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军夫 >

第43章

军夫-第43章

小说: 军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翘的睫毛配上那一双大眼睛,一眨一眨,可爱的要命。
  詹士凛端着一盆面跟小宝宝的碗摆上桌子时,一转身就看着他家儿子,正看着自己,詹士凛立刻了笑了一下。把詹宝宝的长腿小椅子给餐桌旁后,詹士凛走过去一把把孩子抱了起来,“饿了吧!爸爸带你吃饭饭去咯!”
  把詹宝宝放进他的小椅子上,这小椅子是小宝宝的太爷爷,也就是詹老爷子给他亲手编的竹椅,椅子里面铺了一层厚厚的白水貂毛。就这白水貂毛,老爷子一下拿了一百多件各种大大小小的给杨久年,起因是杨久年说了一句,小孩子哪能用这么金贵的东西,到时候不敢是吃饭,还是拉粑粑,尿到的这么漂亮的白水貂毛上,就不好了。
  老爷子一听这话,直接拿了上百件的这种白水貂毛垫子来,财大气粗地对杨久年说:“拉,咱家的宝贝本来就金贵,拉屎都比别人家的金贵。”
  不用还不行,杨久年偷藏了几回,都被老爷子抓到一阵说。杨久年最后没办法,就找佣人扯了一些料子比较好的棉布回来,垫在上面,算是各退一步,老爷子对此也没在说什么。
  这皇帝待遇,在詹家也就詹宝宝体验了一把,詹爸爸跟詹士凛那都是竹竿加鞭子打出来的,啥时候有过这待遇,这简直就是梦里都不敢想的事。
  可见,老爷子疼这个重孙子是疼进骨子里了。
  詹宝宝前一个月就会自己吃饭了,不用人喂,旁边有个人看着就行。詹士凛把儿子放进他的小椅子上后,就给儿子系上了饭兜兜,然后就开始盛饭。小家伙下午的时候已经吃过一个鸡蛋了,这会儿就不能再给他吃鸡蛋了,鸡蛋一天一个就好,吃多了反而不好。捞了小半碗的面进去,詹士凛用儿子的小勺子把面给断开,方面儿子挖着吃,顺便在挑挑里面有木有骨头渣子,给挑出来,搞完这些后,詹士凛就把碗放在了一阵伸着头盯着自己玩看的詹宝宝。
  詹宝宝看着自己的面前的小熊碗,从詹士凛手里接过自己的小勺子,冲詹士凛笑了一下,露出了几颗小米牙,刚准备开吃,就发现了他爸竟然直接把那一大盆拉到了自己面前,拿着筷子就吃了一大口。霎时,小家伙,立刻停了下来,眼睛瞪的贼大。在詹士凛吃完第二口后,小家伙开始用小勺子敲着自己的碗,开始昂昂地叫唤。
  詹士凛停了下来,看着不吃饭的儿子,“怎么了?”
  詹宝宝怒气冲冲地揪着嘴,指着自己的碗,然后又指着詹士凛的盆,愤愤不平地吐出一个字来,“……大。”


