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拉磨小说网 > 耽美辣文电子书 > 军夫 >

第28章

军夫-第28章

小说: 军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蛘咦拧
  三月的天,四九城内还很冷,不过屋子里因有暖气的原因,还是比较舒服的。杨久年坐在卧室内的躺椅上,任由詹士凛为自己洗着脚。这些天来,眼前这个男人都是这样照顾着自己,一丝一毫,绝不借他人手,仿佛自己只有他才能碰。
  对于这件事,在医院时,他不止一次的笑话过他。
  而这一刻,杨久年看着面前为自己洗脚的高大俊逸的男人,心下却酸楚的不得了……
  滴答……
  眼泪打在了水盆中的声音。
  杨久年坐在躺椅上,看着落在洗脚盆中的水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流泪了。连忙抬起手想把眼泪擦掉,却被蹲在自家面前的人一把握住了手腕,“久年……别难过,我会解决一切的。”
  “放开。”杨久年挣扎,声音带着鼻音。
  詹士凛目光坚定,抓着杨久年的手腕上的手,紧紧地,铿锵有力地对杨久年说:“不放!”
  “你放开我……”在这里,没有外人在场,没有家人长辈在场,只有他跟他。杨久年挣扎不过,抬起放在脚盆里湿漉漉的脚对着詹士凛就用力地踹了过去。
  常年在军队里训练的詹士凛当然不会被杨久年这一脚踹到哪里去,反而在杨久年踹完后,一把搂住他的脚,心疼地说着:“瞧瞧,都踹红了吧!下次想要打我,用东西打,咱不用自己的身体当武器哦!不然,我会心疼的。”
  杨久年小嘴一撅,狠狠瞪了一眼正揉着他脚的詹士凛,脱口就说了一句:“就让你心疼!”
  “好好好,让我心疼,疼死我。”
  “你……”杨久年看着还在心疼地揉着自己的脚,一边又哄着自己的男人,怒也不是,乐也不是。最后,只能憋着气,把头一扭不说话了。
  詹士凛看着把头扭到一边的人,偷偷用手肘处蹭了蹭自己腰部的软肉,还不敢有大动作,深怕扭着头的人发现。
  这细皮嫩肉的脚踹起人来还真带劲!
  现在,谁要敢说他家久年跟他哥不是亲兄弟,他詹士凛都要跟谁急。
  谁说他家久年没脾气了,瞧这小脾气发的……哎呦,怎么就这么可人疼呢!
  “乖,咱别为了个外人生气。你身体还没好,别置气了。”
  杨久年怒瞪着眼前的人,作势又要踹詹士凛那块腰肌处的软肉。詹士凛连忙抱一把把杨久年的脚给抱住,另一只手拿起放在旁边的毛巾,三两下把脚给擦干净了。
  待由着詹士凛把自己抱上床后,杨久年面无表情地看着詹士凛,伸出三根手指,“第三个问题。”
  “请领导指示。”
  看着詹士凛这没个正型的样子,杨久年伸出手就掐了一把刚才他踹中的位置,立刻,詹士凛老实了,捂住自己腰肌间的软肉,巴巴地看着杨久年,硬是连吱个声都不敢。
  杨久年完全没露出心疼的样子,直接朝詹士凛眉头一挑,懒懒地吐出三个字,“交代吧!”
  詹士凛看着杨久年这慵懒的姿态,心痒难耐,当即就感觉一股电流顺流而下,从腹部直达他的阴/茎处,让詹士凛瞬间感到自己的阴/茎在□。
  詹士凛的身材在亚洲这边是属于高大型的,再加上他从小训练,身体本来发育的就好,自然他下面那根的阳/具发育的也不同普通人那般。再加上他现在是坐在杨久年面前,他怎么可能看不见,那把裤裆撑起了的东西是什么!
  杨久年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脸蛋刷地一下就红了起来。“你……你……”
  詹士凛颇为无辜地看着杨久年,“久年,怎么办?”
  “……去死。”杨久年气的不行,抬起脚就准备朝那已经撑起了的地方踹去。
  詹士凛作势一把抱住了杨久年的大腿,顺势就向人扑了过去,没压制人,只是用手微微圈住了杨久年。
  “你起来……”杨久年怒气冲冲地挣扎。
  “别挣扎,让我抱会儿。”杨久年不停,使劲想把空压在自己身上的人给推开,就听耳边传来,“久年,我有死精症,你忘记了吗?”
  听闻杨久年一怔,手下想推开詹士凛的动作已停,眉头皱了起来,“你那瓶精子……”话没说完,杨久年自己就感觉出了不对劲,“不对呀,你不是说大战时那瓶精子,现在还在医院吗?”
  “是的,我可以保证,它还在医院,等着你什么时候愿意为我生我们的孩子。”说着,詹士凛这匹色狼的爪子就乘机转进了杨久年的衣服里,摸到了人家的肚皮上。
  瞬间,杨久年退下去的脸蛋,成了红苹果,惹得詹士凛很想当下啃上两口。
  可惜,他制定,如果不把事情交代清楚,怀里的人,大概就真的要炸毛了。
  “久年,你就没想想萧灵临走前对你说的话吗?”
  说的话?
  ——记住,我叫萧灵。
  “她叫萧灵,怎么了?这句话有什么意思?”杨久年侧头看向趴在他枕头旁边的詹士凛。
  詹士凛一听这话,就知道杨久年没明白这话里面的意思,忍不住闷笑一下,用脸颊蹭了蹭杨久年的脸颊,这样就好。他的男孩,不需要多少心机,一直这样就好。
  “萧正是她的爷爷。”
  杨久年猛然一惊,猛地转过头,看着詹士凛脱口而出,“□萧正?”
  詹士凛点了点头。
  杨久年负责詹士凛就坐了起来,“什么意思?他们到底想干什么?整出个孩子,也他妈的恶心人了吧!”
  得,他家久年终于火了,连粗口都爆了,不过,怎么看,还是这么惹人喜欢呢!


