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一碗玉米粥 >

第24章

一碗玉米粥-第24章

小说: 一碗玉米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姚青刚才那人你认识啊,四哥谁啊?听着就是混世的。”

“不认识,不知道。”

“那今天这怎么回事啊?还以为要挨一顿胖揍呢。”

“管他妈的怎么回事,现在没事就对了。来来来,这得庆祝一下。服务员,上啤酒。”

到现在姚青倒是能想通了,估计是张大树那晚把事情回去跟孟彦隋说了,孟彦隋暗地里跟某些人做了交代。要不然就那晚上那些人的气势,后来怎么会轻易罢休。

孟彦隋暗地里做了这些也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说过一句。

那昨天的事情又是为什么呢?

说过不需要问的,又问。

姚青拿起一杯啤酒,仰头干了,通到胃里,一阵冰凉舒爽,“我今天要是喝醉了,你们抬我回去啊。”

“姚青,你没事吧。喝醉了没事,只要乖乖地睡觉,不找人唠嗑就行,兄弟我不拦你。”

“没事,就是肚子里有口气憋着难受。”

“喝醉了发泄一下也好。”姚青自从搬回来以后就有些闷闷不乐的。

几个人杯盏交错地喝了二十来瓶。

“孟先生,姚小爷大概是喝醉了,现在女孩子去结账了,估计一会就要回去了。”

“好生看着。”

“哎。”

几个人一路晃着往回走。姚青倒是反常了连歌也不唱了。

远远地姚青看到学校门口站着一个人跟孟彦隋好像,旁边的车跟孟彦隋的车也好像。走进了仔细一看,可不就是孟彦隋。这厮又来了。

“你又来干嘛?”姚青站在孟彦隋面前,有点不耐烦,“烦不烦啊。”转脸看到寝室几个人都在看着,忽然想起来:“今天青头那件事要谢谢他,是他暗地里交代的,肯定是他。”

程风几个人便过来每人道了声谢。

孟彦隋面上淡淡地应了,“我和姚青还有些话说。”

“好嘞,不过姚青今天喝了酒,你可得注意点,他话可能比你多。咱们走了。”赵亮说完,率先进了校门。

“先上车。”

“上车干吗?”

“你愿意站在这里给人看?”

姚青一看,果然进出校门的有不少人往他们这边看,主要是孟彦隋的个高,穿着也考究,招人眼。车不招人,人倒招人,真够烦的。

姚青想想还是上了车。

“为什么给我系安全带,我哪儿也不去。”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生我的气,咱们就哪儿也不用去。”

“我不告诉你,急死你。”

“那你说说你不告诉我我为什么要着急。”

“这个也不能告诉你。”

姚青歪在座椅上,仰着脸,一副蒙蒙然又斩钉截铁的表情,此时看在孟彦隋眼中格外诱惑。

三十四章

孟彦隋伸出手抚摸姚青下巴上的那个青紫的印子;倾身将脸凑近了;就想吻上去。

“你想亲我。”姚青动也不动;只是抬手推在孟彦隋心口上;说的是肯定句。

“是!”孟彦隋盯着姚青近在咫尺的黑亮的眼睛,简单的一个字。

“不可以。”

“为什么?”

“你还吻过别人。”孟彦隋想不到姚青不可以的答案竟然是这个。

“没有。”快速地否定。

“撒谎。有人冲你翻白眼你反而笑来着。”

“……”

“你还给别人穿衣服戴围巾;殷勤地不得了。”

“……”

“很晚了还和别人呆在一起。你笑什么?你怎么不说话?默认了。”

“生气就为了这些个?”孟彦隋心情瞬间欣喜。

姚青一愣;醉酒的脑袋一时转不过来;“你不是应该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吗?”

“你是怎么知道的?”孟彦隋非常上道地问。

“我昨天亲眼看到的。”

“哦。”

“你怎么不解释。”-

“这样就说明我吻过别人了吗?”

“你对我就是这样的。你吻过我了。”所以别人也是同理可证。

孟彦隋嘴角的弧度越弯越大,小东西竟然为他吃醋了;这样歪着脑袋一本正经的恼怒样子太可爱了。

姚青说完话忽然闭上眼,慢慢却皱起了眉;干呕了一声;还没来及将人推开;一口就吐了孟彦隋满怀。

孟彦隋赶紧抽纸巾给姚青擦嘴。再将被姚青弄脏的外套脱下来,团吧团吧扔到车后座。裤子上也是被吐得一塌糊涂。

车里顿时弥漫一股子混合着酒腥的怪味。

“知道自己不能喝还喝。”孟彦隋把姚青简单收拾好,皱着眉头将车子掉头。

“你要往哪开,我要下车,我说了我哪儿都不去。”

“现在要下车,晚了。”

路程本就短,再加上孟彦隋开快车,十分钟就飚到了尚臣的车库。

孟彦隋抱着拖着,姚青推着退着,两个人基本上就是以一种两个蚂蚁争夺一个饼干渣的方式从车库上到电梯再进了门。

“我要回去,我不进来。”姚青用手把着门不松开。被孟彦隋揽着腰抱进来往楼上去,又拽住了栏杆不撒手。

“松手!”