☆、57 宝宝的盟友

  简单明了;这是目前詹宝宝说话的明显方式。
  詹士凛被他家儿子这一个‘大’字直接逗乐了,见儿子一个劲地盯着自己的大碗盆;不吃自己的饭;詹士凛没办法;赶紧回厨房拿一个瓷碗出来,用小瓷碗吃面。这才让愤愤不平的詹宝宝开始动手吃自己的,不过那眼睛一直飘着他面前的大盆面看,就怕他老爸又给拉了过去。
  吃着;吃着,詹宝宝又感觉不对劲了,他看了看詹士凛筷子上已经被咬了一口的荷包蛋;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小碗;小嘴一嘟;冲詹士凛嚷道:“蛋蛋,蛋蛋……”
  詹士凛听见,就明白他家儿子这又开始护食了,好说歹说了一通,告诉小孩子一天只能吃一个蛋蛋,吃多了会生病,生病就要看医生,看白大褂。
  一听白大褂,詹宝宝老实了。
  詹宝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穿白大褂的,不管是谁,只要穿上白大褂,那詹宝宝是立刻开始哭,哭着还要往大人怀里转,全身发抖。
  这都是被打针,给打怕了的。
  父子两吃完饭,詹士凛把厨房收拾了一下后,就抱着儿子去了二楼卧室。新衣要给小孩子杀过菌才能穿,詹士凛是没办法才让詹宝宝穿了这几个小时,吃完饭后,詹士凛就赶紧地把儿子身上这身看着干净,其实压根就不干净的衣服给麻溜地脱了下来,丢进了浴室内的篮子里。
  抱着儿子在浴缸里玩了一会,洗完澡,詹士凛这才哄着儿子睡觉。
  一觉醒来,詹士凛迷迷糊糊地用手摸了摸自己旁边的位置,在竟然没摸到儿子后,吓得猛地坐了起来,一把掀开被子,就见他家儿子抱着他的小腿睡的正香。
  看了一下表,七点不到,詹士凛要起床做饭了。
  詹宝宝睡觉不老实,詹士凛不敢把詹宝宝一个人留在大床上睡觉,便小心翼翼地把儿子抱了起来,下楼后,放进了摆放在大厅里的带护栏的小床上。
  煮了一点米粥,詹士凛吃了两碗后,就把剩下的倒进了保温盒里。这是路上给詹宝宝吃的,詹宝宝这时是不可能醒来的,小家伙一般要到九点过后,才能醒来,有时候玩累着了,要睡到十点钟才可以。
  詹士凛每天上班下班都是小张来接送的,按理说,小张现在可以算是詹士凛的助理兼秘书一职,司机完全不用他来。詹士凛如今在军部的地位越来越被上面注重,小张不放心别人来接送,其中也主要一点就是,这接送领导的活,是最能跟上司亲近的位置,小张自然不可能把这事让给别人。
  到达办公室后,詹士凛把詹宝宝放到了一边的小木床上,这个小床是前几天搬来的,给詹宝宝玩累了睡觉觉用的。一直忙到十一点多,詹士凛才停了下来,这其中九点多时给詹宝宝喂了一碗米粥跟半瓶牛奶。詹士凛把军部军事报告给合上后,就发证地看向桌面上摆放的一家三口照片。本来这里摆放的是他跟杨久年的照片,后来宝宝满百日后,就被杨久年换成了一家三口的照片,照片中杨久年一脸幸福地抱着他们的儿子,靠在他的怀里。
  就在这时,坐在办公桌前发证地看着他们一家三口照片的詹士凛突然转过头,在看到他儿子摇摇晃晃往他身边走,两个肉嘟嘟地莲藕手臂飞舞着,眼看着就要抱住他的大腿,詹士凛笑了起来,轻轻地把儿子抱了起来,放在自己腿上。
  “粑粑……”詹宝宝笑呵呵地看着抱起他的詹士凛,露出了几颗小米牙。
  一听这口齿不清地称呼,詹士凛宠溺地用头顶了顶儿子的大脑袋瓜子,纠正道:“宝宝,是爸爸,乖,叫爸爸,不是粑粑。”
  小家伙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然后缓缓地回过头,指着办公桌上的一家三口的照片,口齿清楚地喊道:“爸爸。”
  得!詹士凛也懒得计较了,粑粑就粑粑吧!
  要不是知道,他家宝宝也喜欢他,詹士凛有时候都觉得,他家宝贝是故意针对他的,就说这称呼上,喊杨久年是又响又翠的‘爸爸’,到喊他,就成了粑粑。
  “儿子,儿子哟……”詹士凛泄恨地用嘴唇咬了咬詹宝宝肉嘟嘟的小脸蛋。
  詹宝宝立刻咯咯地笑了起来。
  跟儿子玩了一会,詹士凛问了一下下午还有没有什么事,在确定没什么事后,詹士凛拿着车钥匙,带着他家儿子,杀进了超市。
  逛超市,詹士凛还是有些心得的,儿子没出生时,他跟杨久年几乎隔两天就会来一趟。
  一进超市,詹士凛就拿来了一辆手推车,在手推车上的婴儿座位上垫上一块垫子,詹士凛在旁边人热心帮助下,把儿子给放了上前。小家伙很喜欢逛超市,尤其是看那些琳琅满目颜色鲜艳的瓜瓜果果,还有海鲜区。
  这不,一到海鲜区,小家伙就把头伸的老长,瞅着各种各样的鱼儿看,嘴里嚷着:“鱼……鱼……”
  詹士凛站在旁边,笑着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边对旁边的服务生道:“要这两条。”
  “呀,这不是小宝贝嘛……”一道清脆的女音从旁边传来。詹士凛侧脸看过去,就见一个陌生年轻女人自来熟地抱起了他儿子。
