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一碗玉米粥 >

第2章

一碗玉米粥-第2章

小说: 一碗玉米粥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崆嶙叩酵饷妫戆衙殴睾谩

“夫人,是,还是跟昨天一样,是,买了很多,都是粥,对,这段时间只能吃些流食。是,是,您别着急,医生说切胃以后这个厌食是很正常的症状,慢慢调养就会好了。是,是,我知道,我会的。诶,诶,是,是。”挂了电话,Ada 仰天长叹,为毛佟秘书要调我来做大BOSS的生活助理啊,可气的是当时为毛我要同意呀。本来以为是个表现的大好机会,想想平时高高在上的老板孱弱地躺在床上要自己端茶送水地照顾,Ada当时就一阵激动。可事实是,大BOSS虽然生病了,而且还病得很严重,可怎么一点我见犹怜的感觉也没有呀。病房里整天是大BOSS欲求不满的低气压,是食欲啦。胃又不是人家给你切的,那些粥也不是人家煮的,为毛你觉得难吃要发出那种冰冷的眼光来看人家嘛。呜呜,大BOSS的虚弱的眼刀也好可怕啊。佟秘书,我可不可以申请回调啊。秘书室的佟静文这时候猛的打了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不会感冒了吧。大老板不在家,这时候生病可不是好时机。

那头挂了电话,孙湘媛把电话往车后座上一扔,冲着孟昭华就是一阵抱怨:“现在好了,儿子被你逼成这样,你高兴了。好好一个孩子现在成什么样了,都瘦脱了形了。从小吃饭就挑剔,在国外几年也没有贴心的人照顾,好不容易回国了,你又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让他一个人在外头没日没夜地劳累。现在可好,还不到三十岁,累成这样,把胃都切了一半了。都是你们爷几个逼的。”说着说着又要淌下泪来。孟昭华看着车窗外也不说话。从小儿子住院到现在,他已经翻来覆去地被老太婆数落透了,他要是稍微辩解两句,就会招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他又何尝不心疼呢,难道不是自己亲生儿子吗。他这几天也算想明白了,以后只要彦隋能好好的,他喜欢男人还是女人都随他,他现在孙子孙女都有了,都健健康康日子安心就行了

秘书沈文从前排转过身小心报告:“首长,前面堵车了。”说完转过脸和司机对看一眼,哎,礼拜天一大早怎么也堵的这么厉害,堵得跟咱首长的心情一样。车子在车阵里缓慢移动着。

“老太婆,你看这边。”

“看什么看。”孙湘媛没好气地说,不过还是倾过身子来看了一眼。路边一个店门口排了很长一队人,看那牌子写着红叶饭店,应该是卖早点的。。

病房里。孟老爷子坐在沙发上,面容严肃,目不斜视。孟彦隋则靠在床头闭目养神。孙湘媛进来看到的就是这副情景

“这是你爸在路上买的,排了好长时间才买到,乘热尝尝,看好不好。”孙湘媛把调羹端到孟彦隋嘴边上

“妈,我自己来吧。”孟彦隋看着碗里的东西,不自觉就要皱眉头,黄橙橙的,舀起一点,里面还有一种黄色的小颗粒,看着就没有食欲。又把调羹搁下了

“你不想吃饭,你手底下那么多人还要吃饭呢。你想任性到什么时候?”孟昭华声调冷冷的,还要说,被孙湘媛不满地狠瞪了一眼,哼了一声才不吱声了。厌食怎么能说成是任性呢,Ada站在一边当盆栽也不忘在心里吐槽,BOSS你就吃一口吧看在老爷子的份上。仿佛是响应Ada的心声一样,孟彦隋重新拿起调羹吃了一口,在嘴里含了一会,咽了。然后把唇抿成了一条线,眉也皱了起来。就在Ada以为BOSS肯定还是觉得难吃的时候,孟彦隋又舀了一勺,细细嚼了,又一勺,慢慢的喝了小半碗,出了一鼻头的细汗。孙湘媛高兴坏了,心想以后要天天到这家饭店买一份早点。能吃东西就好,整天打营养针看把人瘦的。看来心情是非常重要的,这厌食也只是暂时的。可是孙湘媛高兴不了一天就又变成了愁云惨雾,孟彦隋还是不想吃东西,有时吃了一些又会吐出来

又是周末。孟彦耘照例跟廖明宁带着女儿回爸妈这边来。刚进门,就看见母亲坐在客厅抹眼泪。

“爸,妈。大嫂,大哥呢?”

