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蔷薇恋人 >

第6章

蔷薇恋人-第6章

小说: 蔷薇恋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然後,冷月无比慎重地看向他,似乎是确认他所讲的话中有几分可信度。可能是十几秒,也可能是几分锺,冷月才微微向他点点了头。说了一句“我相信你”,就退到一边。

之後,他和冷雪转过身,面对著主持婚礼的神父。重复著百年来,即将成为夫妇的人,都会在耶稣面前所发的誓言。

其实,所有誓言的内容,也不需要他说。他只要说,他愿意。只这三个字就好。而事实上,他也这麽做了。像是演练过许多次一般。也许所有站在这里的夫妻都只是像他一样按照那些早已规定的程序按部就班而已,而不管这些话里有多少真意,又有多少假意。就像接下来,他按照大家的期望吻新娘一样。然後,是上车带领大家去早已定好的酒店,享受他们的婚宴。

一切都是那麽的完美,那麽的协调。可是,他的心却不是那麽的开心。明明身体在喧哗的人群中穿梭,明明举著酒杯向一帮祝贺的人敬酒,明明嘴里说著客气谦虚的套话。但仿佛身体里陡然生出另一个自己。这样的另一个自己,好像悬浮在半空中,冷冷的看著现在这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在众人面前笑著,说著,和自己的妻子吻著。

明明心那麽的痛,那麽的不甘,却只能麻木的做著这些不愿做的事。秦川知道自己有些醉了,虽然自己的酒量一向很好,但是,今天可能是抑郁好久的心情,终於可以借以新婚的理由释放,所以也就在大家敬酒的时候,有意的放纵自己了吧。

这样想的时候,他已经被几个力量很大的下人,拖回家休息了。实在是醉的睁不开眼了。不过,最後一眼,他还是看见了冷月。她,代替自己被众人围著,既为不善言辞且酒力不佳的冷雪解围,又未自己的突然不支而解释著。虽然至始至终,对方没有多看自己一眼,但是,莫名的,秦川知道冷月在关心他,也许这关心中,还因为有著一层冷雪关系的缘故。但是,只要一想到,冷月是在关心著自己。这样的认知,已经足够让自己的胸口暖洋洋的。

如此一想下,秦川,发现自己醉得更厉害了。各种思绪在脑里反复旋转,却是没有一点头绪。最後,实在抗不过酒劲和困意,终於还是沈沈地睡去了。

等到秦川一觉醒来,已是隔天的早上。明亮的阳光,照耀著整个屋子。自己正姿势不雅的躺在床上。没有冷雪的踪迹。昨晚的意识仅停留在最後看了一眼冷月的记忆里。至於怎麽到家的,之後发生了什麽,婚宴进行的怎样,是一无所知。

不过,如果有冷月在的话。即使昨天他这个新郎提前离席,也没什麽了不起。冷月一个人,就足够将一切事情料理好。不知为什麽,秦川如此的相信她。

其实,幸亏昨天醉了,他才能够回到自己的家。因为之前听秘书说,冷月曾交代过,婚後,秦川是要和冷雪一起住在冷家的,说是冷雪已经习惯了自己家,突然地去秦家住,恐怕不习惯。

秦川知道这是冷月的借口,其实,是为了更好地监视自己吧。但是,他也不想将这其中的门道当面说破。住在冷家就住在冷家吧。他并不关心。甚至说,住在冷家,他还有一点高兴。至於高兴的原因,他也不想深究。昨天,冷月之所以没叫人将他送回冷家,可能是因为不喜欢一个醉鬼在家的原因。不过,从今天起,他应该是要正式入住冷家了。

噙著一抹笑。秦川从床上爬起。虽然昨晚喝醉了。但是,一觉过後,却觉得非常的轻松。看了看周围,许多生活用品已经在几天前由管家送过去了。仅剩的一些,也是不太好搬运的家具之类。当然,秦川并不想将所有都搬到冷家去。这样会让自己有一种已经属於对方的感觉。所以,有很多私人的物事,他还是留在了自己的别墅里。

慢条斯理的洗漱,穿衣,下楼。就看到了一直在门口转著的老管家。秦川走向前,伸出五指,对著心思不知都跑到哪里的管家晃了晃。

老管家无暇理会少爷口中的戏谑。一见到昨晚还喝得醉醺醺而现在一派轻松闲适的少爷,他就一把抓住了少爷还在虚晃的手。
 
“少爷你快去看看吧。冷雪昨晚被送到医院去了。”

