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一碗玉米粥 >

第33章

一碗玉米粥-第33章

小说: 一碗玉米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对不起,和你不熟。”

“一回生,两回熟。我是真的很诚心的。”

对方一副如此诚恳的语气,姚青皱眉一时不知如何拒绝才能彻底。

“不好意思,我现在真的没空。”

“好,那改天。”

姚青不置可否,把电话掐了。

“谁?”

“涂远,莫名其妙的一个人,你知道这个人?”

“不认识。找你做什么?”

果然是自己搞错了,姚青想,之前还以为是替孟彦隋办事的人呢。“……说想请我赏脸吃个饭。”姚青说着话声音就低下去了,离得这么近,能清晰地看到孟彦隋面上的表情变化,“想和我做朋友,我根本不认识他,而且……哎!”被孟彦隋一把按到腿上。

“而且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孟彦隋黑着脸将人紧紧抱住,可是声音听起来却是异常平静。

“是去上海以前。后来因为我爸要动手术已经把这人忘了。而且不知道他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码的。”

对一个人有心想找电话号码有什么难的。

“之前在哪里见过面,做过什么事?”孟彦隋处在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他要请我喝茶,因为来请我的那个手下我以前见过,误以为他是你认识的人,就去了他的别墅……他就说想和我交朋友什么的,嗯,我当时其实是很恼的,因为他的态度明显就是就是那种,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吗,你……唔……”

还没说完,已经被孟彦隋堵上嘴巴,半拖半抱地从椅子上起来,踉跄地退了两步,一把被按倒到面前的办公桌上。

嘴唇被咬的好疼,孟彦隋发的什么疯啊,突然这样狂风骤雨一样,而且这样按在桌子上,被孟彦隋挤进腿间的样子好难堪。“哎~疼……疼呢……唔……”推着孟彦隋,连个起开也说不出来。

孟彦隋按着姚青的两只手腕,压□体,一阵疯狂允吻,将姚青的口腔从里到外,巨细无遗地横扫一遍又一遍。

“好重,你起来。”推也推不动,更要命的是能感觉到孟彦隋那里的变化,正抵在自己身上,姚青一阵羞愤,“我透不过气了,快点起来!”

孟彦隋抱着姚青一块起来,又坐回椅子里,将人搂在怀里。

“不准再见这个人。”命令的口吻。

谁要见他了。

“不准接他的电话。”

陌生号码谁知道是谁啊?

两人叠坐在椅子里,静静地望着玻璃墙外的夜景。

姚青一时想起临来时母亲的交代。悄悄握紧孟彦隋的手。

孟彦隋在想什么——涂远。

作者有话要说:难得的长假,出了趟远门……

回来发现俺心水的梁小博红了……

46最新更新

刚要掏钥匙开门;就听客厅的电话响了。。。。。姚青着急地把门打开,奔到座机旁;一把把话筒抓起来。

“这么晚了怎么没在家,跑哪儿去了?”张敏慧的声音带着一些气闷,已经打了几遍电话了。

“一下车就去;去还卡了。”姚青声音有点虚。转身跟身后跟进来的孟彦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张敏慧对这个回答似乎还算满意;“坐车累了吧。”

“不累。”

“一个人也别偷懒;好生做点吃的,这几天在医院吃没吃好;睡没睡好。”

“知道了妈;爸现在怎么样?”

“好着呢,你安心上你的课,请了这么些天的假了;漏掉的好好补回来,学业千万不能耽误了。”

“哎。”

“……”张敏慧好像还有话说,最后只叹了口气,让儿子早点睡。

姚青放下电话直接就坐到了沙发上。

母亲为什么要打座机不打手机?查岗?情况似乎真的很不妙。

从包里掏出一张卡来,低着头蘑菇了半天才递给孟彦隋。

“你之前垫的押金,还你。”

孟彦隋心里一团闷火忽然就从四面八方窜出来。看来姚青是一定要跟他分得清清楚楚的才能安心的了。面上倒一点不显,伸手就接了,干净利索。姚青倒有些吃惊了。

“渴不渴,先给你倒杯开水。”姚青说着进到厨房烧水。好几天不在家了,顺手将冰箱里冻坏了的青菜处理掉,看看还有什么可以吃的。要不下点鸡蛋面好了。

端着水回到客厅,咦,孟彦隋人呢?姚青有几秒没有反应过来,人走了!孟彦隋果然生气了,气到不说一声就走的地步。连忙把大门打开,楼下的感应灯都亮着呢,人应该没走远。姚青回身抓了钥匙,鞋也没换,蹬蹬蹬追下去了。

