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一碗玉米粥 >

第9章

一碗玉米粥-第9章

小说: 一碗玉米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孟彦隋不知想到了什么,勾起嘴角,笑意直达眼底。孙湘媛看在眼里,一时甚感欣慰,自从小儿子住院以来,她没有一天不担心他的身体的。一时又满心愁绪,彦隋眼看着就三十了,结婚生子的想法实在渺茫,而且现在又是这么个身体,难道以后就单身一人过一辈子吗,让她如何不犯愁呢。

手机铃响的时候,两位小朋友已经被妈妈们赶去睡觉了。

“喂?是孟彦隋吗?”

“······”

“喂?”姚青又喂了一声,怎么不说话,难道打错了,不可能啊。

“是我。”

“我是姚青。”

“······”

“何洋说你早上专门打了电话来,事情他都已经告诉我了。”

“······”

“为了我的事情给你添了很多麻烦,真是不好意思。我就是想好好谢谢你。”

“······”

“喂?”

“身上的伤好了吗?”

“啊?哦,好了,本来也没有大碍。”

“笔记本有没有摔坏,现在人已经查出来了,坏了的话可以索赔。”

“没有坏,好好的。听何洋说小偷还是学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处理。”

“你想怎么处理?”

“问我?”

“这件案子已经转到了治安科,如果不追究的话最多就教育教育,交点罚金。”

“罚款是应该的吧,毕竟偷人东西不说把人关起来实在不应该,不过只要以后不要发生类似的事情就行,我想也没必要为难人家,毕竟还是个学生。”

“也好,我也是这么想的。”

“哦。”

“刚才说要谢我?”

“是,谢谢你的帮忙,我······”

“想怎么谢?”

“啊?”姚青被问得一愣,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

孟彦隋薄唇微弯,心情颇好的模样。抬头看了面前已经紧盯着自己看了好久的几人一眼,站起身来,上了楼。

有情况,孙湘媛敏锐地发现。

孟彦耘一头雾水。

孟彦炳微一思索,点头应和。

孟彦隋进了书房,放松身体坐进沙发椅里,手指轻点桌面。《|Zei8。Com电子书》

“胃不舒服?是不是因为前两天我的事情熬了夜的关系啊?真的不好意思。”姚青一阵内疚。

孟彦隋并不做回答,只说:“工作太多,想不起吃饭。”不知道孙湘媛女士要是听到这话会作何感想。

怪不得胃会有问题,姚青如是想,“你这样久了还会出大毛病的,胃得好好保护才行。”

“饿过头了,就都吃不下,不过有时候会想吃一点玉米粥。”

这样啊,想吃东西就好,那就吃啊。

“家里阿姨做的不好吃。”

······

这天晚上,姚青翻来覆去地到了很晚才睡着。

第二天早上,孟家餐桌上,孟昭华面上冷冷的在看报纸。孟彦隋洗漱好了下楼,坐下来吃早点,“爸,早。”

“嗯。”孟昭华淡淡应了声。孟彦隋丝毫不以为忤。首长大人,架子总是要端得久一点的。

“妈,早。”

“胃有没有好一点?今天你就在家休息一天,别去公司了。少你一天公司也出不了事。”

“好。”孟彦隋随口就答应了,真是难得。“明天让阿姨熬点玉米粥吧,忽然很想吃。”孟彦隋说着把一张纸推到孙湘媛面前,“这是秘籍。”

秘籍?哪里来的秘籍?孙湘媛拿起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两行字:玉米粥秘籍,米粥熬到十分烂,把甜玉米粒和山药放在屉上蒸,加进玉米面调成的糊勾芡。开了以后,转小火闷。

这是孟彦隋的手写简单版,姚青昨晚上传来的简讯内容是这样的:我先把我的玉米粥制作方法告诉你:选上好的甜玉米,紫山药,玉米面要带点皮的最好,有营养,适合你。米粥熬到十分烂,这个没什么技巧的。把甜玉米粒和山药放在屉上蒸,不要蒸烂,太烂一下锅就散了,最好是两边一起进行,这样玉米粒和山药蒸好就可以马上下锅,否则冷久了芯子里容易硬掉,影响口感。最后转成大火,粥面要翻大花,加进玉米面调成的糊勾芡,最好一点一点加,这样不容易结块。开了以后,再转小火闷一下就行了。我这个是营养加强版,很适合你。这个很容易的,让你家阿姨多做几次就做得好了。至于你说要我做私人厨师的事情,我也不是什么专业厨师,而且还是学生,要以学业为主的,恐怕无法照料好你的三餐。

看着手里的秘籍,有情况,孙湘媛预感,绝对有情况!