“什麽?”怎麽会出这样的事。秦川也顾不得老管家在後面还说了什麽。一下子,冲出门,幸好司机早已在老管家的安排下,在别墅外等待了。

一路上,秦川的心,像是被揪住了般难受。冷雪怎麽会进医院,昨天在他醉了的时间,到底发过什麽事,一大堆问号,盘旋在他的脑里。只是,想来想去,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在他头脑一片混乱时,司机终於以极快的速度到达了冷家所私有的医院。

秦川刚才因为太过震惊,慌忙出来时,竟忘了问老管家,冷雪是被送进了哪个病房。这会子只能像个无头苍蝇般,抓住了路过的一个护士,就急急地问道。好在他虽然急迫,话还是问清楚了。从被他突然抓住的护士手指很快地指著一个房间的门可以看出。秦川很快地放掉那个被他抓的有些疼痛的护士,向护士所指的房间走去。

房间的门,似乎没有关严,微微地露出一丝缝隙。不知为什麽,秦川没有立即地推门进入。他只站在那个缝隙外,呆呆地注视著里面的情景。冷雪安静地睡在洁白地床单上,脸上虽苍白,嘴唇上却也淡淡地透著一点血色。坐在床尾的冷月,秦川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能看到她背对著他的背影。还有一个男人,站在冷月的旁边,也是只露出後背,看不到面容,但是秦川知道他是谁。杜家的二少爷,杜锋。

他怎麽会在此,看他和冷月紧靠在一起的身影,虽然两人之间没有做出什麽亲密动作,但无由的,秦川心里就是一阵不舒服。就在这若有似无的沈默中。冷月清冷的声音在房里响起。
“杜锋,你先回去吧”
 
叫杜锋的男人,听完之後,却呵呵的一笑,一边把手搭到冷月的肩膀上,一边说道:“你这人也太无情了吧,昨天是谁一脸紧张的来求我,害人家撇下刚钓上的小美人不说,还眼巴巴地跑来,一晚上没睡觉,就为了看你妹妹的睡颜吗?”

冷月好笑,但也无力反驳他,谁让昨天确实将他的“甜蜜约会”给打断,其实也不能怪她,只因为冷雪的病好久不发了。也不知昨晚怎麽回事,可能是多喝了几杯酒的原因,好久没有发作的心脏病,突然地发作了。

那一刹那,自己也真是给吓到了,好多年前的场景,又一次的面对,就算是她这个一向被视作冷情的人,也不得不方寸大乱。当时,顾不得其他,先将冷雪送到了自家经营的医院,又一番电话打给那个花花公子,却也是全市最好的心脏科医生杜锋。在美国时,冷月还不知道杜锋,不过巧的是,冷雪美国的主治大夫是杜锋的学长,所以当姐妹二人回国後,那个美国大夫自然而然地介绍了杜锋给冷月,一是对方技术好,二是他们同在肖城,三是他和杜锋认识,交流方便。这话暂时不提,只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冷雪的状态不是很好。看来拖到如今,已经算她命大了。至於之後,哎,连杜锋都不知道怎麽和冷月说。

先不谈杜锋正在这纠结。当秦川看到杜锋的手搭在冷月肩上的时候,他的火,“噌”的就上去了。就在他忍不住要踏入房门里,将那该死的手打掉时。冷月的声音,制止了他接下来的动作。

“抱歉。我只是过於担心了。”

难得的失落与痛心的语气,让两个男人同时止住了动作,以及应有的话语。房间里,再次陷入到一片诡异的安静中。不知多久,也许几分锺,也许十多分锺。杜锋首先打开沈默。

“从昨天一直守到现在,你也饿了吧,我去买点吃的。”

“嗯。”

就在杜锋转身要出来的时候,秦川也不知怎麽回事,身体自然地往後一退,然後快速的躲到旁边的楼道里。也幸好,杜锋去的方向相反,否则见到面,秦川还不知道用什麽语气和那个一直让他讨厌的男人说话。耳边听到男人小心关门的声音,然後,是匆匆远去的脚步。秦川直等到男人已经彻底离去後,才探出脑袋。然後,向门里走去。

这时的冷月,似乎感到有人靠近,因而疲惫地转过头,当她发现来人是秦川时,也未作惊讶。秦川能来,肯定是听到了消息,即使现在不来,晚上回到冷家也自然会发现状况。冷月也不打算隐瞒。

