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一碗玉米粥 >

第5章

一碗玉米粥-第5章

小说: 一碗玉米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约旱男那椋枚苑街酢?梢η嗄兀稍谏撤⑸洗蜓叮拇⒛亍

今天怎么想起哥们了?干嘛呢?刘何洋回道。

和同学唱歌呢。我想买台笔电的,你什么时候有空陪我去吧,你不是挺在行的吗?

做兼职钱攒够了啊?

这一段都没做兼职了,之前的那个兼职我辞了

那哪来的钱,跟你爸要的啊

不是,说来话长,见面说。

行,我也有好事和你说呢。明天我找你

“哈哈,我又胡啦,杠上开花。掏钱啦掏钱啦。”赵亮说着把牌一推,那个得意。

“我说你这孩子就不能让让女同志啊,你也太没有绅士风度了。”程风正说着话呢,哎呦喂大叫了一声,是被张尔勉狠狠捶了一记,“都怪你瞎指挥,会不会玩啊你。不玩了,不玩啦,老输没意思。”

“唱歌,唱歌。”女生们嚷着跑去点歌了

不知道谁点了一首纤夫的爱,大家笑着推攘程风和张尔勉唱,两人接过话筒,一边摆开架势,边唱边拉起了纤绳,显然不是第一次配合了。把一行人笑得人仰马翻

“只等日头它落西山沟啊,让你亲个够~~~~~~”两人唱着还玩起了借位亲亲,引得赵亮易修铬连吹口哨

几人轮番又唱了几首歌,赵亮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众人大呼同意,于是八人把沙发围成一个圈,男女生插花坐好,把剩下的酒分别倒进纸杯子里放在中间的茶几上

“老规矩数7。每人一个数,逢七的倍数和个位带七的数不能数出声来,要拍一下手。出错为输,真心话大冒险二选一,由上家来指定题目。不同意者有一次放弃的机会,饮酒一杯。”

游戏从赵亮开始。1;2;3;4;5;6,到易修铬的时候,拍了一下手。李怡娴接着数8。愈数愈快,到28的时候王静数出了声,被众人大叫着抓住了

“我选真心话。”王静看着姚青有些矜持地笑着说。

王静上家正是姚青,不过你要是以为他会问什么你的梦中情人是谁的这样的问题的话,那肯定要大失所望了

“你通常用哪只手哪个指头挖鼻孔?”这问题问的王静脸一下黑了,男生们哈哈大笑。张尔勉暗想:这人果然不懂怜香惜玉,还好当时没让我追上。

王静选择放弃,拿起杯子,一口喝了

游戏继续,从王静开始数,数到42的时候易修铬卡住了。易修铬选了大冒险。王静出题:站到沙发上用舌头舔自己的肘部。易修铬站在沙发上左蹦右跳,腾挪跌宕地折腾,这厮绝对是故意的,等大家都笑够才认输,最后罚酒一杯

接下来由于大家都熟练了,数越数越大,真心话和大冒险也越来越有挑战性。男生被抓都选大冒险。赵亮被抓住,张尔勉让他到包间门口拿个大顶。李怡娴让程风到窗户前对楼下马路行人大喊:“台湾回归啦,台湾回归啦,快看央视一套。”姚青被任慧玲要求KISS现场任何一人,嘴对嘴的那种。姚青无奈之下只好选择喝酒。“哥哥,你就别喝了吧,我的烈焰红唇给你亲。”赵亮大义凛然地说,引得众人一阵狂笑

女生则选择真心话。张尔勉被赵亮问:你曾经意淫过在座的哪一位,当然也可以包括女生。刚问完就被程风和张尔勉联合狠k了满头包。张尔勉看了眼姚青,这厮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能喝酒,脸有点红,也正盯着她看呢,又看了看程风,最后拿起一个杯子把酒喝了。李怡娴被抓住以后,说了到目前为止她最糗的事:中考时临进考场突然想上厕所,一着急跑错了进了男厕,当时一个男生正在小解,正好看见他的小弟弟。还有什么初吻之时间地点啦,总之越问越离谱

又是一圈,这次数到98的时候姚青又卡住了

姚青还是选大冒险,双手合十,向任慧玲作揖求饶:“姐姐,你是我亲姐姐。”果然喝了酒就是不一样了啊,连嘴都变甜了。平时姚青和女生都有点不苟言笑呢。

任慧玲出的题目是:到大门外,跟看见的第一个打电话的人唱一首儿歌,并指定王静跟拍做为监督。实际上是在为王静制造一个单独和姚青相处的机会。

王静笑眯眯地把摄像打开,从镜头里对姚青说:“走吧。”姚青对着镜头,面无表情地做了个大鬼脸,转身往外走,王静冲任慧玲眨眨眼跟上。两人刚出包间,张尔勉就招呼大家收拾东西,结账走人。已经十点多了,再不回宿舍要关门了

