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军夫 >

第49章

军夫-第49章

小说: 军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种姓饷辞嵋椎奶油选K詹盘油训亩魇翟谑橇钊司取
  杨久年笑笑,放下相机,“别这样看着我,我可不是什么武林高手,我不过有一位经验老道的防身术教官而已。”说完,杨久年转过身,看向走过来的军人,“易木,没想到你这么厉害。恭喜。”
  红队队长也就是刚结婚小伙子易木在听见杨久年直接叫出他的名字,憨厚地笑了一下,“你怎么看出来是我?”
  “因为,你的声音……”杨久年停顿想了一下,莞尔一笑,“非常好听。”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都是围绕这易木婚后这两天的生活如何。然后,见天色已晚,便原地打起了帐篷。他们还要在这片丛林中训练三天,迎接三天后的实弹演戏。这三天,杨久年和王海都要跟他们一样在丛林中度过。
  对于丛林生活,杨久年还算有很多经验,相比几年前的亚马逊丛林的威胁,这里真的算是天堂寨。
  晚上,从河里捉来了鱼,然后,他们用泥巴裹了一下放在火堆里就烧了起来。只所以不用烤的是害怕引来狼群,在这座丛林里,不管是狼还是兔子,都是受法律保护的。严苛的纪律在身的军人们可不敢去动,当然,如果遇见动物们自相残杀遗留下的尸体,那就另当别论。谁吃,不是吃呢!难道埋了?这不是暴遣天物,浪费嘛!大家都是人民的子弟兵,可不能养成这不好的习惯,浪费粮食也是要招天谴的。所以,阿弥陀佛,酒肉穿肠肚,佛祖心中留。那些自相残杀后的尸体,当然是要进入他们的肚子里的,大家都是活在一个地球上,可不能有区别待遇。
  三天后,杨久年跟着箭头一起回到了军区,一路上一帮人有说有笑的。杨久年不时的拍下几张照片,然后调出来给大伙们看。有时候看到谁一脸泥土,怪样后,就立刻调侃哄笑,一窝人玩的是不亦乐乎。
  詹士凛带着小张和詹慕年跟着箭头特种部队的连长站在军区北门来接他们时,老远就听见这帮兵蛋子的哄笑声。
  “教教教……”这时,车上不知是谁率先发现了站在北门前的詹士凛。
  “谁呀,瞧你吓的那样。”
  兵蛋子转过头,视线猛然看到站在北门口的詹士凛,瞳孔一缩,当下一屁股坐在了车上,“哎呦,我的妈勒,他怎么来了?!”
  这时,一车上的人都看到了詹士凛。
  “逃吧。”
  “能跳得掉吗?”
  “队长,咱们咋整?”
  一帮子大老爷们全部看向了易木。
  易木干硬的吞了一口阴深深被吓出来的口中的唾液,一巴掌抽到坐在他身边一个兵的后脑勺,“他妈的,还逃个屁。连长在那儿呢。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那咋整啊?”
  易木一脸谨慎,不知在想些什么。
  杨久年坐在旁边,从看到詹士凛和自己宝贝的兴奋中缓过来劲,看着这群人如坐针尖,不知道怎么个情况。
  “你们怎么了?”杨久年一脸莫名的问道。
  “小杨记者,你看见那位了吗?”
  詹士凛啊,他当然看到了。
  见杨久年点了点头,那名军人再次开口,“那就是我们的第一位教官,我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逼死阎罗王。我们这十几个兄弟,在他手底下死去活来N会啊。你看我们这群兵王,在他面前,还不够他操的呢!不行……”军人说着说着,就一头□易木的后背,“队长,你可得救我。我看见阎罗王刚才看了我一眼。他肯定知道我刚才在念叨我。”
  “……”
  杨久年看着躲进易木身后瑟瑟发抖的硬汉军人,嘴角有些抽搐。
  在车停下来时,不得不跟他说一句:“兄弟,你想多了。”
  这帮小子虽然害怕詹士凛,但是在车停下来的第一秒就做出了反应,迅速的下场,排队。
  队伍排完后,易木上前站在连长面前,“报告,剪头特种部队顺利归队,请首长指示。”
  连长看着这群虽然在他面前站着笔直,但是明显眼神有点不似往日沉寂的兵们,笑着说道:“好了,都散了吧。詹上将可不是来等你们这群猴崽子的。”
  而这时,杨久年刚好把东西收拾完走了下来。他这边一出现,一直抓着詹士凛腿站在旁边的詹暮年第一做出来反应,小胖墩垫吧垫吧地冲他跑了过来,边叫着:“爸爸……”。
  杨久年一见到自家宝贝儿子,把手里的东西一丢,上前两步,完全不管旁人,一把抱住了冲他而来的詹慕年。
  “宝贝。
  杨久年抱住儿子,蹭了蹭儿子肉呼呼的脸蛋。
  “爸爸,爸爸……”
  “想爸爸了吗?”
  詹慕年搂着杨久年的脖子,乖巧地点了点头,“爸爸……“
  这时,詹士凛在一群人惊愕的注视下走向了杨久年的身边,接过搂着杨久年脖子不撒手的詹慕年,“爸爸累了,宝贝爹爹抱。”
  詹慕年看了看詹士凛又看了看一脸倦色的杨久年,勉为其难地向詹士凛伸出了手。
  “臭小子,老子抱你,还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
  詹慕年瞥了一眼,扬起小脸,重重地哼了一声。
  詹士凛没管其他人,抱过詹慕年然后接过杨久年的东西后,就让杨久年跟着自己,往他的住处走去。
  杨久年看着那群一脸惊愕的兵王们,笑着朝他们摆了摆手,然后快步跟了上前去。
  水泥路上的道路上,一家三口的背影,让整个军区炸开了锅。


