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自在娇莺 >

第112章

自在娇莺-第112章

小说: 自在娇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哦……大勇……”宫娜自从和他有了那一层关系,身体分外受不了挑逗,何况是那最为禁忌的所在,被他只轻轻一触,便情动不已,小鼻子翕动着,红唇半张。贝齿露出一线,艳光照人。

在警局、在公众面前,她是冰冷的警花美人,但在大勇面前,她属于那种艳冠天下的那种美女。虽然仍是处子,偏偏有一种成熟之美,成熟是一种风情,男人无法抵挡,反过来,只有懂得了风情的男性。才可称为男人。

这个地方太过“危险”,随时有曝光的可能,他们不是傻瓜,仅是浅尝辄止而已,最终在大勇地参与下,女孩们又敲定了一张床。

忙忙碌碌地,一周时间很快过去了。

终于,两套房子所有的东西买齐,这一天是周六,大勇没有麻烦搬家公司,租住屋里的杂七杂八全由一干手下开轿车运送过去,这家伙和美女们的车里只放了一些女人用地细软,然后一人只拿了一把炊具就出发了。

据说搬家拿锅是个好彩头,有米有金好过活。

到了地方,杨小邪早把2响的爆绣点燃,噼里啪啦一通放,然后大家进屋,把东西归放好,都去饭店庆祝,也没走远,就在小区对面的一家以干净整洁着称的酒店里吃的,饭菜味道很不错,大家尽欢而散。

像每次一样,男宾客们吃完就闪人了,他们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事实上即使有理由他们的无良老大也会把他们踢飞。

大勇带领一众美女往自己家走,路过门岗的时候,他先为众女划了卡,然后嚣张地冲惊呆了的小保安挥挥手:“小鬼,站好你的岗,下次再忘记给我敬礼,我可要投诉你了。”

那可怜地小保安连忙立正敬礼。开玩笑,这小区工资高,管理也 严,被业主投诉的话物业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会扣他50块钱的 可能跟自己有纠葛的超级大美女比起来,还是50块钱更加实 惑力。

“没事啦,开玩笑的,再见兄弟。”大勇冲他笑笑,尾随着美女们进去了。

YY小说作者爱描写小人物看到美女时失了三魂七魄,是夸张、 的手法,其实生活中的小人物虽然见识可能短浅一点,但却是最实际、最现实地人群。

进了家门,大勇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哈——还是呆在自己家最舒服,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女孩们深表同意。

更何况,这个家经过唐、屠、任及其他几女的一倒腾,从里到外闪金光,现在就连公孙小怜几位和他没什么关系的人,也喜欢上了这个不大不小的家。

外国人喜欢用墙纸装饰墙面,国人喜欢用墙漆,大勇他们考虑了两种材质地优缺点,两者都用上了,在讲究温馨舒适的卧室用的是厚一点的墙纸,这样可以把墙壁的寒气完全隔离,在公共区域则用的是暖色或白色墙漆。地板,铺地是那种亮面的陶瓷漆木质地板,抗震抗磨能力比普通木质地板还要强。

在沙发头顶,是屠雪的科技成果——一台可以投射120大画面的投影机。

这台投影机是LED产品,亮度、对比度、清晰度超过了DLP高  器,而且没有噪音,功耗极小,有了它一百台电视也不换。

“今晚咱们找部好电影看,嘿嘿。”大勇得意地说。

“嗯。”屠雪嫣然一笑。

“哗,我们不走了,今晚睡这儿行不?”爱看电影的公孙小怜羡慕地说,眼神没有看身为女主人的唐小莉,而是在看大勇。

这个家是男人说了算,大勇才是所有人的中心,她敬的是大勇,唐小莉在她眼里除了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小姑娘,其他什么都不是。

“没问题,咱就这么说定,谁走就不是哥们。”大勇痞性十足地 说。

“切,怕你呀。”宫娜见唐小莉露出不太乐意的神色,连忙就势把事情落实。

另一个不太愿意的人就是齐雨南,但有齐雨西在,她也只好那么 着。PS:今天我们全家为遇难同胞们起立默哀3钟。

第九卷

第十一章 杀熟

中营,在人们印象中是一个很不好的名字,让人想到 辱,甚至是死亡。

张大勇的家人满为患,也算是一个小型集中营,但却是美女集中 营。那代表的意义就非同一般了,他坐在沙发上,看看这个瞧瞧那个,嘴巴就没合拢过。

唐小莉为之气结。不过好像他的反应也属正常,别说是他,就连她这个女性也有点受不了,那些女孩都好漂亮、好美、好出色,想不爱都不行,不爱的人纯粹是傻瓜,心理有毛病,张大勇没病,所以他喜欢看人家,她可以理由,却没有制止的理由。