所以冷月对著他点点头,示意秦川和她出去。秦川也知道此时冷月必定有什麽话要和自己交代,於是,也跟著她无声地离开冷雪的病房。

医院的顶楼,有一个很大的平台。平常很少有人上来,因为这里的风很大。而且,知道这个隐秘场所的人也不多。更何况通向平台的门上还挂著一把锁,想当然没有钥匙的人想要到平台上去,更加是不可能。只是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这把锁根本就没有锁上,因而不需要钥匙。想去天台的人,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此时,冷月和秦川就站在那个风太大的平台上。呜呜的风声,将冷月乌黑的发吹得四处乱舞。冷月背对著秦川。淡淡地开始诉说。虽然,话语被强劲的风吹得支离破碎,但秦川还是知道了来龙去脉。

最後,冷月转向他说:“你能答应我好好爱她吗?”

秦川看著那个因为之前陷入回忆,而现在似乎有点脆弱的冷月。无意识地点了点头,仿佛冷月的所有要求,他都会答应似的。

看到他点头同意。冷月也未再说话。两个人又在天台上站了一会儿,才相继下楼。

夜晚的时候,秦川才处理好公事。回到医院时,冷雪已经又睡了。她本来是想等秦川来的,但是在冷月的压迫下,只得乖乖的闭上眼睛,睡觉。累了一天,冷月也困了。恰巧看秦川进来,就示意一起回去。经过一天一夜的忙碌,冷雪的病情已经很稳定,其实她也就是当时发作的时候,吓人点,平常好端端的,是和平常人无异的。现在呆在医院里面,也是做一些全面的检查而已,等到检查完毕,也就可以回家了。而且外面还有冷家的保镖守候,不会发生什麽大情况。冷月还得回去补一下觉,另外手头上,还有几件事等著她处理。

看著冷月脸上淡淡的倦色。秦川很是心疼,比起担心床上那个睡得香甜的冷雪,他更加关心眼前的这个似乎不会照顾自己的女人。

坐在车里的时候,秦川侧身看向冷月闭著眼的脸。细致的眉眼,小而翘的鼻,还有绯红的淡唇。也许,只有她睡著的时候,人们才能注意到她的属於女人的五官的美。微微的,冷月的头,竟朝他这边倒过来,或许是累到极点了吧,否则这个女人又怎麽可能做出如此的动作,她应该是讨厌自己的才对,更何况是这样的和自己的接触呢。

想到这,秦川也闭上了眼睛。和冷月头靠头,只是不知道到底最後睡著了没有。
到了冷家,冷月直接上楼,回自己的房间。

秦川则回他和冷雪的新房,也是原来冷雪住的那间房。那里,秦川从未来过。由冷家的老管家带著上楼,原来,冷雪的房间就挨著冷月的房门。意识到这一点,秦川莫名地高兴起来。刚才在车上,要下车时,他不得不推醒了冷月,如果让冷月自己醒来,发现她的头斜靠在他的肩上,他不知道冷月会不会误会他。当时,他也只好自己坐正身体,然後不轻不重地推了一下冷月。好在冷月也很快地醒来,并且可能是刚醒来,有些迷糊,她没有注意到当时两人之间的尴尬。

想到这,秦川又是一笑。吓得旁边的老管家一跳,将秦川领到门口,就急匆匆地下楼了。秦川也不介意老管家的失礼,自己径直入房。

环顾所谓的自己的新房,感觉良好。可能因为是新装修过的原因,房间里的布置,简洁优雅,而且温馨。淡蓝色的壁纸,窗帘,以及地毯,都泛著柔和色的光。其中,最突出的是床上大红色的喜被,红红的颜色,瞬间给室内增添了一份新婚的感觉。而就在很有喜庆的床的上方,白色的墙壁上,挂著的正是他和冷雪的结婚照。结婚照上的冷雪,美的惊人,也笑的灿烂。只是自己,好像淡淡的,没有多少表情。

秦川只看了一眼照片,就将视线移开。一边观察房间里的物品,一边从衣柜里拿出自己的衣服,看来管家什麽的已经将他的东西都安排好了。浴室里,他习惯用的东西,都一一的摆放著。

一边脱衣,一边将淋浴打开。花洒下,静静地闭上眼睛。回想早上在天台上冷月对自己说的话。原来,冷雪从小就有心脏病,从娘胎里带来的毛病,看了很多医生,都说没办法。等到医学发展到现在,有法子救了,只是已经错过了最後的时机。冷雪的体质,不再适合动刀子了,只能拖一时是一时。虽然,从外在看来,冷雪是一个健康的女人,但实际上,她已经病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