    ☆、65 淹詹士凛和詹宝贝

  有妈的孩子是个宝,没妈的孩子是个草;这段话重复提现在了詹慕年小朋友的身上;虽然他的麻麻是个男人;但是也是一样一样滴!
  一见到杨久年,詹慕年就充分发挥了狗皮膏药的本来,一个劲地粘着杨久年。
  杨久年有小孩的事情,王海他们都知道。不过这会儿看他熟练的给小娃娃穿衣喂饭;让旁人看的是目瞪口呆。
  这一家三口聚在一起了,全军区秀恩爱吗?
  当然不可能;除了还是奶孩子的詹慕年小朋友,两个大人自身都是有任务的。他们不可能为了孩子;而放下工作。
  孩子基本上还是小张照看着;詹士凛要开会,杨久年要采访,拍照,记录。各忙各的谁都没办法闲着。只有到吃晚饭后的这会儿功夫,詹慕年小朋友才能好好的跟两个爸爸亲热,亲热。
  杨久年想詹慕年也是想的不行,一开始来新疆时,每天整天整夜的都在想孩子,白天还好一点,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杨久年看着手机里詹慕年的照片,心酸的不行,恨不得放下一切,回去看孩子。
  可是,当看到自己放在床头的相机,杨久年忍下了。
  这是他奋斗了多年的梦想,他现在已经迈出,怎么能还回头。
  两人抱着孩子回到詹士凛下榻的宿舍后,杨久年就把孩子给放在了床上,“宝宝,让爸爸好好看看,长高了没。”
  詹慕年被杨久年看着,咿咿呀呀地叫唤着。
  “高了。爸爸的小宝宝又长高了,马上就要超过爸爸了。”杨久年笑着哄着摇摇晃晃站在床上的詹慕年。
  詹慕年听见杨久年的话,咯咯地笑了起来。
  詹士凛一直站在后面看着,他心里最重要的两个人此时都站在自己身边,脸色洋溢的欢愉的笑容,触手可摸到。
  一时间,詹士凛内心五味俱全,更加觉得自己先前的行为实在是不该。
  走上前,詹士凛搂住抱着詹慕年的杨久年,“宝宝胖了,可你却瘦了。身为家长,竟然不以身作则,不好好吃饭。宝宝,爸爸是不是该罚啊!”
  杨久年侧头看向搂着自己的詹士凛,四目相对,一切都不再重要。过日子,难免都会磕磕碰碰。
  “啊啊……”
  小家伙一脸兴奋。
  杨久年故作生气地用额头碰了碰小家伙肉呼呼的脸颊,“小笨蛋,爸爸都要被罚了,你还高兴。”
  “啊啊……”
  小家伙笑眯眯地拍打这小手掌,啪啪地响声,甚是响亮。
  两人的身份虽然一直没多加掩饰,但是却一直都很低调。这里比较是军区里,怕影响不好,一家三口的饭菜就直接让小张给送到这边来的。
  詹士凛的到来并没有影响到杨久年的工作。
  詹慕年小朋友也非常懂事,他知道爸爸们都很忙,所以除了第一天早晨没有起床,后面的几天每天早晨杨久年和詹士凛醒来后不久,小家伙也就强打着精神坐了起来,看着温柔漂亮的好爸爸,跟勾三搭四老往外跑不陪着他玩的坏爸爸穿衣服,洗漱。
  “爸爸……”
  当奶声奶气的童音响起,正在给詹士凛扣扣子的杨久年回过头就见他家胖小子坐在床上,小肉手揉着自己朦胧的眼睛,一副强打着困意看着他们。杨久年立刻抛下了詹士凛,走到了床边,捧着儿子的肉感十足的小脸蛋蹭了蹭,“爸爸和爸爸要去工作了哦,宝贝要好好守在家里不许人坏人进来哦。”
  詹慕年迷迷糊糊听见这句话,愣愣地点了点头,“恩。”
  “真乖。一会儿小张叔叔就过来了,宝贝乖乖睡觉哦。”说完,杨久年把詹慕年放在床上,亲了亲儿子的眼角。
  小家伙闻着最爱的爸爸的问道,幸福的眯起了小眼。
  詹士凛这边已经整装完毕,看见杨久年给詹慕年盖好被子,走了过去。
