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蔷薇恋人 >

第5章

蔷薇恋人-第5章

小说: 蔷薇恋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似一无所知的冷雪,秦川的语调,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雪儿,好久不见了。”

他低著头,看向有点害羞却是美丽无比的女孩。

“秦大哥。”

冷雪不敢看向秦川。她的柔密睫毛,不安地轻颤著,目光低垂,两只手绞著裙边,一副不知所错的样子。冷雪是知道姐姐今天在她生日的宴会上,宣布她和秦川的婚事的。也是冷月告诉她,秦川通过了这几个月的测试,并且冷月已经和他以及秦川的叔父,讨论过他们的婚事,而秦川这几个月之所以没来看她,也是一直在忙於他们婚事的准备。所以,看到秦川,她有些不好意思,她想著原来秦大哥在背後做了这麽多事,就是为了娶她,那她也不应该去打扰秦大哥,免得对方觉得她烦,觉得她不懂事。

秦川不知道冷雪现在脑中的所想。不过,他现在也不在乎了。反正,刚才他和冷雪的婚事,已是当众宣布了,等於是贴板上钉钉了,再也不能反悔,除非他真的能找到打败冷月的办法。娶就娶吧,反正他也不吃亏。也许,在一起生活後。他会对那个精明强悍的女人,更加的了解,到时再给她致命的一击,不是更好吗。想清楚後,秦川释然而笑。对待冷雪的态度,也越发的比平常更加温柔体恤。

而此刻的冷月,正面对著秦川的二叔秦义,也是那个当初在她腹背受敌时给了她百分之一秦家股份的人。

“前辈能来,冷月荣幸之至。”

冷月颇敬重地向秦义颔首道。

秦义对此仍是大方的笑笑,语意中却含著一丝落寞。

“我今日来,也是想亲自和你说几句话。”

“前辈但说无妨,冷月洗耳恭听。”

“好。那我老头子就直说了。”

秦义看看她,又看看不远处你侬我侬的秦川和冷雪。再接著看回冷月的脸,才慎重地说道。
“冷雪是个好孩子,被你保护的很好。但说心里话,她有点不适合秦义。上次我虽未说,但是你我心里都明白。不过秦义,既然能够点头答应这门婚事,我也没有什麽好不放心。只是冷小姐你太过聪明,而我侄儿,又是一个不肯低头的主,只请你以後看在我和冷雪的面上,不要相互为难才好。”

冷月点点头。

“这是当然。前辈也请放心。等到秦先生真的迎娶我们雪儿的那一天,秦家和冷家便是一家了。大家怎还会相互为难,只怕是更加团结紧密。”

“冷小姐,既然已经这样说。我这糟老头子也不好再说什麽了。哈哈。那我就等著喝他们俩的喜酒了。”

“呵呵。前辈请放心,日子已经选好了。您不会等太久的。”

“那就好。那就好。”

秦义这才眉开眼笑的和冷月碰了碰杯子,一饮而尽。

作家的话:
爱,就是没有理由的心疼和不设前提的宽容。

PS:感谢默默看文的朋友!




结婚

秦川回到自己的别墅,已经是凌晨一点了。虽然,身体困乏的不行,但是脑中却无一丝睡意。回想今天在冷家的一切,简直像是在做梦一样。自从冷月接管了冷家後,他和冷月就一直不断地在竞争和较量。

然而,每次对峙时,秦川总莫名地焦躁,因为冷月的胸有成竹,因为冷月的一切在握的眼神。所以,秦川总是处於下风。今天也一样。明明他可以对这件婚事以及其中不对的地方,再琢磨一下的,但是在当时冷月步步紧逼的情况下,他倒一时忘了正常的思考,只得忍辱答应冷月的条件。

现在想来。是中了冷月的计。虽然,冷月手中握著那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但是,同样的,秦川也握有。她想收购秦氏,务必要有董事会的几个老头的联名同意书才可。刚才在冷雪的生日宴上,他没有多想。现在想来,正因为当时冷月咄咄逼人的态度,和当时一触即发的环境,秦川才漏算了这一最关键的一环,因而白白地受控於人。现在,即使悔不当初,也没有用了。在宴会上自己对冷月宣布的婚事的沈默,已经表明了,自己承认了这一事件,再反悔,还得找一个适当的理由。