喘着气追到楼下,也没见人影,绕到花园那边,孟彦隋的车还停得好好的,人呢?姚青呆了一下,忽然抱着膀子打了一个大喷嚏。好冷,赶紧往回跑,下来外套电话一样也没拿,蹬蹬蹬地又跑到四楼,孟彦隋正开着门,站在门边等着呢。

“这么冷你不穿外套干什么去了,手机也不带。”将姚青拽进屋里,身上都是凉的。^//^

他倒先怪起别人来了。姚青自知搞了乌龙,微微喘着气,闷声不答,转身又进了厨房。

孟彦隋跟进来,“刚才那么急做什么去了?”问完这话,略一思索,已经想到了答案。刚才的郁闷一扫而光,弯起了嘴角,轻笑一声,上前将人抱了个满怀。

“松手,饿死了,得赶紧做饭。”姚青特别不耐的语气。

“身上这么冷,给你捂一捂。”孟彦隋知道姚青就是个小别扭。

吃完饭,不用姚青催,孟彦隋竟主动回去了。

姚青自己坐了一会,困劲就上来了,洗澡睡觉。迷糊中听到门铃响了。这个时候会有谁啊?从猫眼一看,是孟彦隋,有什么东西落下了吗?赶紧给开门。

孟彦隋提着一包东西直接进了姚青房间。姚青还有些迷瞪,跟进来,看到孟彦隋从包里拿出换洗的衣物,又直接去了浴室。

“孟彦隋,你要干什么?”姚青用力拍门,里面没有回应,只能听到哗啦的水声。孟彦隋,你这个大骗子。

孟彦隋洗完澡出来,回到房间一看,床上没有人。肯定在隔壁父母的房间,而且门肯定已经从里面锁上了。倒也不去敲门。累了一天了,放松地躺到姚青的床上,挨到软软的枕头,很快便睡着了。

倒是姚青翻来覆去很晚也没睡着。

第二天姚青顶了两个黑眼圈到学校,同学老师一个个轮番来安慰:不要太累了,别过于担心了云云。姚青只得一个个回谢谢。

中午吃饭的时候,昨天那个陌生号码又来电话。姚青皱着眉头给掐了,根本也没有放在心上。可是没有想到,在寝室正睡午觉的时候,有人从下面上来带话:姚青,楼下有人找。

姚青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眼睛,走到窗边看了一眼,一惊,竟然是那个叫涂远的男人。一头刚剪的短发,比那日见到的硬是多了两分匪气。也不知道是怎么从门卫那进来的,身边还停着一辆很拉风的四环城市越野。

姚青一点不想和这人接触。倒回床上,思来想去也没有下去,蒙起头继续睡觉。而且孟彦隋也“命令”了不能和这人再有什么干系。

涂远一直抬头看楼上,姚青站在窗边的时候他已经看见了。

涂远现在非常地不高兴。

在涂远看来,一个男人首先要孝顺,其次要懂文明讲礼貌,不要说脏话,不要欺负人,更不能随便不尊重人。姚青长得俊,气质干净,也非常有爱心,也懂礼貌,真是难得的男孩子,他很喜欢,他刚开始真的就是想和姚青做朋友,如果姚青不愿意,他不会勉强。

可是现在这个男孩子,不但故意不接电话,还在看到他人以后,一声不响地连个招呼都不打一下。不愿意直接说,现在这个样子,就是不讲礼貌,不尊重人,恶意践踏他人的好意。

因为落下一些功课的原因,姚青跟课表一样的任慧琳借了笔记,在图书馆呆到了天黑。

中间孟彦隋打电话来,两个人悄声细语地聊了一会。

“天这么冷。早点回去。”孟彦隋说。

“知道了。”姚青想问孟彦隋今天晚上还过不过来,也没问出口,问了好像他很期待一样。他可不想又整夜地烙煎饼。

把东西收拾收拾,走到校外的站台,正好公车来了。

车上没什么人,刚坐下就听后面一个打电话的人冲那头喊爸,姚青早上起来的时候就跟母亲通过电话了,这一天了也不知道父亲怎么样了,一切还顺利不?

