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113章

自在娇莺-第113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齐雨南气得撅起小嘴直晃身子。因为被小怜这么一搞,不仅她赢的那些全回去了,还掏出不少本钱,幸亏玩得小,这要是玩10 100元的,一下就倾家荡产了。若不然怎么说,赌博是不见血的刀呢,前一刻你还风光无比,下一刻你可能就输得只剩下三角裤了,够毒。

听大勇无意中喊出怜儿,公孙小怜芳心难定,稀里糊涂地把钱收 了,低着小脑瓜码牌。

大勇凑到她耳边轻声道:“喂,怜儿,我少给了两块。”

“啊……哦……没,没事的……”公孙小怜只觉他地呼吸直吹到自己心里最隐秘的角落,手上一乱,本来码好的牌都倒了好几张。

她没敢抬头看其他人的表情,连忙手上加力把牌码好,总算借此平复了一些纷乱的心情,可是当她终于敢抬起头时,却见张大勇同学正好整以暇地盯着自己,吓了她一跳,慌忙又低下头。玩着衣角,不敢作 声。

祁珏小迷糊这段光给钱了,正不愤地盯着手里的牌,所以没看到他们之间的暧昧。齐雨南却是看了个正着地。

她撇嘴道:“切,没品地男人,人家管你叫主人的你还勾搭人家,还怜儿,那是人家家人或者男朋友叫的。你叫得着吗你。”

她这话一说,小怜倒硬挺着没有当鸵鸟,但那小脸红得像个蕃茄。张大勇同学的厚脸皮也有点尴尬,他恶狠狠地瞪着她道:“我愿意叫。怎么地,你想让我叫我还不稀罕叫呢,小样的你!”

不就是摸了一把你奶子吗,瞧你这没完没了的劲儿!

齐雨南娇躯乱抖,“张-大-勇!你你,你刚才说什么!”

哪句?前一句,还是后一句?

大勇没理她,笑嘻嘻地望着她。

“小南!消停玩一会儿得了,都大姑娘了懂点礼貌。”齐雨西见这边太闹,忍不住说了妹妹一句。

齐雨南顿时蔫了。哼哼两声,码牌、摸牌、打牌。

所谓皇帝轮流坐。接下来的赢家是已经快输红眼地祁珏,那家伙赢了一个一条龙,一个三暗刻,一个大四喜,这三把牌就把输了的都赚回来了,而且还赚了小一千。把小迷糊乐得傻兮兮地,这赶得上她半月工资了。

公孙小怜笑她:“拜托,你好歹也是个股东,月月有花红好不好,干嘛还这副守财奴的样子。”

“嘻嘻。不好意思,继续继续。”祁珏伸了伸舌头,那小小地粉嫩香舌闪着晶莹的光泽,煞是漂亮。

据大勇所知,现在邹子生那个花花公子对这位小记者是真正入了 迷,甚至拒绝了乃父为他安排的一桩豪门婚姻。他的确有些眼光,祁珏有一种独特的韵味,嗯……难道是职业诱惑,感觉自己也有点兽血沸腾的意思……

麻将到底谁输谁赢不重要,大勇也不会真的和齐雨南打起来,小女孩也不可能一直使小性——事实上没有打一会儿,唐小莉和任紫衣就回来了,众女当然不好意思继续玩下去,都起身帮忙做菜做饭,幸亏厨房够大、美女够苗条,不然都装不下这么多人。

“要不我也去吧。”伊娃见就剩下自己,有点脸红地对大勇说,刚才她就想去,却被大勇留下了。

“NoNo, : ' 。 。要是咱们吃烧烤啦、吃西餐啦,才轮到你大展身手。”大勇向下压压手。

“哦,好的,下次有机会让你尝尝我的手艺,我受过宫廷教育的 哦,相信你会喜欢地。”伊娃姿态优美地拂了一下金发。

大勇递给她一块细美的橙子瓣,盯着欧洲美人含着美艳的笑容吃着水果,“嗯,会喜欢的,期待能早日试到你的手艺。其实我不排斥西餐的,很多中

者亚洲人说西餐不好吃,其实是误解、是狭隘,西餐 大精深的饮食艺术,包括饮品。”

伊娃很高兴,“那不如这样,我明天就搬到楼下来了,明天我就做给你吃啊?”