大勇低声问了衣衣两句什么,然后拍拍手:“我说各位,这时间电视没什么意思,你们打麻将吧,我和小雪小衣出去选一台车去。”

“哎呀,可是我不会啊。”齐雨西为难地说。

“我也不会。”宫娜可怜兮兮地望向大勇,警界精英美女警花,第一次露出这样的表情,陷入爱河的女孩都是如此敏感,生怕自己有哪一点做的不好,惹爱人不高兴。

“不会可以学嘛,就是个游戏而已,啊?”大勇鼓励她们。

二女顿时有了信心,轻轻点头答应了。

大勇叫过唐小莉吻了她一下,“从现在起你可就是女主人了,要好好地招待各位贵客哦,别失礼,选车你就别去了,好吗?”

“知道老公,我会好好表现,不会丢你的脸,你就放心地去选车 吧,反正那个我也不懂,帮不上你的忙。”唐小莉握着小拳头信誓旦旦地说。话说听了“女主人”那三个字,她像听了冲锋号的战士,浑身都是干劲。

“好乖,那我去了。”大勇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叫上屠雪和衣衣下了楼。

以前国人选车。几乎就只有进口车一个选择,后来有了合资车,算是一大进步,别管国产化多少,最起码它里面有了中国部件、带了中国的烙印,而到现在,则涌现一大批销量巨大的国产车了,比如QR。  如BYD,比如JL。

对于车大勇一个学生是不太懂的,但朋友中的林羽聪可称得上是一个大行家,所以他往汽车城去的路上就给林打了电话。让他不要开车坐出租过来。

两方人马在汽车城门口汇合,仅花了不到一小时,就挑好了一台空间宽敝地轿车,带四个气囊的豪华版连手续带保险全下来才6。2 而已,而且是现车,交完钱就可以开走,不得不说,国产化给国民带来了太多好处,同档次的进口车要多一倍的钱还带拐弯,日。

由于是休息日。上牌照要到周一才行,大勇也不管那套,兴致勃勃地开着光屁股轿车送林羽聪回家,顺便体验新车的性能。

路过一个复印店时,林羽聪特意下车打了一张纸贴在车后窗上,上面两行字:牌照正在办理,离我远一点。

“对了老大……力虹还在你那儿吧?”林羽聪装作无意中问起。在私下里的场合大勇不允许手下人叫他职位名。但叫老大是可以的,他比较享受这种当主宰的感觉。

大勇翻翻白眼:“老林,还是不行?我说,天下何处无芳草,你干嘛可一棵树上吊死。你知道吗,每天早上我瞧着你那么辛苦,人家还不鸟你,我都觉着累。”

“呃……也没有啦,她天天早上也和我说话呀……”林羽聪也觉得自己地话没什么力度,一脸尴尬。

他似乎能感觉到后座上屠雪和任紫衣的目光。汗了。老大想起什么说什么,真是不留情面。不过,人家说的也是事实,自己追力虹也有小半年了吧,差不多进了鲜食品就开始有想法,不说公司人尽皆知,起码中层高层领导都有所耳闻。但是直到现在也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丢人现眼伤自尊不说,有点打击人地信心哪。

“总之我认为你可以考虑全身而退了,呵呵,我是为你好哈,怕你受伤。”大勇说。其实他有句话没说出来——关键问题是,力小妞是俺相中的人,你还是识相点靠边站啵!

对于他的话林羽聪唯唯喏喏,显然没有往心里去。

大勇心说那你坚持去吧,等你七老八十才懂得放弃,就晚喽。

想到那次在停车场看到力虹美妙玉腿的惊艳一瞥,他的心顿时一片火热,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车速,把林羽聪送回家后,一溜烟回到新家。

依然是一室的美女。

依然是一室的阳光。

他惦记了一路的力虹同学正在坐庄,那双傲美的玉腿在牌桌下紧紧地并在一起,修长丰润,他的目光顺着她地头发丝看到小脚丫,心下赞叹她真是一个妩媚动人的尤物。

也许是因为快过年了吧,美女运动员今天穿着的是一件红色的毛 衣,曲线更加显眼,衬得她的娇躯峰峦起伏惊心动魄,强烈地吸引他的注意力。

真正懂得欣赏美人的男人一样会喜欢身穿冬装、秋装地美女,美人的美丽并非和裸露有直接关系,只要身材好,穿着毛衣、绒衣、牛仔裤的美人照样光彩照人,而且冬装那种稳重、厚重、大方的美感,是明媚的春装和艳丽地夏装所缺乏的。

“不好意思,和了,呵呵,连庄连庄!”这时,力虹自摸了一把。

跟她一桌的是公孙小怜、齐雨南还有祁珏,祁珏瞠目道:“不是吧大姐,您连坐了5了知道吗,耍千了你,调庄调庄!”