再说,如果一定要结婚,其实冷雪却是最好的人选,因为冷家,一直是他最大的对手。如果,能够娶到冷雪,只会更好的控制冷家,百利而无以害。而且,冷雪本身的个性,就很温柔体贴,对自己也百依百顺,想让她做什麽,她一定会点头答应,而对自己的其他事也不会多过问。这样的贤惠妻子,真正是再好不过的人选了。

秦川这样想著,也暂时放下了心中对这份婚姻的疑虑和不满。接下来,如何让冷月吐出那些秦家的股份才是重中之重。

正在秦川思考的时候。门外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在这宁静的夜里,特别的清晰。然後,脚步声停在了门口,接著是有些迟疑的敲门声,轻轻地,仿佛怕惊醒什麽。

敲门声过後,仍未得到回答,原以为来人会走,但透过门板,还是传来了来人沙哑的声音。
 “少爷,睡了吗?”

是一直照顾他的老管家,不知他这麽晚过来,是有什麽事。秦川一边想,一边应道。
“没有。你进来吧。”

老管家转了转门把上的锁,只听“哢哒”一声轻响,门打开了,却是一室的黑暗。

有些不适应房间的黑暗。老管家眯了眯眼,定睛寻找秦家的大少爷,也是唯一的少爷。终於,在窗户前看到了那静静站立的身影。

窗户被打开到最大,柔软的白色窗纱,被风吹得上下翻飞,在那一片暗影中,少爷就那麽无声地站著,竟让他产生了少爷原来也是寂寞的想法。然而,还没等到他想太多。秦川低沈却显疲惫的声音,已经在耳边响起。

“管家这麽晚不休息,是有什麽事吗?”

老管家被这一声惊醒,也就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於是,忙不迭地将手中的信函递出,口中也同时说道。

“少爷,这是冷家刚刚派人送来的。本来,我想著少爷已经睡了,准备明天早上再给您。但是,想著万一这信函里面有什麽要紧的事,所以就赶著送来了。

 秦川意外地挑挑眉,这才转过身,从管家手里拿过那份信。冷月又是再玩什麽花样。秦川也有点好奇,原以为今天的事,已经到此为止,没想到还有後续。

“那麽,我就出去了。少爷,也早点休息吧。”
看著秦川将信件拿去,老管家恭敬地一弯身後,就退出了房间。

秦川待老管家出去後,径自来到窗前,将其中的一个床头灯拧开。一瞬间,淡淡的黄色光晕,便倾泻而出。秦川先先看了看白色的空无一字的信封,在确定冷月没有在信封上做文章後,就轻轻地沿著封线,将信撕开。

信里面只有一份文件和一张很小的纸条。文件是所有董事会的成员同意冷家收购King的签名同意书。纸条上面是冷月独有的清冷笔记。

“合同在此,随意处置。婚礼後一年,King的股份将全部转让。”

看著那有些冷酷无情的字迹,秦川竟然莫名地笑了笑。早就知道冷月的能耐,刚才还怀疑冷月在宴会上的要挟是假。现在,文件已在手,才知道冷月确确实实抓住了自己的软肋,而自己还傻傻的以为自己仅是被对方的假威胁吓住。却不曾想到,原来人家是真正的大权在手,是真正的威胁自己,而不是简单的恐吓。

秦川看著那张仅有两句话的字条,心里竟有些微微的不明所以的酸楚。不再细想,秦川将文件随意地丢到床头。却将那张冷月亲手写的字条小心翼翼地锁到床头最下面一层的柜子里。然後翻身上床,脱衣睡觉。

梦里,没有冷雪的倾国之姿。只有,冷月清淡冷漠的神情,定定的,让自己的心口一阵灼热。待要上前去捉住对方的衣袖时,冷月却早已转身,拂袖而去,只留下自己站在原地,想动却动不了。

全身一阵冷意,秦川猛然从床上坐起。窗外,一片薄纱似的月光,正冷冷地洒在床上。对面的墙上,还时不时映有被风吹得沙沙作响的树枝的斑驳暗影。

现在,应该仍是安静到接近死亡的黑夜。秦川就这麽突兀的醒来,又突兀地呆愣在床上。冥冥之中,似乎有些不同了。秦川知道。但是他不想去深究。因为,他知道,一旦深究。那麽,现在的所有一切就会被打破。而自己也就真正的输了。秦川不想输,他这一辈子,还没真正输过,即使现在和冷月的对手戏中,他还处於弱势,但是他明白,一切都只是暂时的。他还有很多时间和她一试高下。

