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一碗玉米粥 >

第42章

一碗玉米粥-第42章

小说: 一碗玉米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帘,烧起来的脸蛋,又去吻敏感的耳垂。

即使在一起该做的都做了,但是现在这样的状况,姚青还是羞得不行,只能紧紧将人抱住。

“孟彦隋?”

“嗯?”孟彦隋支着头,侧躺在姚青身边,一手去理姚青额头有些汗意的头发。

“其实你是什么样的人?会不会其实我看到的你和你真实的模样不一样啊?”姚青望着孟彦隋的眼睛,“刚才看你工作的时候好严肃。”

“傻瓜!”

不管我是什么样的,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都是最真实的。

晚饭孟彦隋动手做了意面。

吃完饭,姚青到小放映厅挑碟儿。自从和孟彦隋在一起以后,姚青的观影风格明显一路跟着变。

最后还是挑了孟彦隋最喜欢的亨弗莱鲍嘉,上次看到半截的马耳他之鹰,重头再看一遍好了。

“想吃什么?”孟彦隋在厨房那边大声问。

“橙子。”姚青在这边大声回。

姚青枕在孟彦隋腿上,一边吃一边看。

中间上了一趟洗手间,顺手把澡洗了。出来到厨房给孟彦隋倒了杯蜂蜜水。回来把遥控拿过来,往回倒了二十分钟,枕到孟彦隋腿上接着看。

“晚上还要不要吃点什么?”

“好。”

冰箱里有备着的一小碗肉馅,待会包一点馄饨好了。

“侦探到底是正派还是反派?”

“这就是导演的厉害之处。有了前面这些对比,后面的陈词才会激荡人心。”

“早知道不问了。”

“怎么了?”

“已经知道了,待会看的时候就没那么激荡了啊。”

十点钟,姚青到厨房给孟彦隋做小馄饨。

十点半,两人到网上一起查旅游攻略。怎么坐的?老规矩,姚青在前,孟彦隋在后,将姚青抱在怀里。

“太晚了,睡吧。”

“明天一起回大院那边去吧。妈一直想要你去吃个饭呢。”孙湘媛早就催着让儿子带姚青回去正式地吃个饭了。

“……”

“怕什么呢?”

“谁怕了。”

“那就这么定了。”

“嗯。”

“把电脑关了吧。我去洗澡。”

姚青趴在电脑前面,心里有点乱七八糟的。随手在孟彦隋的文件夹里,翻了翻。都是一些公司的文件。

忽然看到一个叫love的文件夹,嗯?随手点开,里面全是视频文件,各个表上日期,最前头的一个是前年的九月份,是什么啊,能不能看啊,不会是什么GV吧。

孟彦隋洗完了澡,出来姚青也没在床上。拿着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回到书房,人呆坐在电脑前一动不动的,屏幕播放器里正放着一段视频,正是姚青那天过生日的情景,是有人透过大玻璃门,从外面拍的,里面的灯已经关了,只有蜡烛的亮光,能清晰地听到里面人拍手唱生日歌的声音。镜头前是一片茫茫大雪。

孟彦隋走过去,将椅子连带姚青一起转过来。姚青眼圈都已经红了,伸手抱住孟彦隋的脖子。

渐渐的脖子那块就湿了。孟彦隋心疼了。

“傻瓜,又伤什么心,现在不是每天都在一起了吗。”

那时候孟彦隋看到了视频肯定也很难过的。

“孟彦隋,我还没跟你说过。”

“什么?”

“我爱你!”

“宝,我也爱你。”

58、番外之蜜月 。。。

孟彦隋还没有睁开眼,伸手往旁边一搂,空的?

坐起来,套房的几面玻璃墙都已经被打开了,微微的海风吹着白色的墙帘,入目四周便是一望无际的蓝的实在不像样的海。忽然一阵脚步声,姚青从岸边顺着长长的木头栈道一路跑过来,眼里闪着兴奋的光。

“相机呢?”跑进来对着旅行包就是一通乱翻。翻出了相机又要跑出去,被孟彦隋一把拦腰搂住。

“大早上的慌什么呢?”人都醒了怎么没看见一样。

“哎呀,我要拍一只水鸟,一会没了。快点,放开,放开!”姚青急得拍腰上的手。

孟彦隋笑着放了手,姚青一溜身跑了。

孟彦隋洗漱好了走出房间,远远地看见姚青在岸上专心地踩着白色沙滩上浅蓝色的那条水线,脖子上挂着相机,短裤下面两条细长的腿儿。上岛才两天,人都晒黑了。

姚青看见孟彦隋,开心地跑过来,从后面一下跳上孟彦隋的背,孟彦隋赶紧稳稳地托住两个软软的屁股蛋,这两天这个动作姚青已经做了好多遍了,小家伙这回实在是太开心了。

姚青把下巴搁在孟彦隋脑袋边上,把相机里的照片调出来,开心道:“看,漂亮吧,长得像不像咱们的鹤,回头一定上网查查看这叫什么鸟。”