“调就调,怕你呀。”力虹大大方方地站起来。

各人按顺时针方向转了一圈。

然而坐上新的位置她的手气照样是好,转眼间就又坐了三把庄。

“虹虹,再坐下去你可要犯众怒了哈。”公孙小怜开玩笑。

力虹掩嘴而乐,“你们呀没牌品就直说得啦……好啦好啦我下去行了吧,那个谁……咦,大勇回来啦,你来?”

大勇看了看时间,离晚饭还早,走过去,“OK你休息一下。我来,输了算你的,赢了算我地。”

“去你的,倒会算账呀你!”力虹向他挥了一下拳头,站了起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并没有把自己的钱拿走。

大勇也就不客气,一屁股坐下,双手熟练地洗起牌来。玩麻将嘛。小Case, ,

那边另一桌上屠雪好心要替下伊娃,可是没想到。原来外国小妞伊娃同学的牌技竟然比另三名中国小妞还要好,杀得正欢,不肯下去。结果她替下的是唐

“大家玩得开心点,时间差不多了,我和紫衣去给你们做饭。”唐小莉说。

“好~~~~~~”美女们巧笑嫣然,回答的小声那叫一个脆。

衣衣自然乐意奉陪,只是她们没想到来这么多住客,家里的材料并不够,她俩简单计算了一下,就跑去超市了。

大勇惨了。

因为他坐下才发现。他地下家是公孙小怜、对家是祁珏,而上家好死不死的,却是齐雨南。汗了,怎么是她,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据说她的牌技很高的,这还赢个屁呀赢!

齐雨南发现他在瞧自己。自然不惧他,于是两个人眼对眼,像两只斗气的公鸡。

公孙小怜凤目流转,噗哧一笑:“您二位好像不是阶级敌人吧,至于吗。打牌打牌,珏儿,该你做庄。”

“OK。”祁珏把骰子扔下,大家摸牌。

第一把牌大勇就品出来了,齐雨南果然够狠,全是臭他的张。反正他打什么她回手就打什么,一直到祁珏和牌,他连门都没开,恨得他牙直痒痒——A市麻将规定必需开门,即必须吃、碰或明杠一组牌,在开门前是不能听牌的,更别提和牌了!

齐雨南不紧不慢地码着牌,“谁让你对牌那么少,碰牌都碰不到你怪我呀,再说我打出去的牌也确实是我不需要地,你认为我会为了你故意把好牌扔掉吗?切。”

切……我切了你小奶头!

大勇嗖嗖嗖把自己的牌码好,“再来。”

这次的结果依然让齐雨南很有成就感,大勇虽然开了门,但她总是截他一口,碰牌截,听牌截,到了祁珏点炮和牌的时候,大勇刚一推牌说和啦,她就笑盈盈地伸出玉手把那颗牌拿到自己地牌前,然后推倒。

“不好意思截你一道,”她指着牌,笑靥如花,“欢迎检查,看看是不是童叟无欺的和牌,假一赔十哈。”

大勇耸耸肩:“无所谓啊,反正珏儿包庄,我和小怜又不用花钱,坐顺风车蛮爽的,哈哈。”

齐雨南没有糗到他倒把自己气着了,“好好好,这回我坐庄,我搂不死你。”

大勇特意把脖子朝她伸去:“就是搂个脖而已,什么死不死活不活的,我让你如愿就是。”

齐雨南面上火热,撸起袖子露出雪白浑圆的玉臂,“去死,抓牌 你,瞧我赢得你们哭!”

然而这次赢的偏偏不是她,而是小怜发威了,她抓上来一套天听 牌,而且转了一圈轮到她自己抓牌,就来了个自摸。

大勇摊手:“得,天听32番,人和108番,三家门清加一番,雨南坐庄加一番,哈哈,怜儿你这下可赚番了,比发片还爽哈!”

齐雨南气得撅起小嘴直晃身子。因为被小怜这么一搞,不仅她赢的那些全回去了,还掏出不少本钱,幸亏玩得小,这要是玩10 100元的,一下就倾家荡产了。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