顾地做到底!

他张了张嘴,想说话时,没想到唐小莉惊惶失措之下,竟然主动说错话把机会送给了他。

她愚蠢地把话题转到了小衣身上,“我还不够大度吗,你说说你,莫名其妙领回来一个小姑娘养着,我说什么了吗,如果是别的女人,会让你和那么大的女孩不清不楚地同居在一起吗,你以为你是人家的养父吗,你自己才多大!”

大勇是真生气了,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任紫衣低下头去,晶莹的泪水盈满了眼眶,鼻翼翕动,眼见就要落泪,他气得直哆嗦:“你你……你讲什么鬼东西,什么叫不清不楚同居在一起,我收留小衣难道是有所图的,难道你以前的善良都是装出来的,都是假的吗!”

如果唐小莉此时能够承认讲错了话,其后的发展肯定是另外的结果,然而她被嫉妒冲昏了头脑,她豁出去了,尖声叫道:“不是吗?那天你们以为我睡着了吗,我全看见了!我亲眼看到她亲你,还说要伺候你一辈子,那是什么意思!”

小衣脑海里轰的一声,她倏的抬起头,惊惶不已地看了屠雪等人一眼,嘤咛一声低头冲进了自己的房间,用力摔上门。

唐小莉仍然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好死不死地又加了一句话:“哼,我真是引狼入室,小小年纪就这么复杂,长大了还得了,我……”

她还欲再说,却不知大勇的肺都要炸了,他一字一顿、铁青着脸道:“你走,立即走,我永远不要再看见你!滚!”

“啊!”唐小莉张口结舌,看到男友的脸色,这才知道害怕,救助似的回头看看,却见所有人用一种鄙视的目光看着自己。

“不,不大勇,不要赶我走,我错了,我改,我改……”她扑到大勇身上,摇晃着他的肩膀。

屠雪冷冷地把她拽开。自己被她羞辱没关系,伤到大勇不行,如果见到那只该死的鹰,一定要淋漓尽致地宰了它喂狗!

“大勇——”唐小莉还待努力。

大勇闭上眼,轻轻道:“走吧,拿上你的东西,离开这里,我们完了。”

唐小莉的声音骤然停止。

接下来,是一阵压抑的静默,似乎众人的呼吸声都停止了。

不知过了多久,宫娜走过来,替他抚平额头的皱纹,轻轻道:“她走了。”

大勇吸了一下鼻子,抬眼冲她笑笑,向公孙小怜使个眼色,后者自然明白,拿起手机安排了两个最出色的女保镖对唐小莉实施24小时贴身隐密保护。

听着她天籁似的仙界之音,两滴泪水从大勇眼角滑落。

唐小莉走了。

保镖报告说,唐小莉颓废了一些日子,甚至有两次有想不开的迹象,都被保镖救下,最后一次故意迟到了片刻,人死过一次就不会再死,慢慢她也就不再闹,每天正常上课、生活,学校一放暑假保镖就保护她回到了家里,看来应该是没事了。

天没有塌,世界没有崩溃,但大勇变得沉默了。

他常常想起唐小莉。

怎能不想?

他的初恋不是唐小莉,不过他付出感情最多的,无疑正是这个小鼻子小眼的女孩。

是他结束了人家的处女身,也是她给了他家人的关怀。虽然她不是很细心,虽然她有时有点自私,虽然她对人不是很亲和,虽然她有讨厌的洁癖,但是那些都是小毛病而已,如果和她结婚,她应该能做个贤妻良母,因为她是家庭型的女人,她那天发火其实是一个恋爱中的女人完全正常的反应,她说小衣的话虽然不怎么好听,也是有情可原。

只可惜不管怎样,现在都结束了……

放假了大勇没办法回家,只好拜托苏总以单位名义给家里打了通电话,推说公司业务太忙,孩子大了,为了正经事有所牺牲也是可以理解,再说他从来不是个会胡来的孩子,所以二老没有疑心,嘱咐他要常常和家里联系,就放过了此事。

小衣和屠雪大松一口气,这些日子以来她们一直替大勇瞒得好辛苦,大勇却高兴不起来,他不知道还可以隐瞒多久,一次可以,两次可以,几年呢,一辈子呢?

此时大勇已经可以坐上轮椅到处走了,为了排遣大勇的愁闷,小衣和屠雪就经常推着他去外面玩,如果是普通小女孩抬他这个大男人当然费劲死,但屠雪是什么人,小手一招就能凭空把他运来运去,比那些奥运会举重冠军不知要高上多少档次。

这天到了七月二十几号,大勇对于拖累两个美妞这么久十分过意不去,说什么也要放她们半天假,让她们带上泳衣去游泳馆玩半天,她们说不过他,只好去了,说好晚上5点前一定回来。

家里一下静下来。

大勇静静地望着天,好像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也没想。

时光固执地前行,阳光一点一点地倾斜。

不知过了多久,大勇突然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声音是从窗外传来的,是一种学不上来的啸音,美妞们走前把空调设成自动的,窗户一直严严实实的关着,一般的声音都听不见的,难道,外面有飞机经过?