孟彦隋背着姚青,沿着沙滩一路踩着水线往酒店的餐厅走。

这是座私人岛屿,岛上的客人非常少。只在刚来那天见过两个游客。每天的客房BOY都会把房间的大床床单整理成百褶的形状,并用花瓣写上:Happy Honey Moon。

姚青在这里格外放松。

早餐还是固定的位置,固定的waiter,露天的餐桌,不远处就是白色的沙滩,清澈的海水,颜色由浅至深。椰林婆娑,精致的食物,美味的水果。在这样的环境里坐着,不得不感叹一句,实在是太美了!

吃完饭,教练坐着快艇来了。今天要去指定的地方潜水。

教练从上船就开始讲解要点,讲解了一大串,姚青有些专业的词汇根本听不懂,不过一点不担心,坐在船舷上,扶着铁杆儿,仰起头眯着眼儿吹海风,身心完全放松。

孟彦隋一边给相机的密封圈涂抹硅油,一边给姚青仔细交代教练的话:再漂亮的鱼不要试图用手去摸,一肯定摸不到,二是可能会受到鱼的攻击。呼吸管进水的时候不要急,先吸一口气,然后猛地向管内排气……

在教练的指导下,穿上脚蹼,跟着教练了几遍倒退行走和一些基础的要领动作,便可以下水了。

“刚才和你说的都记住了没?”戴上潜水面镜之前,孟彦隋有些不放心又问一遍。

“记住了,要不要背给你听听。”姚青斜了孟彦隋一眼,低下头正准备戴面镜,孟彦隋忽然低下头在姚青唇上印了一吻,然后若无其事地将转过身去跟教练说话了。

好在人家外国教练对这些根本就不在意。姚青赶紧将面镜戴上,只不过耳朵是红的怎么也遮不住。

各种鱼类,海藻,瑰丽的海葵、珊瑚,阳光洒进海水里,仿佛也跟着海水轻轻飘荡起来。这里完全是另外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

教练带了一些鱼食,姚青拿着撒了一点,结果身边很快围过来一群黄蓝相间的鱼,跟着姚青左右地游动,很奇妙的感觉。

几分钟以后姚青实在是忍不住,浮起来,一把将救生衣脱了,一下潜到水下两三米的地方。孟彦隋想阻止也来不及了,只能跟着潜下去。

身体被细腻的海水包围,蓝的如此美丽,触目所及皆是温柔的阳光,各种珊瑚,彩色的鱼群。转头看到孟彦隋就在身后,护犊子一样护着自己。

姚青侧过身体,伸出两手,去握孟彦隋的手,十指相扣,利用水的浮力,拍着脚蹼,拥着在水里翻了几番。这感觉好像两条人鱼似的。孟彦隋将头贴上去,潜水镜贴着潜水镜,四目相对,能看到对方笑弯的眉眼。

早上潜了两个小时,体力有些透支了,中午回来定的客房服务,吃完了饭就睡午觉了。和前两天一样。

宽敞的大床不睡,两人非挤在躺椅上。

“咱们来几天了,光睡觉就睡掉了一半。”姚青迷糊地咕哝了一句。

“在这里光睡觉也很舒服啊。”孟彦隋紧紧怀里的人。炎热的午后,宁静的海,风吹着白色的帘子有一些噗噗的微响,空气里有一些海腥的味道。心是如此安稳妥帖。

“很浪费。”继续咕哝一句。

“傻瓜!”在耳畔落下一个吻。

醒过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下去了。

“咱们干吗穿成这样啊?”

一样的浅灰色短裤,一样的白色T。一样的沙滩鞋,一看就是情侣。虽然岛上也没几个人看不错。

“待会要去参加一个婚礼。”孟彦隋说着随手将T扔给姚青。

姚青以为是岛上的游客举行婚礼办的派对,虽然这样也不需要穿情侣装啊。

没想到还要到水飞码头坐飞机。

伴着巨大的螺旋桨的声音,飞机起飞了。来的第一天就和孟彦隋巡航夜拍过,此时再看,这美丽的黄昏的海上,阳光细碎,点点如金,如此动人。

飞了十几分钟,落在一座很小的岛上。

天已经暗下来了。长长的栈道,两边亮起了白色的地灯。尽头是一间玻璃教堂。房顶装着美丽的彩灯,像一座浮在海里的发光的宫殿。

孟彦隋拉住姚青的手,眼里的笑意满得要溢出来,沿着栈道往海里走。

“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呢?”姚青至此已经感觉出来了,拖着步子不愿走了。身上一阵紧张,心都抖得发起颤来。