☆、36 第二更

  詹士安抚了一下激动的杨久年后;细细说来:“萧正,□元首。这两年左右两派一直不老实;互相争斗不完。你也知道现在的军委主/席是爷爷一手提干上去的;军区这边一直是以我们家为首。左右两派这两年一直想拉拢进军方这边的人;一直无法。”
  “那他们现在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十八大要召开了吗?”
  杨久年瞬间明白了,十八大召开什么意思,要选人了。
  “萧灵是萧正老二家的女儿,当时;她弃政从军,还传出了一段佳话。后来她被选入女子特种部队,我们曾经在一起完成过任务。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传言说我们两个人是一对儿;经过调查是她自己放的消息。”
  杨久年瞪大了双眼;一脸不敢相信,一个女孩竟然放出这种消息来。
  詹士凛看着杨久年这单纯的反应,摸了摸对方的脸颊,笑道:“别惊讶,你以为她是普通女孩啊!事后,她就找到我,跟我说喜欢我。我当是被吓得不轻,不过还是拒绝了她。就我这些年来的观察,她是一位非常有心计的女人,从我们任务回来,到放出消息,再来表白,她都安排的十分妥当,要的不过就是想攀上军区这一块。萧家野心勃勃,在那时候就想步入军区这一块,如果萧灵嫁给我,自然直接参与进了军区中心地带。关于‘怀孕’的事,久年,我要向你先说声‘对不起’。”
  杨久年看着詹士凛,一句对不起,让他瞬间窒息,有些慌神地催促对方,“你……你继续说。”
  “在某次合作时,我们扮演一对恋人,那次任务我们只抓住了分部负责人,一直没有抓住首脑。紧接着就发生了第四次大战。当第四次大战结束一年后,那个首脑出现在我国,来找我们扮演的人物。我跟她再次合作,这次我们扮演成了刚从国外注册结婚回来的一对新婚夫妇,为了迷惑敌人,我跟她在敌人的观察下,发生了性/关系……”詹士凛说到这,手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紧紧地抓住了杨久年的双手,握在手里。这时,巴巴地看着杨久年,“久年,对不起,你把自己最纯洁的身体留给了我,而我却无法给你。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你是我第一个爱上的人。”
  第四次大战,詹士凛已经得了死精症,那时候不管他跟萧灵怎么玩,也不可能怀孕。所以,那孩子……
  杨久年看着一脸紧张看着自己的詹士凛,良久,微微笑了起来,“不用道歉,我们扯平了,不是吗?。”我的初恋不是你,而你的第一次不是我。扯平了,那都是过去的事,不需要再探究。最主要的是,任务时间,第四次世界大战后期,那时候的詹士凛已经得了死精症。就算做完了全套一百零八式,杨久年也不相信,一个得了死精症的男人,还能让一个女人怀孕!
  想到这,杨久年噗嗤直接笑出了声,“哈哈,他们把你想成圣母玛丽亚了。直接睡一觉,就能怀孕了。”
  “你竟然敢笑话老公,你这个小坏蛋……”詹士凛笑骂着,作势就要去挠杨久年。杨久年一躲,一下就倒在床上,一下压到了背,立刻疼的龇牙咧嘴,嗷嗷直叫。詹士凛心疼了,连忙把人带入怀里,“伤还没好,还不老实点。”
  “还不是你要挠我!”被人抱在怀里的杨久年不甘心地反驳着,手下更是去揪了一把詹士凛的耳垂。
  爱人在耳边的呢喃令这位威武英俊的特级上将立刻软了,连忙哄着,“嗯嗯,都是我的错。疼不疼?”