身处异域地人都是这样的,一旦遇到能引起共鸣的人,就会暂时忘记自身的矜持,变得兴奋起来。

毕竟,她远离故土,毕竟,她会孤独。

“好,就这么定了。”大勇嘿嘿笑。太棒了,以后有了这位美女邻居少不了正宗西餐可以吃,想吃西餐就吃西餐,想吃中餐就吃中餐,美食家也不过如此,生活多么美好。

人生在世,一是不能屈了自己的气概,二是不能屈了自己地胃。民以食为天。如果最基本的饮食都搞不好,那实在是浪费了一次托生为人的机会。

“对了,我要向你道歉呢。”伊娃说。

“啊?”大勇额头浮现问号。

伊娃抱歉地指指脚下,“这间房子本来是你留给伯父伯母的,我先来住,害得他们一时过不来,要不然我还是……”

她本想提出某种建议,不过顾虑到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传统礼仪,最后还是没说出来。

“哦哦,没什么,公司已经很委屈你了,这方面不能再委屈。我父母还舍不得那边的老房子呢,呵呵。”大勇没有注意到她地异样,微低着头说。

以前他一直以为像衣衣那样的小脚丫是最美的脚形,但现在看着伊娃的脚,他才知道自己错了、片面了。

伊娃修长的小腿连着的足踝及玉脚,修长圆润,其美不同于中国美女地小脚之美,其豆蔻玉趾在透明丝袜下有如一颗颗肉白的珍珠。让人见了,有一种想要扑上去将之含在嘴里的冲动……

当大勇好不容易以极大毅力抬起头,却发现伊娃正一脸感兴趣地望着他,一点没有害羞的意思。汗了,这就是东西方的人文差异了,西方美女在面对男人的欣赏时,会感到骄傲、自豪及高兴,这要是换齐雨 南,她早找榔头去了。

大家吃着自己做的东西,都觉得不错,当然让她们赞不绝口的主要是衣衣做地菜,都说她可以当国家特级大厨了。大勇不时自豪地看向衣衣,丫头的手艺好像又有进步了。与时俱进哈。

而唐小莉也有了进步……那个凉菜是她弄的,除了酱油放得稍微多了那么一点点,总体还是可以的,值得表扬。

吃过晚饭,大勇把笔记本放到地台上,把线缆接好,打开。调到视频输出模式,然后开启投影机,笔记本桌面立即出现在沙发对面地白墙上。

这个距离投了120已经相当巨大,再大也不是不可以,但要是寸。那观看距离就得再大一些,否则人会晕的。

考虑到女孩子居多,他放的是一部原声美国喜剧片,这是一部正在上映的新片,他从网上扒的高清版,高性能投影机完美再现了人物及景观。当真是纤毫毕现,颜色、色调及亮度控制得非常棒。

片长120钟,女孩们的笑声基本没停过,尤其是伊娃,欧美人大多喜欢看电影,可是由于中国未开放电影机制,一般都不能跟从全球放映的脚步,偶尔有一部也是凤毛麟角。

以后有什么想看的电影,就到楼上来看!

她边看电影,边兴奋地想。

大勇如果知道她这个想法,必会龇牙而乐,露出欢迎之至的淫荡表情。

…………

…………

看完电影,大家洗漱了一番,就寝。

4 二厅睡一男十女是轻轻松松。就算再多一倍也能睡得非常好,当然,身材得像她们这样好的,如果像“退役”了地FRJJ那样的身材,那恐怕得7室2厅才行吧。

夜,渐渐深了。

客厅的石英钟忠实地前行,时间慢慢过去了一整夜,虽然天还没全亮,但那是因为在冬天黑夜比较长的缘故,其实时间已经过了

大勇和唐小莉卧室对面的房门开了,一人从里面走出来,星眸半开半闭的,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然后拐进了往里走地洗手间,走进去后,她才想起来没有开灯,小手在门边够了够,没有够到,也就懒得出来,就着微弱的光亮,坐下开始小解。

嘘嘘……嘘嘘……

她晕呼呼地低着头,浑没听到外面的开门声、脚步声,直到对方把洗手间的灯打开,并推门进来,她才猛然从半梦半醒间醒过来。

这沉重的脚步是——天啊

大勇今晚和美女们喝了不少酒,又和衣衣喝了不少饮料,早就憋得难受,只是不想从温暖地被窝里出来所以才憋到现在,直到实在憋不住才跑出来。

他一向是喜欢裸睡的,一丝不挂的那种裸睡,身上只要挂一点点东西,哪怕是男士三角裤他也睡不着。但考虑到现在家里有客人,所以出来时还是套了一件睡衣,用手掩着没有系扣。

嗯嗯,很好,洗手间里一片通明,没人,不会像上次惊着衣衣那 样,和美女撞车,不过说起来,那滋味真是爽,曾几何时,可爱的衣衣已经成了俺的老婆啦,哈哈!