秦川就这麽闭上眼睛想著,然後再一次躺倒,睡觉。虽然,後半夜,仍是介於醒和未醒之间。

那一夜之後,秦川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日子里。只不过,唯一的不同是,自冷月给他送过那份文件後,关於King的好些业务,冷家再也不同以前那样跟著抢了。原来一直争锋相对的对方,像是突然的偃旗息鼓,一点动静都没有了。或者,有动静,也和自己的丝毫不相干。这样刻意的井水不犯河水,让秦川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

就像是这一切突然的好处,都是因为他答应和冷雪结婚,才被附加的那样。好比这个月几个本该不能做到的单子,到了最後,对方竟然应允了他压的很低的价,这是他自己都想不到的。这些都会让他忍不住狠狠地怀疑,是不是冷月动了手脚,并且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帮了他。所以,当秘书刚才又兴冲冲地跑到他跟前告诉他,他们又多成交了一个大生意时,秦川的脸上并没有欣喜的表情。只是抿著唇,淡淡的从秘书手中接过那份对方刚签署的合同。相比秘书的一扫之前几个月的阴霾,而换成现在的一脸开心而言,秦川面对这些突如其来的好事,却不知道该以哪种心情对待。

如果说是纯粹的厌恶,也谈不上,毕竟如果光是因为冷月的原因,对方也不可能跟自己合作,自己毕竟在这些项目上花了很多心血。对方也不可能是一群没头脑的白痴,单听冷月的摆布而损失这些能够给自己带来巨大利益的生意。

虽然这样想,但秦川还是会忍不住的认为,协议的达成,肯定也有对方的功劳。一旦想到冷月可能插手了这件事,秦川的心里就像被扎了一根刺,吐也吐不掉,咽也咽不下。

最後,秦川还是甩了甩脑袋,不让自己再想这些没有意义的问题。拿起今早秘书送来的第二件东西。秦川又陷入了另一件事的思考。

这是冷月第二次写给他的信了。上次的信封里面。装著的是全体董事会成员签名的收购同意书,和一张没有多少感情,纯属交代交易环节的字条。这次送来的则是单一的一张字条。上面还是冷月那清冷的字迹。

“结婚日子定在下个月初八。其他婚礼事项由你自由安排。若有事项不明,可以和我的管家直接联系。”

连署名都未留的字条,自己一上午反反复复看了多次。不容拒绝的口吻。冷硬的态度。一切都很符合冷月的作风。可惜,秦川现在竟没有想和她作对的念头,仿佛上次在冷家的那一次,已经彻底战败了似的。最近,他烦恼的已经不是怎样和冷月斗下去。而是,另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困扰著他,让他备受折磨。

伸手按向桌前的电话,几声之後,传来了门外秘书的声音。淡淡的吩咐几句之後,秦川才疲惫地向後倒去,瞪著上方精致简约的天花板。秦川想著接下来的婚礼,又是一阵头疼。好在刚才自己已经将这个麻烦,丢给了外面的秘书。一切就由他去烦恼去吧。就这样,一个月过去後,终於迎来了秦川和冷雪的婚礼,也是全城最大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婚礼。

说来好笑,这场婚礼的一切都在自己秘书和冷家的管家安排下,而他和冷月对於婚礼的细节通通不过问。只是婚礼当天按照各自的安排,演好这出戏而已。相比较他和冷月的冷淡,身为新娘的冷雪,却是很兴奋,新娘幸福娇羞的表情,也很能感染到身边的人。

就像此时,在这个全城最大的教堂里面,冷雪正慢慢地被冷月牵手引导走向秦川。冷雪的脸上混杂著紧张不安,还有一丝期待的表情,而冷月的神情,依旧是淡淡的,但也许是被冷雪的幸福感动了的缘故,秦川还是注意到了冷月嘴角边不小心泄露出的温柔笑意。

看她们一步步走到他的面前时,秦川有一刹那感觉,冷月才是那个他接下来将牵手一生的新娘。当然,这样的胡乱想法,在自己的手,被冷雪的手覆上时,就被冷酷地打断了。

他看向他和冷雪交握的手心,又听到那个冷漠的人,在所有人面前,说道:“我把我的妹妹,冷雪,交给你了。希望你好好照顾。”

秦川这才抬头看向冷月。看向冷月瞳孔中自己没有表情的脸缩影,淡淡应道:“我会的。”

然後,冷月无比慎重地看向他,似乎是确认他所讲的话中有几分可信度。可能是十几秒,也可能是几分锺,冷月才微微向他点点了头。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