他转过头紧盯着窗外正胡思乱想,远处光芒一闪,接着一只巨鹰倏的出现在窗前,身后正坐着那条白色的超级贱狗。

大勇的眼睛一下就瞪圆了,“蚩尤!我靠!你总算死出来了!”

蚩尤头上的光圈似乎更亮了,长脸上一副志得意满的贱相,冲他直摇头晃脑地道:“看见没,我把它驯服啦,嘿嘿,现在它是我的坐骑了哦。”

“坐骑你个头!”大勇骂他:“操!你他妈地可爽啦,害得我一身残废你知道吗你,进来受死!”

“不急不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蚩尤继续作NB状,“老弟,老哥对你这么好,你怎么一点感恩的心都没有,真让人伤心。”

“我……日你!”大勇双眼喷火,真想朝他竖一根中指,可惜只能动动嘴皮子。

“哦啦,老哥害你躺了几个月,自然会回报你。”蚩尤伸腿一招。

大勇只觉眼前一暗,再看时,周围景象已变,他进入了那次掉崖时的空间,就是蚩尤创作出来的那个花团锦簇的山谷,他的身体飘浮在空中,远处天边是一轮红红的、大到夸张的太阳。

“我靠,你要干嘛?我可不是那种人……”他警惕地说。

“日,你是我还不是呢,”神鹰背上的蚩尤自然听懂了他的话,给了他屁股一狗腿,“这里的时间和外界相差B吧?XIaXIa!”

“淬……淬经锻骨?一个全新的我?”大勇的心跳瞬间到了每分钟5000转。

'第三卷完'

第一章 丢了老婆的超人

大勇风驰电掣般冲线。

一系列新的世界纪录产生了。

42。195公里马拉松,1小时44分!

1万米,19分46秒!

百米,8。95秒!

举重,挺举270公斤,抓举230公斤!

跳高,2。65米!

立定跳远,5。07米,三级跳远12。18米!

“呼——”大勇做收功状,满意地朝站在云端的蚩尤竖竖大拇指。

400个小时不间断的淬经锻骨,这小子在经历了惨无人道的折磨、掉了20斤肉、甩了10脸盆臭汗后,脱胎换骨,不仅身体彻底恢复,而且各项体能都达到了人类体能的巅峰。

蚩尤装模作样地用狗腿摸了摸根本没有胡子的下巴,“好啦,欠你的都还你啦,我还有事就走了,神鹰,飞呀!”

神鹰仰头发出一声震天价长鸣,扇动双翅,风云卷动,3秒内已经消失在天边。

“哎——我靠!闪得够快!”张大勇抬到一半的手僵住。

这死狗光顾了训练他,余下根本什么也没说,到底前段时间他在忙什么嘛,那个代表他的紫微星为什么会突然消失?

算了,回家是头等大事。

然而收回目光大勇才发现,蚩尤把他放下的这个地方十分陌生,竟是一座高山的半山腰,往山下望过去,要很远很远的地方才有人烟,如果是平时的他看到这个情况肯定已经晕菜大吉了,但总算蚩尤做了一件好事,下山时他不仅没感觉到累,反面感觉身上的劲永远使不完似的,脚下像安了弹簧一样。

最多不到半小时他就到了那处小山村,一打听这地方离a市有100多公里,便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上车说要包车到a市去。

“先生……”出租车司机没有开车,疑惑地回头看着他。

“嗯?”大勇不明白,“什么事,走啊你倒是。”

“请问你……带钱了吗?”司机问。

“呃……”大勇看了一眼自己身上,恍然大悟。都怨那条贱狗,也没说给他一件衣服就把他劫持了,现在他身上只着一件睡衣,没钱没手机没内裤,靠靠,难怪刚才那村子里的人都用看神经病人的目光看他。

他赶紧说了一通好话,朝尚在迟疑的司机借了小灵通,打给邹子生,让他派人送钱到前面高速收费口,邹子生惊讶于他怎么能用外地电话号打给他,当得知他已经痊愈,惊得沉默几秒钟,狠狠说出一句:“老大,这都行,我真正服你了,你是我亲老大。”

我靠,老大还分亲不亲吗,这死小子。

大勇一边翻白眼,一边谎说他是吃了姜家送来的神药才治好病的,邹子生未疑有他,说明送钱的人已经出发就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大勇不理司机已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