  杨久年抬起头,看着詹士凛,撅着嘴,“疼。”可怜兮兮的样子甚是得詹士凛的喜爱,带着那嘟起了的嘴巴,就亲了一口,“亲亲就不疼了。”
  杨久年看詹士凛这样子,直接就笑了起来,“胡说八道。”
  “怎么是胡说八道呢!”詹士凛一脸正色,“你就是我的甜蜜药丸,不管病痛如何,只要看到你,我保证能立刻生龙活虎。”
  孩子的事情解释清楚了,至于那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杨久年完全不想问,反正这会儿已经证明,不是他家的了,管他是谁家的去!
  “我们任务回来后,她就说自己怀孕了,要跟我结婚。为了不让彼此难看,我跟她说让她把孩子打掉,我不可能跟她结婚,然后就回了军队,紧接着我在指挥一次逮捕行动时,被狙击手差一点打死,我病危时,她自己说给我生孩子,然后照顾我父母。不过在爷爷正式下令说我死后,詹家一切由二叔家的孩子继承后,她带着那不知道打哪里来的孩子出国了。我以为她会把孩子直接打掉呢!怎么说,对于她这种女人来说,孩子不过是一个工具而已。没想到,她竟然生下来了。而且,还敢说是我的种,最主要的是那孩子跟我长的有点像。”说到这,詹士凛突然语气颇为自豪的蹦出了一句:“哎!还好我得了死精症,不然,有理也说不清了。作为一名十全十美,二十四孝的老公真的是好不容易啊!”
  杨久年听着詹士凛这臭美的话是哭笑不得,“瞎说。”一个男人得了死精症,到他这里反而成好的了。
  “怎么是瞎说呢!”詹士凛圈着杨久年,亲了一口爱人的脸颊,“孩子要真的是我的,就你这对婚姻洁癖劲,还不直接离开我啊!”说着,詹士凛亲不够似的,又逮着杨久年的嘴巴亲了一口,然后又故意地在杨久年脸颊上亲了一口,这一口带出了响声。
  立刻把杨久年惹出了个大红脸,“你亲够没有!”
  “哎呦,这么甜,怎么可能亲够呢!”詹士凛笑眯眯地看着脸红的爱人。
  两人不再说关于孩子的事,他们都清楚,萧灵敢把孩子带来说是詹士凛的,肯定这孩子跟詹家也脱不了关系,估计不知道是哪一家的孩子的
  “这件事,你不用管,专心上你的学就好。如果萧灵来找你,你直接把人给踹出去。”
  “那怎么行。”
  “怎么就不行了。要你踹就踹,老公在这里罩着呢!”
  杨久年看着眼前这男人的得瑟劲,森森地觉得,以后决不让他教育他们的孩子。指不定,就给教成一名匪徒出来了。
  不过,经过这件事,却让杨久年决定了一件事……
  “詹士凛,我们也要孩子吧!”
  那张古香古色的雕花大床上,圈着杨久年坐在被子上的詹士凛愣住了,下一秒,他松开杨久年,看着他,低语:“久年,你不用这样的,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绝对不会惹出任何麻烦来。也会跟爸妈解释清楚。”
  “不,不是的。”杨久年笑着抓起詹士凛的手,“不是因为萧灵的事。你的父母已经不年轻了,爷爷身体虽然还算健朗,但是也终归老了,我父母过两年也都要退休了。你已经快三十岁了,等孩子出生,你就步入三十了。”见詹士凛想开口,杨久年连忙喝道:“你别说话,听我说完。除了这些原因,还有我现在的课业并不会重,我怕等我毕业后,就没有时间再要孩子了。我们现在要孩子,我可以在家里上课,每天可以陪着他,等他会走路时,爸爸妈妈他们也都退休了,估计到时候我们想自己带,都轮不上我们带了。这时候我也该大学毕业,正式参加工作了。我们还可以请保姆,孩子绝不会成为拖累我们时间的累赘。”
  “你已经决定了?”
  杨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