原来的高三班要搞聚会,姚青想到吃散伙饭时的情形仍暗自发窘,便借口不舒服没有去。哪知道到了下午刘何洋竟带着一帮人提着几包水果来探病来了。

“姚青,听刘何洋说你病了,我们几个来看看你。”连老班长肖宇都来了。以前出于各种原因他老不爱搭理姚青了,上了一年大学以后,前事仿佛都成了浮云,果然上大学很能锻炼人的性格吗?

姚青心里发愧,赶紧招呼大家到屋里坐下,“天气这么热,我给你们做几个水果拼盘吧。”

厨房里。

“你干嘛带他们来呀?”

“是那个肖宇非要来的,以前他不是挺会拿劲的吗,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呀。诶中午吃饭的时侯听同学说他现在在学校里是风云人物,混的很不错。”

“他本来就很厉害啊。”

“有人夸他两句,看把他得瑟的。”

果盘端上来,众人齐呼好漂亮,“姚青这是你做的啊?好漂亮,你动作好快啊。”

西瓜切成块,拼成一个个蛋糕座,上面再拼些葡萄,香蕉,桃子,远看就像一个个生日蛋糕,俏皮又可爱。

刘何洋的得意劲又上来了,把姚青和季云初比赛的事情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遍,还有什么救了大总裁啊拿奖学金啊什么的,果真是嘴上没把门的,逮什么说什么。

临走送同学下楼,姚青不禁要埋怨刘何洋:又吹牛。

刘何洋揽着姚青的肩咬耳朵:“我是活跃一下气氛,另外气气那个肖宇,看他一副想炫耀的表情我就倒胃口。”

走在前面的女同学转身正好看到两人亲密地咬耳朵。

“你们两怎么还那么好啊,不会是玩BL吧。”

“BL是什么玩意?”刘何洋故意装作不解。

“BL你们都不知道?好吧,今天我就好心地给你两科普一下。BL就是BALA BALA BALA ,知道了吧。”

“哇哈哈,青儿,她说咱们两是那种关系。”刘何洋说着一把抱起姚青,冲白皙的脸蛋子上就是吧唧一口。

几个女生看得哇哇叫唤。只有肖宇黑着脸,刘何洋觉得他的眼神好有内容,嘿嘿,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龌蹉心思,老子妒忌死你。

姚青脸红了,一脚踢在他屁股上,“哎呦喂,我的好青儿,你好狠的心。”

众人一阵大笑。

天气炎热,姚青除了做完店里的事情,有时候也会练练菜,要么就研究电脑。两个月的时间里,和孟彦隋没有再联系过,姚青想那天的提议也可能只是他一时想出来的,说说就算了,因此也便不再放在心上。

和刘何洋一起返校,在车站地铁里就分了手。姚青拉着个箱子,还没到校门口,就看到一辆军用吉普很拉风地停在路边,看到姚青,从车上下来一个穿军装的人,姚青见过,正是孟昭华的秘书沈文。

十三章

作为首长多年的贴身秘书,沈文见识过大大小小各类长官,各色人物,要说很是练就了一些察言观色的本领,一点也不为过。至于首长家里的情况,久了又岂有不清楚底细的道理。比如大前年,首长发了一次天大的火,要和小儿子断绝父子关系,是因为孟彦隋的性取向问题;又比如大儿子孟彦炳和长媳张莹茵的夫妻关系,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和谐,两人都很忙,很多时候到了周末是他到学校把孟嘉乐接到大院这边来。至于孟夫人已经好几次让他询问姚青同学有没有返校,理由是想当面谢谢他教会家里阿姨煮玉米粥这件事,沈文直觉其中一定另有原因,且大有乾坤,但是做到知道也是不知道,把嘴巴闭严才是能把工作做好的要诀。

看到沈文姚青心底反射性地就生出了一个声音:坏了,孟彦隋是不是又厌食了?