一行人出了避风塘。左手边就是环宇大厦一楼大厅的正门。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站在打开的一辆车门前,准备上车的样子。旁边就站着姚青,姚青后面站着王静,正举着手机呢



“咦,这么巧。”程风讶异道。

“谁啊,那人你认知啊?”赵亮问

“就是给咱们走后门的那个中锐地产的总裁,叫孟什么的。”

“是吗,长得倒是蛮帅的。”

“清瘦型的。”

“个子蛮高的。”

“还很有钱诶,是总裁呢。”

三女生评价完毕。三男生一脸你们女人真肤浅的表情。

“他怎么在这儿呢?”程风疑惑。

姚青也是这么想的,孟彦隋怎么在这呢

他两人刚出门,就看见一个西装男从环宇大门走出来,一边打着电话

“姚青,上,上啊。”王静催促。

司机已经将门打开了,眼看那人就要上车了

等一下,姚青后知后觉,原来自己已经喊出声了

孟彦隋转过身,两人都是一愣

这是什么情况?面前的男孩,脸上红红的,睁着惊讶的眼睛,身后站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对着自己举着手机,摄像头亮着,显然正开着

“你不是孟彦隋吗?怎么在这?”姚青问的有些傻傻的

孟彦隋听了这话倒觉得很有意思,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直呼他的全名了。他转身对司机摆了摆手,示意先等着。随手把手机装进裤子口袋,“我的办公室就在这座大厦的顶楼,所以基本上每天都会在这出现。”孟彦隋对着面前显然是喝了酒的人解释,手就势插在裤子口袋里,一副有何贵干的询问姿态

“这样啊。我们找你有事来着。”姚青说着指了指身边的王静,“也不是专门找你的啦,我们在做游戏来着,我要找出门看见的第一个打电话的人,然后唱歌给他听。手机摄像是证据。”

呵,原来是这样,那后面那个女孩应该是他的同学,或者,女朋友?

王静举着手机从镜头里看着面前的男人,没想到这两人居然认识。这男人随意地站在那,散发着一种严峻但又十分优雅的气场,一看就知道绝对不是寻常的小老百姓。

姚青现在才来纠结要唱什么歌,姓任的那个女人好像要他唱儿歌来着。现在这种场面如果在正常情况下姚青一定是觉得很囧的,要是在完全不认识的人面前反而好了,他这样莫名其妙的行为自己也觉得难为情。可是现在,他觉得头有点晕,脸上发热,完全顾不上什么尴尬,只想快点结束眼前的局面。姚青记得以前来他家早点铺子吃早点的一个小小女生经常爱唱一首歌,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快点开开,我要进来······不开不开我不开,妈妈没回来·····”

姚青一直望着孟彦隋衬衫上的一颗扣子,只觉脸上越发地热,唱完赶紧对着孟彦隋一鞠躬:“给你添麻烦了,孟彦隋大人。”

噗~王静没忍住笑出声来

孟彦隋浑身放松地靠在柔软的皮质座椅里。今天又忙得有些晚了,胃里有一点不舒服,真的只是一点点。刚才下楼的时候孙湘媛女士的催促电话又响了,每天都要打几遍,比闹钟还准。闭着眼睛,手按在胃上,轻轻地揉着

司机李大树从镜子里望了一眼老板,把车里存放的小点心递了过去。孟彦隋摆摆手,仍闭目养神。李大树尽量把车子开得平稳,比较累的情况下老板可能是要小睡一下的。一路安静。

车子拐进军区大院的时候,孟彦隋忽然问

“老张,你家的孩子今年多大了?”

“啊?哦,有18了。”张大树有些奇怪,孟彦隋平时很严肃,极少和下属聊这类话题。

“是男孩子吧?”

“是啊。”

“是不是想法很奇特,有的时候做的事挺莫名其妙的。”

“呵呵,是啊。现在的年轻人说的话,爱玩的东西,做出来的事情啊都是古灵精怪的,像我这个年纪的,是弄不懂他们是怎么想的。用我儿子的话说,代沟太深了。”

张大树也弄不懂今天的孟彦隋是怎么想的,居然和他拉起了家常。他往后视镜里瞄了一眼,老板侧着脸望着车窗外,眉头轻触,可嘴角那里好像若有似无地弯了一下,光线太暗,看不清楚。

第七章

姚青早上起来头还是有点晕。难得赵亮易修铬程风起的都比他早,三人个个顶着个鸟窝挤在电脑前;正诡异地笑呢

“干什么呢,你们几个?”