  “好了?”杨久年站起身问詹士凛。
  詹士凛朝杨久年点点头,然后看向儿子,弯下腰,亲了一下詹慕年。
  詹慕年一向不太喜欢詹士凛亲他,不过见最近这个老是不沾家的坏爸爸表现的还不错的份上,——最主要的是,坏爸爸带宝贝找到麻麻~(≧▽≦)/~啦啦啦,就勉为其难地喜欢他一点点吧,恩……类似爸爸的头发丝差不多。
  詹慕年小朋友嘟着小嘴勉为其难地蹭了蹭詹士凛,然后伸出小肉手跟爸爸们拜拜。
  詹慕年又睡了一个多小时,就起床了,歘了一把精致的黑钢小手枪,缠着他的小张叔叔带他出去。
  小家伙现在在军队里混的如鱼得水,粉嫩嫩的肉包子谁见谁爱,尤其是刚结婚不久,还在新婚期的易木见到詹慕年简直两样放光,一个劲地说着:“回头我就让媳妇也给我生个去,多好玩。”这句话每回说完,只要旁边还有人,被K的几率是百分之一百。
  不过,军人易木是一个憨厚子弟兵,摸着头看着小包子,红着脸继续傻笑,想着什么时候他家漂亮媳妇也给他生个包子玩。
  基本上,詹慕年小朋友出去逛一圈,就能收到一大堆小东西,从吃的到玩的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詹慕年受杨久年教导,一开始也是不要的,挥着小手拒绝,吐字不清地解释:“爸爸……说说,不要……家家……有……”
  这不拒绝还好,这一拒绝,一群大爷们瞬间都被小家伙这萌样给虏获了,第二天……就拖小张带来送给詹慕年的礼物就不下五十份,其中自己用木头雕刻的各种枪占据一半。
  小家伙很喜欢这些东西,刚收到的时候,抱着就不撒手,晚上睡觉还要抱着一把Y79W式的冲锋枪。被杨久年教训后,才眼巴巴地放手,不过当天睡觉时,小家伙的肚子里还是藏另一把小手枪,被杨久年第二天的早晨给发现了。被逮到错误的詹慕年小朋友坐在床上,低着头,不敢说话,态度要有多诚恳,就有多诚恳。
  杨久年拿他没则,还是詹士凛一把把詹慕年抱起了问道:“喜欢。”
  小家伙看了看杨久年,可怜兮兮地眨了眨眼,最终见杨久年笑了后,才兴奋地点了点头。
  詹士凛拿过杨久年拿着的小木枪,看了看随手丢到床上。
  詹慕年一见,立刻张牙舞爪起来,像个护食的狼崽子。
  詹士凛一只手抱紧张牙舞爪的詹慕年,抽出佩戴身上的枪,“臭小子,木头疙瘩有什么好玩的。看我这个……”说着抱着杨久年就走了出去,然后瞄准一棵树上的树枝,“儿子,看清楚了。”
  詹慕年顺势看过去,一点都没感到害怕,圆溜溜的双眼,炯炯有神地看着不远处的树,在二声枪响后,一根树枝掉了下来。
  顷刻,詹慕年眼睛一亮,看着詹士凛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詹士凛享受着儿子崇拜的眼神,眉头一挑,“想不想学?”
  詹慕年紧紧抓着詹士凛的领子,兴奋地点了点头。
  詹士凛抱着詹慕年又回到了屋里,把小家伙放到床上,然后在詹慕年兴奋的眼神下,把一把精子的手枪拆成了稀巴烂。詹慕年立刻小脸垮了下来,眼看着就要掉金豆子,向一直站在旁边的杨久年求助,却被詹士凛一声喝给阻止了下来,“不许哭,看清楚了。”
  詹士凛见詹慕年可怜巴巴地又看过来,才动起手,缓慢地把手枪给组装起来,小家伙的双眼顿时亮了,伸出手就要去拿组装好的手枪。
  可惜,人小,手短,没拿到。
  詹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