“不要。”

“松不松?”

“天王老子来了也不松,啊!”姚青的脏外套丢在车上,身上就穿了一件毛衣,孟彦隋直接将手伸进去,姚青吓得一个激灵,忙撒了双手去按身上的手。孟彦隋一个弯腰,将人打横抱了起来,直接将房门踹开,一路将人抱进浴室。

“啊!”孟彦隋直接把人丢到花洒底下,将热水打开。淋浴的水兜头就洒下来。

“身上这么脏,得好好洗洗。”孟彦隋一把将姚青的毛衣连秋衣一起扒掉。光、裸的皮肤直接接触到地面,姚青冷的一阵哆嗦。

“你干嘛脱我的裤子。我不—要—脱—。”孟彦隋脱了上衣又要来脱裤子,姚青抓紧裤腰在地上左右闪躲,一脚踹在孟彦隋心窝上。往前爬了两步,扶着墙刚想跪起来,“啊!”又被孟彦隋抓住脚踝拉回花洒底下。双手一个用力,牛仔裤也被脱掉了。

姚青被孟彦隋掐着两腋拽起来,花洒的水淋得人眼睛睁不开。孟彦隋的手掌伸到后脑勺那里,将姚青的脸托起来,下嘴唇被含住,柔软的一条伸进来,姚青知道那是孟彦隋的舌头,顶着口腔内壁描绘一遍,将姚青的小舌头用牙齿咬住,大力吞咽吮允。

“嗯~~”姚青鼻端发出轻轻的呻吟,这在孟彦隋实在是一种刺激。将唇舌移到耳朵那里舔吻,果然是姚青的敏感重地,怀里的身体立刻细细地颤抖起来。孟彦隋毫不犹豫地将舌头伸进姚青耳内翻搅。

“~~哎~~”姚青推着孟彦隋,想闪躲却无力。有一双手在自己身上到处游移,夹住了胸前的一点,来回轻抚。孟彦隋的嘴巴移到脖子,锁骨,肩膀,胸口,到处啃咬,无处不在。

“不要亲那儿。”姚青仰着头闭着眼睛,声音软软的,“孟彦隋,这样我好难过。”

“哪里难过?”孟彦隋抱紧怀里的人,嗅着姚青的鼻息,将手伸进了姚青已经湿透的小裤裤里,“这里?嗯?”已经非常精神地立起来了。

姚青一下软倒在孟彦隋怀里,重点被孟彦隋握在手心里揉弄。脸上滚烫,温水淋着也无济于事。〖Zei8。Com电子书下载:。 〗

脑子已经一片浆糊。只知道身体随着那双手的节奏,时起时落。

“舒服吗?”孟彦隋呢喃着问。

“……”

“嗯?不舒服?”孟彦隋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另一只手捏住胸前的乳尖,用力。

“嗯——”

“舒服吗?”

“这样子,”姚青软软地祈求的声音,“受不了。”

“宝贝,受不了的还在后头呢。”手上的频率和力道都加大,感觉怀里人渐渐绷紧了身体,急促的轻吟声,茫然迷乱的表情,这一切在孟彦隋眼里都是极致的诱惑。实在是忍不住要一口咬上去,将姚青的呻吟统统吞到口中。

“你在干嘛?”姚青背靠在孟彦隋怀里,迷迷糊糊地问,刚才好像睡过去了,怎么一转眼就到了浴缸里。

“洗一洗,才卫生。”孟彦隋贴着怀里人的耳朵答。

“为什么要洗那里?你把手拿开!”姚青羞囧至极,可是声音喊出来却是软软的。

“一会就好。”

“呜……好疼,孟彦隋,你把手指拿出来。”

“嘘——乖啊。”

“呜……”

终于结束了酷刑,躺到了柔软的被褥里,姚青身子绕到被子里,全身放松,安心地闭上了眼睛会周公去了。孟彦隋回到浴室,简单地冲洗了一下,再出来,姚青已经睡着了。小脸蛋还红红的,酒气还没有退尽,贴在两片柔软的唇上还能闻到一丝酒味。