孟彦隋但笑不语,优雅地立在面前,身上藏着一个甜美的大秘密,只是执着地拉着姚青,一步一步往前走。

“孟彦隋……”姚青心慌地小声恳求,已经能看见教堂里面雪白的沙发座椅,最前面有几位岛上的游客,有两位女士还穿着性感的比基尼,都站起来笑着看着这面。

“来吧,宝!”孟彦隋笑对着姚青用口型无声地请求。

那种眼神太宠溺,姚青觉得自己要被溺毙了。

绝想不到他和孟彦隋竟然也会有婚礼,虽然看上去是如此简单。

心里热热的液体逐渐满上来,眼看着又要从泪腺冒出来。

孟彦隋,你究竟想让我哭几次,你才甘心。

虽然不是什么神的信徒,但是能在这里见证自己和姚青的誓言,孟彦隋愿意。

黑黝黝的海岸上,偶尔有几盏发光的石头。温柔的海水缓缓扑上来,沾湿了脚,又轻轻退回去。

姚青抱着孟彦隋的腰,头埋在孟彦隋怀里,一步一步往后退,两个人连体婴一样,左右晃着,在沙滩上散步。

“孟彦隋?”

“嗯?”

“你说咱们能永远这样相爱吗?”

“……”

“……”

“难道人会因为最终要死去现在就不努力生活吗?”

“不能。”

“那会因为爱情最终要淡去就不开始恋爱吗?”

“不会。”

“傻瓜,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们爱情淡掉的那一天,我们也会是最亲密的家人。彼此都揉到了一起,永远都不会分开懂吗?”

“嗯。”

“所以以后都不要再担心这些没有用的东西了,好不好?”

“嗯。”

“今天开心吗?”

“嗯。”

“这几天今天最开心?”

“嗯。”

“就知道嗯。”

“……爱你。”

“爱你!”

“看在老公这么用心的份上是不是要奖励一下?”

“好肉麻!”姚青笑着抬起头,拉下孟彦隋的脖子,印上一个热吻。

“这种程度过不了关的。”孟彦隋眼里是汹涌的海浪。

“那你想怎么样啊?”抿着唇,姚青眼里是漫天星空。

孟彦隋坏坏地笑,贴到姚青耳边上:“待会无论我做什么,都不许说不喜欢。”

姚青对于床上的事,只喜欢一种,就是面对面。至于后背或是其他,一律不喜欢。至于一些爱人之间大胆的方式,孟彦隋也不好鲁莽尝试,只怕姚青会羞得烧起来。

为了以后的性福生活,孟彦隋早打算好了要乘着今天这个机会,将姚青的底线往下降一降。

于是很晚了的时候,在周围无人的水上套房里,一直有喘息的求饶声。

“我不喜欢这个……啊……真的不喜欢……”

“不要舔那儿……”姚青全身都已经烧起来了,被按在露天的泳池边上,扭着嫩白的屁股蛋,孟彦隋竟然舔他那里,姚青羞得简直要哭出来,现在才知道那时候自己被下了药,孟彦隋给他含出来其实真的不算什么,亏自己当时还感动的地哭了。

“求你了……别这样弄……嗯……”孟彦隋将舌头伸进去,姚青只觉得自己脑袋里一片空白了,乖乖地伏在池边上,身体完全被那种过电的感觉控制了,“嗯……哎……”

是什么时候被孟彦隋抱到躺椅上的。一条腿儿架在孟彦隋肩上,身体被折成一个羞耻的形状。孟彦隋单腿跪在躺椅上,半站着,居高临下地将姚青顶在躺椅里,插进去,深顶。

最后一次是在浴室里,姚青身上已经完全软了,被孟彦隋半强迫地按在洗手台的镜子前,一条腿搭在台子上。

“宝,看我是怎么进去的。”

“不要说……啊……”姚青紧紧闭上眼,身上已经红成一片,像喝醉了酒。

孟彦隋顶进去就是一阵抽插。

“呜……你好了没……饶了我……”姚青哀求着去掰孟彦隋握紧自己欲望的手,“让我出来……”

“叫我!”孟彦隋粗喘着,呼吸喷在姚青的耳朵眼里。

“孟彦隋。”

“不对。”说着又是一记深顶。

“呜……彦隋……啊……亲爱的……呜……大宝贝……啊……”

叫错一次,孟彦隋就是一记深插。终于在一阵冲刺下,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