“你大哥说先去医院看看彦隋再过来。”大嫂张莹茵可能也是刚到,海关的制服还穿在身上没脱。说着话,朝小悦悦招手,“悦悦来,来给奶奶擦擦眼泪,让奶奶别哭了。”一直老实坐在一边的乐乐也一起钻到奶奶怀里,“奶奶别哭了,咱们明天一起去看小叔叔。”

“现在倒是想起来要去关心弟弟了,你们爷几个这两年哪个问过彦隋的事了。明天奶奶就带咱们悦悦和乐乐去看小叔,坏人都不许去。”两个小朋友一个劲地点头。几个大人坐着面面相觑。

第二天一大早,孙湘媛老早就带着孙子孙女去医院了,饭也没吃,说要到医院陪儿子一块吃。

孙湘媛的心情自然是愁云惨雾的,路过红叶饭店的时候还是让警卫员下去买了一份早点。吃饭人好像蛮多的。着实等了好一会

“奶奶,怎么这里这么多人啊,他家的东西很好吃吗?”悦悦趴在窗户上往外看。

“你看那么多人就知道了,还用问吗。真笨。”乐乐小大人的口气回答。

“你才笨呢。我每次都考一百分。”

“那是因为你们幼儿园的题目太简单,笨蛋都会做。笨蛋就喜欢问笨问题。”

“可是人家天天上幼儿园路过这里也没有看到有这么多人啊。”

“你坐在车里哪里能看到外面?”

“看到了,就看到了。”

两小朋友还在辩论,孙湘媛听了孙女的话也有一点疑惑,是呀,前几天来买早点好像是没有这么多人,可能是周末的原因。事实上孙湘媛的疑惑当然是有道理的,今天在红叶饭店买的这份是玉米粥,和前几天的不一样,孟彦隋吃了,而且吃了大半碗。吃完发了一点汗就睡了。

孙湘媛立刻给老头子打电话

“睡了,吃了上次那家的玉米粥。这家好像周末的生意特别好一点,人多的不得了。而且只有周末才有玉米粥,这么多天彦隋就像样吃了这两碗粥。彦隋爱吃玉米粥,你赶紧让阿姨做了送过来。”

孟彦隋现在的状态是要少食多餐。当又一碗热乎乎的玉米粥放到面前的时候,离孟彦隋上次用餐间隔了三小时,可他皱着眉吃了两口就说吃不下了。一家人坐在外面的沙发上愁眉不展。

“妈妈,是不是小叔叔只爱吃那家饭店的叔叔做的玉米粥啊?”悦悦仰着小脸问。

“就说你笨嘛,你怎么知道做玉米粥的是叔叔呢,说不定是漂亮的阿姨呢。”乐乐习惯性地要吐妹妹的槽

“人家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做饭好吃的厨师都是光头大肚子的叔叔。哼!”

“咱们家的小美婶婶就是女的,她做的蛋糕可好吃了。哼!哼!”

“哼!哼!哼!”

“哼什么哼。”

“爸,我看就去把那家的师傅给请回来试试。”说话的是老大孟彦炳

“小沈你去一趟,务必要把那家的师傅用最快的速度请来。”

第三章

一辆军用吉普风驰电掣地驶过盲道,吱一声,停在红叶饭店门口。从车上下来两个穿军装的人。五分钟不到又从饭店出来,钻上车,一阵风一样开走了

姚青回到寝室的时候,同寝室的三个人都还赖在床上没一个起的

“就知道没一个起的。”

“姚青你回来啦,有没有吃的啊。”赵亮说着话眼还没睁开呢

“带了粥和包子。我待会去图书馆,老地方,要占座吗?”

“要。”回答地有气无力

姚青到了图书馆把几本书在位置上摆好,就专心看书了

到了饭点,去二食堂吃了中饭,回来刚坐下,就看到赵亮气喘吁吁地从门口奔进来。“姚青!”赵亮叫了一声,立即被一堆白眼淹没

“小声点。你干吗,被狗撵了?”

“你怎么不开机啊?”

“手机早上就没电了。”

“出,出事了。”

“你能出什么事?”