捏着下巴,将姚青嘴巴打开,能看见里面的舌尖,孟彦隋温柔地将其含在舌尖上允吸,身体附上来,在姚青光滑白皙的皮肤上摩擦,舒服至极。

忍到现在的欲望已经硬的像铁。

一路从脖颈吻到大腿,又回到腰上的软肉那里,用牙齿轻咬,姚青被折腾地转醒了。-

“孟彦隋,你不要弄我了,求你了,我要睡觉。”姚青爱困的声音此时在孟彦隋耳里也成了催情剂。

做完了就让你睡。

三十五章

又回到了龙回头的餐厅门口;姚青冲着那个正在献殷勤的人喊了一声;孟彦隋诧异地转过脸来;看到是姚青;立马丢下了其他人,笑着走过来;将姚青一把抱住。周围的人都盯着他两;姚青要把人推开可孟彦隋纹丝不动;两手捧着他的脸,上来就是一顿乱吻。

不;不,不行;有人在看。孟彦隋将手伸进自己的衣服里;到处乱摸;甚至伸到了裤子里。孟彦隋的脸完全是一团模糊。放开,放开。姚青急得大声喊叫,但是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浴室的防滑地垫上扔着姚青的牛仔裤,整个就是湿的,裤子的屁股口袋里露出手机的一小截,在时间跳过了某一个点的时候,忽然就响起来,透过浴室的门传到卧室里。终于将床上的人吵醒了。

姚青睁开眼,头整个晕乎乎的,茫茫然,还没有从梦境的紧张感中完全清醒过来。本能得首先寻找声音的来源,发现响了很长时间的铃声是从浴室传出来的,一掀被子就要下床,脚刚沾地,忽然间整个就跪倒在了床边的地板上,身上好疼!昨夜的情景也瞬间跌回了脑中。昨晚心中不痛快喝多了,吐了孟彦隋一身,被抱进来,在浴室中……在身后这张床上,自己双腿打开,被孟彦隋……

姚青靠回床沿坐在了地板上,身上的疼如此清晰,这一切,都不是梦。

孟彦隋推开门的时候就看到姚青坐在地上,头发软软地垂着,一副呆愣的表情。孟彦隋走过去,将人抱起来坐到床上,身上已经是冰凉的了。-

“醒了怎么坐在地上?嗯?”用鼻子去碰姚青的脸蛋,也是凉的。

姚青闭上眼睛,不动不说话,脸上轻柔的触碰却让心里忽然涌出来无限的委屈。

“要不要吃点东西,我做了早点。”昨天晚上吃的都吐出来了,后来又被自己一番折腾,现在这个点肯定饿了。

“不理我?还生我气?那个乔睿是我一个大客户的儿子,我照顾他是因为他是个先心病人,而且和你有一样的小动作。”

“……”

“还是因为,昨晚?”昨晚两个字被孟彦隋说成了气音,几乎就要听不到了。

姚青却被这两个字刺得忽然将眼睛睁开,眉心拧成了一个川子,身上瞬间像被点了一把火,不管不顾地挣着立刻就要从孟彦隋怀里下来,孟彦隋怎么肯放,越是挣,越是箍得紧。两个人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较着劲。孟彦隋几乎要箍不住,只能将人按倒在床上,用身体压制住。

“别犟,别犟了,以后都听你的。别犟了好不好。”孟彦隋将人两手擒住,按在怀里,看着姚青憋得涨红的脸,心疼地不得了,只能赶紧认错。手腕都被自己箍得红了一圈。他承认昨晚自己是有些趁人之危了,但是不趁着这个机会将姚青变成自己的,即使姚青对自己是有心的就姚青的性子脾气,等姚青自己开口愿意的那一天估计是遥遥无期的。

姚青缓了缓,气息不稳地开口:“都听我的现在就把我放开。”

“你要原谅我才行。”

“你——”姚青气的眼泪都要逬出来了,冲着孟彦隋的肩膀上去就是一口,发了狠地,浑身哆嗦着,用劲全力,直到嘴里有了浓浓的血腥。

“咝”孟彦隋疼得直咬牙,如果这样就能得到姚青的原谅的话,那他情愿被姚青咬下一块肉来,这样也算是便宜自己了。

姚青终于脱力地倒回床上,紧紧闭上了眼睛。孟彦隋伸出手指将姚青嘴唇上的血迹擦掉,将头埋进姚青的脖颈,“宝贝,原谅我,好不好?”

两个人就这么呆在床上半天不说话。

浴室的手机又响了。

“我要接电话。”姚青开口说话,声音冷硬。

孟彦隋起身,进浴室将手机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喂,是姚青姚先生吧?”

“是我,请问你是哪位?”

“不好意思,冒昧打搅了,在下免贵姓杨,是季云初先生的代表律师,想和你谈谈菜谱的事情。”

“如果是这件事情,那不用再打来了,菜谱我是不会转让的。再见。”

“请等一下,我还是想请姚先生慎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