没人理他

姚青也凑上去,影音风暴里正放着他昨晚上的演唱现场呢

“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我们备用网址:≯

“王静不去做摄影师真是废料了,看拍得多清晰,面对这种场面,手完全都不会抖一下。表情抓得多及时,看这位孟大人的表情,看到没有,姚青,你是让人家有多困惑啊,哈哈。”赵亮故意在孟大人几个字上加重音调,几个人显然看了不止一遍了

三个人拍桌子大笑,姚青一脸黑线。

快要期末考试了,姚青吃完早饭,就转到图书馆看书了

中午困得紧就势趴在桌子上睡了一会

睡得正香呢,忽然有人拍他的头。睁眼一看,原来是有一个多月不见的刘何洋。

“嘿嘿。”刘何洋笑得姚青莫名其妙

“你没事吧,怎么笑得那么贱啊。”

“好事。”刘何洋说完用大拇指掰了掰门牙,这是他情不自禁时的小动作,“刚从你寝室来,看了你的现场演唱会,唱的蛮好的。”

“够了啊,你可别提这事了。”唉,姚青那个郁闷啊,“说吧,什么好事,不会是交女朋友了吧。”

刘何洋一阵得意的笑。他上学期运动会的时候喜欢上了文学系的一个叫尤咏的女孩子,据说长的非常漂亮。不过人家条件相当不错,对他并没有什么意思。

“不是对你没意思吗?”

“嘿嘿,山人自有妙招。”说着刘何洋给姚青捶了捶肩膀,捏了捏脖子。

“行啦,再捏就断了。无事你就献殷勤吧。”

“她吧晚上请我吃饭。不过吧,青儿,青青,我的好青青,哥们的幸福这次真的就要靠你了。”刘何洋双手握住姚青的手,上下左右三百六十度地一阵甩动。

刘何洋他们的学校比起J大自然在各方面是都要次一些的,但是学生的社团活动异常活跃。他们学校有一个很有名气的社团:美食摄影与烹饪协会。还有一些学生就是专门为了这个社团来他们学校读书的。尤咏就是这个社团的,刘何洋为了追她也加了进来。因为以前老看姚青研究菜谱,又经常去免费试菜什么的,耳濡目染的也能胡诌一些跟烹饪有关的有的没的,这才和尤咏有了一些共同话题,慢慢熟悉了起来。现在他们社团想在学期末搞一次美食烹饪大赛,尤咏也报名参加了,可是她当初参加这个协会完全就是因为社团展出的那些食物的精美造型,对于烹饪几乎一窍不通。刘何洋灵机一动,就把姚青供了出来,把姚青的厨艺吹得是天上有地下无的。尤咏就央求刘何洋介绍她拜师学艺。美人开口,把刘何洋美得冒泡,哪有不答应的

姚青直觉就想拒绝。可哪里能耐得住刘何洋的苦苦哀求

刘何洋搞定了姚青,安心地回402和赵亮他们玩游戏去了

五点多,两人到了刘何洋学校外不远的一个公寓。在来的路上,姚青把自己这段时间的事情跟刘何洋说了说。姚青的厨艺刘何洋是早就心里有谱的,现在更是觉得爱情离自己不远了。尤咏如果因为姚青的指点能在比赛里取得成绩,自己就成了功臣。况且拜师学艺哪是一天两天一次两次的事情,到时候就能经常过来。一来二去,嘿嘿

尤咏不住宿舍,是在外面租的房子

“久仰大名了姚青同学。”尤咏穿一身粉色的家居服,露出两条白白的小腿,扎一个包包头,说话的时候俏皮一笑,露出一对小酒窝

“你好。”果然是很漂亮的女生啊。

刘何洋暗地里对着姚青得意地挤眉弄眼,可惜这副灿烂的表情只维持到了客厅。这是一间很可爱的客厅,苹果绿的组合沙发,造型各异的抱枕,透明的玻璃杯里装着清香的绿茶,正捧在一双又长又白的手里。沙发上正坐着一个男生,准确地说是靠着一个男生,胳膊恰到好处地搭在扶手上,模样随意熟稔,虽不能说帅的惊天地泣鬼神吧,但绝对是让人一见难忘的脸。看到来人,季云初只是淡淡地抬了一下眼皮

季云初刘何洋如何能不认得,他正是美食摄影与烹饪协会的现任会长,虽然他很少去活动室露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