刚进楼道,声控灯刚亮,眼前猛地出现一个人,着实把姚青狠吓了一跳,人吓人吓死人好不好。谁啊乌漆吗黑的跟这楼道里站着啊。

“你好,我叫阿奇,远哥让我来请你,赏脸吃个饭。”面前的男人,声音没有丝毫起伏,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

“对不起,我不想去。请让一让。”姚青几乎是立刻就回绝。

“那就不好意意思了,今天一定要让你赏脸不可。用的方法是点兵点将挑出来的,还希望你不要见怪。”阿奇仍是无波无澜的声音,姚青皱着眉头正不知其所云,忽然感觉身后有人,根本还没回头,口上已经被一块湿巾捂住,,心中只来得及一咯噔:坏了,人已经失去知觉了。

再转醒的时候,姚青只觉得浑身没有一点力气。望着陌生的画满热带鱼的天花板,姚青觉得头很晕,身上很热,想起晕倒前的情景,不禁非常担心自己的处境。是那个涂远,怎么办,手机在哪里,现在好想和孟彦隋说话。

门这时打开了,能听到外面人的对话。

·文】“用了什么东西?”

·人】“一点迷幻剂和蓝色药片的混合药水。”

·书】啪!一声很响的巴掌声。

·屋】“我是要你去请人,谁让你下药的?阿奇呢?”

“奇哥在前面。这事不关奇哥的事,是……”

“滚!”

有脚步声慢慢走近,涂远的脸出现在姚青的视线里。

一只手搭上自己的脸,顺着脖子的线条滑到胸前。姚青只觉得身上一阵恐怖的感觉随着那只手掠过。

“是不是很难受?”涂远尽管声音很温柔,但是说出来的话让姚青心里直打冷战,“待会你会更难受,不过不用怕,我从来不强迫别人做这种事情的,只要你不说愿意,我绝对不动你一下。”

“虽然是我下面的人自作主张对你动了手,但是也是你不对在先,惹得我动了气。我这个人对喜欢的东西从来不用强的。”

涂远说着话又轻轻抚了抚姚青泛红的脸蛋。对于床上现在只能用凶狠的眼神瞪他的人一阵怜爱疼惜。

此时姚青口袋里的电话响了。姚青急得想伸手去掏手机,可是手刚抬起来就无力地垂了下去。眼睁睁地看着涂远将手机拿过去。

“一个上海的号码,你的亲戚?”

肯定是母亲打来的。打了家里的没人接就打到手机上来了。响了一会就停止了,姚青心里生出来的希冀一下又灭了。怎么办?没有人知道他在这里。

刚才太用力的原因吗,为什么现在全身都要出汗的感觉,身上越来越热了。

刚才那人说用了迷幻剂和什么药水,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现在去洗澡,回头你受不了就告诉我。”

涂远把手机放得远远的,姿态悠闲地进了浴室。

姚青盯着床头柜上的手机,用劲了全部力气,却只挪动了一点点。身上汗出得更厉害了。

手机忽然又响了,姚青眼角一阵发涩,这是孟彦隋打来的,因为他的来电铃声是姚青专门给设置的。

可是自己现在全身无力,根本接不到,孟彦隋,姚青在心里呐喊,你要一直打一直打一直打,一直打到觉得有我不正常为止。

铃声长长地响了一阵以后又沉寂了。姚青心里翻涌着,好热,好难过。身上内衣都已经汗透了。

47最新更新

姚青从小的时候老鼠啊蛇啊之类的东西全都不怕的;最怕的东西是蟾蜍。铺子里偶尔杀牛蛙的时候,姚青都是躲得远远的。这两样东西有一点很像;就是长得太丑太恕

小学二年级,有一回大课间趴在桌上睡着了,被同桌推醒的时候已经快上课了;正要抬手翻课本;忽然发现右手拇指上栓了一根绳子;另一头套着一只黄褐色的蟾蜍。这是哪个小朋友的恶作剧姚青到现在也不知道,但是当时的姚青已经吓傻了;被一种恶寒的感觉完全控制住;惊得呆在位置上动都不敢动一下。当节课就发起了高烧,后面请了好几天的病假。

现在这种恶寒的感觉再次在姚青身上重现。

涂远从浴室里出来,手上拿着一个干净的毛巾;给姚青擦汗。

“是不是很热,要不要我帮你把外面的衣服脱掉。”说着就动手拉姚青外套的拉链。

拉锁的响声像指甲狠狠刮在玻璃上的声音靡η嗷肷矸⒍叮粗荒芊⒊鑫⑷醯纳簦骸澳恪∈帧

外套脱掉扔到一边,接着是鸡心领的黑色毛衣,最里面是纯棉的格子衫。涂远伸手要解开第一颗扣子。

孟彦隋,你在哪呢?呜……

电话再次响起来,姚青心中一松,一串眼泪瞬间顺着鬓角滚下来。

涂远移动一步,拿起手机,屏幕上显示一个孟字,直接掐掉。一看,之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