果然。孟彦隋这几日胃口奇坏,每天只是早上去公司点卯,偶尔开个部署会议,中午早早地就回来了,睡上一会儿,晚上也不是很想吃东西。

“打你们寝室的电话,说你今天中午大概能到。”看姚青蹙着眉,沈文稍作解释,“不好意思,还要劳烦你一次。”

吉普车拐进军区大院,门前有人荷枪立岗,威武庄严,进到内里,路两旁绿树成荫,小楼林立。

这里就是首长们住的地方了。

车才刚在楼下停好,阿姨就把门打开了。

下午两点多,孟彦隋醒了,发现还是有些鼻塞,睡前喝了一碗生姜水拌小柴胡,味道辛辣,效果也不是很明显。中午吃得少,现在肚子是有些饿了,但是嘴里淡的很,没什么吃东西的欲望。到浴室冲了个澡,这才下楼来。

厨房有香味,但是阿姨正在客厅做打扫。孟彦隋有些无奈,他母亲这两日见他热感冒胃口不好,阿姨做的饭不喜欢吃,就自己动手做菜。孟彦隋就是再没胃口,母亲大人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孙湘媛还照着秘籍做了两回玉米粥,味道自然不是很好,不禁感慨说:“好久不做菜,我的厨艺都退化了,想当年你爸就是吃中我烧的菜才追的我。”

“我妈又在熬粥了?”孟彦隋说着话躺进沙发里,一手撸撸未干的头发。

“夫人吃过中饭有事早早就出去了,厨房里是沈秘书请来的小厨师,还有乐乐的小舅舅,刚到没多久。”

谁?孟彦隋撸头发的手一顿,站起身来,慢慢踱到厨房门口。如果孟彦隋的眼睛像摄像机一样有回放功能的话,那我们后来看到的情景就是这样的:姚青系着阿姨的花格子滚边半截围裙,手持通柄汤勺,正在搅拌煲里的粥。一头刚剪的短短的头发,正垂着眼帘,很认真的模样。听到门口有动静,自然地转过身来,看见来人,很有礼貌地笑了。“睡醒啦,马上就好了,你这小朋友的手艺真不是盖的,怪不得有人要绑他。”这个过程中有三个特写镜头。特写镜头一:腿。还是九月天,比较炎热,又来的匆忙了一点,姚青身上还是从家出门时穿的短袖短裤,被围裙一遮,只看得见直溜溜的两条小腿。特写镜头二:脖子。一根黑色的手机链绕过白白的脖子,下面吊着一个崭新的手机。特写镜头三:张照原的两只手。一手一个小包子,一个塞到自己嘴里,一个递到姚青嘴边。姚青就着他的手低头咬了一口。

张照原把一碟包子端到餐桌,才刚放下,已经捏了一个在手里,一边招呼孟彦隋“味道真不错,赶紧的。”

张照原吃的看着就让人觉得香,但是孟彦隋丝毫不为所动。

“你怎么在这?”

“伯母说你不舒服,我正好下午休息就过来看看你。”

“我妈什么时候变得喜欢给你打电话了?”

“你说为甚么啊,我不相信你不知道,你周边的人凡是和里面那个有过接触的都被你妈刺探过了。”

“什么意思?”

“你就装吧。”

甜包子,白粥配猪肉脯,酸辣豇豆,椒丁炒蛋,雪菜蒸豆腐,姚青做的全是开胃的小菜。

孟彦隋吃了一额头的细汗。

“因为怕时间来不及,面就用了酵母粉。如果是自然发酵的话,可能还会好一点。”姚青看着两人,笑笑地说。

“已经非常好了,我不挑嘴的,不像某些人。”

“又不是做给你吃。”

“最好就做给你一个人吃,给你做私人厨师好了。”

“私人厨师的事情我要求过,但是厨师本人不同意。”孟彦隋吃好了,抽纸巾擦嘴,说的很随意。

“原来是这样,姚青啊,人家曾经顶着胃痛的折磨一夜不吃不喝地找你,就提这么点要求,你都不答应?”

姚青被张照原问的有些窘迫。是啊,自己还说要好好谢人家的呢。

“可是我要上课啊?”

“那就晚上,周末过来,不就行了。”

“可是······”

“嫌远?彦隋在各处都有房子,要不在你学校附近买一栋楼好了。每天让他车接车送,他有的是车子和司机。怕人多不方便?有你这个专门厨师照顾,伯母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彦隋搬出去好了,他以前也是自己住的。怕待遇不好?放心好了,绝对比你做家教啊什么的强一百倍。作为一个有厌食症病史的人来说,能有一个称心如意的私人厨师那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啊······没意见了是吧,那这事就这么定了。”

私人厨师这件事就这样在姚青不是很情愿的情况下一锤定音了。

“到了,谢谢你送我。”姚青说着就要开门下车。

“等一下,还有一件事情。”

“什么事?”

“你做菜的时候喜欢一边做一边吃东西的吗?”

“没有。”姚青赶紧解释,“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