“是你有事,寝室来了两个穿军装的,说有特别紧急的事要找你。”赵亮说着压低了声音: “好像有一个还带着枪呢。”说着还用手比了比

姚青听了一愣,疑惑这厮是不是骗我呢。看赵亮的表情绝对不是。然后第一个反应是会不会弄错了,第二个反应是我没做过违法的事

那天早上的事情经过其实是这样的:沈文和警卫员进了红叶饭店,刚把来意说了,一个服务员就飞快地跑去把老板找出来了

张老板一看这情形就有些惊了,十有□那个姚青犯了事了,可犯事也是警察来啊。本来以为是捡到宝了,没想到想巧是个当。当初姚青进来就是个传菜的,有一次儿子跟自个闹脾气,他说的狠了点,儿子竟然一甩手撂下厨房就走了,剩一屋子人仰脖子等着上菜呢。把他急得跟架在火上烤一样,这不孝子让他一时半会到哪去找人去。后来姚青就说他在家乡学过几个菜,可以试试。当时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没想到做出来的小炒味道特别好。他就想请姚青来替那个不孝子的位置,可姚青说自己还在读书,只有周末有时间,可也架不住他的请求,老板平时对他们这些人都挺好的,就说自己在老家一直做早点来着,要不每个周末就过来做个早点,钱还是按服务员一样算。早点就做的粥和包子。几个月下来,附近常来的就知道了,红叶饭店周末的时候有个小师傅烧的粥那叫一个好喝。

“这位长官问的是今早上的厨师?”

“是,有非常紧急的事情。”

“啊?哦,他是J大的学生,叫姚青,家是东北顺城的。就周末过来做做早点。其他的我们就不知道了,真的,真的。”

“有电话号码吗?”

“有有有。”说着让人去抄了一个座机号码

“我们当初招他进来就是做兼职服务员的,至于他其他的事情我们都不太清楚······”张老板还没说完呢,两人已经拿过东西道谢,转身就走

沈文上车就照着号码打过去,可是一直没有人接。想了想又播了个号码:“查一个J大的学生,叫姚青,老家是东北顺城的。要快。”

到了学校门口的时候已经知道了姚青的具体地址。保安不让进,跟着的警卫员,下了车踢着正步走到保安面前,啪,抬手一个标准的敬礼

车一路开到姚青宿舍楼下,两人直上四楼,下面还能听到宿管阿姨的叫声:你们两个干什么的?喂,穿制服的那两个?

“哪个是姚青?”沈文进门就问。床上两只,地上一只

赵亮正翘着二郎腿顶着一个鸟窝坐在桌边喝粥呢,一抬眼,差点呛着,学校话剧社团就在球迷协会隔壁,两社团还搞过几次联谊,可我怎么从没见过这人啊,看年纪像指导老师。咦,后面那人还系着腰带呢,话剧社什么时候这么敬业了?那腰上别的怎么这么像枪啊。啊?枪?等等,这服装看起来也很专业啊?难道难道是真的,天哪,姚青,你做什么了直接把解放军叔叔都招来了?

姚青自己也是十分忐忑加一头雾水。

“你就是姚青?”沈文见着姚青其实是有些意外的,虽然已经知道了是个学生年纪肯定大不了,只是他原本以为会是个高高壮壮的,没想到是个这么白净的,甚至有点秀气了。

姚青点点头

“我来是有事相求的。你不必顾虑太多,先上车吧,咱们车上说。”

姚青听他这么说就安心不少,虽然还是疑惑他能帮解放军叔叔什么忙,但还是乖乖上了车,跟赵亮摆摆手,说了句没事

吉普车马力全开,直奔医院小食堂。在车上沈文跟领导做了汇报,又把事情的原委和病人的情况跟姚青说了

原来是这样啊,姚青一颗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事情就是某个军队领导的孩子切了胃,喝了两次他烧的玉米粥,初步猜测还就爱喝他做的,至于什么原因,谁知道呢生病的人总是难琢磨的。所以就有了吉普车开到饭店再开到学校把他带到这来的这么个情况。姚青并不自大地认为他做的粥就比饭店大厨做的好,但既然是为了厌食的病人,那他自然是尽力而为了。实际上区别就在于他做的粥糙了一点。孟彦隋本身并不喜欢喝粥,做了手术以后尤其没有胃口,厌食反应很明显,其实是想吃一点有些嚼头的东西的。但医生叮嘱要吃流食。大饭店的粥都较鲜,他吃了反而犯恶心,家里送来的他说吃着木,总之就是不合口味。姚青做的玉米粥芡得粘而不厚,玉米颗粒小,而且是先蒸过的,入口既软绵又需要用牙齿舌头再抿一下,这就要求蒸的时候要把时间火候掌握好。总之就是合了孟少爷的胃了。

可现在的问题是,病人爱喝玉米粥,这食堂里没有玉米要他怎么烧,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要不然换地瓜粥行不行?”姚青指着地上一堆番薯问沈文

沈文也傻眼了,这是他的失误,他应该先确认一下的,也只能硬着头皮给首长汇报。

孟昭华立刻做出指示,马上着人去买,先烧地瓜粥。

既然事情看来很急,姚青想米汤慢慢熬的话实在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