他以左手拇指虚按小腹,食指和中指夹着宝贝,尿完了一泼超级长尿,然后舒服地抖了一抖,把最后几滴尿液抖进马桶,伸手冲水,最后洗了洗手,转身向外走。

门后站着一个女孩,吓了他一跳!

仔细一瞧,晕了,竟是齐雨南,她在这儿干嘛,什么时候进来的?

他正想说话,忽见齐雨南用力摇头,接着猛地朝他扑来,当先就是一只雪白闪光地大腿,脚尖成枪状物,似要一脚把他废了才开心。

我操,谋杀啊,还是入室谋杀,杀熟!

大勇伸臂一格。

刘兰芳讲话:只听“嘡”——一声巨响。

齐雨南受不了他霸道的力量,娇躯向后就倒。

大勇反应极快,连忙去拽她。

齐雨南轮圆了胳膊,“呜……叭!”

一个实打实的大嘴巴,大勇的脸一下就肿起来了,火哧燎的疼!

PS:今天起点不好进,抱歉更新晚了。

PSII:另外,BS一下某脑残女 4多钟的视频骂灾区人民,听说 她已被警察逮了,真是拍手称快,哈哈!

第九卷

第十二章 超级专辑会

一下子,两个人都愣住了。

他们再次眼对眼。

大勇受到重击,却仍然紧紧揽着她的纤腰,没有放手,如果放手的话,无疑齐小丫头会一屁股摔在地上,什么风度也没了。

齐雨南也很清楚知道这回事,于是未经大脑的来了一句:“谢 谢。”

大勇也道:“不客气。”

得。

这二位疑似神经病患者,打人的说谢谢,被打的说不客气,当真莫名其妙到了极点。

他们对视良久,笑意慢慢漫延,到终于忍不住时,两人忽然同时笑了。

不约而同的,那一次袭胸事件造成的阴影和不快,烟消云散了。人有时就是这么奇怪,前一刻有可能还乒乒乓乓打得不亦悦乎,在机缘巧合之下,又尽释前嫌好了。人是感性动物,这是与低级生物非常鲜明的不同。

大勇手上用力,把小美人扶起,俯视着她,帮她整了一下睡衣的肩部,动作熟练自然,像做过了一万次一样,一边埋怨道:“你呀,怎么上洗手间也不开灯,等我开灯的时候你就应该喊一声有人嘛,干嘛跑到门后头去,这是我,要是别人你怎么办,得吃多大亏……”

齐雨南撅起小嘴。

哼,你怎么就可以了,我还不是照样吃亏!

然而当他的大手摸到自己娇嫩的肩部,她芳心猛的一跳,肩部剧烈的颤动了一下。

大勇感受到了,开玩笑道:“还怕我呀,你那……我都碰过了。”

齐雨南惊慌不已,想骂他,却已失了刚才的气势,她鼓了鼓嘴,半天才道:“以后你要敢再提那事,我就……我就掐你!”

“不打耳光啦?”大勇嗤笑。

“去你的……”齐雨南抬起头看了看他脸上红红的小巴掌印,心里又有点过意不去。

张大勇是谁,那是一般人吗。其实她很明白人家是给她面子,不跟她一般计较,

她快速地抬头看了他一眼,赶紧低下头去。

天啊,那是什么!

由于大勇的两只手都在帮她,他身上的睡衣扣不住了,敞开来,露出他赤裸的男性躯体。胸肌发达、8 腹肌纠结,显得那样精干有力,而胯下一杆粗长的神枪因了面对她的缘故,已经从沉睡中觉醒。正以近乎直角地角度向上直立,方向正对着她的小嘴!

黑夜里,响起一声尖利的尖叫,传到好远好远……

…………

…………

今天是繁忙的一天。

天亮后,虽然张大勇同学万分不舍,第一届美女集中营还是不得不暂时解散了,衣衣今天有课,大勇亲自送她去学校,其他人都有工作在身,该干嘛干嘛去。

衣衣有轻微的晕车症。大勇体贴地在路上为她把车窗开了一点缝 隙,微风轻轻吹拂着她漂亮的学生头。

“勇哥,谢谢。”衣衣甜甜地笑。好幸福的笑。

“小傻瓜,你也说谢谢呀。”大勇拍拍她的大腿,那手扶上去,就不下来了。

“也?还有谁说过?”衣衣脸有点热,不过也不矫情。反而小手一翻握住了他地右手,当然握的力道很轻,以免影响他驾车。

大勇哈哈一笑,把今早的事说了。

衣衣咯咯娇笑:“原来那声喊是雨南姐发出来的啊,勇哥你好坏。总是把女孩子堵在洗手间,堵我一次不够,又堵雨南姐……”

她不好意思再说下去,耳朵都红了。

大勇微笑着紧了一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