  “小宝贝……”
  女人还在逗着詹宝宝。
  詹宝宝在被这个女人抱起时,小脸就蹦了起来,这会儿女人还在让他叫她‘阿姨’詹宝宝直接把头一扭,不看她了。
  这个阿姨他认识,他不喜欢他。
  詹宝宝在这个满身香水味的女人怀里,嘟着嘴,转过头就向詹士凛伸出了身,小可怜样地叫道“爸爸……”这声爸爸叫的是非常清楚。
  这一刻,詹士凛可以肯定,他家儿子,其实一直在针对他。
  比这这个老不在家里陪他玩的爸爸,他更讨厌这个满身香水味,老缠着他最爱的温柔爸爸。
  “爸爸……”
  詹宝宝又叫了一声,女人听见,诧异地看向詹士凛,“詹将军?……”
  詹士凛没说话,他先伸出手抱过一直向他伸着两个胳膊的詹宝宝,才道:“您好。”
  女人忙不送地回答:“您好,您好,我是小年的学姐。您不在家时,我经常去看小年的。”
  闻言,詹士凛机不可见地微皱了一下眉,没有一个男人愿意听到自己不在家的时,经常有个靓丽的女性出入自己家。
  詹士凛应了一声就转过身,去接服务生递过来的鱼,显然不想跟这个女子多聊。
  这时,被詹士凛接到怀里的詹宝宝,整个小脸都埋进了他爸爸的怀里,不断乱蹭着,同时,小手也在詹士凛的身上擦着,仿佛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似的。詹士凛以外他怎么了,连忙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詹宝宝没理他,依旧执拗地在詹士凛怀里乱蹭。
  “宝宝,宝宝……”
  詹士凛晃了晃怀里的詹宝宝。
  詹宝宝立刻不耐道:“……臭”继续蹭着身子。
  臭?
  詹士凛低下头闻了一下詹宝宝的身体,立刻忍住脸上的笑意,悄悄地在詹宝宝耳朵说道:“乖哦,回家我们消毒。”
  詹宝宝仰起脸,眨了眨圆溜溜地大眼睛,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回过头就瞅了一眼那个一直站在旁边他不喜欢的阿姨,重重地哼了哼,我讨厌她看着爸爸的眼睛,讨厌……
  詹士凛随手把手接过来的鱼丢进推车里,这时,一直站在旁边的女人出声道:“您喜欢吃鱼啊,吃鱼好,吃鱼……”
  詹士凛看着嘴巴不停的女人,在等女人说完,看着他时,淡淡地溢出:“抱歉小姐,我跟您不熟。”
  说完,詹士凛完全没理会站在鱼缸旁边,已经傻掉的女人。
  对于在他不在家时,经常出入他家的这位陌生女人,詹士凛自认没这个好脾气对待,再说,她身上的香水熏得他脑袋疼。
  詹士凛抱着詹宝宝离开买鱼的地方时,小家伙偷偷地爬在詹士凛的肩膀往后面瞧了瞧,不一会儿,就趴在詹士凛的怀里咯咯地笑了起来。
  “宝宝不喜欢她?”
  詹宝宝立刻摇了摇头,“不喜欢,臭臭……”说完这句,詹宝宝眨了眨眼,看着詹士凛又加了一句:“爸爸也不喜欢,臭臭。”
  听见这句,詹士凛忍不住露出了个淡淡的笑容,虽然他没带过儿子,但是从纪录片中他看过他家宝宝的一言一行,非常了解他儿子的话。
  第一句,明显是他自己不喜欢,第二句,当然说的是杨久年。
  他都能想到,杨久年一个人在家里,一脸无奈地迎接那位陌生的小姐,想赶人,却不知道怎么赶人。
  估计,杨久年曾经对詹宝宝唠叨过,不喜欢那个女人身上的香水味,熏得他头疼或者不好闻之类的。
  买完菜跟零食,詹士凛抱着詹宝宝来到日用品区域,在找着他家儿子经常用的那种时,遇见了一名女战友。
  这名女军人是信息科的某科长的女儿,如今也在信息科,在军事演习时曾经在詹士凛手下作战过。她对詹士凛自然印象深刻,一见到詹士凛,立刻行了一个军礼。
  “**好。”
  这个女人,詹士凛是认识的,叫做姜秦。冲姜秦摆了摆手,道:“现在是休息时间,不比。”
  姜秦笑了笑,没接话。在看到詹士凛怀里的詹宝宝后,问道:“**,这是?”
  詹士凛点了点头,开始继续寻找詹宝宝常用的日用品。杨久年走的时候,买了一些放在家里,好不容易今天带儿子出来一趟,詹士凛觉得还是多备一点在家里比较好。
  詹士凛在一堆卫生棉中寻找,姜秦站在旁边看着,不禁笑出了声,“**,您找的应该是在旁边的货柜。那边才买纸尿裤。”本以为能看到詹士凛的窘态,但是姜秦注定失望。詹士凛站起身,看了一眼姜秦,面色无常道:“谢谢。”说完,直径走向拐角处旁摆放各种各样婴儿纸尿裤的架子前。
  接下来姜秦就跟在了詹士凛身边,偶尔帮他指点一下,哪中比较好,适合多大婴儿用,有这么一个人帮忙詹士凛的速度明显快了很多。
  不过,詹宝宝立刻不爽了起来。
  尤其在他们帮他挑选爽身粉时,詹宝宝爆发了。
  这时,姜正拿着一瓶贝亲的爽身粉跟一些进口的爽身粉向詹士凛解说,詹宝宝看着那一路走来喋喋不休的女人,又看了看抱着他的詹士凛聚精会神的听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